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94章 最大赢家(2)

    第394章 最大赢家(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那女子惊异地看着云浅月,有些不敢置信她能猜出她的身份。

        “叶公主,这个小丫头和你从小一起长大吧?难道你真忍心看着她死而不出来?”云浅月看向屋内,目光定在房梁上。

        老皇帝和众人都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屋内房梁。只见房梁上空空如也,并无一人。老皇帝皱眉,转头看向云浅月,“月丫头,屋里只有云世子一人,哪里有什么人?”

        “父皇,屋内确实有人,你忘了南疆有一门藏身隐术了吗?能对面看不到人。想必叶公主已经习成了南疆的藏身隐术?!币固煲莼夯嚎?,目光转向容景,“景世子功力高深,想必早有所觉?!?br />
        容景淡淡一笑,并未言语。

        老皇帝重新看向里面的房梁,老眼依然有些疑惑。

        “呵呵,果然瞒不住云浅月!”房梁上忽然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笑声未落,从房梁上飘身落下来一人,正是叶倩。

        云浅月见她出来,缓缓松开了紧攥着那婢女下巴的手,对老皇帝笑道:“皇上姑父,如今叶公主出来了,您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她,我相信叶公主明白的很?!?br />
        “叶公主,你这是……”老皇帝看着叶倩,又看了一眼云浅月、容景、夜天逸、夜轻染等人,忽然感觉自己老了。若是年轻之时,他也是有这种敏感的,即便武功不高深,但凭感觉,他也不会发现不了屋中还有一人的。南疆的隐身术再厉害,也不能真正将人的影子隐没了。

        “这有什么好说的!我不过是和云浅月开了个玩笑而已?!币顿恍ψ抛叱雒?,看向老皇帝道:“我来的时候正赶上皇上您派夜轻染和五千御林军前来拿人。我见云浅月居然敢公然抗旨,就想帮她一把,毕竟夜轻染真狠啊,居然能对云浅月下手,我还真没料到。如今见皇上亲自来了,我想着今日之事大约不用我帮忙了,所以就将云世子又送了回来?!?br />
        “是这样?”老皇帝老眼深邃地看着叶倩。

        “自然是这样!否则还能如何?我若是真要带走了云世子,哪里还会给他送回来?再说我喜欢的人可是夜轻染。要云世子做什么?”叶倩点头。

        老皇帝看了叶倩片刻,见她笑容嫣嫣,点点头,威严道:“原来是叶公主开的玩笑,想要帮月丫头的忙。你当时就没想到你帮她的忙就是在和朕作对?”

        “皇上是圣主明君,这不过是小小的玩笑而已,我自然不会和您作对?!币顿绘倘灰恍?,“况且如今云浅月奉旨彻查您吩咐的事情,云世子以后在府中养伤,您只是吩咐夜轻染来府中押人,也并未下圣旨卷宗不是?她不算违抗圣旨,我自然就更不算和你作对了?!?br />
        “朕今日才知道月丫头和叶公主都有一张利嘴!死人都能被你们说活了!”老皇帝闻言忽然大笑,摆摆手,“罢了,今日之事朕就不追究了!”

        “多谢天圣吾皇!”叶倩笑着一礼。

        云浅月淡淡而笑,并未道谢。今日之事定然不这么简单,任谁都心中清楚明白。老皇帝派五千御林军,夜轻染佯装无情,叶倩用她的贴身婢女换了淋儿带走云暮寒又送回来。这等等事情,看似没关联,又有关联,看似有关联,可又不相关。

        “不必谢了!还有不足十日就是朕的寿辰,据说叶公主的南疆舞跳得不错。到时候给朕舞一曲,让朕和众位臣卿都欣赏一番?!崩匣实劭醋乓顿?,面色和缓。

        “天圣吾皇要欣赏,叶倩自然不会让吾皇失望?!币顿恍ψ糯鹩?。

        老皇帝点点头,看向容景,“景世子,各国使者如今已经在路上,这几日就进京。军机大营的视察之事先暂且押后吧!使者进京全权由你辛苦接待。有你出马,朕才放心?!?br />
        “景遵旨,皇上放心!”容景淡淡点头。

        “染小子,西山军机大营之事暂且由天煜代管,从即日起,你就负责京城安全,一定要给朕严加防守,不准出现刺杀之事和丝毫差错?!崩匣实劭聪蛞骨崛?,沉声道:“朕将御林军和京城十万兵马都听候你全权调遣?!?br />
        “是,皇伯伯!”夜轻染躬身领旨。

        “云王兄,你生了个好女儿??!这个小丫头虽然让人头疼,但朕一直舍不得真治罪于她?!崩匣实劭聪蛟仆跻?,“她今日都敢将违抗圣旨的事儿做出来,你说明日她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老臣惶恐!浅月太过顽劣……”云老王爷已经汗打衣襟,如今闻言更是冷汗直冒。

        “不过她能做出这些真也不觉得奇怪。她虽然不像当年的云王妃温婉,但是骨子里啊,朕其实是知道的,她最像云王妃。云王妃也就在这云王府里温婉一些而已。出了这云王府,可就不是她了?!崩匣实刍奥?,意味幽深地看了云王府一眼,“云王兄,你说朕说的可是事实?”

        云老王爷似乎不知如何开口,有些无措。

        老皇帝笑了一声,不再看云王爷,看向云浅月,“月丫头,朕听说今日孝亲王府三公子过来接云王府的大小姐出外赏花了,你答应了?”

        “虽然我不喜欢孝亲王府。但未若是郎有情,妾有意。我自然愿意成全好事?!痹魄吃露倭硕?,意有所指,“但毁人姻缘的事情可是要遭天打雷劈的,我可不愿意遭天打雷劈?!?br />
        夜天逸面色微微一变。

        容景嘴角似乎微微勾了一勾。

        老皇帝面色的笑意一僵,板起脸道:“你这个臭丫头,早晚有朝一日让你吃些苦头,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做话不能乱说,事儿不能乱做。惩治一番你,让你再不敢天不怕地不怕,无法无天了?!被奥?,他扫了众人一眼,对夜轻染道:“染小子,将御林军撤了吧!”

        “皇伯伯,您就这样放过云浅月了?”夜轻染不满地道:“她将我都伤了?险些在湖里掐死我,难道就这么算了不成?”

        “染小王爷,你和月儿比武败了而已。不过是些小伤,过两日就好。我看就算了吧!”夜天逸看向夜轻染。

        夜轻染冷哼一声。

        “是啊,染小子,月丫头和你这个小魔王一样,就是一个混丫头而已。今日之事就算了!若是再有下次,朕定不饶她?!崩匣实刍奥?,对文莱道:“摆驾!回宫!”

        “摆驾!回宫!”文莱高喊一声。

        “恭送皇上!”众人齐齐躬身。

        老皇帝抬步出了西枫苑,文莱和仪仗队紧随其后,云王爷连忙送了出去。

        老皇帝离开后,夜轻染对云浅月冷哼一声,“云浅月,告诉你,今日之事本小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你以后要留意了,最好别再惹怒皇伯伯,否则我定要你好看!”

        “手下败将而已!”云浅月不买账。

        夜轻染闻言勃然大怒,刚要出手,夜天逸出手拦住了夜轻染,对他提醒,“父皇说让你带着御林军撤了!我记得父皇对你下旨的时候说是五百御林军,你却向父皇请旨说成五千。如今这五千御林军影响可是不好?;共涣⒓闯妨??难道你还要留他们在云王府过夜不成?”

        夜轻染哼了一声,撤回手,狠狠挖了云浅月一眼,大踏步向外走去。随着他离开,包围云王府的五千御林军全部由潮水一般退去。

        五千御林军退去后,云王府外围紧张肃杀的空气顿时一轻。

        “今日这事情是怎么回事儿?你说夜轻染请旨带五千人前来的?”云浅月看向夜天逸。

        “嗯!我回宫之后,父皇见到清婉如此,雷霆大怒,派御林军赵统领带领五百人前来拿人,当时德亲王叔和夜轻染也在。夜轻染说五百御林军对于云王府来说不够威慑,若是你抗旨不尊,五百御林军和赵统领奈何不了,他亲自请旨前来。父皇准了!”

        云浅月点点头,嘲笑道:“我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夜轻染了!”话落,她看向一旁的叶倩,“还有叶公主,我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你!”

        “得罪?”叶倩一笑,“云浅月,我是在帮你好不好?”

        “是吗?”云浅月挑眉。

        “当然是!”叶倩见云浅月盯着她的眼睛,她撇开眼,打了个哈欠,一把扯起地上她的贴身婢女,“走了!”话落,她足尖轻点,准备飞身离去。

        云浅月出手拦住她,“叶公主救这么走了?总也要我知道我哥哥的婢女淋儿在哪里?若是她没命了,你这个小婢女还是要留在这里侍候我哥哥的!”

        “那个小婢女在你房间躺着睡觉呢!”叶倩甩开云浅月。

        云浅月同时放开手,看着叶倩消失的方向,眸光微闪,再未拦阻。

        “月儿,父皇让你我彻查此事,我看今日就开始吧!当务之急自然是……”夜天逸见叶倩离开后,看了一眼容景,对云浅月开口,他话语刚说了一半,听到有人去而复返,他立即转过头去,见是文莱,问道:“文公公,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