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59章 分外精彩(3)

    第459章 分外精彩(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你可以去看看!我不过是猜测?!比菥暗?。

        “我去看看!”云浅月摸向怀里,皇后给她的那块玉牌还在,她抬步向外走去,走到门口忽然又道:“你今日起就在府中养伤了?”

        “嗯!”容景点头。

        “那就好好养着吧!我从南梁使者行宫回来就回府了!你放心,没有十天半个月我是不会来看你的?!痹魄吃氯酉乱痪浠?,挑开帘子出了房门。

        “等等!”容景出声喊住她。

        云浅月停住脚步挑眉看着他。

        “不行,你从南梁使者行宫出来就来陪我?!比菥暗?。

        “没心情!”云浅月哼了一声。

        “怎么没有心情?”容景皱眉。

        “看见你我就没心情,怎么也没心情。其实我也不是多想要你,想着你瘦成了竹竿子似的,抱着也不舒服?!痹魄吃掠锰籼薜难酃獯蛄苛巳菥耙谎?,慢悠悠地道:“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魁梧一些的男人,你嘛,太不够格了,就是皮肤好些而已,而我刚刚已经摸够了,觉得也就那么回事儿,所以,你还是好好养伤吧,我对你没多大兴趣了……”

        “云浅月!”容景脸一寒,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

        云浅月欣赏着他变脸,觉得今日的气终于出了大半,毫不留恋地转过身去,足尖轻点,飘出了紫竹院,转眼间就飞跃了紫竹林,离开了荣王府。

        容景看着叮咚晃动的珠帘,脸上神色分外精彩。

        弦歌、青裳在院外自己听到了云浅月的话,想着世子和浅月小姐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云浅月出了荣王府,径直向南梁使者行宫而去,此时已经天明,今日的清晨有些雾色,她的轻功太快,似乎与雾色融合,不出片刻便来到了南梁使者行宫。

        南梁使者行宫外驻扎着千名身着南梁服饰的士兵,四周布置大约有几百暗卫。将整个南梁使者行宫围得里三重外三重,固若金汤。

        云浅月躲过隐卫,飘身落在了一处主殿门前。她刚落地,便有两名隐卫无声无息拦在了她面前,她微微挑眉,只听里面传出南凌睿的声音,“让她进来!”

        两名隐卫顷刻间又无声无息退去。

        云浅月四下看了一眼,抬步进了主殿。只见主殿极为宽敞,南凌睿似乎刚刚起床,正在穿衣,她目光扫了一圈,再无别人,问道:“哥哥,南梁国师呢!”

        “走了!”南凌??戳嗽魄吃乱谎?。

        “真走了?什么时候走的?”云浅月皱眉。

        “昨日从皇宫出来之后就走了!”南凌睿道。

        “回南梁了?我看到玉辇在的!他就这样悄无声息离开?”云浅月问。

        “没回南梁!”南凌睿摇摇头,不屑地撇撇嘴,“小丫头,你什么时候脑子这么不灵光了?你是不是如今心里只有一个容景,被他的爱情给左右的五迷三道,你那智慧如今等于零了?南梁的国师来天圣贺寿而已,随时可来,随时可走,还受谁限制不成?”

        云浅月轻吐了一口浊气,“我的意思是他为何走得这么急?”

        “急吗?我到不觉得。国师每年仅在南梁待两个月,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从南梁离开。如今正好是这个日子,他自然走了。只不过如今从天圣顺道离开而已?!蹦狭桀B?。

        “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吗?”云浅月想着她没想到南梁国师居然这么突然的就离开。若是早知道的话,昨日将容景送回府知道他中暗器是假的话,她一定来这里拦住他。

        “不知道!国师的下落从来不被谁所知?!蹦狭桀R⊥?,穿戴妥当走到窗前净面。

        “那你知道他跟娘亲有什么关系吗?”云浅月追随着南凌睿的目光问道。

        “娘亲是他师妹!”南凌睿道。

        “我知道这个,他自己不是在大殿说的吗?我说的是不能说的关系!”云浅月又问。

        南凌睿正鞠了一捧水净面,闻言手一顿,挑眉看着云浅月,“什么不能说的关系?”

        “我是觉得……”云浅月抿唇,细细思量了片刻道:“我觉得他和娘亲不止是师兄师妹的关系,应该还有什么关系?!?br />
        “小丫头,我竟然不知道你这么热衷于探究娘亲的桃花运和风流史?嗯?”南凌睿忽然笑了一声,风流无匹地道:“这还用说吗?国师自然是喜欢咱们娘亲的!”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说了这么半天她什么信息也没得到,走进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着南凌睿道:“将你知道的关于南梁国师的所有事情都告诉我?!?br />
        “我只知道他每年都会去南梁住两个月,在宫里和父皇对弈或者聊天。和朝中的文武百官不走动,寻常不陪父皇的时候就在府中看书或者赏花??雌鹄闯晃锿?,但实则是为人寡淡不健谈。对我也不冷不热?!蹦狭桀S镁昱烈槐卟亮骋槐叩?。

        “就这些?”云浅月挑眉。

        “对,就这些!你以为还有什么?我去了南梁十年,除了第一年将我带去南梁后就离开了,第二年之后每年去南梁待两个月,也就是与你说的这样。一直这么多年,都没变过?!蹦狭桀H恿司昱?,也坐在桌前,对外面喊了一声,“早膳!”

        外面有人立即应了一声。

        “那你还对他还如此尊敬和敬重?”云浅月眉头拧成一根绳。

        “十五年前国师一人之力在凤凰关阻挡了天圣十五万雄兵,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后来因此落下了旧疾。他是南梁的功臣,南梁自上而下对他均是尊重推崇,连父皇都对他无比敬重。小丫头,你哥哥我身为太子,自然是对他要尊敬的,况且国师就是这样的人,即便他什么都不做,也难让人不尊重?!蹦狭桀6似鹱雷由系娜炔杵妨艘豢?。

        云浅月沉默下来。

        “小丫头,你怎么对南梁国师如此上心?”南凌??醋旁魄吃鲁蠲疾徽?,见她不语,他笑道:“难道你是听说国师是当年的天下第一美男子?所以想看看他?”

        “你觉得有了容景我还稀罕一个老男人?”云浅月叱了一声。

        “那可不见准!你没见到国师的风骨吗?那可是一个无关年龄的男人。他二十岁,三十岁,四十岁,哪怕五十岁,六十岁,七老八十之后,他还是南梁国师。那是一个万人之中,一眼就能看到他的人?!蹦狭桀@裂笱蟮氐?。

        “那倒是!”云浅月不置可否,话音一转,“不过容景也是这样的人!”

        南凌睿冷哼一声,“小丫头,你别忘记了,你现在还姓云,还不姓容?!?br />
        “早晚会姓的!”云浅月道。

        “不见准,如今距离你及笄和容景及冠之日还有半年。东海国的公主万一这之前来了,容景就得履行婚约。到时候你就得猫一边哭去?!蹦狭桀L崞鹫飧?,似乎颇有些幸灾乐祸。

        “你还是不是我哥哥?”云浅月一脚踹向南凌睿。

        南凌睿瞬间就躲开了,吐出两个字,“不是,我没你这样不知害羞为何物的妹妹!整日里将容景挂在嘴边,到时候人家都不稀罕你了,看你如何自处?”

        “她若是敢来,我就让她不知道怎么死的!”云浅月哼了一声,见南凌睿对她撇嘴,她眼皮翻了翻,“喜欢自然要说出来,难道我喜欢他还藏着掖着?你喜欢叶倩吧?喜欢了这么多年也没对她说一句喜欢吧?你要是将你对那些太子府的美人和什么这个楼那个楼的美人说的情话都给她说一遍的话,她至于如今毫不犹豫地舍了你选了云暮寒为驸马?”

        南凌睿忽然默了一下。

        云浅月看着他,“悔得肠子都青了如今也没用了吧?”

        “谁说我悔?小丫头,你懂得什么?我早就知道叶倩不是你,她做不来舍弃南疆的事情。而我也不是容景?!蹦狭桀:鋈怀饬艘痪?,伸手入怀,将一个信封扔给云浅月,“喏,国师大约知道你会找他,这是他留下让我给你的!”

        云浅月一怔,伸手接过信封,只见信封密封着,她挑了挑眉,看着南凌睿,南凌睿没好气地道:“国师不准我看!我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br />
        云浅月点点头,伸手扯开信封,里面掉出一块娟帕,她将那块娟帕展开,将看到娟帕上的字迹顿时手一抖,坐着的身子腾地站了起来。

        娟帕掉在桌子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云浅月只觉大脑翁的一声。

        “小丫头,你做什么?”南凌睿被云浅月的举动一惊,立即伸手去拿那块娟帕,当看到娟帕上的字迹也是一惊,手一抖,娟帕同样掉在了桌子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

        二人目光对上,两双眸子齐齐现出惊异和不敢置信。片刻,南凌睿坐着的身子忽然站起来,抬步就向外面冲去。

        云浅月出手拉住他,“你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