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16章 相依相偎(3)

    第416章 相依相偎(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孟叔,您带来的何人?怎么带来了小姐的闺房?”凌莲拦住云孟。

        “这是云王府旁支中的一位公子,叫云离,他颇有才华,我知道自己年纪大了,越来越力不从心了。如今就帮小姐选了一人带来,让浅月小姐看看,若是中意的话以后就由他来当这个大管家。这些日子他一直跟在我身后帮了许多忙。这个大管家之位我觉得对他都是大材小用了,小姐若是不中意,我老头子再给小姐另外去选?!痹泼系?。

        凌莲一愣,打量了云离一眼,看向伊雪。

        伊雪也是一愣,对云孟探寻地道:“孟叔,是不是因为昨日我说的话重了,您才……”

        “不是,不是!是我早就想退下来了,如今的确老了,人老了吧,别的毛病没长,就是胆子越来越小了。我知道小姐对我用不顺手,只不过是念着我的好处才不换下我。从小姐掌家之后,我就一直想找合适接替我的人,这云离我看了许久,还是觉得由他接替我最合适。我询问过他了,他也愿意。我今日就给小姐带来了?!痹泼弦∫⊥?,笑着道。

        伊雪不再说话,看向屋中。

        “云孟,将云离公子请进来?!痹魄吃麓耸笨?。

        云孟连忙应了一声,凌莲挑开帘子,他先一步走了进来,云离跟在身后。

        云浅月看着进来的云离,虽然年纪轻轻,但是脚步沉稳,手里拿了一本书,但是全身不见丝毫书卷气。见她看来,不卑不吭地对她一礼,“云离见过浅月小姐!”

        “免礼!”云浅月和缓一笑。

        “小姐,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这云离就是月前咱们府旁支搬进府中那日帮老奴拟墨统计人数的那个。当时您还问起呢,说那张纸是谁提笔写的,老奴当时太忙忘记问他的名字了,后来问了,您又一直不在府中。所以老奴就让他在手下帮忙了?!痹泼隙栽魄吃碌?。

        “哦!我记起了!是有这么一回事儿!”云浅月想了一下,看着云离恍然。

        “就是他!”云孟看着云浅月,“老奴刚刚在外面说的话浅月小姐听到了吧?您觉得云离可不可行?您若是有别的打算的话,就……”

        “孟叔,您是想回家养老?还是想继续留在云王府?”云浅月截住云孟的话。

        云孟老脸一黯,似乎有些心酸,“不瞒小姐,老奴想留在云王府,伺候不了小姐可以伺候老王爷,老奴在云王府待了半辈子,实在舍不得??!”

        “就算您想回家养老我还不乐意呢!”云浅月一笑,对云孟道:“您以后就伺候爷爷吧!爷爷年岁大了,他的暴脾气都是没人聊天解闷养成的。您以后就多陪着他聊天解闷,劳累了半生,就在云王府颐养天年吧!”

        云孟一喜,就要向地上跪去,“多谢小姐!”

        云浅月轻轻抬手,不见碰到云孟的身子,就将他要跪下的身子托起,笑道:“孟叔不必行此大礼,您算是我的长辈,这些年对我照拂有加,我是拿您当长辈看待的。说实话,也许对您比对我父王还要亲上几分?!彼奥?,见云孟眼眶已经湿润,她摆摆手,“您去吧!云离就留在我这里了?!?br />
        “好!”云孟用衣袖抹了抹眼睛,拍拍云离的肩膀,抬步出了房门。

        “坐!”云浅月向对面的椅子一指,对云离道。

        云离点点头,缓缓落座。

        “孟叔哪里是找了个管家?分明就是给我找了个状元!”云浅月目光落在云离手中拿着的书上,笑道:“列国志可不是什么人都会看的。云离,你的理想是什么?”

        云离面色微变,手中的书紧了紧,须臾,他垂下头低声一字一句地道:“出人头地!”

        “怎么个出人头地法?”云浅月挑眉,“金榜登科吗?”

        云离抿唇不语。

        “云王府旁支来到云王府并且住进来到如今大约一个月有余了吧!虽然我这些日子一直未曾过问府中之事,但是从那日由你执笔的墨迹上也是基本了解每个人的情况的。比如你,云离,虽然那日不知道哪个是你,但是你的名字我是早就知道的?!痹魄吃驴醋旁评?,缓缓道。

        云离一怔,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也看着他,笑着道:“云离,年方十九。云王府润字辈嫡出子系,喜好诗书,十岁能文,天圣一百一十四年入乡试,当时就是十岁。一百一十七年入州试,曾写有一篇《轮江山赋》当时甚至流传到了皇上耳中,皇上兴起了想见你的念头,不过因你是云王府旁系,又有孝亲王从旁言你”孺子妄谈,敢言江山?!耙痪浠?,而让皇上打消了念头,并且取缔了你的乡试州试?!?br />
        云离惊异地看着云浅月。

        “很意外吧?我从六年前就知道你?!痹魄吃碌恍?,伸手斟了一杯茶递给云离,“压压惊!”

        云离不伸手去接,惊异地看了云浅月片刻,垂下头,“请浅月小姐赐教!”

        “先做好云王府大总管吧!以小见大。若是云王府内院这一小片天地你都玩不转的话,自然也玩不转列国志和江山赋,只会纸上谈兵而已。放眼天下,比你会看列国志和会写江山赋的人多如牛毛。要想出人头地,不是只会看书就能管用的!”云浅月对云离一笑。

        云离面色有些白。

        云浅月挑眉看着他,“不明白吗?”

        云离忽然站起身,将手中的书卷放在了云浅月的面前,对她恭敬一礼,“浅月小姐说得对,云离愚钝了!”

        云浅月浅浅一笑,笑意真了几分,对外面吩咐,“凌莲,你现在就带云离去一趟孝亲王府。说谢谢孝亲王送给我的那副画,我很喜欢?!?br />
        “是!”凌莲应声。

        “你和凌莲去吧!”云浅月话落,对云离摆摆手。

        三公子点点头,虽然疑惑,但也不再问,转身走了出去。

        云浅月看着云离身影离开,起身站起来,目光看向窗外。天边几朵白云在轻轻飘荡,她想起秦玉凝那一身素雅的白色罗裙,淡淡一笑,笑意微冷。如今孝亲王府和凤老将军府和结了怨,那么再和丞相府结怨的话,这京城就更热闹了。

        不多时,凌莲和云离回来,说孝亲王听到二人那样说,脸色极其不好,什么也没有说,将他们二人打发了之后就急急进了宫。云浅月问云离,“此一行,你看到了什么?”

        云离吐出一个字,“谋!”

        云浅月莞尔一笑,将府中大总管的腰牌挂在了他身上。

        凤老将军离世,正逢皇上五十五寿辰前夕,大悲与大喜相碰,避免冲撞了天子大喜,凤老将军的灵柩自然不能多搁置,只能匆匆埋葬。咽气的第二日皇帝率领文武百官亲自凭吊,凭吊之后便举行了入葬之礼,从咽气到入葬之礼完毕,没用了两天时间。

        云香荷虽然定与了孝亲王府三公子,但因为只是侍妾,又未曾被花轿抬过门,不算是孝亲王府的人,更加之又是因为在孝亲王府门口闹着退婚自杀,所以,她出殡还算是未嫁之身,自然由云王府抬出去。又因为与凤老将军灵柩相撞,和接近皇上寿辰之日,即便凤侍妾是侧妃之礼和云香荷是嫡出小姐之礼,但也是不能大办,在府中悄无声息地搁了两日之后,等凤老将军出葬后便两台棺木草草抬出了府,在云王陵旁边立了两座坟冢。

        即便是将凤侍妾和云香荷草草埋了,但云浅月因为此举居然在京中百姓们心中赚了个好名声。毕竟京中百姓都有耳闻关于凤侍妾和云香荷曾对待云浅月不好的传言,如今她不计前嫌,为庶母庶姐抬高了身份出葬,博得了有情有义的名声。

        当凌莲和伊雪将京中百姓们私下的传言说给云浅月听的时候,她淡淡一笑。名声不名声的她不看重,只不过是觉得人死为大,一切都可以随着死去关于那些过往掩埋了。不过古人最重名声和地位,在她看来不是大事儿,但在这个时代的人们来看就是大事儿。

        凤侍妾和云香荷下葬的第二日,凤老将军府由老妇人亲自派人递了帖子,邀请云浅月过府中看戏。这个时代的古人都有一个风俗,为死人唱曲,以示哀悼。

        云浅月自然明白递帖子的意思,虽然名为看戏,但实则是告诉她凤老将军府感谢她不计前嫌厚葬了凤侍妾和大小姐,也算是间接的承了她一个好,或者更深一步意思是在说凤老将军府记下了这个人情。

        云浅月派凌莲亲自去推脱了帖子,虽然没去看戏,但两方也算是达成了一个认可。

        接下来几日,京中太平无事。

        容景白日里准备使者进京的一切事宜,晚上会来浅月阁用膳,用膳之后便由云浅月教他学习那几种民族语言,天黑下来的时候便离开了浅月阁,并不在浅月阁留宿。

        云浅月白日里便在浅月阁看书,或者看关于红阁和风阁传来的消息,或者什么也不做躺在院子的藤椅上纳凉,养神,日子过得平静舒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