•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79章 红袖添香(3)

    第479章 红袖添香(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离抿着唇点点头,心中惊异云浅月的敏锐,她明明睡着了,明明睁开眼睛只看了他一眼,却是能知道他刚刚在想什么,他忽然觉得在她的面前他何其渺小。

        “云离,做好你自己就好!”云浅月扔下一句话,又懒洋洋地闭上了眼睛。

        云离沉默不语,品味着云浅月的话。心中有什么东西被他抓紧,又有什么东西被他放飞。他心里一时间百转千回,脑中想起昨日云老王爷提起云浅月时说的话,他说,“那个臭丫头……”停顿了半响,又说,“就是一个臭丫头……”,那时候云老王爷神色莫测,一张老脸极为生动,他疑惑不能体会,这一刻忽然就能体会了。他想着,面前这个女子,她是一个女子,又不是一个女子。终于明白为何天下人人敬仰,推崇备至,云端高阳的景世子独独钟情于她了。也只有她才能配那个男子,一个让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连嫉妒都觉得是奢侈的男子。他忽然又想起七皇子,看向云浅月的目光升起一抹隐忧……

        云浅月似睡非睡,感受到云离的情绪变化,觉得很有意思,嘴角不禁露出一抹笑意,也冲淡了知道皇后怀孕不惜生命要保住孩子的难受,以及去见老皇帝的厌恶情绪。

        马车停在皇宫门口,文莱恭敬地对里面提醒,“浅月小姐,云离公子,皇宫到了!”

        云浅月闭着眼睛睁开,伸手挑开车帘,和往常一样,轻身下了马车。云离看了云浅月一眼,缓缓挑开帘幕,也下了马车,虽然不及容景的轻缓优雅,但行止间已经有了一丝沉稳。

        “皇上吩咐浅月小姐和云离公子来了之后由奴才直接带着您二人去圣阳殿就可?!蔽睦秤止Ь吹氐?。

        “嗯!”云浅月点头,对凌莲和伊雪道:“你们等在这里就好!”

        “是,小姐!”二人点头。

        文莱当先引路,进了宫门,云浅月和云离跟在他身后,也进了宫门。一路并未遇到人,一行三人很快就来到了圣阳殿。

        圣阳殿外密密麻麻跪了一大片人。云浅月扫了一眼,只见皇后跪在最前方,云王爷跪在皇后身后,后面是朝中文武大臣,足足有半百之多。她想着怪不得老皇帝对云王府忌惮,意图除去,文武百官不过百人,云王府的根基和牵连就占了一半,不让老皇帝记恨才怪。

        听到脚步声走近,跪在殿外的大臣都抬头看来,当看到云浅月身后的云离,神色各异。

        云离面色平静,并未在众人的眼光中现出任何慌乱和惶恐不安。

        云浅月心下满意云离,来到皇后近前,轻声喊了一声,“姑姑!”

        皇后抬起头看了云浅月一眼,面色微暖,须臾,又垂下头,即便头顶上的太阳炎热,但她身板依然挺得笔直,不见丝毫颓靡和苍白。在浅月阁听闻需要用她的命才能保住这个孩子时的失态全然不见,此时任何人都觉得她一国之母的风范当之无愧。

        云浅月唇瓣紧紧抿了一下,收回视线,看向圣阳殿,殿内安静,她看向文莱,文莱立即走了进去,不多时,殿内传出老皇帝苍老的声音,“月丫头进来!”

        云浅月没听见提云离的名字,她看了云离一眼,低声道:“你先在这里等候!”

        云离点点头,云浅月抬步走了进去。圣阳殿依然如寿宴那日她找九转鸳鸯壶时来过一般,金碧辉煌,入眼处明黄的晃人眼,唯一不同的则是殿内弥散着一股浓浓的药味,以及屋中的桌子上放了一大摞奏折,桌子旁边坐了一个人,正在批阅奏折,正是夜天逸。

        云浅月看着夜天逸,即便在这金碧辉煌的圣阳殿,手下做着帝王才干的事情,他却没有半分拘谨和紧张,坐姿并不十分端正,眉眼浅淡,身上没有穿着象征帝王的龙袍,但却有着帝王的威仪和气息。她垂下眉眼,从来就知道夜天逸有着天生的帝王气势,果不其然。

        夜天逸并没有看云浅月,继续批阅着面前的奏折,落笔处也没丝毫停顿,仿佛不知道这屋中已经进来一个人。

        “月丫头过来!”老皇帝看着云浅月,再次出声。

        云浅月抬眼看去,只见老皇帝侧躺在明黄的大床上,面容枯槁,老脸上脸颊塌陷,全无血色,若不是一双老眼依旧有神,他就如病入膏肓之人,她依言抬步走了过去,站在床前三步之距,并未见礼,而是如往常一般,淡淡喊了一声,“皇上姑父!”

        “走近些!”老皇帝对云浅月招手。

        云浅月向前走了一步。

        “再走近些!”老皇帝又道。

        云浅月又走近了一步。距离床前还有一步距离。

        “月丫头,你可怪我?”老皇帝看着云浅月距离床前还剩一步距离,并未要求再近,而是开口询问。也未曾用朕的称呼,而是用了我。

        “怪什么?”云浅月神色不动,出声反问。

        “怪朕要杀了你,怪朕将你和七皇子的婚约拴在一起,怪朕让你姑姑怀了朕的子嗣?!崩匣实鄱⒆旁魄吃碌难劬?。

        “皇上姑父这话说得未免奇怪。怪与不怪都发生了,多说何意?”云浅月挑眉。

        老皇帝忽然笑了一声,自说自话地道:“你心里不是怪,而是恼恨吧?”

        云浅月不置可否。一个怪字太轻了!对值得怪的人才会怪,对厌恶透顶的人恨都觉得是对他的抬举。她只恨不得他立刻就死了,眼不见为净。若说以前,无论是想杀她,还是将她的婚约拿出来和夜天逸绑在一处,都未曾触动她的底线,但姑姑之事,是当真触动了她的底线。

        “月丫头,你别忘了,你姑姑是朕的皇后?!崩匣实劭醋旁魄吃律裆?,即便她面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喜怒,似乎他就能看出她心中所想。

        “我知道!”云浅月淡淡道:“她是你的皇后,但她也是云王府的女儿,我的姑姑!”

        “小丫头,你现在是不是恨不得朕立即就死了?”老皇帝又问。

        云浅月忽然一笑,笑容轻而蛊惑,须臾,她对上老皇帝的视线摇摇头,“皇上姑父怎么这样说呢?我自然是希望您和这天圣江山一般长寿永固的?!?br />
        “你很像你的娘亲,有时候让朕都觉得下不去手?!崩匣实鬯坪趺惶鲈魄吃碌姆椿?,叹息了一声道:“朕这一生,唯一的遗憾,就是未曾杀了云王妃?!?br />
        云浅月一怔,她以为是他这一生的遗憾是没娶到她娘呢!

        “若是我杀了她,至少她不会成为我心里的魔障?!崩匣实塾值溃骸耙蝗肽д隙?,不可自拔?!?br />
        云浅月眸光微动,并未言语。

        老皇帝不再说话,似乎沉浸在回忆中。过了片刻,对外面喊,“文莱,宣云离进来!”

        文莱在外面应了一声,不多时,云离挑开珠帘而入,他自然不如云浅月一般大胆,规规矩矩对老皇帝跪拜,跪拜之后跪在地上,自始至终未曾抬头。

        “这就是云离?”老皇帝对云浅月询问。

        “是!”云浅月点头。

        “抬起头来!”老皇帝地云离开口。

        云离缓缓抬起头,虽然第一次见天圣的九五之尊,但未有丝毫惶恐,与老皇帝对视。目光虽不见崇敬,但也不见别的情绪。

        “好!云王府世子就他了!”老皇帝看了云离片刻,老眼看不出丝毫情绪,对云离摆摆手,云离退了出去,他对坐在不远处桌案前批阅奏折的夜天逸道:“天逸,你拟一道圣旨,依朕圣意,云离过继云王名下,封赐云王府世子,大婚之后承袭世袭王爵?!?br />
        “是,父皇!”夜天逸应声。

        “你现在就拟旨,拟好旨意后亲自去云王府宣旨?!崩匣实塾值?。

        “是!”夜天逸颔首。

        老皇帝从夜天逸身上收回视线看向云浅月,“月丫头,朕今日叫你来除了关于云离之事外还有一件事?!被奥?,他见云浅月挑眉,继续道:“你说将朕的七公主赐婚给文伯侯府世子容枫如何?”

        云浅月闻言心思一动,并未立即答话。

        “嗯?”老皇帝看着云浅月挑眉,见她不语,继续道:“朕记得你两个多月前在武状元大会上请旨赐婚非容枫不嫁,不过那时候不过是闹着玩而已。朕的七公主在两日前寿宴上受了刺激,因祸得福,突然好了,如今心仪文伯侯府世子容枫,朕这个女儿苦了这么些年,朕愿意成全她的好事儿,月丫头,你说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