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10章 温柔缱绻(2)

    第410章 温柔缱绻(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静静听着,将身体的全部重量都靠在容景身上。

        “我以为是风烬,可是风烬离开,也不是?!比菥八档秸饫?,声音忽然极轻,“你告诉我是前世今生,我虽然不知道世界上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存在,但我真的能够相信和体会。因为这些年我就是这样对你一路体会着走过来的。我不是生气,而是害怕?!?br />
        云浅月抿了抿唇。

        “若是有一种感情,连你自己都不愿意去触及,我又怎么能将他从你心里抹去?活人能争得过死人吗?”容景声音忽然幽幽,“云浅月,我的一颗心满满都是你,所以,我做不到不嫉妒,不害怕。你能不能给我些自信?让我觉得他微不足道?!?br />
        云浅月忽然笑了,推开容景,看着他幽幽的眸光道:“据说谁和谁在一起是讲究缘分的。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能换得今生擦肩而过。你想想你我如今这般亲密,得回眸了多少次?不止千万次吧?我虽然不信佛,不信命,但我相信缘分,从启动凤凰劫那日我就相信上天让我来到这里若是为了一个人的话,那个人一定是你?!?br />
        “这样?为什么不是夜天逸?”容景扬眉。

        “你希望我是为了他?”云浅月笑看着容景。

        容景不说话。

        “夜天逸有没有我都会是夜天逸,会是天圣皇朝的七皇子,会是老皇帝选好的继承人,会是下一任执掌天圣江山的帝王。我不过是他一路而来的点缀而已?!痹魄吃履抗饪聪虼巴?,帘幕飘荡,她眸光清澈,声音清晰,“而你不同,你是我亲手将命从鬼门关夺回来的。从十年前的那一救,到失去记忆心底深处却固执地在地下佛堂给你解除寒毒顽疾拉回生命。你的命与我息息相关??峙抡庖簧蓟嵯⑾⑾喙?。你说,我能不是为了你而来到这个世界?”

        容景忽然笑了,笑言如雪莲绽开,轻轻浅浅,飘雪如画,“你说得对,你是因为我才来到这里的。所以,云浅月,你必须要时时刻刻记住。不要失了初衷,让我成为你的第二个迫不得已?!?br />
        “不会的!”云浅月摇头。迫不得已有一次就够了!容景不是小七,她不会让他成为她迫不得已去交出去送死的那个人。即便倾尽天下,倾她性命,她也不会倾覆了他。

        容景低下头,目光温柔似水地看着云浅月,须臾,他的唇再次落下,温柔缱绻,低低呢喃道:“时间过得为何如此之慢?”

        云浅月偏头躲过,声音不由自主地随着他变低,“为什么这么说?”

        “还没天黑!”容景吐出四个字。

        云浅月红着脸推开他,脸上染上红晕,抬步就向外走去。容景伸手拉住她,她嗔了他一眼,“你不是要吃冰激凌吗?我看到凌莲拿着东西去小厨房了?!?br />
        “那好,我们过去看看!”容景笑了笑,跟着云浅月抬步向外走去。

        二人出了房门,凌莲正从小厨房出来,对云浅月道:“小姐,东西放在小厨房了?赵妈妈在里面准备午膳呢!一个人忙不过来,听雪、听雨在帮她。您要奴婢和伊雪帮忙吗?”

        “不用!他帮我!”云浅月伸手指了指容景。

        凌莲点点头。容景笑着摇摇头,如玉的面色暗色退去,清风拂过他脸庞,白皙如玉。

        二人来到小厨房,赵妈妈、听雪、听雨都停下手给二人请安,云浅月对三人摆摆手,“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理我们?!被奥?,她对容景招呼,“过来洗手!”

        “上次你给风烬做牛排可没用他帮忙!”容景站着不动,提醒云浅月。

        “风烬是风烬,你能和他一样吗?”云浅月挑眉。

        容景笑着走了过来。两个人四双手挤在一个清水盆里。云浅月看着容景,容景也看着她,云浅月抿嘴一笑,拿出娟帕,先给容景擦了擦手,又给自己擦。两人都净了手后,云浅月对容景指派任务,“洗草莓,葡萄?!?br />
        “好!”容景点头,挽起袖子,开始按照云浅月吩咐做。

        云浅月走到锅灶前,拿起一个中型的锅,放人牛奶加热。又将容景洗好的草莓和葡萄分别放在碗中捣成草莓泥和葡萄泥,之后将煮好的牛奶分为两份,分别将草莓和葡萄倒入两份牛奶中。然后按照记忆中做冰激凌的步骤,一步步往下做。

        小厨房里静静,无人说话,赵妈妈和听雪、听雨虽然干着活,但不时好奇地看着云浅月。觉得小姐会得东西真多。

        容景做完云浅月指派的事情便站在她身后看着她,清泉般的眸子闪着某种细微的情绪。须臾,他低声询问,“你怎么会这个?”

        云浅月动作一顿,抿了抿唇道:“我以前出过一个任务,是在一个做冰激凌的店里,就学会了!不过这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辅助,做出来的味道恐怕没有想象中的好?!?br />
        “牛排也是这么学会的?”容景问。

        “嗯!”云浅月点头。

        容景不再说话。

        云浅月做好一切,对赵妈妈询问,“咱们院子里有多少人?”

        “回小姐,算上景世子和守门的小厮十二个人!”赵妈妈立即回话。

        “好,一人一份!”云浅月点头,回头对容景道:“去拿盘子来?!?br />
        容景站在不动,提醒云浅月,“你是给我做的!不是一人一份?!?br />
        “这种东西凉,你的体质偏寒,不能多吃?!痹魄吃潞眯Φ乜醋湃菥?,用胳膊撞了撞他,“快去拿!要一视同仁?!?br />
        容景转身走过去,拿出十二个碟子放成一排。

        云浅月将每个盘子都盛满均匀的分量,之后,她在几人好奇的眼光下,催动真气,丝丝寒气从她手心散出,不出片刻,十二个盘子内的东西凝固。须臾,她放下手,对上赵妈妈等人睁大的眼睛和容景挑眉的神态,拍拍手道:“可以吃了!”

        赵妈妈等人看着那十二个盘子里的东西,很是漂亮。都没上前,而是看着容景。

        容景莞尔一笑,转身出了小厨房。云浅月一怔,看着他,“你不喜欢?不吃就走了?”

        “难道你要我在这里吃吗?端到房里去!”容景不回头,对云浅月道。

        云浅月笑了笑,伸手拿过两个叉子攥在手里,又端上了一个草莓一个葡萄的盘子,对赵妈妈吩咐道:“将这些分下去!”

        “小姐真好!”赵妈妈欢喜地应了一声。

        云浅月走出小厨房,听到里面传来听雪和听雨的欢呼声。她笑着摇摇头,端着东西回到了房间,容景已经坐在桌前坐好。她将两份东西都放在他面前,自己也挨着他身边做了下来。笑看着他。

        “看起来不错!”容景拿起叉子,舀了一块放进口中。

        云浅月看着他,见他轻轻品了品,又伸手舀了一块给给她,用的是他用过的叉子,她脸有些红地张口,入口后清清凉凉,味道比想象的要好,她刚要说话,只听容景笑道:“我竟然不知道你还有做贤妻良母的潜质?!?br />
        云浅月闻言默了一下,看着容景的笑脸,不得不提醒,“我就会做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会做饭,不会做菜。这有做贤妻良母的潜质吗?”

        “有!你要你学,就能会?!比菥坝指约阂艘豢榉湃肟谥?,又自然而然地给云浅月舀了一块,见她吞下,他笑着道。

        “不学!”云浅月摇头。她可不想整日里泡在厨房里。

        “知道一个女人最美是在哪里吗?”容景偏头看着云浅月笑问。

        “别告诉我是在厨房里!”云浅月瞥了他一眼,反问道:“你看赵妈妈美吗?”

        这回轮到容景默了,只见他手中的叉子一颤,脸色有些怪异地摇摇头。

        “女人如花,高居枝头,才能芳香明艳?!痹魄吃戮醯盟斜匾菥跋聪茨?,让他别整日里想着要将她拐进厨房给他下厨。

        “皇后娘娘如今高居枝头!”容景提醒云浅月。

        云浅月再默,片刻道:“反正整日里泡在厨房里的女人不会芳香明艳的!”

        容景忽然轻笑,“云浅月,你以为我家缺少厨娘吗?还不至于要你去做?!?br />
        “那就好!”云浅月松了一口气,看着容景,“那你是什么意思?”

        容景又舀了一块冰激凌放进云浅月嘴里,对上她的视线低低地道:“我的意思是,我想要洞房花烛夜了!”

        云浅月闻言一不小心将一大口冰激凌吞了下去,顿时又是凉又是热,凉到心里,也热到心里,酸酸甜甜。她撇过头红着脸对容景斥了一句,“吃着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

        容景笑而不语,仿佛无事人一般地吃着冰激凌,不忘自己吃一口,喂云浅月一口。在云浅月看不到的地方他嘴角微微勾起。

        房中静静,二人不再说话,空气中弥散温暖的气息。

        不多时凌莲和伊雪端着午膳进了房间,悄悄放下后退了出去。云浅月将筷子递给容景,容景并不伸手去接,对她道:“你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