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63章 机不可失(1)

    第463章 机不可失(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没身份!”云老王爷脸色不好。

        “要不让我来说,你来点头或者摇头如何?”云浅月看着云老王爷,见他似乎极其不愿意提起,她眸光微闪,问道。

        云老王爷不说话。

        “我父亲是如今我父王的双胞兄弟?”云浅月开始问。

        “不是!”云老王爷摇头。

        “那我父亲是云王府的旁支?”云浅月又问。

        “不是!”云老王爷摇头。

        “那我父亲是我父王的兄弟?”云浅月又问。

        “不是!”云老王爷又摇头。

        “那我父亲是云王府真正的子嗣,而如今的云王爷不是云王府的子嗣?而是冒牌的?!痹魄吃略傥?。

        “都不是!你别问了,只知道你是云王府的女儿,我老头子的孙女就行了!”云老王爷哼了一声,话落,他似乎不想云浅月再说,对她摆摆手,“赶紧给我滚出去,每次来了就惹我一肚子气??醇憔托姆??!?br />
        “爷爷,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突然来问你吗?如今你将我赶出去,难道不想知道了?”云浅月挑眉。

        “不想了,赶紧快滚!”云老王爷摆手,仿佛赶苍蝇一般地赶云浅月。

        云浅月撇撇嘴,看这等情形是问不出什么来了。不过今日也不算白来一趟。至少她知道南梁国师是她父亲的话,那么他是出身在云王府,有着什么迫不得已的原因离开了云王府成了南梁的国师。

        “赶紧走!”云老王爷见云浅月不动,又摆手催促。

        “这就走!不用你赶!”云浅月放下筷子,站起身,转身走了出去。

        直到她出了云老王爷的院子,再没听见从里面传出声音。她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伸手揉揉额头。当年到底是怎样的一笔乱账,国师给她留了四个字,她爷爷嘴巴紧着不说到底如何?看来当年的事情应该是一桩极其隐晦的事情。被人秘密给尘封起来了,她要想知道还不太容易。

        “浅月,你怎么在这里?”前方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云浅月抬头,见云王爷正疾步走来,看起来像是一夜未睡,一脸憔悴不堪,她收起所有情绪,淡淡喊了一声,“父王!”

        “你没去景世子那里?”云王爷来到近前,停住脚步看着云浅月,有些狼狈地抹了抹额头的汗问道。

        “去了,刚刚回来,就来爷爷这里了。想着多日没来,就过来看看爷爷?!痹魄吃碌?。

        “景世子的伤势如何了?”云王爷问。

        “中了毒,幸好清理的及时。如今无碍了,但大约要在府中养伤几日?!痹魄吃碌?。

        “那就好!”云王爷似乎叹了口气,“没想到昨日寿宴上居然发生了这等事情?;噬闲液靡脖黄呋首泳然乩戳?,安然无恙,不过也要卧床养伤了,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br />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并未说话。

        “浅月,你知道太子府被抄的事情吗?”云王爷见云浅月不语,又问。

        “知道,刚刚听说?!痹魄吃碌阃?。

        “皇上醒来后大怒,不等查明原由就定了太子的罪,抄了太子府,太子这回怕是完了,太子如今被关押在天牢,太子被废估计是肯定的了。若是不出意外,七皇子就会被封为太子?;噬先羰鞘比瘴薅嗟幕?,太子就要提前大婚。否则太子守孝三年,不得成亲,对子嗣不宜?;噬鲜遣换嵩市淼?。你……你和七皇子如今有婚约,怕是……”云王爷说到这里看了云浅月脸色一眼,住了口,话音一转,叹道:“父王知道你和景世子两情相悦,但景世子与东海国公主的婚约,如今百年已过,虽然东海国那边到如今也没音讯,但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的,万一东海国来人的话,那你岂不是……”

        “这个父王不必担心,我自有主张?!痹魄吃吕棺≡仆跻幕?,想着怎么突然之间每个人都来提醒她容景是有婚约的?生怕她在大殿上没听到老皇帝的话吗?

        “你自有主张就好,父王是怕是你受了伤害。俗话说,情之一字最是伤人?!痹仆跻醋旁魄吃虏挥嗨?,叹息一声。

        云浅月一怔,并未说话。

        “七皇子怕是没那么容易善了,你和景世子还是想想办法吧!最好将两方的婚约都解除了?!痹评贤趸奥?,不再多说,向云老王爷院子走去。

        “父王!”云浅月看着云王爷走了两步,忽然出声喊住他。

        云王爷停住脚步,有些欣喜,这么些年第一次她这个女儿喊住他,喜色不由流露出来。

        “父王还记得娘亲吗?”云浅月抿了抿唇,出声询问。

        云老王爷一愣,面上露出伤色,“怎么不记得?你怎么突然问起了你娘?”

        “昨日不是听皇上说到娘亲吗?我就突然有些想我娘了?!痹魄吃滦α诵?,看着云王爷,“父王还记得娘亲长什么样子吗?”

        “怎么就不记得?你娘亲的样子我到死都不会忘了?!痹仆跻?。

        “父王要去找爷爷有什么事情吗?”云浅月又问。

        “太子被押入了天牢,他毕竟是教养在你姑姑的名下,我怕你姑姑因此受到牵连,去找你爷爷问问意见?!痹仆跻镜溃骸八闫鹄此彩悄愎霉玫陌敫鲎硬皇??而且尤其这件事情还是四皇子全权彻查。他也是教养在你姑姑名下,这样一来,等于自相残杀?!?br />
        “父王去问怕是也问不出什么来!”云浅月眸光微闪,“父王不如别去问了,刚刚我将爷爷惹恼了,爷爷如今在气头上,等过过风头,爷爷消了气,父王再过来吧!”

        “你将你爷爷气着了?”云王爷一怔。

        “嗯,她见到我就没有高兴的时候,非要骂我一顿,糟老头子!”云浅月愤了一声。

        “你爷爷那是疼你?!痹仆跻匀欢栽评贤跻€?,听到云浅月这么说便转过了身,“也好,我还是等你爷爷消消气再去吧!”

        云浅月笑了笑,“父王能给我画一幅我娘亲的画像吗?我知道父王也是擅长诗画的?!?br />
        云王爷一怔,“你要你娘的画像?”

        “嗯!”云浅月点头,“我想看看娘亲,时间都这么久了,我都不大记得娘亲长什么样子了。父王既然到死都忘不了娘,就给我画一副画吧!”

        “这……”云王爷看着云浅月,点点头,“也好,你跟我来书房吧!”

        “好!”云浅月点头。

        云王爷转了道向他的书房走去,云浅月跟在他身后。

        走了片刻,云浅月忽然问,“父王,你给我说说我娘亲的事情吧!我娘亲是怎么嫁给你的?!?br />
        云王爷脚步一顿,似乎想了一下摇摇头,“那么久远的事情了,我早就已经给忘了?!?br />
        “忘了?”云浅月挑眉,“你迎娶我娘亲,怎么能给忘了?这可是人生的一大喜事儿吧?您忘了什么也不该忘了这个?!?br />
        “那一年我为了救皇上撞坏了脑袋,醒来之后就忘了些事情。只模模糊糊记不甚清了?!痹仆跻∫⊥?,“说来惭愧?!?br />
        云浅月沉默下来,原来他曾经也撞坏了脑子!遂不再说话。

        云王爷的书房距离的不是太远,二人一前一后很快就来到了书房门口。绿枝听到脚步声从书房走出来,见到云王爷和云浅月一同来到似乎愣了一下,连忙给二人见礼。

        云王爷摆摆手,对绿枝道:“我和月儿说些话,你守在门外!”

        “是,王爷!”绿枝点点头。

        云浅月看了绿枝一眼,跟随云王爷进了书房。书房内依然如她上次云王爷给她三千隐卫时候一样。不染纤尘,打理得井井有条,空气中弥漫着墨香。这间书房是个能让人安心待着放松的地方,想来这都得益于绿枝的功劳。

        进了书房后,云王爷走到桌旁,铺好宣纸,云浅月走过来,自动给他磨墨。

        “你娘亲是一个极美的女子,是当年的天下第一美人,父王一直觉得娶了你娘亲是此生做得最好的事情??上Ш镁安怀?,你娘亲却离我而去了?!痹仆跻醋旁魄吃履ツ?,有些伤感地道:“这些年是父王对不起你,让你受了许多苦?!?br />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父王不用说了?!痹魄吃滦α诵?。

        云王爷点头,叹了口气。

        云浅月磨好墨,将砚台退给云王爷。云王爷拿起笔向宣纸上画去,可是当笔触到宣纸上他一顿,却没了动作。云浅月看着他,只见他眉头紧紧拧起,她偏头问,“父王,怎么了?”

        云王爷摇摇头,继续去提笔,可是墨汁在宣纸上渲染开,他似乎有些无从下手之势。停顿了半响,看着宣纸和手中的笔,有些茫然,又有些无措。半响,他抬头看着云浅月,面色极其愧疚,“浅月,父王……”

        “你画不出来?”云浅月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