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33章 舍身相救(1)

    第433章 舍身相救(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皇后看向明妃,只见所有妃嫔都排在她身后,隐隐有一宫之首的派头。她脸色又暗了暗,只听云浅月又道:“在利益面前,在一个男人的后宫里,不会有没有血缘的两个人会亲如一家的。长期压制在您之下,她难道就没有想法?或者换句话说,她有的想法不止于此?!?br />
        皇后眸光染上一丝凌厉,云浅月不再开口。

        只听荣华宫门口,明妃停住脚步,对孙嬷嬷道:“宫里的姐妹们都准备好了,如今皇上在御花园,我带着一众姐妹前来拜见皇后姐姐,看看是不是我们应该先去御花园给皇上贺个喜?”

        “娘娘昨日睡得晚,今日刚起来不久,老奴这就去禀告皇后娘娘!”孙嬷嬷给明妃等人行了个礼,见明妃点头,她抬步向门口走来。

        “这位婢女好生陌生!”明妃看着伊雪。

        “奴婢拜见明妃娘娘,奴婢叫伊雪,是浅月小姐的婢女!”伊雪连忙见礼。

        “哦!原来是浅月小姐新换的婢女??!这些年浅月小姐一直有半年一换婢女的规矩,今年晚了两个月,我还以为规矩改了呢!原来竟然不是?!泵麇恍?,上下打量了伊雪几眼,点头道:“嗯,是个规矩的!”

        “谢娘娘夸奖!”伊雪头垂得极低。

        “既然你在这里,这么说浅月小姐在皇后姐姐这里了?”明妃问。

        “是!”伊雪点头。

        “皇后姐姐和浅月小姐亲如母女,真让人羡慕?!泵麇α诵?。

        一众妃嫔附和明妃,也笑了笑,齐齐说:“是啊”

        “娘娘!”孙嬷嬷恭敬出声,“明妃娘娘和一众娘娘……”

        “我知道了!”皇后放下帘幕,打断孙嬷嬷的话,对云浅月道:“走吧!我们去御花园!”

        “姑姑您先去,昨日哥哥半夜跑到我那里睡觉,我如今困着呢!就在您这宫里睡一觉??缦氖焙蚰扇死春拔乙簧??!痹魄吃麓蛄烁龉?,心中却打着注意。

        “也好!”皇后见云浅月的确很困的样子,点点头,整了整衣着发饰,抬步走了出去。

        云浅月看着皇后出了荣华宫,只听明妃等一众妃嫔给皇后请安,须臾,明妃疑惑地道:“怎么不见浅月小姐呢?”

        “她呀,昨日南梁国师进京,她贪玩,跑去了观看。估计是累坏了,来了就在我殿内睡下了,怎么喊都喊不醒,我们先去御花园吧!”皇后无奈地道。

        “浅月小姐还没及笄,是孩子心性呢!”明妃笑言了一句。

        皇后看了明妃一眼,不再说话。一行人出了荣华宫向御花园而去。

        云浅月见皇后和一众妃嫔离开,她推开房门,对伊雪低声吩咐,“你在这里等我!”

        “小姐要去哪里?”伊雪看着云浅月。

        “我去找找鸳鸯壶!”云浅月话落,足尖轻点,飞身出了荣华宫。那把九转鸳鸯壶应该不会放在老皇帝身上,从现在到开宴席之日起老皇帝身边都会有文武大臣跟随,他走不开,在开宴席的时候从怀里拿出来放在容景桌案上就太显刻意了。所以,一定是有专门的人看管,只要找到那专门的人,她就能先看到那把九转鸳鸯壶,破解了其中的秘密。

        伊雪一惊,想要跟去,眼前已经没了云浅月的身影。

        云浅月出了荣华宫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地方就是御书房。御书房是老皇帝办公之地,里面有整个天圣皇朝的所有朝事和军机秘辛。一直都是重兵把守,暗中布满无数皇室隐卫。她和容景上次来过一次,可谓是熟门熟路。再加上以她如今的武功想要入御书房还是轻而易举。

        拿定主意,云浅月躲过御书房守卫的士兵和暗中的皇室隐卫,顺利进入。

        御书房依然如上次她和容景来时一般,一切依旧。她在御书房转了一圈,除了一条五年前她和夜天逸发现的那条密道外,并未发现九转鸳鸯壶。她犹豫了一下,打开密道,顺着密道向老皇帝的寝宫走去。

        这一条密道五年前就被她摸索了个遍,知道这条密道是在御书房和老皇帝寝宫相通。密道依然如五年前一样,并未加设特别的东西。她一路顺利地来到了老皇帝寝宫。

        听着殿内无动静,她打开暗门,进了内殿。

        老皇帝的寝殿如他的御书房一般,入眼处皆是明黄的颜色。明黄的龙床,明黄的帘幔,雕刻着腾龙的明黄廊柱,入眼处当真是金碧辉煌。

        她在内室转了一圈,发现一处暗门,缓缓打开,只见里面是一个庞大的水池,他的这个水池和荣王府容景的那个温泉池不同,而是四周全是玉女图的壁画,地面如明镜,将四壁上的玉女图照得栩栩如真。她撇撇嘴,刚要离开,忽然觉得哪里不对,眼睛盯向墙上的壁画,发现墙上的女人都是一个女子,只不过是摆了各种姿势。而那女子的眉眼她隐隐熟悉,似乎是在哪里见过,她蹙眉细想,片刻后终于恍然大悟,这个女子是贞婧皇后。

        云王府的祠堂因为贞婧皇后的关系,从贞婧皇后起,都会供奉每一代嫡出女子的画像。她因为是嫡女,出生那一年满月的那一天,她爷爷打开了云王府祠堂,她娘亲带着她进去的。当时她看到了贞婧皇后和每一代皇后的画像。

        云王府的嫡出之子,每一年都会有机会在年祀之时进入云王府祠堂祭拜云王府的先祖。但是云王府的嫡女一生只有三次机会,就是出生,及笄,嫁人。所以,她如今距离及笄还有半年,她还没有第二次进入祠堂,时隔将近十五年,记忆有些远,所以她乍一看到那女子的画像才没认出,如今看着和姑姑以及她自己都有两分相似的眉眼,才记起画中的人是贞婧皇后。

        这一瞬间,她忽然为那个女子感到屈辱和愤怒。

        这应该是始祖皇帝遗留下的,天圣后来历代皇帝都未曾将其毁去。不知道当年荣王府的的荣王是否知道有这样的一处地方存在?是否知道他所爱的女子在另一个男人身边屈辱地被亵渎?或许知道,那又能怎么样?贞婧皇后是始祖的皇后,不是荣王的王妃。

        云浅月看着这些壁画,虽然这些壁画很美,可是画在这样的地方,只能让人想到淫邪。她忽然抿起唇,挥手就要将这些壁画毁去。

        一只手忽然从她身后抓住了她,云浅月手一僵,猛地回头,只见夜天逸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身后,见她看来,对她低声道:“这些不能毁!”

        “为何不能毁?”云浅月挑眉,想着夜天逸什么时候进来的?她是看到壁画一时间被左右了心神恼怒屈辱太大意了?还是说他的武功比她高?所以让她并未发觉。

        “只要你毁了这些壁画,就会触动壁画上的机关?!币固煲莸蜕?。

        “触动就触动?我会怕了不成?”云浅月实在恼怒,即便贞婧皇后是始祖的皇后,但她是云王府的女儿,云王府的女儿即便嫁给天家,即便死了百年,她既然撞见了,也不允许她就这样一直被亵渎。

        “你知道触动机关会是什么后果吗?”夜天逸看着云浅月,清楚地将她恼怒和屈辱看入眼底,低声道:“毁的是荣华宫!”

        “荣华宫里不荣华,早该毁了!”云浅月冷声道。

        “可是还有一点,你若毁了这些壁画,你和我谁也活着出不去!”夜天逸松开云浅月的手,俊逸的容颜淡冷而幽深,“这座玉女池据说大约布置了不下几百种暗器,棚顶和地面连接成无数密箭,任你功力再高深,也逃脱不去?!?br />
        云浅月眯起眼睛,看向棚顶,须臾,又看向地面,袖中的手紧紧攥紧。

        “你当荣王真不知道有这样的地方?为何一直未曾毁去?”夜天逸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抿唇不语。

        “你当始祖皇帝真不爱贞婧皇后?你当夜氏的男人当真冷血无情?他们心中是有江山没错。但他们心中也是有一寸柔情的,只不过他们的情天下就有云王府的女人不屑。但偏偏他们爱的就是云王府的女人?!币固煲菀瓶酉呖醋徘缴系谋诨?,目光淡极,“月儿,你看到的是亵渎和淫秽,为何就看不得一个男人的爱?”

        云浅月偏头看向夜天逸。

        “若非一个男人深爱一个女人!又如何会费尽心机将她绑在身边?又如何会冒天下大不讳夺臣子之爱?又为何会建造荣华宫?又为何会有这样的玉女池?”夜天逸看着壁画,不看云浅月,这样淡漠的声音是他从来不会在云浅月面前用的,“帝王便天生就需要无情无义?帝王就注定三千粉黛却没有爱?帝王就注定孤寡一生孤家寡人?帝王就注定得不到心爱的女人?”

        云浅月依然看着夜天逸,这一刻的夜天逸她不陌生,却是让她感觉说不出的苍凉。

        “月儿,若是现在我愿意放弃一切,你会不会给我一个机会?”夜天逸看向云浅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