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22章 七十二春(1)

    第422章 七十二春(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秦玉凝裹在被子里的身子轻轻颤栗。

        夜天倾看了她片刻,重新走回桌前,继续喝茶。

        云浅月嘴角微微勾起,忽然离开琉璃镜前,对凌莲和伊雪道:“你们说我是不是该去天字二号房转一转,或者是坐一会儿?”

        二人看着云浅月,凌莲皱眉道:“小姐,这不好吧?秦小姐会恨死你的!”

        “即便我不去转,她也会很死我的。既然如此,为何不让她更恨一些?”云浅月抬步向门口走去,几步就出了房门。她和秦玉凝,注定不会成为朋友。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跟在她身后。

        来到天字二号房,云浅月伸手敲门,秦玉凝面色一变,猛地掀开了被子看向门口。夜天倾喝茶的动作一顿,问道:“谁?”

        “我!”云浅月开口。

        “月妹妹?”夜天倾一愣。

        “嗯,秦小姐说得不错,我一个人坐着的确无趣,过来找你们一起坐坐?!痹魄吃禄奥?,不等人家说请进或者打开房门,她便伸手推开了门。

        秦玉凝刚要阻止,见房门已开,她本来没几分血色的脸一白到底,连忙又用被子捂住。

        夜天倾也没想到云浅月说进来就进来,坐着的身子腾地站了起来。

        云浅月进来之后看到房间的情形佯装一愣,地上扔着碎成一片一片的衣片,床上乱作一团,她眨眨眼睛,忽然一笑,对夜天倾问,“我是不是不该来?”

        夜天倾对上云浅月的视线,脸色忽红忽白,半响没出声。

        夜天倾和秦玉凝都没有想到云浅月会来到,一时间二人无人说话。夜天倾身子僵硬地站在桌前,秦玉凝裹着被子躺在床上也是全身僵硬大气不喘。

        “虽然我不该来,但既然来了,也不能就这么出去!”云浅月笑看着夜天倾,不退反进,抬步向床前走来,迈过地上的碎衣片对夜天倾埋怨道:“你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太子府那一堆女人都白教导了吗?看看你将秦小姐给折腾的!这是仙衣坊上好的水彩绫罗,价值千金吧!就这么给撕了,真是败家?!?br />
        夜天倾脸色一白。

        “秦小姐,你没事儿吧?”云浅月站在床前,佯装关心地看着秦玉凝。

        秦玉凝僵着身子,似乎没了呼吸。

        云浅月眸光微闪,伸手去扯秦玉凝的被子,“秦小姐?你是不是有事儿?”

        秦玉凝一惊,死死地拽住被子,声音颤抖,“我……没事儿……”

        “真的没事儿吗?”云浅月觉得自己从来没这么热心肠过,今日也发挥了一回。

        “我真……真没事儿!”秦玉凝声音几乎咬牙切齿了。

        “我听着你的声音怎么感觉不对?”云浅月拽着被子不松手,脸上关心之情溢于言表,“要不要我给你请太医?看起来很严重?”

        “不用,我真没事儿!”秦玉凝在被子里摇头,心里恨急,却是又发作不得。

        “真的没事儿吗?我看着你怎么也不像是没事儿的样子,那地上的衣服都撕扯成那样了。你能没事儿?”云浅月觉得自己此时肯定很讨人嫌,但她想更讨人嫌一些,就像秦玉凝每次在她面前讨人嫌一样,也让她尝尝讨人嫌的滋味。她似乎设身处地为秦玉凝想一般,对她道:“你身体是不是很不舒服?但是不好意思说?没事儿,我悄悄叫太医院的女医正来给你看看。不会被人知道的!”

        秦玉凝身子猛地一颤。

        “凌莲,你去……”云浅月对外面喊了一声。

        “月姐姐,我真没事儿,不用请女医正?!鼻赜衲稍诒蛔永锏牧成丫で?,但不敢冲出被子,立即打断云浅月,声音已经带了哭腔,“谢月姐姐关心,真没什么的,太子……太子殿下对我没做什么,我就是……身体不舒服……”

        “他没对你做什么?怎么可能?”云浅月睁大眼睛,佯装气愤地道:“你没看到吗?被褥上都是血呢!他是不是虐待你?而你不敢说?我去找皇上姑父来教训他?!被奥?,她抬步就向外走去。

        秦玉凝大惊失色,立即探出头,伸出手腕拽住云浅月手腕,“月姐姐,我真没事儿,太子殿下他对我很好的……”话落,她看向夜天倾,见夜天倾还僵硬地站在桌前,对他虚弱地似乎求助地喊了一声,“太子殿下……”

        云浅月回转头,只见秦玉凝一张小脸已经彻底无血色,她疑惑道:“真没什么事儿吗?可是你的脸怎么这么白?还有……”她伸手一指,不懂地问,“那血……是怎么回事儿?”

        秦玉凝想死的心都有了,颤着身子不说话。

        夜天倾此时缓步走了过来,脸色已经恢复正常,对云浅月道:“月妹妹,你还太小,还不懂得男女之间的事情,玉凝的确无事,你若是真找了父皇,她就有事儿了?!?br />
        云浅月眨眨眼睛,“那血也无事?”

        “无事!”夜天倾摇摇头,“等你及笄那日就知道了,女人都是有这么一次的?!?br />
        “哦!”云浅月恍然,看向秦玉凝,“原来那血说明秦小姐成为女人了!”

        秦玉凝忽然羞愧地闭上眼睛,头再次探进被子里。

        “嗯!”夜天倾点头。

        “我明白了!”云浅月似乎低头寻思了一下,片刻抬头看着夜天倾道:“这算是一桩喜事儿吧?既然被我撞见了,我怎么要送你一份喜礼的。怎么说我和你也有十年追逐的情意。不能就这么空手来不是?”

        “等我和玉凝大婚之日,月妹妹再送喜礼好了?!币固烨憧醋旁魄吃?。

        “大婚的喜礼我再送,今日是恭喜你抱得美人,也祝贺秦小姐成为女人。怎么能没有喜礼?”云浅月说话间向桌前走去,对外面的凌莲吩咐道:“凌莲,给我拿七十二张宣纸来?!?br />
        “是!”凌莲在外面应了一声。

        云浅月在桌前坐下,对站着的夜天倾招手,“来,你过来看着,这个可是好礼,我不是什么人都送的。从小到大,这么些年,我这是第一次将这个好东西送给你?!?br />
        夜天倾疑惑地看着云浅月。

        “怎么?你不相信?的确是真的!这可是我的宝贝,一直留着的。从没给过别人?!痹魄吃露砸固烨阊锩?。既然南梁国师还在三十里地外,那么进城怎么也要一个时辰,足够她给夜天倾画完了,今日不给,更待何日?

        “好!”夜天倾抬步走了过来,在云浅月对面坐下。

        凌莲拿了七十二张宣纸进来,放在云浅月面前,又关上房门,悄悄走了出去。

        云浅月从怀中掏出羽毛笔,对夜天倾吩咐,“你给我研磨!”

        夜天倾看了云浅月手中的羽毛笔一眼,并未说话,照她所说给她磨墨。不出片刻,墨磨好了,他放下手。

        云浅月提笔开始画第一张。她勾画很快,不出片刻一男一女两人的画便跃然纸上,栩栩如生,男子居然是夜天倾,女子是秦玉凝,虽然笔调极简单,但还是能看出二人样貌。任谁都不会看错。她满意地看了一眼,将画纸递给夜天倾,“你看,满不满意?”

        夜天倾疑惑地接过画纸,瞬间睁大眼睛,须臾,他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对他挑了挑眉,“怎么样?”

        “你……”夜天倾脸色忽红忽白,显然惊得够呛。

        “什么你呀我呀的,你只说喜欢不喜欢就行。你喜欢我好继续画,你不喜欢的话,嗯,我也是要继续画的,大不了你不要我可以去送给别人?!痹魄吃滤祷凹淇继岜驶诙?。

        “喜……欢!”夜天倾沉默半响,方才出声。这样的画怎么能让她去送给别人?

        “就知道你一定会喜欢的!”云浅月想着这七十二春当年可是她偶然找到的孤本。都旧得零零碎碎了,难得她给拼凑齐了看了一遍。这些年一直没拿出来,如今果然派上了用武之地。她一边画一边道:“这可是在市面上买不到的?!?br />
        夜天倾已经彻底失了声。

        云浅月将第二张画好递给他,“再看看这张!怎么样?”

        夜天倾伸手接过,点点头,有些艰难地吐出一个“好”字。

        云浅月眉梢挑了挑,笑看了夜天倾一眼,不再说话,开始画第三张。她手法极快,笔调行云流水,着墨深浅恰到好处,该浓的地方浓,该淡的地方淡。

        夜天倾看着云浅月,见她微低着头,容颜脱俗,眉眼清明,眸光纯净,若是不看她手上画的画的话,绝对想不到她居然是在画男女闺房的春宫图。而且画得无比认真,可是从她面上神色或者是眼中神情来看,仿佛她手里的东西真是贵如珍宝,半丝也不遭亵渎污秽。

        “给!”云浅月又画好一张递给夜天倾。

        夜天倾伸手接过,看了片刻,见云浅月又开始画,他想起她刚刚吩咐婢女给她拿来七十二张纸张,问道:“多少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