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08章 纳妾非妻(3)

    第408章 纳妾非妻(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我就不嫁!要嫁你去嫁!”云香荷怒瞪着云浅月,充满愤恨之意,“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怪不得你能答应的如此痛快呢!感情孝亲王府的三公子是那样的人,我才不嫁,死也不嫁。云浅月,你休要觉得自己能对我的婚事做得了主。外公也不会答应的!”

        “云香荷,你别忘了,你姓云,不姓凤?!痹魄吃吕湫σ簧?,对两旁侍卫一摆手,“来人,将大小姐请进府里,没有我的吩咐,从今日起不得出府一步?!?br />
        “是!”有两名侍卫立即上前架住云香荷。

        云香荷顿时对侍卫又踢又打,对云浅月大嚷了起来。

        云浅月不再理会她,翻身下马。有侍卫接过她的马缰,她刚要进府,有几辆马车在云王府大门口停住,其中最前面一个赶车的老者喊道:“浅月小姐请留步!”

        云浅月停住脚步,回身看马车上挂着孝亲王府的牌子,那个出声喊她的老者正是孝亲王府的大管家。她对要拉走云香荷的人一摆手,那二人立即停住,云香荷也停止了叫嚷看着门口,她看着孝亲王府的大总管并未说话。

        “老奴见过浅月小姐!老奴奉我家王爷之命前来给三公子提亲?!贝蠊芗叶栽魄吃鹿Ь吹匾焕?,“这是聘礼?;骨肭吃滦〗闶障??!?br />
        “你家三公子提亲的人是谁?”云浅月挑眉。

        “是云王府的大小姐!”大管家立即道。

        “我不嫁!不是都告诉他了吗?我不嫁,他休想娶我!”云香荷闻言立即叫嚷起来。

        “好,聘礼我收下了!孝亲王府和云王府百年来也不曾有姻亲。如今既然孝亲王和三公子看上了我大姐姐。凤老将军也愿意这个外孙女嫁过去,皇上姑父那日也是乐见其成此事的。我还有什么道理不答应?”云浅月笑着点头。

        “云浅月,我说了我不答应!”云香荷大怒。

        云浅月不理会于她,对温声赶来的云孟吩咐,“孟叔,你接应一下。我先回房了!”

        “好,小姐您回房吧!这里有老奴在?!痹泼系阃?。

        “浅月小姐请留步。老奴还有一言?!毙⑶淄醺拇蠊芗医凶≡魄吃?,见她回身看他,他立即道:“我家王爷说大小姐虽然有才,但怎么来说也是庶女。我家三公子虽然没入族谱,但也是嫡出之子。所以,我家三公子今日来下的聘礼是纳妾,不是娶妻?!?br />
        云香荷本来看见好几车的聘礼还有些动心,如今眼睛忽然睁大,不敢置信地看着孝亲王府大总管。纳妾?早先不是这样说的!

        “三公子很有才华,我一直敬佩?;古麓蠼憬阄怂?,如今看来不用担心了,一个小妾而已,根本就委屈不到他?!痹魄吃滦ψ诺愕阃?,“如此甚好,什么时候一顶花轿将人抬进府里也就成了,到也省了麻烦?!?br />
        “浅月小姐同意?”孝亲王府大总管询问。

        “同意!”云浅月丢下两个字,转身回府。

        今日云香荷出现在这里她就知道凤老将军大约还在病着,根本就没去找德亲王退了婚事儿,今日云香荷才会跟她在这里叫嚷。孝亲王府派人送来了聘礼,不是娶妻,反而是纳妾??蠢醋蛉杖佑Ω檬亲隽耸裁?,才让孝亲王冒着不惜得罪凤老将军而行出此举。而老皇帝才不会理会云香荷是妻还是妾,不过都是要一个两相联姻的结果而已。事情虽然有点儿变化,但不影响什么,三公子既然能让孝亲王转变了态度,想必也是有所谋,她配合就是了!

        “云浅月,不可能!我说了我不同意,死也不同意!”云香荷发疯一般地要挣脱侍卫。

        “大姐姐,你最好别死,你对我还有大用处呢!知道我为什么会答应吗?因为我想嫁入荣王府,有了你和孝亲王府的前车之鉴,我才有理由说四大王府可以联姻。我才能嫁给容景,你就是为我铺路的?!痹魄吃吕吹皆葡愫缮肀?,低头对发疯的她耳语了一句,话落,她得意地挑挑眉,“如今云王府我当家,再也不是你娘当家时候的天下了。凤老将军如今怕是没几日命数了吧!你只能听我的,我让你嫁给谁,你就只能嫁给谁?!?br />
        “你做梦!云浅月你做梦!”云香荷要打云浅月,可是手臂被两个侍卫架着打不着。

        云浅月一番话落,不再看她,向浅月阁走去,懒洋洋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了视线。

        “将大小姐送回去吧!”云孟看了云香荷一眼,对两名侍卫一摆手。

        那二人立即架着云香荷走了下去。

        孝亲王府大管家看着云香荷被架走,虽然被架着,但还不停地又嚷又叫,拳打脚踢。他担忧地对云孟道:“猛大总管,大小姐看来不愿意。这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唉,出不了事情,大小姐日日这般闹腾?!痹泼习诎谑?。

        孝亲王府的大管家不再问,一挥手,车夫和跟着的护卫连忙打开车帘从里面搬彩礼。整整六车的彩礼,可见孝亲王府对此事的重视。

        回到浅月阁,凌莲和伊雪守在门口,见她回来,齐齐一礼,“小姐!”

        云浅月见二人已经换了府内婢女的衣裳,笑着点点头,抬步向屋内走去。

        “小姐,景世子来了,如今在您房间里!”凌莲跟着云浅月走了一步,低声道。

        云浅月脚步一顿,看向屋内。只见房间的窗子开着,帘幕却是遮掩着,有清风吹来,床前的帘幕不?;味?,看不到里面的人影。她抿了抿唇,点点头,“我知道了?!?br />
        凌莲不再说话,和伊雪对看一眼,二人一左一右守住了浅月阁门口。

        云浅月举步来到门口,手心蜷了蜷,缓缓抬手推开了房门。入眼处床前、桌旁、软榻上无人,她看向床榻,只见帘账落下,里面隐隐约约有一抹颈长的身影躺在那里,身上搭着她的被子,月牙白的锦袍露出一片衣角,屋中除了袅袅熏烟外,还有一丝淡淡的如雪似莲的气息。她停住脚步,看着床上的人,的确是容景无疑。

        她看了半响,那人一动不动。她抬步走进房间,房门关上,她缓步走到床前。

        只见容景侧着身子面朝里侧躺着,一张玉颜透着淡淡微暗的颜色,长长的睫毛低垂着,距离的近了,才闻到他轻轻浅浅均匀的呼吸声,看起来是睡得熟了。

        云浅月看着容景又好气又好笑,昨夜弹了一夜的十面埋伏,如今跑到她房里来睡觉了??凑獍隳Q抢戳擞幸换岫?。她想伸手推醒他,看到他微暗的脸色和微黑的眼圈住了手。叹了口气,缓缓坐在了床边。

        房中静静,袅袅香烟和淡淡雪莲香融合在一起,似乎编制成了一张柔软的网。

        云浅月看着容景熟睡的脸,所有烦闷的杂乱的无奈的沾染了灰尘蒙蔽的东西一瞬间烟消云散。想起他昨日弹的长相守,她的心像是忽然被温暖的水洗礼了一般。

        容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无论何种情形何种心绪,只要一看到他,那些都化为灰烬。

        云浅月静静坐了片刻,忽然想起什么,伸手挑开被子,去拉出他的手。刚刚碰到他衣袖,容景的手忽然蜷了一下,躲开了她的手,她一怔,抬头去看他,见他依然闭着眼睛,均匀的呼吸声似乎轻了一分,她轻声问,“你醒着的对不对?”

        容景并未说声,轻浅的呼吸声依旧。

        “给我看看你的手!”云浅月再次去拉他的衣袖。

        容景手再次往里蜷了一下,躲开云浅月的手。

        云浅月看着他皱眉,声音高了些,“容景,我知道你醒着,我说给我看看你的手!”

        容景依然沉默不语,闭着眼睛也不睁开。

        云浅月看着他,忽然怒了,坐着的身子腾地站了起来,恼道:“你不就是想知道他是我的谁,在我心里占有什么位置吗?我这就告诉你,他是……”

        容景背着的身子忽然转过来,伸手捂住了云浅月的嘴。

        云浅月话语说了一半,抬眼看去,只见容景已经睁开眼睛,黑色的眸光正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她与他对视,片刻后,容景摇摇头,声音微哑,“别说了,我不想知道了!”

        云浅月提着的心忽然落在了半空中,就那么悬着,不上不下。

        容景放开手,躺着的身子坐起,将手心摊开在云浅月面前,温声道:“你不是要看吗?给,看吧!”

        云浅月目光落在容景摊开的手心上,只见他双手完好无损,她心顿时一松,对他道:“你还不傻!知道?;ふ馑?!”

        “我知道即便我受伤也没人再心疼?!比菥翱醋潘挠牡氐?。

        云浅月撇开脸,胡说八道!不心疼她至于非要拉着他的手看吗?他明知道还故意不给她看,不过总算学乖了一次,不再自虐了。

        “夜天逸还不值得我弄伤了自己!”容景看着云浅月撇开的脸,嘲讽一笑,笑罢,又盯着云浅月的眼睛,低声道:“云浅月,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的心踏实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