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19章 来得正好(1)

    第419章 来得正好(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秦玉凝美眸中的瞳仁骤然放大,眼前忽然再无颜色。

        夜天倾趴在她脖颈处忽然无声一笑,笑意在谁也看不见的地方冰冷一片。他本来还没想要这个女人,但是既然天上的明月再也不能肖想,注定他有朝一日要失去这太子之位,那么为何不及时趁着自己还有能力左右别人的时候行乐一番?让自己快乐??銮姨焓サ谝幻廊?,他可不想将她留给别人,即便以后给了别人,也不过是他玩剩下的。

        秦玉凝疼得觉得世界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她双手的拳头齐齐攥了攥,攥出血痕,想出掌一掌劈碎了身上这个让她疼的男人,却是夜轻染推开房门的那一幕不时地出现在她脑海,脑中同时又不停地回响着夜天倾刚刚的话,轻染和月妹妹都在天字一号房,我们轻一些,他们听不到。若是她此时杀了夜天倾的话,那么夜轻染和云浅月定然知道是她所为,她忽然颓死一般地闭上了眼睛,眼中不停地有清泪流出,滴到了被褥上。

        夜天倾看也不看秦玉凝,似乎化成了猛兽,将到嘴里的小绵羊吃拆入腹。

        天字二号房中不再是早先隐隐的谈话声,而是形成一种音调。亘古便有,不再新鲜。

        天字一号房,云浅月耳目何等灵敏,即便不耳目灵敏,她也能知道天字二号房发生了什么和正在发生什么以及从进来天字一号房之后开始在天字二号房发生的事情都能知道?;蛐硭挡恢固熳侄欧?,整个醉香楼所有房间发生的事情她都能通过琉璃镜一目了然。

        别人不知道这醉香楼的秘密,她是创建者自然知道。曾经创建醉香楼的时候,她亲自设置了机关。天字一号房为何一直不准别人入内,就是这个道理。房间有一面琉璃镜,通过折射斜射直射等原理配合机关暗术,将所有房间的情形都照的一目了然。她想看哪个房间,只要翻转琉璃镜,便可以看到。

        此时琉璃镜对准的是天字二号房。

        云浅月坐在琉璃镜前一边喝着茶水,一边看着琉璃镜里映出清晰无比的活春宫。若说她以前一直看不起夜天倾,那么今日的夜天倾却让她刮目相看了?;蛔鍪撬?,在知道秦玉凝要杀他之后,她也不会饶了她。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吃了她。

        要知道在古代,一个女人被一个男人烙上烙印的话,便永远也磨灭不去。

        凌莲和伊雪没有云浅月淡定,几次想出声让小姐别看了,但是又羞得不好意思开口,当夜轻染推开门进来时,二人更是惊得“嗖”地一下子拦在了他面前。

        “嗯?你什么时候换了两个这么敏捷的婢女?伸手不错!”夜轻染站在门口看着房中的云浅月,见她坐在一面镜子前看着,挑眉。

        “凌莲,伊雪退下,让小王爷进来!”云浅月抬眼看了夜轻染一眼,对二人吩咐。

        “小姐,您……您还是先将那个……”凌莲红着脸看向云浅月。想说关了吧!

        “没事儿!他来了,有眼福,正好欣赏一下!反正他刚才也欣赏过了,不怕的?!痹魄吃潞鋈灰恍?,对二人摆摆手。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让开路,伸手关上房门,守在门口。

        夜轻染不明白屋中气氛怎么如此怪异,他看了凌莲和伊雪一眼,抬步走了过来,来到云浅月身边,当看到琉璃镜里面的情形一怔,忽然一笑,“不愧是夜天倾,即便知道了秦玉凝要杀他,居然还能有胃口!”

        “越是这样才越有胃口!”云浅月放下茶水,捏了一块糕点放进了嘴里。

        夜轻染觉得有道理,一撩衣摆,坐在了云浅月身边,也和她一起看了起来。

        凌莲和伊雪看着云浅月和夜轻染有些冒冷汗,想着若是景世子知道小姐和染小王爷一起看活春宫的话,估计要喝上十坛醋,醋上十年了。二人对看一眼,齐齐垂下头。只期盼着天字二号房快完事,景世子千万别出现。

        云浅月偏头看了一眼夜轻染,将糕点盘往他面前一推。好戏有人一起分享才更有意思。

        夜轻染也捏了一块糕点放进嘴里,眼睛不离琉璃镜,一边吃着,一边看着,看了片刻,口中不满地唔哝地道:“夜天倾半天也不换个姿势,春宫图都白看了,他府中的那些女人都白睡了?!?br />
        云浅月眨眨眼睛,“要不你现在给他去送一本春宫图?他估计一时激动忘了!”

        “这是个好主意!”夜轻染点头,起身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忽然又住了脚问云浅月,“你有春宫图吗?”

        云浅月摇摇头,“没有!”

        “我也没有!拿什么去送?”夜轻染摊摊手,看向守在门口的凌莲和伊雪,问道:“你们两个有没有?”

        “没有!”凌莲和伊雪脸色腾地一红到底,摇摇头,声音细弱蚊蝇,两个人的声音加起来也没一个人的声音大。她们还未出嫁,怎么会有那个?实在佩服小主和染小王爷的强大,看活春宫不说,还嫌人家演得不好,要去给人家送春宫图,天底下怕也就只有他们二人才能做得出。

        “都没有怎么办?”夜轻染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脸不红气不喘,“你去书局买一本回来!”

        “等我回来他们没准都完事了!”夜轻染皱眉。

        “那算啦,我们将就着看吧!等明日你想着给夜天倾送一本去?!痹魄吃录绦醋帕鹆Ь?,话落,似乎琢磨了一下,又道:“算了,改日我给他吧!这里的春宫图没一本像样的,我能给他画出七十二春来?!?br />
        夜轻染猛地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你还是小丫头吗?”

        “是??!”云浅月点点头。

        夜轻染盯着云浅月,半响后有些泄气,“完了,我肯定不认识你,要不你此时怎么看起来这么面生呢!”还七十二春来?

        “没事!我认识你就够了!”云浅月眼睛不离琉璃镜,见到夜天倾终于换了姿势,连忙对夜轻染摆手,“快过来看,换姿势了!”

        凌莲和伊雪嘴角齐齐抽了一下。她们怎么会有这样的小主?真想夺门而出。

        夜轻染闻言立即走了过来,重新坐在云浅月身边,也看着琉璃镜,点点头,“终于换姿势了!夜天倾还算不让我们白看一场?!?br />
        云浅月认同地点点头,若是从头到尾都一个姿势,看着也没意思。

        “小丫头,你画好那个什么七十二春也给我看看?!币骨崛竞鋈坏?。

        “行!”云浅月答应的痛快。

        夜轻染不再说话,继续捏了糕点吃,云浅月也不再说话,也捏了糕点吃。二人一口糕点,一口茶水,一口瓜果,一边看着活春宫,看起来极为惬意。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想着大佛寺里的佛像该换人了。应该崇拜小主和染小王爷。

        “真没想到这秦小姐还是个深藏不露的!”过了半响,夜轻染又道。

        “这京中每一个人都带有一副面具。不过秦玉凝的确很让人意外?!痹魄吃驴醋徘赜衲谝固烨闵硐吕婊ù?,瑟瑟颤抖,摸样极为可怜,但这般可怜的摸样更能激发男人的兽欲。她漫不经心地道。

        “这些年竟没发现京中还隐藏着这么一个厉害的女人!”夜轻染也看着秦玉凝,啧啧道:“明明有武功,却是使不出来,让夜天倾饱了口腹之欲。夜天倾如今心里定然畅快?!?br />
        “何止是心里畅快?你看他全身上下哪一处不畅快?”云浅月目光落在夜天倾身上,想着夜天倾虽然武功不好,但也是习武之人,习武之人都是体格强健,当然某个弱美人除外。

        “嗯!”夜轻染赞同地点点头,忽然想起什么,对云浅月问,“小丫头,你给皇伯伯准备好寿礼了没有?”

        “准备好了!”云浅月点头。

        “准备了什么?”夜轻染问。

        “明天你就知道了!”云浅月见夜天倾又换了姿势,秦玉凝柔弱无助地任他予取予求,对夜轻染提醒,“又换姿势了,这个姿势不错。幸好秦玉凝也是习武之人,有柔韧度,一般女子可弄不出这么高的难度?!?br />
        “这是夜天倾故意的!他用把脉探测不出她有武功,自然只能通过别的途径,他府中女人无数,自然知道习武的女人非同一般。这一下他可以确定了她有武功了?!币骨崛镜闫?。

        “不错!夜天倾其实是一直豺狼,不过是一直被太子的身份压制了兽性而已?!痹魄吃录固烨愫鋈环⑵鸷堇?,秦玉凝终于忍不住叫出声。她想着怎么样才能最好的让人泄去伪装?当然是没衣服穿的时候,尤其是秦玉凝初为女人,虽然她心机深,隐藏得太好,但是对男女之事肯定不了解,她此时心里定昏天暗地,恨不得将夜天倾劈了。但只能拼命忍受着。所以,被夜天倾一试便知,夜天倾既然能确定她确实有武功,又怎么会饶得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