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31章 贺礼(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老皇帝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问道,“既然是给朕的寿礼,为何画的确是……”他顿了顿,瞥了夜天倾分外精彩的脸一眼,沉声道:“太子和丞相府的秦小姐?”

        “因为秦小姐是天圣第一美人啊,画她赏心悦目。我将她画上,别说您看,谁看都舒服??!况且我也不敢将别人和她画在一起啊,她可是准太子妃,既然是太子殿下的太子妃,当然画的就是太子殿下了!”云浅月无辜地眨眨眼睛。

        夜天倾见云浅月并未抖出他手里还有一分七十二春的图纸,闻言脸色稍好。

        老皇帝面色依然沉怒,又看向夜天煜问道:“你和天煜为何抱在一起?”

        “他知道我给皇上姑父送了贺礼,缠着我要看,我说被夜轻染给抢去了,他不相信,抱着我就要搜我身,还怕别人听见和看见呗?!痹魄吃潞吡艘簧?,瞪了夜天煜一眼,对老皇帝道:“皇上姑父,您要给我和他赐婚的话,我就将这七十二春都用在他身上,让他过不了洞房花烛就死翘翘了!”

        夜天煜脸一白,惶恐地道:“父皇,儿臣不要娶她!您可千万别赐婚!”

        “你不是昨日才回来吗?怎么知道月丫头画了这个?”老皇帝看着夜天煜,又问。

        “儿臣刚刚来到宫门,碰到月妹妹正进宫,就问了她贺礼的事儿,她说她准备了一个好东西,比秦小姐准备的百寿图要好得多的东西,儿臣好奇,就想看看……”夜天煜说起谎来跟真的似的。

        “胡闹!你们两个都胡闹!”老皇帝气怒地瞪了二人一眼,转向夜轻染,“你也胡闹!没一个让朕省心的东西!”

        夜轻染脸色发寒,“皇伯伯,您就将云浅月绳之以法了得了,省得她整日里整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将天圣京城的谁都给染混了!”

        “你难道不是?你比我好不到哪里去?五十步笑百步!你小魔王的称号是怎么来的?不也是因为将天圣京城搅得一团乱麻,才被德亲老王爷给赶出京城了吗?”云浅月哼了一声,嘴上不吃亏。

        “我如今改了!”夜轻染道。

        “我也改!”云浅月白了他一眼。

        “你这还叫改了?七十二春怎么画出来的?”夜轻染叱了一声,“你要是能改,狗都改了吃屎了!”

        云浅月顿时一气,好你个夜轻染,就算要装,你也没必要骂得这么狠吧?她顿时大怒,“你都能改,狗怎么就不能改了吃屎?你以前做的吃屎的事儿还少了不成?不是照样改了!”

        夜轻染面皮抽了抽,忽然无语。

        “哈哈哈……”夜天煜一改惶恐,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老皇帝身后的文武大臣见二人对骂,一脸黑线。这样的粗话也只有染小王爷和浅月小姐说得出来。在他们口中,说出什么都不新鲜,做出什么事情也都不新鲜。

        “都给朕住口!”老皇帝老脸铁青,看着云浅月和夜轻染,“荒唐!堂堂德亲王府的染小王爷,云王府的嫡出小姐,外加一个朕的四皇子,看看你们的身份,再看看你们做的事情?哪一样不荒唐!”

        云浅月撇撇嘴,不再说话。

        “你们三个,都给朕……”老皇帝看着三人,似乎怒不可止。

        “皇上,他们三个还是孩子,总会胡闹些,今日是您寿辰,依老臣看就算了。等他们以后若是再这般胡闹,就一定严惩不贷?!毙⑶淄鹾鋈豢?。

        云浅月看着孝亲王,难得呀!这个老东西居然卖起好来。她那颗大还丹没有浪费,当然,除了大还丹外,还有她命三公子放在他桌子上的那副画后又派凌莲说谢谢他送的那幅画起了作用。这就是所谓的做贼心虚。

        “哼!今日念在朕大喜的份上,先饶了你们三人。若是再让朕撞见这等荒唐事儿,朕定饶不了你们?!崩匣实劾浜咭簧?,忽然甩袖,抬步离开。

        夜天逸看了云浅月一眼,抬步跟上老皇帝,夜天倾也跟着抬步。德亲王,孝亲王,凤丞相等几位大臣也当即抬步。随后是老皇帝的仪仗队。

        不出片刻,一群人便走了个没影,只剩下夜轻染并没有离开。

        “吓死我了!”夜天煜伸手拍拍胸口,大舒了一口气,对云浅月道:“月妹妹,我险些被你害死?!?br />
        “看你那废物样!你用八十八抬大轿抬我我都不进你的门!”云浅月白了夜天煜一眼。什么风雨她没有见过,还怕这等小阵仗?从武状元大会她和容枫请旨赐婚,到后来她和容景七夕一同请旨赐婚,再到如今老皇帝来了这么一出,说要给她和夜天煜赐婚,她算是看透了,老皇帝根本就不会将她这么早嫁出去。说要给夜天煜和她赐婚不过是说说而已。他明着是指着她和夜天煜,实则是试探夜天逸。如今夜天逸够狠,他该满意了,这才是他要的继承人。

        夜天煜拍胸口的动作一僵,撇撇嘴,“即便你要嫁给我,我可也不敢娶你?!被奥?,他忽然伸手拉住她胳膊,感兴趣地道:“父皇走了,你快拿给我看看那春宫图?!?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甩开他,“不给看!”

        “好月妹妹了,你就给我看看吧!居然是太子皇兄和秦小姐的,七十二春,真有你的?!币固祆弦槐咚底?,一边又去拉云浅月衣袖。

        “滚一边去!”夜轻染挥手打开了夜天煜的手。

        “你打我做什么?”夜天煜对夜轻染瞪眼。

        “给我!”夜轻染对云浅月伸出手。

        云浅月看了夜轻染一眼,见他脸色虽然寒着,但眸光里隐着笑意,她想着反正也是给他的,更何况她也不想夜天煜烦着她要看,立即伸手入怀,将那七十二春掏出来塞进夜轻染手里,“给你!”

        夜轻染拿着揣进怀里,抬步向老皇帝离开的方向走去。

        “喂,月妹妹,你就这么给他了?”夜天煜惊讶地看着云浅月。

        “本来就是他的,我不给他给你??!”云浅月见老皇帝离开的方向是御花园,想来开宴之前,老皇帝和文武百官会在御花园赏荷花聊天。她懒得再理夜天煜,抬步向荣华宫走去。

        夜天煜犹豫了一下,抬步去追夜轻染。

        “喂,你不是要去给我姑姑请安吗?”云浅月看着夜天煜。

        “我一会儿再去!”夜天煜摆摆手。

        云浅月撇撇嘴,夜天煜也算是皇室里的一个另类了,夜轻染虽然讨厌夜天倾,但自小和夜天煜倒是能玩在一处。只不过若是夜天煜想要皇位的话,夜轻染会帮他吗?还是会帮夜天逸?德亲王府这一股大力量,谁若是翘过去,那么谁就有百分之八十赢的希望。不过德亲王府存在百年,历来新旧更替从来就不参与,只忠皇帝。谁是皇帝,就忠于谁。但这不过是明面上不参与而已,背地里德亲王府可是不简单。百年来得每一代帝王器重,只靠那一丝血脉是不管用的,必定有让皇帝相信且依靠的筹码。

        “小姐,您刚刚可是吓死奴婢二人了!”凌莲和伊雪追上来,低声道。

        “刚刚你们怎么不出声提醒?”云浅月这才想起凌莲和伊雪一直跟在她身后。

        “我们不知道您和四皇子在说什么重要的事情,怕打断的话听不到四皇子下文了?!绷枇Φ蜕?,“却没想到皇上居然因为您和四皇子抱在一起,要给您和四皇子赐婚?!?br />
        “你们也对!”云浅月笑了笑,得到夜天煜这个消息才是大事儿,她必须将这个消息告诉给容景才行。不知道他得到没得到这个九转鸳鸯壶的消息。

        “小姐,您刚刚答应嫁给四皇子的时候,我们真是吓坏了!您就不怕皇上真的赐婚??!”凌莲又低声道。

        “不怕,他根本就不会赐婚!”云浅月摇摇头,目光微冷,伸手入怀,掏出一片羽毛递给南凌睿,“凌莲,你现在就出宫一趟,回到浅月阁,将这片羽毛挂在房檐上?!?br />
        凌莲一怔。

        “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找去浅月阁,你将老皇帝命人秘密打造了一把九转鸳鸯壶,要杀国师,那把鸳鸯壶就放在容景桌案上的事情告那个人。那个人自然会告诉南凌睿?!痹魄吃露粤枇愿?。

        “小姐,四皇子告诉您这个消息,可靠吗?”凌莲问。

        “应该是可靠,若是不可靠也没什么,总之有备无患!”云浅月道。

        凌莲点点头,“那为何不直接告诉景世子!”

        “你告诉南凌睿,容景若是不知道的话,自然就会知道了!若是知道的话,也免得引起监视的人怀疑。再说若是你去告诉容景,他若是问我怎么得到的消息呢?我难道告诉他我和夜天煜抱着就得到了?”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对凌莲摆摆手,“你去吧!”

        “是!”凌莲偷笑了一下,点点头,向宫门外走去。

        云浅月看着凌莲,听到宫门口有人盘问出宫做什么,凌莲说:“我家小姐忘记带了一样东西,回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