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21章 来得正好(3)

    第421章 来得正好(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面皮一抽,容景不再理她,轻轻拿开她的手,转动机关,只听“咔”地一声轻响,琉璃镜打开,镜面准确无误地对准天字二号房。房中的情形一览无余。

        云浅月偷眼去看容景,见他脸色刹那一黑到底。她心猛地颤了两颤,想着认识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容景的脸可以黑成这种颜色。

        不过黑色在他脸上出现了不过一瞬,他漫不经心地看着琉璃镜道:“我竟不知道你和夜轻染还有这等共同喜好!”

        云浅月忽然感觉明亮的房间黑了黑。

        容景移开琉璃镜,看了一眼桌案上的几个糕点和瓜果空盘,对她吩咐,“你不是说要帮我去叫菜吗?将这几个盘子添满了吧!早先里面装了什么,如何还装什么?!?br />
        云浅月站着不动。

        “嗯?难道要我自己去喊?”容景挑眉。

        云浅月无奈地叹了口气,抬步向门口走去。

        “云浅月,你最好别走,你要溜走的话,你清楚后果,除非你打算一辈子不再见我?!比菥盎夯鹤律?,面色淡淡地看着琉璃镜,对云浅月警告了一句。

        “知道了!”云浅月想着什么叫做看好戏乐极生悲,就是她这样。她走到门口,打开房门,对凌莲和伊雪吩咐,“你们去楼下吩咐掌柜的将刚才端来房中的糕点和瓜果重新再端来一份?!?br />
        “是!”二人向屋内瞄了一眼,一缩脖子,连忙走了下去。

        云浅月站在门口等着。

        不多时两个伙计端了几个盘子过来,云浅月连忙伸手接过,端进房间。放在容景面前,看了一眼琉璃镜,仰脸望天,想着夜天倾,适可而止吧!纵欲过度会死人的。

        容景不看云浅月,捏了一块糕点放进嘴里,又斟了一杯茶水不紧不慢地品了一口。

        云浅月从棚顶收回视线,她已经看够了戏,也已经吃饱,更已经喝足,如今满心满肺只剩下忐忑不安了。她最了解容景,这个人属于那种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的人。一旦他什么也不说的时候,她就离死不远了。

        容景并不说话,也不理会云浅月,漫不经心地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着琉璃镜。

        云浅月站了许久,等到腿有些酸了,也没见他爆发,她泄了口气,走到一旁的软榻上身子一歪,倒在了软榻上闭上眼睛。心里默念这活马死马活马死马活马死马……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太阳渐渐偏近午时,天字二号房依然没结束。夜天倾像是不知厌倦的饿狼,秦玉凝昏死过去几次,被他弄醒。

        “世子,南梁国师和睿太子的车队已经来到城外三十里处了!”弦歌声音忽然响起。

        “嗯!”容景淡淡应了一声,声音听不出情绪。

        弦歌退了下去。

        云浅月闭着眼睛睁开,偷偷看了容景一眼,见他并没有动身的打算。她又闭上眼睛。

        不多时,听到琉璃镜传来“啪”地一声轻响,云浅月再度睁开眼睛看向容景,见他面前的琉璃镜已经合上,他用手帕擦了擦手,起身站了起来,理了理月牙白的锦袍,并未看她,抬步向外走去。

        云浅月眨眨眼睛,这就走了?

        房门打开,容景缓步出了房间,步履轻缓优雅,一如既往,自始至终未发一言。

        云浅月再次眨眨眼睛,歪着的身子腾地坐了起来,看着门外,真的走了?什么也没说?

        “小姐!”凌莲和伊雪在外面一直紧张地盯着屋中的动静,此时见容景离开,连忙进了房间,房门关上,她们走到云浅月面前,凌莲轻声开口,“小姐,您……您没事儿吧?景世子没将您怎么样吧?”

        云浅月摇摇头。容景能将她怎么样?他一直在吃东西喝水。

        “没事儿就好!我看景世子并未生气?;购?,吓死我和伊雪了?!绷枇焓置目?。

        “没有事儿才是最大的事儿!”云浅月看向桌案上被消灭一空的糕点和瓜果。杯中茶水也是空空,容景有一个习惯,吃饭从来不会吃空盘,喝水也从来喝半杯不会见底。如今这种反常的行为,说明什么?她伸手拽过一旁的靠枕盖在脸上,悔不当初地道:“哎呀,我要死了……”凌莲和伊雪一愣。

        云浅月在哀嚎,“我不应该让夜轻染进来的,真倒霉!”她自己看估计容景不会生气。

        “小姐,不是您不该让染小王爷进来,您是不该看那个琉璃镜?!绷枇嵝言魄吃?。

        “夜天倾和秦玉凝免费在我的地方演戏,不看不是我的本色?!痹魄吃鲁犊窃诹成系目空?,对二人正色地道:“有一门艺术,叫做行为艺术。有一门艺术,叫做**艺术。嗯,还有一门艺术,叫做……”

        “小丫头!”夜轻染忽然从窗外飞了进来,打断云浅月的话。

        “你怎么又回来了?”云浅月闻声看向夜轻染。

        “你没事儿吧?我知道弱美人是又黑心又小气的小气鬼。所以不放心,回来看看你?!币骨崛究醋旁魄吃?,见她大虾米样地歪倒在软榻上,他打量她的脸色问道。

        “你看我像有事儿吗?”云浅月挑眉。

        “没事儿就好!那我走了,南梁国师进京,我得负责京中秩序!”夜轻染见云浅月的确像没事儿的样子,扔下一句话,又从窗子飘了出去。

        云浅月看着夜轻染离开,再次扯过靠枕盖在脸上,哀嚎道:“啊啊啊,谁说我没事儿?我有大事儿了!”

        凌莲和伊雪“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们还有心情笑?”云浅月哀嚎之后,声音有些沉闷。

        “小姐,您怎么就那么怕景世子呢!”凌莲笑看着云浅月。

        “你们不知道!容景发起脾气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不过他发脾气还好,我宁愿他发脾气,我可以哄啊,可是就怕他不发脾气,他不发脾气,我哄都没法哄,只能等着惨死吧!”云浅月扯开靠枕,有些怏怏地道。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不再说话。齐齐想着关于红阁里收录了容景的资料,相比别人的资料密密麻麻记载得满满数篇来说,容景的资料极其简单。只有两段话。一段话是“锦衣雪华玉颜色,回眸一笑天下倾?!?,另一段话只有十六个字“尊比天子,雅盖王侯。心思莫测,飘忽不定?!?br />
        虽然容景离开时候看着像没事儿人一样。但即便是与容景才接触几日的凌莲和伊雪也敏感地觉得景世子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小主估计要惨了。不过这等忙她们忙不上,也不敢帮。

        “算了,不想了!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我看也看了?!痹魄吃潞鋈话诎谑?,起身站了起来,走到桌前,再去打开琉璃镜。

        “小姐,您还要看?”凌莲和伊雪齐齐一惊。

        “我是看看他们走了没有!大惊小怪什么?看戏要专业,讲究有头有尾?!痹魄吃缕沉硕艘谎?,二人立即噤了声,琉璃镜“啪”地一声轻响,对准天字二号房。她抬眼看去,只见秦玉凝昏死在大床上,夜天倾正在穿衣服,脸上面无表情。

        凌莲和伊雪也凑了过来,凌莲皱眉道:“秦小姐有些可怜!”

        云浅月眸光微闪,只听凌莲话音一转,哼了一声又道,“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今日事情完全是她咎由自取。她若不是挑起了夜太子的怒意,夜太子估计不会对她出手?!?br />
        云浅月笑了笑,并未说话。

        只见夜天倾穿戴妥当后并未理会秦玉凝,而是坐在了桌前自己为自己斟了一杯茶。

        “这夜太子真是个凉薄之人?!币裂┐耸笨?。

        云浅月依然不语,只听伊雪话音一转又道:“不过据说夜家的男人都生性凉薄?!?br />
        “染小王爷似乎是个例外?!绷枇戳艘谎墼魄吃碌?。

        “夜轻染的确是个例外?!痹魄吃螺付恍?,她话音刚落,只见秦玉凝醒了,她先是不知今夕是何夕地看了一眼天字二号房,随即看向自己的身体,然后惊恐地坐起身,她身子刚坐起,又软倒在了床上,这时夜天倾忽然转过头对她说了一句什么,她身子霎时一僵。

        云浅月虽然听不到声音,但从口型辨别出那一句是,“味道不错!”

        须臾,夜天倾放下茶盏,抬步走到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秦玉凝,秦玉凝一双哭得红肿的美眸恐惧地看着他,他忽然对她温柔一笑,坐在了床边,“女人的第一次都是很疼,以后就会好了!我许久未沾染女人,才会用力了些。你……”

        “你别说了……”秦玉凝话落,忽然扯过被子蒙住脸。

        “好,我不说了,你睡一会儿吧!如今国师还没进京,你这副样子今日是不能进宫伺候太妃了。一会儿等国师进京后,我将你送回丞相府吧!”夜天倾忽然一笑,看着秦玉凝,面色温柔,但温柔未达眼底,在她看不到的地方,眼底冰寒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