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15章 相依相偎(2)

    第415章 相依相偎(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抿嘴而笑,想着是这样吗?生生世世都是她的,哪怕跑到天涯海角,都会来到我的身边?那么是不是说明多少世他们都是遇见且相爱的。只不过上一世她跑偏了,跑到了另一个世界,却又跑了回来?她没有那些前前世的记忆,若是有的话,是不是也如今日此时此刻这般在他怀里的片段?

        “我以前竟然没发现你有个爱走神的毛??!”容景敲了云浅月脑袋一下,笑道。

        云浅月思绪拉回,也好笑地笑了笑,将身子软绵绵地靠在容景的怀里。这些想法在以前她从来不会去想,果然爱情让女人会变得爱幻想和白痴。不过若是幸福,她心甘情愿。

        窗外的月光射进来,照在二人身上,淡淡月光,深深情意,浣纱格子窗上映出两个人的身影,朦胧如画,竟然是如此和谐。

        西墙的墙头上,夜天逸手里拿着碧玉箫看着浅月阁的窗户,俊逸的容颜似乎被蒙上了一层霜色和雪色,在月色下比月光还白。须臾,他将手中的碧玉箫劈断,一碎两段,翻身下了西墙,回了七皇子府。

        “睡觉吧!”容景向窗外西墙看了一眼,忽然一笑。

        “睡觉?”云浅月扬眉,看了一眼外面,“天色还早呢!再说不等着看戏了?”

        “不看了,能预料到的戏,都不是好戏,过两日会有好戏,我们要养足精神?!比菥八祷凹浔ё旁魄吃抡酒鹕?,向床上走去。

        云浅月想想也是,今夜和明天的戏都已经注定,她想看的是老皇帝一招输棋之后会在他的寿辰上再来什么招。意料不到的,才会让人期待。

        容景将云浅月放在床上,帮她褪去了外衣,又伸手解了自己的锦袍,躺在床上将云浅月娇软的身子搂进怀里,闭上眼睛,轻叹了一声道:“我终于明白那句什么叫做‘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句子了?!?br />
        云浅月红着脸叱了一声,“你怎么就不明白什么叫做色字头上一把刀?”

        容景低笑,“这个需要慢慢明白,如今我没觉得头上有刀?!?br />
        云浅月笑着撇嘴,闭上眼睛,将头枕在他胳膊上,将手臂搭在他身前,困意浓浓地道:“睡吧!”

        “好!”容景应声。

        二人不再说话,帘账内有微亮的月光射进来,两人相偎相依。

        夜半时分,凌莲回到浅月阁,伊雪立即迎了上去,悄声道:“小姐和景世子歇下了?!?br />
        凌莲点点头,低声道:“我带着凤侍妾去了孝亲王府,凤侍妾见到大小姐死了,怒极之下对王爷又打又骂,说都是他害死了他的亲生女儿。说小姐根本就不是他的亲生,看看哪里有半分像王爷的样子。王爷本来愧疚自责正在和孝亲王理论,听到凤侍妾的话之后勃然大怒,打了凤侍妾,凤侍妾伤心之下,起了寻思之心,捡起地上大小姐抹脖子的剑当着王爷和孝亲王的面也抹了脖子?!?br />
        “然后呢?”伊雪低声询问。

        “王爷又是恼恨又是后悔,抱着凤侍妾和大小姐大哭?!绷枇沟蜕舻溃骸拔铱赐跻率腔嵋蛭耸吕凑以勖切〗懵榉??!?br />
        “主子当年怎么会嫁给了这样的男人?”伊雪皱眉。

        “嘘,不要胡说!”凌莲向主屋看了一眼,见主屋没动静,她也低声道:“我也觉得奇怪。云王爷除了有这个王爷的身份外,实在没有一样让人称赞的,胆小怕事,宠妾灭妻。我查了当年的王爷,也没查出任何值得主子当年下嫁云王府的价值,真是想不明白?!?br />
        “有些主子就是和云王府有缘吧!”伊雪低声道。

        凌莲点点头,又压低声音道:“凤老将军醒过来就要去孝亲王府,后来听禀报说凤侍妾也自杀了,他一口气没上来,也闭上了眼睛。如今凤老将军府已经折腾得人仰马翻,孝亲王府同样是,凤老将军绝气的消息报进了宫,惊动了宫里的皇上,我刚刚回来时听说皇上连夜出宫去凤老将军府了?!?br />
        “本来是一件小事儿,如今牵扯大了?!币裂┑?。

        凌莲点点头,“三公子这一招用得极秒,怪不得小姐将风阁交给了他。他就像是算准了大小姐要在孝亲王府门口自杀似的,在大小姐自刎时用气劲将那剑多推了一寸,大小姐假死便变成了真死,谁也发觉不了,什么痕迹也没留下。孝亲王府的所有人都是亲眼看着大小姐是自杀的,跟他半分关系也没有?!?br />
        “小姐用人自然是准的!”伊雪笑着赞服了一句,对凌莲道:“你折腾了一趟也累了,你去睡吧,这里由我守着?!?br />
        凌莲点点头,不再多说,下去睡了。

        二人自认为声音极低,但云浅月此时内功精纯,在凌莲回到浅月阁时就醒了,如今更是将两个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她抬眼看了容景一眼,见他也睁开了眼睛,对他轻声道,“所料不差?!?br />
        “嗯!”容景应了一声,拍拍云浅月的肩膀,“睡吧!”

        云浅月点点头,重新闭上了眼睛。

        第二日天明时分,浅月阁外传来沉重的脚步声,云浅月被脚步声惊醒,知道是云王爷,但闭着眼睛并未睁开,不出片刻,只听伊雪的声音响起,“奴婢给王爷请安!”

        “浅月还在睡着?”云王爷嗓子极哑。

        “回王爷,是的!昨夜小姐听说了大小姐之事心里也难受,毕竟是姐妹一场。刚刚睡下不久?!币裂┱遄米糯氪?,轻声开口。

        云王爷闻言似乎叹息一声,“也是她罪有应得!”

        伊雪一愣。

        “等浅月醒来告诉她,如今凤……侍妾和大小姐的尸体已经抬回府了,让她吩咐人给葬了吧!葬在云王陵旁边,她是侍妾而已,没有资格葬入云王陵?!痹仆跻盗艘痪浠?,向屋里看了一眼,转身走了。

        伊雪看着云王爷的背影,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十多岁,她不由唏嘘。云王爷侍妾如此之多,凤侍妾能在府中呼风唤雨这些年,云香荷一个庶出女儿堪比嫡出女儿的对待,可见云王爷是喜欢凤侍妾和云香荷的。那么主子在他心中又占有什么分量?

        “世间男儿皆薄幸!”凌莲从房间走出来,看着云王爷的声音冷笑了一声。

        伊雪立即伸手捂住她的嘴,伸手指了指房间,警告道:“小心被景世子听到!”

        凌莲缩了缩脖子,立即噤了声。

        云浅月睁开眼睛,好笑地看向窗外。帘幕遮掩,看不到窗外的情形,但也能想象得到凌莲和伊雪此时的神态。她收回视线转头看容景,容景低笑,“你这两个婢女真是有意思?!?br />
        云浅月不置可否,问道:“你今日要去哪里?”

        “去凤老将军府凭吊?!比菥白鹕?,伸手拿过衣服披在身上。

        “多凭吊一份,将我的那份替代了吧!”云浅月想着凤老将军是两朝老臣,如今死了,朝中文武百官都会去凭吊的。容景如今入朝了,自然要去的。

        “好!”容景点头,下了床,穿戴妥当,走到清水盆净面。

        云浅月也下了床,穿戴妥当,走到门口对凌莲道:“去将玉镯和绿枝喊来!”

        “是!”凌莲应声走了下去。

        云浅月也和容景一起梳洗,二人收拾妥当之后,听雪、听雨端来饭菜。用罢饭菜,容景站起身,对云浅月低声道:“今日晚上我不过来了?!?br />
        “嗯?”云浅月挑眉。

        “你睡得纯熟,我却是难以入眠。不如回府,还能睡得着一些?!比菥耙惶?。

        云浅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自然能明白容景的意思,红着脸点头,“好!”

        容景转身出了房门,月牙白的锦袍一角消失在门口。

        云浅月收回视线,低头看着桌面。她不是不想,也不是没准备好,也不是不情动,而是如今的时局让她总觉得不是时候。这里没有避孕措施,若是怀了孩子,那就更不是时候了。至少要安定一些之后,或者她和容景能真正的定下来那一日。她才能放得开。

        “奴婢绿枝,奴婢玉镯,给小姐请安!”绿枝和玉镯来到,站在门口,对云浅月一礼。

        云浅月抬头看向门外,温声吩咐,“凤侍妾和大姐姐的丧事就交由你们二人处理吧!凤侍妾按照侧妃之礼,大小姐嘛,就按照嫡出小姐之礼。厚葬!”

        “小姐,这不合规矩!”玉镯一愣。

        “规矩都是人定了,人死为大。也算是我作为父王的女儿让他安心一些?!痹魄吃碌?。就像是伊雪说的,她和云香荷总归是姐妹一场,没有姐妹的情意,但有姐妹的名分。就冲这名分二字上,她也不能让她一片席子卷了出去。

        “是!奴婢听小姐的!”玉镯应声。

        云浅月摆摆手,二人齐齐走了下去。

        二人刚离开不久,云孟带着一名年轻男子来到浅月阁,云浅月听到脚步声向外看去,只见那名年轻男子大约十**岁,面目俊秀,体格清润,虽然不及她所认识的那几人的尊贵清华,但也算是好的筋骨,令人一见就眼目清新,对其升起好感,她眉梢微微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