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41章 出乎意料(1)

    第441章 出乎意料(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想着夜轻染和容枫谁赢都好。但是当年她将容枫带走,并没想过让他再回来染这天圣京城的十丈红尘??墒瞧乩戳?。无论是容景的筹谋,还是真如他所说回来只为帮她,总之,这一场比武之后,无论输赢,老皇帝都会给他安排职位。他回来了,踏入这大染缸,就没有天雪山那一方净土清雪可以配他那一身白衣了。不过也好!男人总要入十丈红尘,才能方显本色。容枫身为文伯侯府的后人,想必也不甘心文伯侯府自此埋葬在尘埃里。他要为文伯侯府那十年前的灭门惨案复仇,他也有他肩上的责任。

        “叶公主、云世子到!”大殿外忽然再度传来一声高喊。

        云浅月心思一动,叶倩和云暮寒一起出现,而且在这样的场合,来得这么晚……

        老皇帝和在座众人也是齐齐一怔,不过老皇帝很快就收起了眼中神色,看向门口。

        只见不多时叶倩和云暮寒联袂走了进来,叶倩依然是一身红裙,光鲜华艳,她本来就长得极美,如今粉面朱唇,眉目春意莹然,更显得姿色奇绝。云暮寒一身软料锦缎华袍,身姿俊挺,走在叶倩身边,丝毫不被她的艳色盖住,反而更显相得益彰。二人谱一进来,便是一副奇景。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目光落在他们牵着的手上。

        大殿中除了正比武较量的夜轻染和容枫外,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离叶倩和云暮寒。天下传得沸沸扬扬的从来都是叶公主和南梁睿太子以及孝亲王府小王爷的三角恋,却从来未传出叶公主和云暮寒有何瓜葛,今日这副场景自然是震懵了不少人。

        云浅月转头去看南凌睿,见南凌睿神色淡淡,并未有任何异常。似乎感觉到她的视线,还转过头来对她眨眨眼睛,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她这个哥哥也是一个极为有“才”的人。

        “叶倩,云暮寒,拜见吾皇万岁!恭祝吾皇福寿康泰!”叶倩和云暮寒来到近前,齐齐对老皇帝一拜,无视大殿中所有人的眼光,径自和谐。

        “叶公主终于来了!朕还等你跳一曲南疆舞呢!”老皇帝首先恢复神色,笑道。

        “叶倩答应皇上的自然会做到!不过今日我除了带贺礼前来,还要请求皇上一件事情。所谓礼尚往来,皇上可不能不准了我?!币顿恢逼鹕?,对老皇帝一笑。

        “哦?叶公主不妨说说是何事?”老皇帝扫了云暮寒一眼,笑问。

        “我要招纳云王府世子云暮寒为我的驸马!”叶倩也是一笑,声音掷地有声。

        叶倩话音一落,满座皆惊。

        从七年前染小王爷离京到五年前在南疆和叶公主传出传言至今,天下一直都在传着叶公主追随染小王爷,睿太子黯然神伤游戏花丛的传言,可谓是数年不歇。不想今日居然见到叶公主携手云王府世子而来,且出人意料请求招纳云暮寒为驸马,而云暮寒一直和清婉公主纠缠数年,如今清婉公主前不久招祸身死,转眼间就风云变化,这实在不得不令人惊异。

        “哦?”老皇帝也略显惊异,但到底是执掌天圣江山二十年的帝王,老眼扫了一眼夜轻染和南凌睿,只见夜轻染和容枫打得不可开交,根本就没看这边,而南凌睿饶有兴趣地看着叶倩和云暮寒,也无任何异样,他忽然笑了笑,和气地问,“叶公主要招纳云王府世子为驸马?”

        “是!”叶倩点头。

        “朕想知道为何?”老皇帝话语虽然是问叶倩,目光却是落在云暮寒身上。

        “喜欢!”叶倩两个字没有丝毫犹豫。

        “喜欢?”老皇帝又笑了一声,“朕记得叶公主可是追着小魔王之后来到京城的,也一直住在德亲王府,前一段时间还要扬言嫁给小魔王,让朕给你指婚,怎么才不到几日就要招纳云世子为驸马了?”

        “夜轻染喜欢的人是云浅月,我追了他数年也是白搭?!币顿焕浜咭簧?,“本公主才不是那下贱之人,非要和他好不可。如今我发现云世子这些年一直喜欢我,我发现接触之下我也喜欢他,所以,就请皇上指婚?!?br />
        “哦?云世子这些年一直喜欢的是叶公主?”老皇帝一愣。

        “回皇上,是!”云暮寒垂下头。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清婉公主喜欢了云世子多年都得不到云世子的爱慕呢!原来云世子心里有人,而是南疆的叶公主。

        “朕可记得这是叶公主第一次来天圣吧?云世子是什么时候喜欢了叶公主的?”老皇帝挑眉,看着云暮寒,老眼幽深。

        “皇上可还记得五年前,南疆王寿辰,您命我出使南疆?那个时候我见了公主一面,至此难忘?!痹颇汉豢粗谌?,声音一如既往。

        “噢!朕记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儿?!崩匣实鄣愕阃?。

        “皇上,他也喜欢我,我也喜欢他,我父王也有奏折传来,同意此事,南疆愿意和天圣结亲,连理一家。请皇上赐婚!”叶倩说话间伸手入怀,掏出一封累死密函之类的东西递给老皇帝,“这是我父王的折子,请您过目?!?br />
        老皇帝看了文莱一眼,文莱立即上前接过奏折递给老皇帝。老皇帝缓缓打开,看了片刻,将奏折放下,对叶倩道:“此事可不是小事,云暮寒是云王府世子,成亲后要继承云王之位。若他被你招纳为驸马,云王府可就少了云王了?!?br />
        “云王府不是有云浅月吗?云浅月如今执掌云王府偌大家业,云暮寒不如就给了我吧!”叶倩看了一眼一直未说话的云浅月。

        “月丫头毕竟是女儿身,早晚要嫁人生子,不能继承云王之位?!崩匣实垡部聪蛟魄吃?,见她正在给仔细地剥掉鱼刺,剥完了却不是自己用,而是放在了容景面前的碟子里。他老眼精光一闪,缓缓道。

        “嫁人她也可以掌家??!况且她还能嫁远了不成?”叶倩目光略过云浅月,放在容景身上,停了片刻,清声道:“据说千年前有一位女皇,而且我父王就我一个女儿,将来必须要我继承南疆,也会是女王。而西延有护国神女,地位尊崇。若是皇上破例有一位女王爷也不是不可以吧?”

        众人目光都定在云浅月身上,心思各异。

        “到也是个理!”老皇帝笑着点头,看向云王爷,“云王兄,这是云王府之事,你意下如何?”

        云王爷已经被惊了个够呛,怎么也没有想到叶倩要招纳云暮寒为驸马,他连忙起身,惶恐地道:“虽然是云王府之事,但这不是家事,而是国事,老臣一切听从皇上的旨意?!?br />
        “也就是说云王兄不反对叶公主所说,同意叶公主和云世子联姻?”老皇帝挑眉,顿了顿,又道:“也同意叶公主所说将来让月丫头继承王位?”

        “这……”云王爷一时间没了主意,看向云浅月,见云浅月头也没抬。他想说浅月不才,哪堪当王爷之位?但又觉得她不是如此,她这个女儿比他遇事还镇定冷静,他这了半响,连忙惶恐地道:“这可是大事,老臣也无主意?;噬献鲋鞅闶?,老臣听皇上的!”

        老皇帝点点头,看向在座众人,“众卿以为如何?”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都无人说话。

        “冷王兄,你以为如何?”老皇帝目光定在孝亲王身上。

        “这……”孝亲王如今也知道云浅月非同一般了,若非如此,她如何能得景世子、七皇子、染小王爷等爱护?况且从那副紫竹林图画他更明白云浅月不能惹,如今又承了云浅月一颗大还丹的人情,他也拿不准皇上的意思,只能保守地道:“老臣以为这事情要慎重?!?br />
        “德王兄以为如何?”老皇帝看向德亲王。

        “回皇上,最近十年来一直无联姻。如今叶公主既然喜欢云世子,愿意招纳为驸马,而南疆王也有奏折同意联姻,这样能促进邦交。老臣以为也无不可?!钡虑淄醣硖?。

        云浅月抬眼看了德亲王一眼,德亲王府对叶倩和夜轻染之事一直持保留态度。毕竟南疆王就叶倩一个女儿,而德亲王府就夜轻染一个小王爷。叶倩若和夜轻染结为连理,总有取舍,南疆虽是小国,但也不能舍去,所以只能夜轻染去为驸马,那么德亲王府可就无人继承了。如今叶倩不要夜轻染了,转而要云暮寒,正和他意。焉能不成全?

        “嗯!”老皇帝点头,又问德亲王,“那云世子若是招纳为南疆驸马的话,荣王府何人来继承?你也觉得叶公主的话有理,认为月丫头可以担任女王?”

        “这……”德亲王看了云浅月一眼,又看了容景一眼,保留地道:“这可是个大事,要慎重考虑。虽然说千年前是有一位女王。依照南疆的形势所迫,叶公主也可以继承南疆王,但天圣可不比南疆。就怕浅月小姐不能胜任女王!”

        “嗯!”老皇帝点点头,看向夜天逸,“天逸,你以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