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78章 爱比海深(2)

    第378章 爱比海深(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小姐?”云孟一惊。

        “没事儿,就这样说!皇上若是派人找来,我有办法应对,不派人来正好?!痹魄吃掳诎谑?。老皇帝喊上孝亲王和德亲王,还有和凤老将军府有姻亲关系的文将军,这还是要促成两府联姻了?在三公子明日不出现邀请云香荷出去游玩之前,这件事情说什么也不能定下来。只要她不在场,她的爷爷和父王就可以她身上推,这件事情只要不敲定,三公子就有办法让云香荷这边拼死不嫁。

        “是,老奴这就去回话!”云孟转头匆匆离开了浅月阁。

        云浅月回到房间让彩莲将桌子上的剩菜残羹都收拾下去,看了一眼天色,问道:“风公子是不是放在这里一个包裹?”

        “呀,是呢!小姐要不说奴婢都忘了告诉您了!风公子刚一进府就来了这里,将包裹给奴婢之后才去了老王爷那里?!辈柿Ψ畔率种械幕罴?,打开柜子,拿出一个包裹递给云浅月道:“小姐,风公子离开忘了拿包裹了!”

        “没事儿!就几件衣服而已,他以后再来也穿得着,先放这里吧!”云浅月拿过包裹掂了掂,对采莲摆摆手,“你去忙吧!谁来就说我不在,你们也就当我不在房中就好!”

        采莲点点头,关上房门退了出去。

        云浅月拉上帘幕,将包裹放在桌案上打开,里面除了有风烬的几件衣服外还有两个草皮本子,草皮的本子是用特制的东西粘封的,如今完好,显然未曾被人打开,她将两个草皮本子拿出,将包裹裹好又放回柜里,拿着两个草皮本子走到软榻上坐下打开。

        风阁这两个月发生的事情一笔笔被风烬记录得清清楚楚,天圣、南疆、南梁、北疆、西延,以及各地藩王的动态都有清楚的记录,包括夜轻染什么时候回京的,叶倩什么时候进京的,南凌睿什么时候进京的,身边都跟了谁,以及容景出府等等。其中有两则消息让她眯起了眼睛。

        一则消息是南疆王病重;一则消息是太子侧妃两个月前死在太子府内院。

        云浅月看着那两则消息,如今天下并未传扬南疆王病重的传言,而从叶倩脸上也没看出丝毫南疆王病重的表现,但她从来不怀疑风阁的能力,看来是南疆王对外封锁了消息。另外她两个月前在爷爷的院子里惩治了风侧妃,太子侧妃因为她和夜轻染联手说了两句话被夜天倾赶出了云王府回府闭门思过,后来一直在府中思过,据说因为那日之事被夜天倾打入了冷宫,她再未曾见到太子侧妃,没想到却是已死,但也并未传出丝毫消息,这么说应该是夜天倾秘密封锁了消息。太子府的事情他再管不了的话,这个太子也就做得太废物了!夜天倾不是傻子。

        两个月前正是夜天倾去过望春楼,三公子因他中了紫草之毒,而凤侧妃是近身夜天倾之人,若她也染上了紫草,那么她不比三公子,没有武功抵抗,因此而死也对得上号。

        这么说可以肯定三公子说得是事实,而且他从来没让人近身那日只接近过夜天倾一人,这两件事情加在一起,可以肯定就是夜天倾那日身上染了紫草了。大约应该是在他也不知道的情况下染上的,否则他知道的话不会让太子侧妃碰了他,也沾了紫草,毕竟太子侧妃是凤老将军唯一的孙女,凤老将军府是他的仰仗,死了太子侧妃对他没丝毫好处。

        谁能让夜天倾不知不觉染了紫草呢?不是杀他,而是专门为了杀娇娇?或者是除了娇娇外要杀她不知道的那个人?夜天倾身为太子,这些年来一直小心翼翼,虽然不比容景不让人近身三尺之距,但也不是谁都能近身的。他身边伺候的人毕定是千挑万挑,百般排查死忠于他才敢用,对他下毒的几率少之又少,那么除了他身边伺候的人外,又能有谁能近他身?并且在他身上下毒?

        云浅月合上两个本子,唇瓣紧紧抿起,夜天倾如今在太子府闭门思过,他做了这么多年太子,又听到了夜天逸和她那一番话,会甘心让出太子之位?答案自然是不可能!所以,夜天倾一定不会乖乖地在太子府闭门思过,那么她是不是可以去一趟太子府?但若是她不拿出代价来,夜天倾恐怕即便知道是谁对他下了紫草之毒也不会说。

        夜天倾想要的代价是什么?他汲汲营营,无非是为了那一把至尊宝座。而如今与他有能力夺那把椅子的人只要夜天逸和夜天煜,但夜天煜只有朝中布置了些根基以及母族陈老将军的支持外和夜天逸这个太子势均力敌差不多,但若是和夜天逸的心计智谋手段以及整个北疆的支持来比,就显得小巫见大巫了,而夜天逸又有老皇帝的支持,所以,能夜天倾夺了太子之位的,无疑只有夜天逸。她若想知道紫草之毒,夜天倾大约会要求她用对抗夜天逸或者从她口中了解夜天逸这些年的作为来作为代价。

        想到夜天逸,云浅月立即打消了念头。夜天逸如今即便对她不好,对她执着不死心,让她烦闷困扰,但他也是夜天逸,也是她曾经倾心帮助的人。她不可能卖了他去帮助夜天倾,更不会为了一个紫草就和夜天倾合作。

        想到此,她将两个本子收起,这事情还是急不得,如今有了夜天倾这一条线索,就不难找出眉目,不过是早晚而已。而当务之急的则是南疆王。南疆王病重容景知道不知道?若是知道的话,那么他手中如今拿了万咒之王就不是想和南疆王谈条件,而是想和叶倩谈条件了。南疆王病重,叶倩如何能不知道?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不再想下去起身走到床前,踢了鞋子,将自己仍在床上,扯过被子盖上,闭上了眼睛。这两日一直没睡觉,如今云孟去回话这么久没再回来,大约老皇帝没有恼怒不追究此事了。她刚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想,不出片刻就睡了过去。

        浅月阁伺候的人大约都知道云浅月在睡觉,做事情都轻手轻脚,不弄出动静。

        云浅月睡得香甜。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西墙忽然传来箫声,箫声透过窗子传进云浅月的耳里。

        云浅月闭着眼睛睁开,屋中黑漆漆一片,她转过身看向窗前,只见窗外有微淡的月光射进来,箫声轻而浅,声线似乎被人用内力控制,只传入浅月阁。她抿了抿唇,重新闭上眼睛。箫声她自然极为熟悉,五年前的每夜夜天逸都会吹一曲,那时候她觉得看着星星,喝着酒,聊着天,每晚再听他吹箫一曲是人生快事??墒鞘獠恢谐蝗照庵秩松焓禄岢良旁谒牡?,成为她的负担。

        一曲箫声落,西墙再没传来声音,云浅月继续睡去。

        第二日天明时分,云浅月再次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天色,推开被子起身下床,随着恢复记忆,她早起的习惯也跟着恢复了。走到脸盆前净面,坐在镜前梳妆,之后重新走回床前盘膝坐好,开始练功。

        启动真气在全身游走一周天后,云浅月放下手,如今凤凰劫被解开,她可以修习凤凰真经最后一重功法了。这两个月虽然失忆,未曾修炼,但因为容景的天山雪莲,将五年前雪山老人输到她身体的那一半功力帮助她融合了,如今又有解开凤凰劫那日老道和普善大师二人渡进她体内的真气,还有她每日练习的太极拳还是起了些作用。如今的功力虽然不能和容景未折损一半功力时的功力相抗衡,但一般人也是奈何不了她的。

        云浅月再次下了床,打开房门,吩咐彩莲端来早膳。

        彩莲讶异云浅月今日居然起得如此早,而且自己梳妆好了。她立即将早膳端来,没等云浅月问她就禀告道:“昨日孟叔去前厅按小姐的原话禀告了皇上,皇上说风公子果然有云王妃的作风,不喜拘束,走了也罢?!?br />
        “嗯!”云浅月点点头。

        “昨日德亲王在宴席上向老王爷给咱们的大小姐和孝亲王府三公子做媒了。老王爷和王爷都说虽为祖父和父亲,但府中家事儿早已经归小姐您管,包括府中几位小姐的婚事儿,以及府中那些云王府的旁支公子小姐的婚事儿?!辈柿值?。

        “嗯!”云浅月点头。

        “德亲王说这事情只要老王爷和王爷同意,小姐您即便掌家还能越得过祖父和父王去?老王爷说您可不比别人,早就撂下狠话了,说不掌家是不掌家,只要掌家,全都要听您的。他和王爷答应过您,府中所有事情都您做主。若是干涉的话,那就是说话不算话了?!辈柿值?。

        “嗯!”云浅月再次点头。

        “老王爷的话将德亲王说得没了词,孝亲王也没了言语?;噬纤荡耸虏患?,容后再议。说您脾气犟着了,像……驴一样,得顺着毛摸?!辈柿⌒牡乜戳嗽魄吃乱谎?,见她面无表情,她又道:“宴席进行了共一个时辰,之后皇上让老王爷好好将养身体,就回宫了?!?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