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96章 紫竹图画(1)

    第396章 紫竹图画(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夜天倾面色一白,身子顿时后退了一步。

        云浅月不再说话,慢慢地品着茶。她不急,无论是叶倩,还是夜天倾,她都没她们急。叶倩急着想拿了万咒之王赶回南疆孝敬卧病在床的父王,而夜天倾急着想取消老皇帝对他的紧闭,想赶紧出府排除万难保住太子之位,他清楚地知道如今情形对他十分不利。若是真被关在太子府连老皇帝寿辰都不能参加的话,那么各国使者都知道太子殿下失利,朝中文武百官风向一转,那些拥护他的人都不再拥护他,那么他就真的没机会了。

        “云浅月,你到底想做什么?”夜天倾不愧是坐了二十年的太子,片刻胆寒之后,定下心神死死地看着云浅月。

        “如今当务之急是不让皇上知道你私自出府而跑来了我这里,即便我现在放你离去,但你也不敢光明正大回府,只能悄然回府。而你的武功怕是躲不过皇室隐卫的耳目,一旦他们发现你私自出府又回府,定然会禀告皇上。那么皇上此时因为清婉公主之死大怒之时,你想想你会有好果子吃?”云浅月茶杯在手中转圈,茶杯里的茶水里一圈圈旋转,碧绿的颜色,尤为清新,她淡淡道:“我们交换一个条件。我送你安全回府,你告诉我一件事情?!?br />
        “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你是否想要知道我身上为何有紫草?”夜天倾一语见地。

        “是!”云浅月承认不讳。叶倩给她送来这么好的机会,她不会不利用。

        夜天倾眯起眼睛,“你休想!”

        “好!你不说也没关系!那么我们就将皇上姑父再请来一趟吧!”云浅月话落,对外面喊,“来人,去拦住皇上,就说……”

        “浅月小姐,皇上听闻太子府有人禀告说太子殿下失踪,如今带着人前去太子府了!世子也跟着去了,让属下来禀告您一声?!毕腋枭碛昂鋈黄砺湓诖巴?,对屋内急声道。

        “嗯!我知道了!”云浅月看了窗外一眼点点头。容景不愧是容景,居然知道屋内的人不是云暮寒,也不是陌生人,而是夜天倾。她心中瞬间大安。

        弦歌立即退了下去。

        夜天倾已经脸色惨白,立即抬步就向外走去。云浅月并不说话,只是看着他,见他走到门口又猛地停住脚步,对云浅月咬了咬牙道:“我怎么能相信这不是你和容景联合使用的诡计?”

        “皇上派夜轻染带五千御林军前来云王府拿我哥哥,我抗旨不尊,保下了我哥哥?;乩粗缶图腋绺绫涑闪四?。那两个面具就是证据,有人给你易了我哥哥的容貌?!痹魄吃禄夯航馐?,“当然,你若是不相信现在就可以离开,也可以等在这里??纯吹然噬显谔痈也坏侥闳撬巡?,或者背后那真算计你的人禀告你在云王府。那么是你这个太子无事,还是云王府和我无事。你自己可以掂量一下试试。你若是敢赌,我就敢陪着你赌?!?br />
        夜天倾袖中的拳头攥紧,看着云浅月一脸淡然无所谓的神情,她是不在乎,但是他在乎。他自然不敢拿他的太子之位来赌。咬牙道:“紫草我也不知道是谁染在我身上的,但可以告诉你那日火烧望春楼有几人靠近我身?!?br />
        “嗯?”云浅月挑眉。

        “父皇、明妃、秦玉凝、还有你的父王云王爷?!币固烨愕?。

        云浅月心思一动,老皇帝和秦玉凝她有猜测到,但是明妃和他的父王云王爷倒是未曾猜测到。明妃……她压下心中想法,不动声色地挑眉,“你这就算是答案?有等于无。这个条件不算!”

        “云浅月,你不能欺人太甚!”夜天倾勃然大怒。

        “夜天倾,如今只有我能救你,你确定你还要在这里浪费时间和我讲条件吗?”云浅月挑眉,“你这个答案模棱两可,我知道和不知道没什么两样,听不听也罢。但是你的太子之位若是耽搁了时间,可就不一定能保得住了?!?br />
        夜天倾额头青筋跳了跳,“再说你的条件!”

        “灵台寺那日的事情,我要听真相?!痹魄吃孪胱徘逋窆鞅凰绷?,如今知道真相的人也只有夜天倾是一个突破口了。

        “什么真相?”夜天倾问。

        “比如我如何中了催情引,比如我为何掉入了灵台寺地下佛堂的暗道,再比如清婉公主和我哥哥为何同时中了催情引。只要这三点就可以?!痹魄吃碌?。

        夜天倾深吸了一口气,冷笑道:“月妹妹,你确定你要知道真相?”

        “自然!”云浅月点头。

        “我也想知道那日的事情真相!”夜天倾看着云浅月,冷厉地道:“我只能告诉你,若是想知道那日的真相,你就需要好好问问你的贴身婢女彩莲了!我为何会那么巧?消息可是她给我的?!?br />
        “彩莲?”云浅月扬眉。

        “否则你以为是谁?”夜天倾冷哼一声。

        “那日我从容景的房间回到房后和彩莲一直在一起?!痹魄吃驴醋乓固煲?,“去祈福也是临时决定,她一直在我身边,如何给你传递了信息?”

        “我就知道那日你一直在容景的房间!”夜天倾脸色阴沉,“我那日去找你,被你的婢女挡在门外,她说小姐一直不出房门,明日就要回灵台寺了,还未曾去南山祈福树下祈福,今日说什么也要让小姐去?!被奥?,夜天倾冷笑一声,“你说我能不知道你去了南山?”

        云浅月想着那日彩莲一听说她要回府,便央求她去祈福,她不动声色地看着夜天倾,“那日即便彩莲让我去了祈福树下,但你又怎知我中了催情引?”

        “月妹妹,催情引也不是什么秘密的药物,我也上了祈福树,祈福树上有情花粉,情花粉是催动催情引的最好花粉,我如何能不知?即便我这个太子做得窝囊,但你也未免将我看得太废物了!”夜天倾冷哼一声,“况且你面色潮红,我察觉出你不对,灵台寺暗器机关开启的那一刻要救你,后来容景却将我打上来救了你。我就知道容景对你已经超乎寻常?!?br />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你最好保证你说的都是真的!”

        “信不信由你!”夜天倾脸色阴沉。

        “秦玉凝真是非同一般??!”云浅月放下茶盏,轻吐了一句话,忽然轻笑一声,缓缓站起身,走向夜天倾,夜天倾阴沉的脸色忽然闪过某种情绪,她伸手扣住他手腕,“我送你回去!”

        话落,云浅月带着夜天倾足尖轻点,如一缕青烟,飘身出了云王府向太子府而去。

        “十年伪装,想不到我居然眼拙至此,月妹妹的轻功比景世子怕是差不了多少?!币固烨闫房醋旁魄吃?,凤目冷嘲道:“我如今到想知道了,当年你到底是为了七弟还是为了景世子才伪装的!或者谁都不为了,你根本就不想嫁入皇室?!?br />
        云浅月沉默不语,当没听见。

        “不过如今父皇大约知道你是伪装的了吧?恐怕不会让你轻易脱离皇室的掌控?!币固烨愣⒆旁魄吃碌牟嗔?。见她依然不语,继续道:“那么若是有朝一日你发现你爱的不是景世子,而是七弟的话,你当该如何?”

        “不可能!”云浅月吐出三个字,坚决果决。

        “若是有朝一日景世子倾覆了这天下,你如何选择?还和如今一样?”夜天倾又问。

        云浅月脚步一顿,冷冷地警告,“夜天倾,你的话太多了!”

        “月妹妹,你可以好好想想,若是有朝一日景世子倾覆了这天下,你想想你会如何?你还爱他?像如今这样?你所说的一人之重,全天下人之轻?”夜天倾无视云浅月的警告。

        “别忘了你是太子!如今这个江山是你夜氏的。若是被皇上姑父听到这句话,你如今就能断头?!痹魄吃略俅尉?。

        “我这个太子我心中清楚能做几日也就是几日而已。那九五之尊的宝座,不会是我的?!币固烨阌锲话?,有些森然,“我斗不过七弟,我心中有几斤几两自己清楚。这些年他只身在北疆我都未能将他杀了,如今他回了京城,我又能奈何得了他?”

        云浅月脚步再次一顿,看着夜天倾,“既然斗不过,那你为何还要急急赶回太子府保住你的太子之位?”

        “我自从出生就是太子!如何有拱手相让的道理?即便在父皇眼里我无能,不够执掌这天圣江山,但我也不能就这样什么也不做的让父皇废了我?!币固烨阋醭恋氐溃骸八胍狭宋艺飧鎏?,轻易地给七弟,也没那么容易?!?br />
        云浅月偏过头,不再说话。她一直认为夜天倾愚蠢,原来竟然也不是那么愚蠢。

        夜天倾也不再说话,偏头看着云浅月,一个侧脸,就让他心思微动,须臾,他移开视线,冷笑一声,“七弟和景世子真是好福气!若是十年前即便你对我大哭大闹,我也不那么厌恶你,你是否会喜欢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