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56章 色若春晓(2)

    第456章 色若春晓(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眼前一黑,却不能打断云浅月脑中的旖旎春色,她诚恳地道:“在看你身下?!?br />
        “我身下长花了吗?”容景深吸了一口气,感觉浑身发热。

        “嗯,长了!”云浅月点头。

        “长你个鬼!”容景忽然一把扯过自己的锦袍翻身下床。

        云浅月不妨被容景推倒,身子和床板相碰,她闷哼一声,眼前所有的旖旎画面全部被打到了爪哇国,她伸手扯开头上的被子去看容景,见他居然又背着身子站着床前穿衣服,她顿时大怒,一把拽住他,“你给我上床!”

        容景站在床前背着身子纹丝不动,声音有些抑郁,“不上!”

        “为什么不上?”云浅月想着就奇怪了,明明是他先招惹她的,凭什么在情到关键处还差一把火就能燃烧一座火焰山的时候他偏偏喊停,而且还是这副样子?

        “我怕饿狼!”容景哼了一声,语气有些差。

        云浅月一时有些懵,“你说谁是饿狼?”

        “你!”容景果断指出,话语间都不带停顿的。

        云浅月立即坐起身,也不顾敞开的绫罗裙带就跳下了床,站在容景面前看着他,伸手指向自己,“你说我是饿狼?”

        “嗯!”容景瞥了云浅月的一眼,长长的睫毛覆盖住眼帘。

        “我哪里像是饿狼了?”云浅月想着今日非要问个明白不行。这样每到关键处他就刹车,他不伤身她伤身,是既伤身又伤心。简直是浪费感情。

        “哪里都像!”容景吐出一句话。

        云浅月一口气憋在心口,不禁怀疑,她刚刚是想要了些,而且极其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想要他,但也不至于像他说的她哪里都像饿狼吧?她自认为自己还是很矜持的。她瞪着容景,容景却垂着头不看她,径自穿衣佩戴,她蹙了蹙眉,转身向不远处的镜子走去。

        “你要去哪里?”容景忽然扣住她的手腕。

        云浅月想也不想地道:“照镜子!”

        容景立即放开了她,继续系衣扣。

        云浅月两步就来到了镜子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美人如花,粉面烟霞,明眸酷齿,玉面朱唇。身子玲珑有致,肌肤虽然不若容景的白如玉吹弹可破般夸张,但也是紧致细腻白皙如雪。正如他所说,虽然年纪有些小,但是该长开的地方却是都长开了。她照亮了半天,只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是个绝色的大美人,一点儿也没看到自己饿狼的潜质。她不禁回头看向容景,见容景还在慢悠悠系衣扣,她秀眉凝了凝,怀疑道:“容景,你是不是不行???”

        容景手一顿,忽然抬头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对他挑了挑眉,目光定在他下身,有些不确定地道:“你是不是不能……”

        “云浅月!”容景忽然磨牙,声音有些冷飕飕的冷冽。

        “能行?”云浅月又怀疑地看着他。她不是要怀疑,实在是觉得这般时候他太过君子了不是他黑心的作风。有一次君子的行为落荒而逃还说得过去,第二次就说不过去了。

        “能行!”容景话语似乎从牙缝中挤出,偏偏站在那里,还是温温润润。

        “原来能行??!”云浅月松了一口气。她就觉得他应该是能行的,否则这么长时间他对她又亲又吻又搂又抱,若是不行怎么可能说得过去?想到此,她话音一转,疑惑地看着他,“那你为什么又穿衣服?”

        容景忽然垂下头,须臾,又抬起头看着云浅月,眸光清幽,“你想要我?”

        “嗯!想要你!”云浅月直认不讳。

        容景闻言似乎笑了一下,云浅月霎时觉得雪莲花开,不过他的笑太浅太淡,不过弹指一瞬便消失于无形,须臾,他板下脸,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吐出三个字,“你休想!”

        云浅月一口气憋在胸口,不由瞪着他,“我怎么就休想了我?”

        “思想龌龊,无一是处?!比菥巴鲁霭烁鲎?,一撩衣摆,缓缓坐在了床上。

        “你不思想龌龊?你刚刚都对我做了什么?又亲又摸又搂又抱,凭什么到我这里就思想龌龊了?”云浅月眼前一黑,腾腾两步走到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容景。

        “有吗?不是你自己在我面前宽衣解带的吗?”容景挑眉,漫不经心地瞥了云浅月一眼,只见她衣衫不整,胸前露着的大片雪肤,有两团清雪在肚兜下隐隐欲跳,他移开眼睛,嫌弃地道:“你真没什么好看头,还是快穿起来吧!你再引诱我也没用,我对你没胃口。而你也休想染指我?!?br />
        云浅月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她瞪着容景,觉得早先所有的美好的词汇全部下了十八层地狱,将十八层地狱的恶鬼全部引了出来,世间上所有的乌七八糟的词汇都应该砸到这个人身上,他怎么能这么可恶?她忽然恨恨地瞪了她一眼,转头就走。

        “你要去哪里?”容景眼疾手快地拽住了云浅月手腕。

        “我要去哪里你也管不着!”云浅月着实火了,只觉得胸腹处有一把火腾腾在燃烧。她怕她再走慢一步忍不住一巴掌将这个男人拍死烧死。他还能再可恶些吗?

        “你先穿好衣服再走!”容景看着云浅月。

        “我就不穿,偏不穿。你不是说我没看头吗?我不用你看可不可以?我就偏要这样走出去,看看有没有人说我好看?!痹魄吃吕戳似⑵?。从昨天晚上回来到今天早上,她是犯贱才滚来遭他埋汰,吃一亏没长记性,还上赶着来找人家欺负。

        容景脸色霎时一僵,转瞬布上了一层青霜,“你再胡言乱语一句试试?!?br />
        “我就胡言乱语了怎么着?”云浅月扭头瞪着容景,“你不是看我不好吗?我身材不好,脾气不好,思想龌龊,无一是处。你还拽着我做什么?”

        容景沉着脸看着她。

        “姑奶奶今日算是明白了,你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混蛋!找你的东海国公主去,本姑娘也找一个看我好的男人去。谁爱稀罕在你这一棵破树上吊死?!痹魄吃滤菥暗氖?。

        容景攥着不动。

        云浅月不由用上了内力,愤愤地道:“松开!”

        容景也用上了内力,不见他手攥得多重,却是让她手腕如被榜上了一根千斤绳一般,纹丝不动。他眸光定定地看着云浅月,里面似乎积攒着什么。

        云浅月挣脱不开,脸色不好地看着他,“你到底想要怎样?”

        容景看着云浅月,忽然手腕用力,她的身子被他拽到了他怀里。他深深地凝视了她一眼,松开手,去拉她的衣服。

        云浅月摆脱了钳制立即就要撤出他的身子离开。

        “别动!”容景声音不高却是有些淡淡的重。

        “你要做什么?”云浅月抿唇看着容景,本来欲火变成了怒火。一大团聚在她心口处。

        容景不说话,如玉的手扯着云浅月的衣服给她穿戴。裙带系上,环扣扣上,他的手轻缓优雅,做这样的事情驾轻就熟。

        云浅月脸色依然不好,却也并未反抗??醋湃菥叭缬竦氖种敢豢趴诺馗蹬?,她忽然道:“容景,你是不是不敢?”

        容景手一顿,须臾,若无其事地继续手中的动作。

        云浅月打量着容景的身体,慢慢地道:“让我猜猜你的心里,你这是不是处男心里,怕……”她话刚说了一半,容景忽然将她抱上了床,手捂住她的嘴,她顿时失了声。

        “睡觉?!比菥俺豆蛔痈窃诹饺说纳砩?,将云浅月禁锢在他的怀里。

        云浅月眨眨眼睛,打开容景的手,没好气地道:“睡什么睡?我生气着呢!”

        容景忽然低低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笑?很好笑吗?”云浅月瞪着容景,什么人这是!他有本事挑起她的怒火,将她的怒火野火燎原到无限大,又有本事让那燎原的野火掐死在灰堆里,一根火苗都窜不出。简直是可恶透顶。

        “一夜未睡你不困吗?”容景挑眉看着云浅月恼怒的脸。

        云浅月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哈欠,恨恨地道:“怎么不困?困死了!容爷爷让我破阵,我睁着眼睛都酸了,待了一夜才从他的院子出来?!?br />
        “嗯?爷爷让你破阵?什么阵?”容景挑眉。

        “死阵!”云浅月吐出两个字。

        容景眸光微闪,“你破解了?”

        “废话!本姑娘天赋才华,一个小破阵而已,能破解不了?也就你看不上我,说我一无是处?!痹魄吃孪肫鸶崭找廊黄淮蛞淮?,用力地在容景的身上撞了一下,听到他闷哼一声,她才解气了些。

        “是,你天赋才华?!比菥八坪跤中α艘幌?,眸光流转,一抹光华染上他清泉般的眸子,他偏头看着云浅月,声音有些笑意,“你是不是跑去找我爷爷要百年前的那纸婚约了?”

        “没有!”云浅月冷哼一声,“我是走错了地方,误闯了容爷爷的院子?!?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