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74章 只欺负你(1)

    第474章 只欺负你(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靠在容景怀里闭上眼睛,想着夜天逸与她说那一番话的意思。如今夜天倾锒铛入狱,对天圣京城的政权来说就是一个转折点,对于夜天逸也是一个转折点,他不将青玉箫还给她,不放手是肯定的了,而他说到东海公主时的神色仿佛是拿定了东海公主会来天圣履行诺言一般,难道这些年在她不知道的情形下,他和东海有联系?或者是一直在关注东海国的事情?

        “在想什么?”容景忽然出声。

        “在想东海国的公主?!痹魄吃碌?。

        “哦?”容景轻笑,“我竟然不知道你如此惦记着她!”

        “我不该惦记着?”云浅月仰脸,挑眉看着容景。

        容景笑意渐深,忽然身后拿起身边的空酒坛扔了出去,对外面吩咐,“凌莲,去给你家小姐打一坛醋回来!”

        凌莲抱住酒坛,有些无语。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用手狠狠地敲了容景胸前一下,恨恨地道:“还没出生就有你的桃花运,果然是天生就会惹桃花的主?!?br />
        “你出生后就惹了桃花运,和我半斤八两?!比菥吧钌畹男σ夂鋈挥行┣?,“就拿今日来说,你身边有几枝桃花?又是弹琴又是上城墙会面。云浅月,你当我是死人不成?”

        “凌莲,去打一坛醋来,景世子比我更想喝?!痹魄吃露酝饷娴?。

        凌莲看着空空的酒坛更是无语,却并没有动作。

        容景忽然扳过云浅月,俯下头,将唇覆在她的唇上,狠狠地辗转缠绵。

        云浅月捶了容景两下,捶不开他,只能承受他的吻,任他微带酒气的雪莲气息将她包裹。车厢顿时一派春意盎然。

        直到云浅月气喘吁吁,再无力气。容景才放开她,唇瓣贴着她的唇瓣,轻轻喘息。过了片刻,他忽然道:“东海国的公主据说从东海国启程了!如今正赶往天圣京城?!?br />
        云浅月身子霎时一僵,本来醉眼迷蒙的眸子霎时睁大。

        容景看着云浅月,忽然低低一笑,贴着她唇瓣不离开,声音温润浅浅,“你果然醋了!”

        云浅月闻言冷哼一声,瞪了容景一眼,沉默不语。

        “嗯?”容景低头看着云浅月,细细打量她的眉眼,眉眼唇边都含着深深的笑意。

        “我就醋了又怎样?”云浅月恼怒地瞪着容景。伸手狠狠照着他胸前捶了一下。东海国的公主就算要来履行婚约,他有必要这么高兴吗?

        容景不躲不闪,着着实实挨了一下,传出一声闷哼,但还是低笑道:“所以,应该让凌莲给你去打醋。我不拦着你,让你喝个够?!?br />
        “容景!”云浅月磨牙,看着容景的笑脸,心中气恼,推开他就要下车。心中暗骂自己没用,人还没来这就酸死了,人要是真来了,她还不酸掉牙。

        容景将云浅月要离开,连忙用手臂紧紧抱着她,收了笑意柔声道:“我的眼里只有你,来一百个东海国的公主也没用?!?br />
        云浅月哼了一声,“鬼才信!”

        “鬼信不信不重要,你信就成了!”容景温润含笑,低头轻吻了一下云浅月的唇瓣,“乖,你不喝醋,我喝醋成不成?”

        “凌莲,去给景世子打醋,要满满一坛?!痹魄吃挛叛粤⒓炊酝夥愿?。

        “小姐,奴婢找不到哪里卖醋?;卦勖歉锬途笆雷釉僖黄鸷劝?!”凌莲终于受不住,将空酒坛扔开,对里面说了一句。

        伊雪看着那个空酒坛偷笑。想着小姐和景世子是她见过最有趣的人。

        容景看着云浅月,无奈一叹,声音隐了一丝笑意,“你看,不是我不喝,是你的婢女找不到卖醋的地方?!?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云王府多的是,等一会儿回去让你喝个够!”

        “今日天色这么好,我们回府窝着是不是太浪费?”容景默了一下,忽然道。

        云浅月眨眨眼睛,今日的天色的确很好,回府窝着是有些浪费,她挑眉看着容景。

        “我们去文伯侯府吃饭吧!”容景想了一下道:“容枫昨日从荣王府搬去了文伯侯府,等皇上身体大好之后会在府中摆宴,我们如今去文伯侯府先吃他一顿?!?br />
        云浅月想起老皇帝寿宴上封赐容枫为文伯侯府世子,容枫也算是真正进入这朝局了。她点点头,“也好!我们去参观一下文伯侯府,看看老皇帝派人修葺的怎么样?!?br />
        “走!”容景伸手揽住云浅月的腰,说走就走,带着她如一缕清风,飘出了马车。

        凌莲和伊雪回头看了一眼,连容景和云浅月的影子都没看到,她们伸手挑开车帘,车中已经空无一人。对看一眼,只能赶了马车继续向云王府走去。

        文伯侯府和孝亲王府一条街,容景和云浅月不出片刻便来到了文伯侯府。容景因为对外称养伤,自然不能走正门,二人翻墙而入。

        文伯侯府本来破败了十年,如今被重新翻新,令人耳目一新,若是不知道十年前文伯侯府灭门血案的话,任谁都不会怀疑这是一座崭新的府邸。

        “老皇帝倒是有心,如今文伯侯府的一草一木修葺的还和以前一样?!痹魄吃碌蜕?。

        “嗯,容枫即便是荣王府的旁支,但他也是夜天逸的师弟。所以,皇上对他重用也不为过?!比菥翱醋鸥械木吧?,面色淡淡。

        云浅月想起她娘离开的那一年雪山老人来了京城,本来要收她,但她不想拜师,所以雪山老人和她拜了忘年交,传了她医术。后来因她的原因见到了夜天逸,甚喜夜天逸天资聪颖,遂收他为徒,在京城住了半年,后来文伯侯府被灭门,她救了容枫,思量再三,将他送去了天雪山,雪山老人本来打算不再收徒,但因为她的关系,破例收了他为关门弟子。就这样,夜天逸和容枫成了师兄弟。她没想到十年后容枫再回京入朝,而因为这个原因被老皇帝授予要职,且重整文伯侯府。

        “我们来的似乎不是时候!”容景忽然道。

        “嗯?”云浅月挑眉,一时间不明白容景什么意思。

        “文伯侯府的世子有美相伴,我们来了打扰了人家好事儿?!比菥按旁魄吃吕吹胶笤旱闹髟?,飘身落在房梁上,目光看着院中道。

        云浅月顺着容景的目光看去,只见院中一株桃树下站在二人,一男一女,男子微僵着身子站着,女子趴在男子怀里似乎在哭,哭声极细,但也能听出是在哭,男子正是这座院子的主人容枫,女子的脸埋在容枫怀里,看不清样貌,但从背影不难认出正是大病了数年的七公主。她收回视线,对容景压低声音道:“既然是打扰了好事儿,我们还是走吧!”

        “看看也无妨!”容景声音极轻。

        “你不是饿了?”云浅月挑眉。

        “昨夜吃了两大块牛排,哪里会饿?”容景不但不走,揽着云浅月顺势坐在了房梁上。

        云浅月想着感情这个男人昨夜的迷糊困意是假的,根本就清醒得很,偏偏刻意折磨她。她瞪了容景一眼,不再说话,重新看向院中。以前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七公主的住处一趟,后来从失忆再未曾去。两日前在寿宴上看到七公主,她虽然一句话也没说,安安静静,但眼神与正常人无异,她就觉得她大约是好了。当年文伯侯府被灭门,七公主同样见证了那一起惨案,神智失常这么多年,如今容枫回来,她恢复了正常,看起来果然解铃还须系铃人。

        “好了!别哭了!”容枫推开七公主,声音不像对待文如燕一般冷淡。

        “容枫,我还以为你死了……我这些年……我好怕……”七公主离开容枫身体稍许,一张娇美的小脸泪痕斑斑。

        “是死了,又活了?!比莘闼坪跸肷焓秩ツㄆ吖髁成系睦岷?,又顿住,从怀里掏出一块娟帕递给她,声音低浅,“别哭了,眼睛都红了!”

        七公主吸着鼻子,伸手接过帕子去擦眼睛,那模样说不出的柔弱。

        容枫看着七公主,并未说话。

        七公主用帕子擦过眼睛递给容枫,容枫伸手接过,对她道:“我送你回宫,明妃娘娘若是见不到你,又该找你了?!?br />
        “母妃知道我来这里?!逼吖餍∩?。

        容枫似乎一怔,“明妃娘娘知道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