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07章 纳妾非妻(2)

    第407章 纳妾非妻(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夜天逸忽然笑了,看着德亲王,“德王叔,你错了!她心里是有容景没错。但也没有你说的那么无坚不摧?!被奥?,他见德亲王一怔,他眸光闪过一丝晦暗,“她心里啊,始终住着一个人。那个人不是我,也不是容景,而是一个很深的人。在她心里看不见的地方,却是无处不在?!?br />
        德亲王疑惑地看着夜天逸,“七皇子,怎么说?”

        “有时候,最好的武器不是利剑,而是人心。攻心至上?!币固煲莼奥?,不再多说,扯过马缰,翻身上马,对德亲王道:“德王叔,我先进宫了!那些尸体你派人放火烧了吧!”

        “好!”德亲王收起疑惑,点点头。

        夜天逸双腿一夹马腹,打马离开,雪青色锦袍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了视线。

        德亲王看着夜天逸身影消失,想着他的话,片刻后,对身后喊道:“来人!”

        “王爷!”一人飘身而落。

        “七皇子刚刚说的话你可听到了?”德亲王问向身后。

        “听到了!”那人点头。

        “将七皇子的话原封不动一字不差地传给皇上!现在就去!”德亲王吩咐。

        “是!”那人身影隐了下去。

        德亲王待那人退下后,又看了一眼云浅月离开的方向,转身进了刑部。

        云浅月骑马离开刑部这条街道后,笔直的身子忽然一软,软趴趴地趴在白赤凤身上,她的脸紧贴着白马柔顺的皮毛。将脑中所有的事情都摒除干净,什么也不想,只听着街道两旁熙熙攘攘的人声,忽然觉得她的世界其实也可以宁静无比。

        若是有朝一日,这般独自一个人去放荡江湖的话,不知道心里会不会孤寂。

        “浅月小姐?”前方忽然传来一声讶异的惊呼。

        云浅月趴着的头抬起顺着声音看去,只见青裳正站在左侧前方,手里挎了一个篮子,篮子里装着似乎才从山上采来的草药。她裙摆处露着的鞋面上沾了泥土,泥土还湿着,她脸上身上一层青霜和汗渍,显然是才从山上回来。她扯了扯嘴角,笑问,“这是上山采药了?”

        “嗯!”青裳点点头。

        “刚下山吧?赶紧回府吧!”云浅月不欲多说,重新趴在马上。

        “浅月小姐,昨夜世子……”青裳咬了咬唇瓣,看着云浅月,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快回去吧!”云浅月不再看她,白赤凤驮着她继续向前走去。

        青裳站在原地片刻,叹了口气,连忙挎着篮子向荣王府而去。

        云浅月心中清楚,昨日容景是动了心火。十面埋伏对春江花月夜,琴箫相抗,两个人最后应该都是用了内力。他本来身有重伤,可想而知,定然是伤上加伤。不过这回的事情不同以往。小七是她心里永远的秘密,让她重新的回忆一遍,她即便回忆得出,也说不出来。前世算起来都是心伤。她来到这个世界十五年都没能忘记,即便再来个十五年又能如何?对于小七,对于容景,若是非要在她心里分个高下的话。她又如何能分得清?

        但她心中清楚一点,小七已经是过去。不过是埋在她心底连自己也无关的过去而已。容景是现在,是她想要珍惜想要好好爱的人。但即便再爱,她也拿不出心底那一部分无关自己的心和已经根深蒂固的记忆。

        容景要的是她整个的心,可是她给不了,即便如今跑过去指天发誓说我爱你又能如何?不过是徒增笑话而已。她不想成为那个笑话,所以不去。

        “月姐姐?”白赤凤与一辆马车错身而过,车帘掀起,传出一声熟悉的声音。

        云浅月趴着的身子再次直起,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辆华丽的马车内坐着秦玉凝。此时她正探出半个身子笑看着她,“我还以为看错了,原来真是月姐姐。月姐姐这是要回府?”

        “嗯!”云浅月点头。见秦玉凝依然如往常一般,温婉端庄,若不是亲眼所见,她看着面前的人怎么也不相信那个目光凌厉,武功高深,十分警醒的女人是她??蠢凑庑┠瓴坏弊暗暮?,秦玉凝伪装的同样好。

        “月姐姐你今日有别的事情吗?若是没有的话,和妹妹去仙衣坊如何?”秦玉凝询问。

        “你不是在宫里伺候太妃吗?去那里做什么?”云浅月看着她,懒洋洋不感兴趣地问。

        “皇上五十五大寿,太妃娘娘命我绣一幅百寿图,我已经选好了样子,可是宫里没有我想要的绸料,所以打算去仙衣坊看看。仙衣坊汇聚了天下最好的绸缎?!鼻赜衲醋旁魄吃?,“再说我也想做两件衣裳,月姐姐你不需要做新衣吗?”

        云浅月想起容景给她做的那十几套衣服,一年也够穿了,她自然不需要做的。她摇摇头,“我穿什么都行,无所谓,不用做新的?!?br />
        “你给皇上准备寿礼了吗?”秦玉凝又问。

        “没有!”云浅月摇摇头。

        “今日早上我听太妃说这些日子京城接连出事儿,气氛压抑,人心不安?;噬舷虢栉迨宕笫偃镁┏欠潘梢幌?。昨日晚上和皇后商议,说在宴席上除了让染小王爷和风公子比武祝贺外,还要加一个大彩绸,就是让京中所有的小姐都要献艺拜贺。献艺最好的那个人皇上有重赏呢!”秦玉凝像是和云浅月闲话家常一般,“月姐姐,你可要准备准备,以往每次你都偷懒,我觉得皇上今年是不会让你偷懒的?!?br />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笑道:“多才多艺的人多了,不差我一个。我偷不偷懒也没什么。没准皇上姑父看不见我才心不烦呢!免得我给他搅了好好的寿辰?!?br />
        “月姐姐哪里话?皇上最是喜欢月姐姐!今早皇上去给太妃请安,提到了月姐姐。说这个小丫头越来越讨喜了。在他看来,京中这些小姐们没一个有你胆子大的不说,还没有一个有你这么能让人气也不是,恼也不是,他拿你没辙的?!鼻赜衲谧於?,“所以呀,可想而知,月姐姐,你是躲不过的?!?br />
        “躲不过就躲不过,我不过是添个点缀而已。你到时候好好表现就行了。到时候有各国使者还有藩王朝贺,万万不要丢了皇上姑父的面子就行?!痹魄吃碌恍?,对秦玉凝摆摆手,“秦妹妹自己去仙衣坊吧!我就不去了?!?br />
        话落,她重新趴回马背上。衣袖摆动间露出画卷一角。

        秦玉凝看到她袖中的画卷面色一变,“月姐姐,你袖中露出的是什么东西?”

        云浅月心里冷笑一声,趴着的身子稍微起来一些,看了袖子一眼,无所谓地道:“哦,是一幅画?!?br />
        “什么画呀?月姐姐居然放在袖中随身带着?”秦玉凝定下心神,脸上的笑意少了些。

        “我还没看呢!是刚刚在拐角处碰到孝亲王,他给我的。说为了答谢我用一颗大还丹救了冷邵卓。他没有别的,就用这个报答了,说我会很感兴趣的?!痹魄吃挛蘧虿傻厮低暌痪浠?,不再看秦玉凝,拍了一下马身子,继续向前走去。

        “月姐姐请留步!”秦玉凝忽然伸手拽住了马缰。

        “嗯?”云浅月偏头看着她。

        “月姐姐,我见你面色不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秦玉凝看着云浅月。

        “嗯,有一些?!痹魄吃碌阃?。

        “你和景世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误会?”秦玉凝语气似乎小心翼翼。

        “我觉得吧!爱情也就那么回事儿!不必当真。只要你当真了,就是个傻瓜。如今的我嘛,就是这样的!”云浅月吐出一句话,面带嘲讽,“他是景世子不是?我这样的女人高攀不上!”

        秦玉凝一怔,似乎没想到云浅月这样说,紧攥着马缰的手忽然一松。

        云浅月不再说话,重新趴回马背上,白赤凤驮着她再无任何阻拦地向云王府而去。

        秦玉凝看着一人一马走远,收回视线,美眸闪过一丝精光和亮光。须臾,她放下帘幕,对车夫吩咐一声,马车继续向仙衣坊而去。

        白赤凤无人指路,却是一路无差地回到了云王府?;姑焕吹酱竺趴?,云浅月只听到一声怒喝,“云浅月,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云浅月坐直身子,见云香荷一脸怒气地站在大门口正看着她,她挑了挑眉,“我安的什么心?我似乎这两日没招惹你吧?”

        “云浅月,你不要脸。你将我外公气得如今还卧床不起?!痹葡愫捎峙铝艘簧?。

        “原来就是为了这个?”云浅月笑了一声,看着云香荷,“大姐姐,你看看你如今的样子,孝亲王府的三公子若是见你如此模样,估计不会再想娶你的。你还是回房去照照镜子,好好收拾一番再出门见人吧!”

        云香荷闻言面色一变,“我才不要嫁给他?!?br />
        云浅月忽然沉下脸,“大姐姐,你当婚姻是儿戏吗?说嫁就嫁,说不嫁就不嫁?由得了你?”话落,她冷冷地道:“不嫁也得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