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51章 百年婚约(3)

    第451章 百年婚约(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嗯,老王爷如今健在。那信函应该是一直好好保留在云王府的!”老皇帝点头,又看向容景,“皇宫的那一份信函在朕手中,景世子,荣王府的那份信函若是容老王爷未曾交给你的话,应该就在老王爷手中?!?br />
        容景抬起头,淡淡一笑,“大约是在爷爷手中吧!我不曾见过!”

        老皇帝点点头,“这也是朕不同意给月丫头和你赐婚的原因,你们双方都有婚约牵制。朕如何能给你们赐婚?岂不是做了那背信弃义,扰乱人姻缘之事?”

        云浅月心底一冷。

        “虽然这件事情已经过了百年,但若是东海国有人会拿着信物和信函来的话让荣王府履行约定的话,荣王府就要遵循约定。而若是遵守约定,那个人一定是景世子无疑?!崩匣实劭醋旁魄吃?,叹道:“月丫头,这回你该明白了吧?你和景世子不是姻缘?!?br />
        云浅月将心底的冷意压下,忽然笑了笑,不置可否。

        “皇上,这是青玉箫!”文莱抱着一个锦盒走了进来,恭敬地递给皇上。

        老皇帝从云浅月身上收回视线伸手接过锦盒,打开,只见里面放着一把青绿色的玉箫。他看了一眼,将锦盒又递给文莱,“将这把青玉箫给七皇子?!?br />
        “是!”文莱拿着锦盒来到夜天逸面前。

        夜天逸伸手接过,将青玉箫拿在手里,又对老皇帝道了一声谢,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目光落在夜天逸手中的青玉箫上,上面有一行字,虽然极小,但她因为有内力,目力极好,清楚地看到那把青玉箫上写着玉青晴送与爱女云浅月。是她娘的字迹没错。不是用墨汁写上去的,而是用手指催动内力书写的。

        玉青晴,是她娘的名字。

        天圣上下没有玉姓,所以老皇帝遍布天下也未曾找到她娘的出身之处。南梁瞒得极好,所以老皇帝也想不到原来她娘其实是南梁的公主。不过自小不是生长在南梁罢了。她娘生长在哪里,谁也不知。

        云浅月想到这里,忽然看向南梁国师。只见南梁国师也正看着那柄青玉箫,目光虽然一如既往的超然,但隐约深处有一丝暖意。她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想着等宴席之后,她一定要去南梁使者行宫一趟。她觉得他应该知道他娘很多事情。

        “让叶公主已经等了许久了!天逸,你就用这把青玉箫和月儿琴箫合奏吧!”老皇帝再次开口,看向云浅月,“月丫头,你还弹刚刚那曲《凤求凰》?”

        云浅月压下心头的所有想法,摇摇头,笑道:“刚刚皇上姑父说我那一曲是淫词艳曲,我还哪里敢弹?我怕皇上姑父再向我拔剑?!?br />
        “朕就知道你个小丫头是个记仇的丫头!”老皇帝哈哈一笑,对夜天逸道:“天逸,朕听说你时常在云王府的墙头上吹箫,吹的是何曲?不如今日就来这个吧!”

        “不知道叶公主舞何曲?”夜天逸看向叶倩。

        “七皇子和云浅月合奏何曲,我就能舞出何曲?!币顿谎锎揭恍?,“本公主都站了这么久了,腿都快酸麻了,赶紧开始吧!”

        夜天逸点点头,看向云浅月,目光温柔,“月儿,我们一起合奏《春江花月夜》?”

        “好??!”云浅月不见不快,答应的很痛快。

        众人见她答应的痛快,目光都奇异地去看容景。只见容景玉颜温润,不见任何不快之色。都心中想着如今景世子和浅月小姐两个人都有婚约,看起来他们真是无缘。一起坐在一处,男子雅致雍容,女子清丽脱俗。明明是一桩佳话,却是奈何命运作弄,令人暗暗叹息。

        “那就开始吧!”夜天逸拿着青玉箫落座。

        云浅月抱过容景的琴,指尖覆在琴弦上,一曲《春江花月夜》从指尖流泻而出。在她琴音刚刚响起,夜天逸的箫声也响起。与此同时,叶倩凝神静听了片刻,足尖轻点,踩在了早先秦玉凝作画没收起来的玉桌上舞了起来。

        众人千百种心思刹那被琴音箫声和叶倩的舞姿所吸引,大殿顷刻间换了一众氛围。

        刚弹了片刻,云浅月忽然将手中的琴塞给容景,“我累了,你来吧!”

        容景抬眼看了云浅月一眼,接过琴,并未说话,如玉的指尖轻轻拂在琴弦上。二人转换间,难得的是琴音未断。

        夜天逸的箫音顿了一下,目光落在容景抚琴的手上,有些沉,有些暗,但也并未停止。

        这一小小的变故只几个人发觉,众人都已经被吸引琴音箫音和叶倩的舞姿中。

        琴箫合奏,如闻仙音,叶倩一人独舞,却是舞尽世间万物尽失颜色。将刚刚文如燕的舞姿刹那比了下去。众人看着叶倩红衣衣摆飘动间如一朵朵盛开的红莲,听着春江花月夜的曲子,一时间均有些痴痴然。

        云浅月目光沉静地看着大殿中的叶倩,想着用女人的眼光来看女人的话,叶倩无疑是很女人的一个女人,她有才有貌也有心计有筹谋有手段,不知道她的情洒在了哪个方向?

        一曲落,老皇帝大叫了一声,“好!”

        容景收了琴音,夜天逸收了箫音,二人目光对视。一个清清淡淡,一个幽幽冷冷。

        叶倩跳下玉桌,即便一曲舞,她依然未流一丝汗渍。

        老皇帝双手拍掌,清脆的掌声响起,他看着叶倩赞道:“叶公主不愧……”

        就在这时,无数寒光突然从大殿的各个方向射来。

        云浅月一惊,只见大约有二三十枚暗器从各个方向射出,暗器正是三叶飘香,没有规律,无声无息,却是极快。她还没看清暗器都射向哪个方向,便有四五枚暗器向她和容景射来。她立即抽出红颜锦。

        就在这时,容景忽然伸手拽住了她的胳膊将她护在怀里,催动功力,顷刻间便在二人周身罩了一层防护墙,三叶飘香转瞬来到。却被容景的真气阻隔,从原路打了回去。

        与此同时,只听到大殿内响起无数声尖叫和痛呼。

        “快?;せ噬?!”

        “有暗器!”

        云浅月抬眼看去,只见大殿内乱作一团。各个角楼都有暗器射到。夜天逸和夜轻染不知何时已经护在了老皇帝身边,南梁国师和南凌睿正在躲避暗器。夜天煜、云暮寒、叶倩等人处也均有暗器射到。文武百官的家眷席已经有人中了暗器倒地。

        “父皇!”正在云浅月打量间,夜天逸忽然喊了一声。

        “皇伯伯!”夜轻染也喊了一声。

        云浅月转眸看去,只见老皇帝身子倒在夜天逸怀里。她蹙眉,夜天逸和夜轻染一起防护居然老皇帝还中了暗器?正在她寻思的空挡,容景忽然闷哼一声,护着她的真气忽然撤了,身子向后倒去。

        云浅月一惊,面色大变,急急接住容景,也喊了一声,“容景!”

        与此同时,只听南凌睿也焦急地大喊了一声,“国师!”

        云浅月扶住容景的手一顿,转头看去,只见南梁国师也倒在了南凌睿的怀里,她回头去看容景的脸,只见容景脸色发白,她扳过他的身子,只见他后背上钉着一枚暗器,暗器只露了一个尾巴,她心底一寒,连忙伸手要去将他暗器取出。

        容景忽然攥住了云浅月的手。

        云浅月手一顿,看着他,容景也看着她,并未说话,须臾,他转头去看老皇帝,她也跟着转过头去。只见大殿依然乱作一团,但再无暗器发出,老皇帝在夜天逸的怀里似乎昏了过去,可以清晰地看着他后背钉了一枚暗器。而南梁国师被南凌睿扶着,同样可以清晰见到他后背上也钉了一枚暗器。三人的暗器都射在同一处,她眼睛忽然眯了眯。

        “皇上!太医!太医快过来!”明妃的声音忽然响起,显然惊吓过度声音发颤。

        “孙嬷嬷!”皇后的声音也响起,声音有些悲痛。

        云浅月看向皇后和明妃,只见明妃完好无损,而孙嬷嬷胸前和眉心处各钉了一枚暗器。从她这个位置看胸前的那枚暗器没射中要害,可是致命的是眉心处的那枚暗器,如今已然毙命。她移开视线,只见大殿中此时依然喊声一团,不过她熟悉的几人再未有人受伤。她收回视线对容景道:“我带你回府拔除暗器!”

        “好!”容景点头,闭上了眼睛。

        云浅月手臂揽住容景的腰,避开他后背的暗器,看了大殿内一眼,足尖轻点,带着容景向金殿外而去。她刚到门口,只见南凌睿带着南梁国师也来到了门口,二人对看一眼,齐齐出了金殿。

        出了金殿,云浅月才发现外面早已经入夜。她不理会大殿内乱作一团的情形,带着容景向宫门口走去。

        弦歌和凌莲、伊雪等在大殿外,见云浅月带着受伤的容景出来,齐齐面色一变,连忙跟在她身后。南凌睿带着南梁国师也跟在云浅月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