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38章 南梁国师(3)

    第438章 南梁国师(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既然叶公主说晚一些来,我们便先开宴吧!”老皇帝看向众人。

        众人自然无异议。

        文莱一摆手,身着轻纱的舞姬鱼贯而入,丝竹管乐声声,霎时歌舞升平一片。

        “南梁睿太子和国师,西延和各国使者能前来祝贺,朕万分高兴?!崩匣实垡话谑?,文莱立即给他斟满了一杯酒,他站起身,对下面举杯,“朕敬诸位使者不远千里而来!”

        “皇上客气了!?;噬细J侔部?!”以南凌睿为首的各国使者齐齐举杯。

        老皇帝一饮而尽,极为痛快,他放下酒杯,见那些使者都举杯而饮,唯有南梁国师面前的杯子未动,他笑问,“国师为何不饮?”

        “不善饮酒,皇上谅解!”南梁国师对老皇帝拱了拱手。虽然不饮酒,但他举止合宜,礼节到位,声音清淡超然,让人不自觉地相信他真不善饮酒。

        云浅月转头去看南梁国师,觉得他声音说不出的舒服??聪蛩氖?,明明是超然之态,她却感觉他非但不与这里格格不入,反而还很融洽。她想着若是灵隐大师那种得到高僧,定然是与这等繁华之地的俗世格格不入的。

        “哦?国师原来不善饮酒?”老皇帝挑眉。

        “是!”南梁国师点头。

        “少饮酒强身,难道国师身体不好?”老皇帝探究地看着南梁国师。

        “皇上,国师的确一直身体不好!有旧疾,饮酒会引发旧疾,皇上见谅?!蹦狭桀=庸?,看着老皇帝笑道。

        “原来如此!”老皇帝表示理解,笑道:“那国师就以茶代酒吧!朕一定要和你干一个。这些年朕一直仰慕国师,奈何一直未曾得见,朕十年前的寿宴国师也未曾来天圣,朕一度引以为憾事。今日得见国师,当真是幸事一桩?!?br />
        说话间,老皇帝又端起酒杯。

        南梁国师亲自斟了一杯茶,端起,“皇上请!”

        “请!”

        二人一同举杯。一酒一茶共同饮尽。

        “当年国师和云王妃并称天下二奇,国师和云王妃都出身神秘是一奇,都才华灌溉武功高绝是二奇,都容貌倾国是三奇?!崩匣实鄯畔戮票?,似乎看了云浅月一眼,状似忧伤地一叹,“云王妃十几年前就去世了,当真是红颜薄命,天妒其华,令人唏嘘扼腕?!?br />
        云浅月眉梢不着痕迹地挑了一下,她发现南梁国师在老皇帝说这话的时候眸光似乎动了一下,不过太快,她想探究,那里面已经恢复如常,她扭头看向容景,容景微不可见地点点头。她想着果然她眼睛没看花。

        “云王妃去了,朕也一直感伤?!崩匣实鬯坪跤挚戳嗽仆跻谎?,见云王爷露出痛苦之色,他笑道:“这些年苦了云王兄了!从云王妃一去之后,云王兄整个人都变了,也不精神了,如今算起来,一晃就十几年了!”

        南梁国师并不说话。云王爷用袖子抹了抹眼睛,也未说话。

        “朕一直好奇国师容貌,据说国师从出道之日起一直带着这副玄铁面具。朕想和朕有这等想法的人应该不在少数,不知道是否可借今日朕这个寿辰,国师满足朕的好奇心,一见如何?”老皇帝看着南梁国师。

        “这副面具是师傅给我打造上去的,我曾经发誓不再摘落?;噬霞?!”南梁国师道。

        “哦?”老皇帝看着南梁国师,“尊师是?”

        “在下师傅已经作古!”南梁国师淡淡道。

        “国师重誓言,朕也不能勉强一见。不过国师不饮酒,又不摘面具,已经推脱了朕两件事情,朕还有一事不明,不知国师可否一说。若是国师再推脱的话,朕今日铩羽而归,难得一见国师,三桩心愿一桩未达成,朕实在引憾无颜了!”老皇帝再度开口。

        “皇上请说!”南梁国师依然目光淡淡,态势超然。

        “朕想知道云王妃和国师是什么关系?”老皇帝看着南梁国师。

        皇后脸色微变,秦太妃和明妃等人也知道当年皇上普天之下遍寻云王妃下落,做了不少荒唐事,脸色都有些不好。这些年若说皇上真心对过谁,他们觉得也就是云王妃,后宫女子不过都是他的摆设而已,不过想想云王妃已经死了,心里又都舒服一些。

        南梁国师忽然沉默下来。

        “难道这一桩事儿国师也是难说?”老皇帝挑眉。

        云浅月也看着南梁国师,她也想知道他和她娘到底是什么关系!不过想着他不说也没什么,她手里有那块玉牌,等寿宴散去后他拿着它去问就是了。不过老皇帝怎么这么关心她娘?尤其还是这等场合?这般公然问南梁国师?

        “她是在下师妹!”南梁国师忽然开口。

        “哦?这么说云王妃和国师出身一地了?”老皇帝挑眉。似乎眼里有一簇光。

        南梁国师摇摇头,“师妹出身恕在下不知,我出山时还没有师妹,不过是后来师傅收的小师妹。所以虽然是在下师妹,但也只见过一两面而已?!?br />
        “原来如此!”老皇帝眼中的光渐渐褪去,看向云浅月,笑道:“月丫头,你娘是国师的师妹,按理说你该喊一声师伯。你不是一直想要拜师学艺吗?不如将国师留下来教你武功岂不更好?国师武功可是出神入化,十五年前一战退了凤凰关朕的十五万大军。他既然是你娘的师兄,看着你娘的面子上不会不应你的!”

        云浅月想着老皇帝在打什么主意?杀不了南梁国师就想要留下他吗?或者是想借南梁国师知道更多关于她娘的事情?刚刚南梁国师那片刻的沉默说明他和她娘定然不止是师妹那么简单,她想既然她看出来了,精明的老皇帝自然也看出来了。

        “月丫头?怎么不出声?”老皇帝见云浅月并未立即接话,挑眉看着她。

        云浅月看了南梁国师一眼,见他也正看着她,目光如早先一般包容超然,这样能包容世间万事万物的目光,让人觉得他明明不属于凡尘俗世,却偏偏坐在这里与这歌舞升平的凡尘俗世如此融洽。她忽然一笑,“好??!师伯若是愿意就行?!?br />
        “国师,你意见如何?这个小丫头从小好武成痴,就喜欢舞刀弄枪??丛谠仆蹂拿孀由?,你可不能不给这个面子?!崩匣实劭聪蚰狭汗?。

        “好!寿宴过后我多留下几日!”南梁国师沉默了片刻,点点头。

        “哈哈,看来国师对待云王妃这个小师妹是极好的。月丫头也沾了光?!崩匣实酃笮α艘簧?,对云浅月道:“月丫头,你有福气了!”

        “我福气似乎向来不错!”云浅月不置可否。

        “太子殿下、丞相府秦小姐到!”大殿外传来一声高喊。

        老皇帝不再说话,看向大殿门口。云浅月也转头看向大殿门口,下面舞动的舞姬依然舞着,丝竹管弦声声不歇,透过舞姬娇媚舞动的身影,只见夜天倾和秦玉凝走了进来。夜天倾搀扶着秦玉凝,秦玉凝穿了一件高高的立领衣服,脖颈上围系了一条轻纱,配合她如烟的轻纱软罗裙,相得益彰。那一张初成女人的容颜眉目间绽开,就像是昨日还是一个花骨朵,今日变成了一朵含苞绽放的娇花,脸上脂粉合宜,恰当地遮住了她过于白的面色。端得是倾国倾城,美人绝色。霎时就吸引了大殿中所有人的眼光。

        云浅月凑近容景,悄悄道:“后悔了没有?”

        “后悔什么?”容景淡淡扫了秦玉凝一眼,偏头看云浅月。

        “后悔如今别人揽美入怀你看着呗!”云浅月压低声音,斜睨着容景,“这小美人一直就喜欢你,喜欢了多年,你若是但分表现回应或者动作一下,我想她如今就是你的了,怎么也是轮不到夜天倾的?!?br />
        容景从云浅月脸上收回视线,端起面前的茶抿了一口,并未说话。

        云浅月见他不语,忽然心中不舒服,语气有些冲意,“是不是后悔了?”

        “我只后悔昨日没给你试验一下七十二春!”容景放下茶盏,吐出一句话。

        云浅月想起昨日脸腾地一红,羞愤地看了容景一眼,想起他昨日将她衣服都解了居然在她下定决心时扔下她就跑了,有些不甘地道:“谁让你跑了?”

        “我想着既然要试验七十二春,自然要尽兴,一夜怎么能够?”容景似笑非笑地看着云浅月,清泉般的眸光蒙上了一层云雾,薄薄的语气微微上挑,温润的声音居然说这一句话时有着说不出的缠绵入骨。

        云浅月顿时想羞愤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恼怒地瞪了容景一眼,就要撤出手,却被容景反握住,她红着脸垂下头低叱道:“你早晚有一日精尽人亡?!?br />
        “你我一样?!比菥八坪跚嵝α艘簧?。

        云浅月无语,想着他到底懂不懂男女生理不同???不过他医术卓绝,自然是应该懂的,她愤了一下,声音似乎从牙缝里挤出,“容公子,我没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