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99章 高山流水(1)

    第499章 高山流水(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话落,窗外没有动静,风丝静静,浅月阁静寂无声。

        “你若是不进来我熄灯睡觉了??!”云浅月又对窗外说了一句。早先她被对云暮寒生出的不舍情绪困扰,并没有发现他来到,但当云暮寒抱住她的时候,她清晰地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才知道他来了?;蛘哒飧鋈宋涔κ翟谔呔?,即便她不被对云暮寒生出不舍的情绪困扰,他若是不露出气息,她也很难发现他在外面。

        窗外依然没有动静。

        云浅月撇撇嘴,挥手去熄灯。

        这时,房门被从外面推开,容景并没进来,而是站在门口目光沉静地看着她。

        云浅月挥手的动作止住,看着容景,一身月牙白的锦袍蒙上了一层清霜,虽然没进屋,但是从他身上隐隐有凉气散出来,显然在外面已经待了许久。见他不说话,她皱了皱眉问:“什么时候来的?”

        容景仿若未闻,依然看着她,云浅月眉头皱紧,想着这个人估计又吃干醋了,她本来不想理会,但见他站在那里,如今已经深夜,夜深霜重,他清瘦的身形掩映在门口的帘幕外,说不出的令人心疼心动。她暗叹了口气,想着容景这个人就是天生下来专门治她的,她站起身,抬步向他走去,走到他面前站定,对他问,“没听见吗?我问你什么时候来的?”

        容景依然不语。

        云浅月挑眉,学着他今早的样子道:“容公子,你闻到了没有?这满屋飘荡着一股酸味呢?从这屋内一直飘荡到了浅月阁外了?!?br />
        容景忽然哼了一声,看着云浅月一字一句地道:“那是因为我喝了一坛醋!”

        云浅月一怔。

        容景绕过她,抬步进了屋。

        云浅月看着容景进屋,眨了眨眼睛,他说他喝了一坛醋?居然承认吃醋了?见他居然径自走到床前,三两下就脱了外袍,躺在了她的床上,盖上了她的被子,她忽然有些跟不上他的思路,问道:“你干嘛?”

        “睡觉!”容景闭上了眼睛。

        云浅月抬步向床前走来,走到床前站定,挑眉看着容景,“你来我这就是为了睡觉?”

        “嗯!”容景应了一声。

        “你在外面等了多久?就是来睡觉?”云浅月有些不敢置信。

        “从云暮寒来的时候我就来了!”容景哼了一声。

        “三个时辰?”云浅月一惊。

        “云浅月,你也知道三个时辰?”容景睁开眼睛,对云浅月沉沉地看了一眼,又闭上眼睛。

        “那你怎么不进来?”云浅月皱眉,怪不得他身子这么冷呢!大半夜吹冷风,还三个时辰,不冷才怪。

        “我就是想看看他要做什么!幸好没对你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否则我饶不了他?!比菥巴砩侠死蛔?,温润的声音有些沉。

        云浅月看着容景,不由问道:“容景,你是十八岁,不是八岁吧?”

        “你不是知道吗?八岁的时候在鸳鸯池我可是吻了你,别告诉我你不记得了?!比菥坝锲行┎缓?。

        云浅月无语,这件事情一直让她觉得容景不是人,怎么可能会忘记,估计记一辈子两辈子都不会忘,她被一个八岁的小鬼给非礼了。他看了容景半响,见他不再说话,她伸手推了推他,“你吃饭没有?”

        “没有!”容景用鼻子哼了一声。

        “自己找罪受!”云浅月瞪了他一眼,刚要对外面喊让凌莲和伊雪再弄一份饭菜来,手腕忽然被容景抓住,她低头看着他。

        “我要吃你做的牛排!”容景道。

        “容公子,如今是深夜了!”云浅月忍不住提醒。

        “反正你睡了一天也不困!”容景睁开眼睛瞥了云浅月一眼。

        “那可是这是深夜??!”云浅月强调,外面夜色浓浓。大半夜弄吃的,她可没试过。

        “不管,反正我就要吃!”容景又闭上眼睛。

        “不做!”云浅月摇头。她怎么感觉容景这样说话像个孩子?

        “从你走后我一日没吃饭,你若是忍心的话,就饿着我吧!”容景语气有些低。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为什么不吃饭?”

        “被你气的!”容景哼了一声。

        云浅月想起她走时似乎是说了一番气话。她抬头望了一下棚顶,有些恼地道:“那也是你先气我的。你若不气我,我至于气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