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42章 出乎意料(2)

    第442章 出乎意料(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夜天逸站起身,恭敬地道:“儿臣以为甚好!正如德王叔所说,天圣和诸国久未有联姻,既然叶公主有此意,云世子也有此意,南疆王也有此意,云王也无意见。这就是喜事一桩?!倍倭硕?,他继续道:“至于云王府无人继承王位之说,儿臣以为云王叔如今身体很好,十年八载也无问题。到时候再议此事也不迟?!?br />
        “嗯!”老皇帝点点头,看向大殿中的文武百官,“众卿以为如何?”

        众人都是见惯朝中风云变幻的,如今太子不得皇上的喜,七皇子一副地质图得了皇上大为称赞,而今又略过太子询问七皇子,连忙都起身,纷纷附和,“臣等觉得七皇子之言有理!”

        夜天倾和夜天煜并未出声。

        “天倾,天煜!”老皇帝挨个看过来,最后老眼定在夜天倾和夜天逸身上。

        夜天倾面无表情地站起身,“儿臣觉得七弟说得有理!”

        夜天煜也站起身,看了夜天逸一眼,又看向云浅月,忽然一笑,“儿臣也觉得七弟说得有理。不过嘛……”他话音一转,看向云王,“云王叔如今看起来就有心无力了。不知道七弟看出来了没有?衣我看,十年八年可够呛。关于云王府继承人之事早晚要说,不能先顾眼前,而到时候后面一团乱麻。这云王之位还是有个定论之后,父王再同意叶公主和云世子之事为好?!?br />
        “哦?那依你看该如何?月丫头可能接任云王执掌云王府?”老皇帝看着夜天煜挑眉。

        “月妹妹如今在云王府掌家不过数日,便将云王府上下打点的井井有条。更甚至儿臣还知道本来云王府名下亏损的店铺如今在月妹妹的手里全部盈利。最高一个店铺的利润每个月就有五千两金子入账。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币固祆系?。

        夜天煜话落,众人看向云浅月的目光纷纷都有些变化。一个月盈利五千两金子,王爷的俸禄每年才有五千两可拿,而是不是金子,还是银子。这一个月就盈利五千两金子是什么概念可想而知。

        “嗯?果真有此事?”老皇帝竖起眉头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抬眼看了夜天煜一眼,想不到他还有两下子,对老皇帝一笑,懒洋洋地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最近太累,没顾忌那些账目。没想到四皇子比我还清楚?!?br />
        “儿臣是偶然得知?!币固祆狭κ樟部羁疃?,对老皇帝恭敬地道:“儿臣以为既然是有关于云王府之事,月妹妹又是云王府嫡女,况且如今又掌家。父皇可以听听月妹妹是何想法?”

        “月丫头的想法不急,朕先问问景世子的想法!”老皇帝目光转向容景,“关于此事,景世子有何高见?”

        容景淡淡一笑,“叶公主和云世子两情相悦,又能促进天圣如南疆百年交好,这是一桩好事。而继承云王之事,景以为云王府枝叶繁盛,可以择一人承袭王爵?!?br />
        “这倒是一个办法!”老皇帝点点头,看向云浅月,“月丫头,朕这回该问你了,你是何想法?”

        “皇上姑父,您累不累?”云浅月忽然放下筷子,看向老皇帝。

        老皇帝一怔,“月丫头何出此言?”

        “您问了这个问那个,足足问了两柱香。我都快吃饱了,您才问到我这里?!痹魄吃吕裂笱蟮亟碜用还峭芬话愕嘏吭谧雷由?,“您看我像做王爷的料吗?”

        老皇帝不语,众人都看着她,要形象没形象,要端正不端正,都无声叹气。齐齐想着云王府的浅月小姐从小到大都是这般,实在半点女王的潜质没有。叶公主可是南疆王自小培养的。今日之事虽然打着两情相悦的幌子,但谁都心里明白,叶公主想招纳云暮寒为驸马必有所图。叶公主可不是个简单的只知道爱情的如今清婉公主和六公主一般的皇室公主。她自小学的便是家国论。

        “本来朕不觉得,你这样一说朕到觉得是有些累了!”老皇帝不但不恼,不在乎云浅月的无礼,笑问,“那朕就最后问你一人吧!你说如何,朕今日听你的!”

        老皇帝话落,众人齐齐睁大眼睛。

        “呀,我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有这个待遇!”云浅月腾地站了起身,对老皇帝问道:“真的?皇上姑父说这件事情由我决定?”

        “嗯!就由你决定!”老皇帝笑着点头。

        “好!那我就帮皇上姑父决定了,到时候您可别怪我做得不合人您的心意。这么多各国的使者和文武百官可都看着呢!”云浅月很是清脆地答了一声,看着老皇帝眨眼睛。

        “哈哈,朕是一国之君,金口玉言。你放心吧!”老皇帝大笑。

        “那好!”云浅月看向叶倩,“叶倩,我问你,你招了我哥哥为驸马之后,你继承王位之后,除了我哥哥之外,还会不会再有别的男人。嗯,我说的是比如像皇上姑父的后宫一样。有驸马,等你继承王位后,我哥哥就是你的王夫,你还会不会有其他的比如王妃之类的?!?br />
        “不会!”叶倩摇头。

        “你说你如今喜欢我哥哥?”云浅月走近叶倩,看向她的眼睛。

        “当然!”叶倩毫不犹豫。

        “你能喜欢他多久?”云浅月挑眉。

        “你能喜欢景世子多久,我就能喜欢你哥哥多久!”叶倩忽然对云浅月眨眨眼睛。

        “我对容景的不是喜欢!而是爱!”云浅月歪头看着叶倩,笑道:“我能爱他这一世,也能爱他下一世,甚至可以保证能爱他生生世世。你能对我哥哥如此吗?”

        叶倩一怔。

        “嗯?”云浅月挑眉,“不好回答?还是你不知道如何回答?还是说你根本就不爱我哥哥?只是想找一个合适的驸马和合适的王夫而已?”云浅月步步紧逼,不放过叶倩眼中神色,“在你心中,南疆大过我哥哥?若是有朝一日,南疆有难,我哥哥和南疆选一个的话,你会弃了我哥哥保南疆?还是弃了南疆保我哥哥?”

        叶倩本来含笑的脸渐渐僵住。

        众人都看着二人,忽然觉得浅月小姐这一番话似乎不应该拿到明面上来说。毕竟这等隐晦之事从来不会搬上台面。人们都喜欢在每一件事情上蒙上一面完美的面纱。鲜少有人这么**裸地将事情翻个底朝天。让阴暗全部从底层亮开在太阳光下。而云浅月就做了,且做得理所当然。

        “嗯?叶公主,你的答案?”云浅月话落,笑看着叶倩。

        叶倩刚要张口,云浅月忽然又提醒道:“我可就这一个哥哥!叶公主,你可要想好了再回答!”顿了顿,她看着叶倩,虽然笑着,眸光却没有丝毫笑意,“若我哥哥被你招纳为驸马,那么他就是你的责任。你不止有南疆,还有我哥哥。若是你对不起他,让他成为了南疆国土和你权利阴谋下的点缀的话,那么我是不会饶了你的?!?br />
        叶倩张着的嘴忽然闭上。

        “想知道我会如何不饶了你吗?”云浅月声音忽然很轻,笑着问。

        “如何?”叶倩终于吐出两个字。她第一次才意识到她以往小看了云浅月,不,或许说她并没有小看云浅月,云浅月就是这样,这才是她。

        “南疆会寸寸成灰!信不信?”云浅月忽然贴近叶倩耳朵,用只有她和叶倩和云暮寒三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

        叶倩面色一变,云暮寒身子一震。

        云浅月忽然撤回身,似笑非笑地看着叶倩。

        叶倩死死地盯着云浅月,忽然大声道:“云浅月,我不会答应你什么!我招定云暮寒为驸马了!你威胁我也不管用。云暮寒既然是我的驸马,我自然会好好对他,那是我的事情,你管不着?!?br />
        “叶公主,你太激动了!”云浅月笑着丢下一句话,转过身,对老皇帝耸耸肩道:“皇上姑父,我就这么一个哥哥,娘亲去得早,我就是一个女人而已,不管什么家国大事,我只关心我哥哥好不好。您也见了,叶倩似乎并没有多喜欢我哥哥,所以……”

        “云浅月,谁说我不喜欢!我喜欢他!”叶倩忽然拦住云浅月的话。

        云浅月眨眨眼睛,“是吗?我还真没看出来,若不是叶公主太含蓄,就是我的眼睛太不好?拉拉小手就是喜欢了?”

        “那如何才是喜欢?难道你要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他宽衣解带不成?”叶倩似乎怒了。死死地瞪着云浅月。

        云浅月笑看着她,叶倩越怒,越是点缀着她的笑意越深,“你要是宽衣解带,让众人欣赏欣赏南疆叶公主的风姿,我到也不反对??墒堑敝诳硪陆獯褪悄愣晕腋绺绲那蠡??未免太过儿戏了吧!”

        叶倩怒极,袖中的一条红绸飞出,猛地对云浅月出手。云浅月袖中的红颜锦也不甘落后,几乎同一时间飞出。二人顷刻间打了起来,一红一紫,两道窈窕的身影配上一红一白两条锦绸,瞬间令人眼花缭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