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77章 爱比海深(1)

    第377章 爱比海深(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容景。

        容景对云浅月挑了挑眉,放下叉子,拿起桌子上的茶盏品了一口茶,动作优雅。

        “你怎么能听得到我和风烬的传音入密?”云浅月看着容景,若是没恢复记忆以前她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的不稀奇。但如今她恢复记忆了,自认为她的传音之术修习得炉火纯青,怎么可能被他听到?

        “别忘了我修习的天地真经与你的凤凰真经同宗一源,十丈之内,只要你使用传音之术,我就可以隔空吸纳你的传音之符,自然能听得到,而且听得还很清楚?!比菥岸陨显魄吃碌氖酉呋夯嚎?,话落,他漫不经心地道:“这么些年我自认为了解你甚多,没想到还有我不知道的。是不是除了这牛排,冰激凌外,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而你十分会的东西?”

        云浅月一时失语,她怎么就忘了他修习的是与她同宗一源的天地真经了!可以隔空打断她的音符入他耳里,自然能听得到了。

        “嗯?”容景见云浅月不语挑眉。

        “我饿着呢!”云浅月无力地坐下身子,早上那一碗阳春面被她来回奔波几次早已经消耗没了,而且眼睁睁地看着这个黑心的家伙吃了两大块牛排,她滴水未进,滴米未沾。

        “我正好也没吃饱,你再去做两块牛排来,顺便再做两个你说的那个冰激凌来?!比菥捌沉嗽魄吃乱谎?,继续品茶。

        “没力气!不做!”云浅月没好气地瞪了容景一眼,吃了两大块牛排还饿?他是饭桶吗?

        “你刚刚给风烬做的时候不是一直很有力气吗?尤其还一起舞剑,怎么如今我坐在这里你就没精打采了?”容景扬眉。

        云浅月忽然冲外面大喊了一声,“彩莲!”

        “小姐!”彩莲立即跑了进来。

        “去,给我搬一坛子醋来喝!”云浅月对彩莲大声吩咐。

        彩莲一怔,“小姐?您……要喝醋?”

        “不是我,是某人?!痹魄吃驴戳艘谎廴菥?,他这副样子不是想喝醋了是什么?

        彩莲看向容景。

        “你家小姐是饿得极了!还不赶紧端饭菜来!”容景不看彩莲,温声吩咐。

        彩莲这才知道原来小姐和景世子是在开玩笑,她看着云浅月面前空空如也,容景面前盘子叉子匕首摆得整齐,她忍着笑意连忙跑了下去,不用想也知道小姐是一块牛排也没吃到。

        云浅月哼了一声,没骨头一般地趴在桌子上。

        容景不再说话,一盏茶品得似乎极其有味。

        不多时彩莲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里面放着几碟菜,她小心翼翼地将几碟菜摆好,对云浅月小声道:“小姐,赵妈妈正在做牛排,您吃吗?要吃的话一会儿赵妈妈做好了奴婢给您端来?”

        “不吃了!”云浅月拿起筷子,戮了两下盘子里的菜,然后夹起一大筷子塞进嘴里。

        彩莲看了容景一眼,悄悄退了下去。她刚一出去,云浅月将面前的菜当成容景了,大口咀嚼。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恨的家伙,人家谈恋爱不都是男人让着女人体贴女人吗?怎么到他这里就不是这样?以欺负她为乐呢!

        “你少吃一些,一会儿你还要陪皇上用膳的!”容景温声提醒。

        “不用你管!”云浅月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冰激凌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容景对云浅月赌气和没好气不以为意,询问。

        云浅月当没听见。

        “听名字应该是解暑的食物,如今天气暑热,正好食用。明日午时我要吃?!比菥暗?。

        云浅月依然当没听见。一个牛排渣都没给她留的人,还想吃冰激凌?别想!

        “明日午时我给你做芙蓉烧鱼如何?”容景挑眉。

        云浅月筷子一顿,哼了一声,芙蓉烧鱼她都吃腻了,不吃也没什么。

        “你确定你明日不吃芙蓉烧鱼?若是你明日不吃的话,我觉得这道菜我以后不做也罢!反正你会做的东西很多,大约也看不上我的芙蓉烧鱼了?!比菥八坪跆鞠⒁簧?,站起身,抬步向外走去。

        “谁说我不吃了?”云浅月抬头看着他。

        “哦!原来你吃??!”容景停住脚步,丝毫没有欺负人的自觉,慢悠悠地道,“那我要用冰激凌配芙蓉烧鱼吃,你说怎么样?”

        云浅月磨牙,“容景,我已经答应风烬了!做人不能说话不算数?!?br />
        “原来你以后都不想吃芙蓉烧鱼了!”容景转过身,继续向门外走去。

        “做!我给你做十个!让你吃个够!”云浅月妥协。她曾经去过无数地方,普天之下,就容景的芙蓉烧鱼是那个味道。她爱极了那一口,又有什么办法?都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她又不是君子,是女人而已。说话不算数就不算数吧!等风烬什么时候回来她再整个新鲜样的东西来安抚他。

        “好!”容景嘴角微勾,不回头,出了房门。

        “喂,你要去哪里?”云浅月看着门口,珠帘晃动,将他月牙白锦袍的身影照得隐隐约约,正向外走去。

        “回府!”容景道。

        “你刚来就要回府?”云浅月看着他,只见他步履轻缓优雅,她恼意退去,有些不舍。

        “怎么?你舍不得我?”容景停住脚步回头。

        “谁舍不得你了?赶紧走!”云浅月收回视线,低下头,继续吃饭。

        容景挑了挑眉,转过身继续向外走去。

        云浅月见他当真离开忽然扔了筷子追了出去,见容景身影走到门口,她足尖轻点,飞身而起,顷刻间就拦在了他面前,容景停住脚步,对云浅月挑了挑眉,云浅月抿了抿唇,对他道:“将红颜锦给我!”

        “你不是不要了?”容景眸光微闪了一下。

        “谁说我不要了?给我!”云浅月将手伸到容景面前。

        “我的东西从来就送给人一次!没有送出去的东西拿回再送出去的道理。所以,没有了!”容景摇摇头。

        “哪里去了?”云浅月看着容景。想起那日她一时气愤之下将红颜锦脱手放在了马身上,后来有些后悔,打架归打架,她是傻子才会不要他的东西。

        “扔了!”容景道。

        “你知道那是红颜锦吗?天下只此一匹,你说扔就扔了?”云浅月恼怒。

        “我连自己都可以不要,更何况红颜锦?”容景无视云浅月的恼怒,挑眉。

        云浅月顿时无语,低下头,有些怏怏地道:“算了,扔了就扔了吧!你回府吧!我回去继续吃饭?!被奥?,她垂着头向院中走去。

        容景站在不动,看着云浅月,见她没精打采地一路走到房门口,连头都没抬也没回再看他一眼。他忽然笑了一下,在她刚要伸手挑开门帘进屋的空隙,他袖中一道银光闪过,飞向云浅月,须臾,一匹柔软的锦绸轻飘飘地搭在了她的肩头。

        云浅月眨眨眼睛,慢慢转回身,只见容景的身影已经走出了门外,并未发一言。她伸手轻轻地将红颜锦握住。他没有说“若是下次你再还给我,可就真没有了?!?,也没有说“再不准还给我?!?,更没有说“好好留着?!?,就这么轻飘飘搭在了她的肩上,没有言语,她却是明白他的意思的。两个人的感情就是一座桥梁,若是她卸了这座桥梁,他在用这个举动告诉她,他再搭起来就是。

        云浅月手攥紧,忽然笑了,眼中笑意深深,却是卷起泪花闪闪。

        容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吃醋就明明白白告诉你他吃醋了!可是他爱你却是藏得比?;股?,让你只看到海面上波纹滚滚,却看不到海底的厚度和汹涌澎湃。

        “小姐,您……”彩莲从小厨房出来就看见云浅月又有笑又有泪。

        “没事儿!”云浅月将红颜锦收进袖中,挑开帘子进了屋,看了一眼被容景吃得干净的盘子,笑了笑,坐下身开始继续吃饭。

        彩莲向屋内看了一眼,不见容景,见云浅月神色不像是吵过架的样子,便放心下来。

        不多时,云孟脚步急匆匆走进院子,“浅月小姐,前厅已经摆好了宴席?;噬虾屠贤跻丫チ?,有请小姐和风公子?!?br />
        云浅月也吃了个半饱,放下筷子,抬步出了房间,向院外走去,走到云孟身边对他道:“我听到前面很热闹,人很多吗?”

        “回小姐,皇上说难得来云王府聚一场,多两个人热闹。所以派人将孝亲王和德亲王都请来了?!痹泼系??;奥?,他又补充道:“对了,还有文将军?!?br />
        “文将军?”云浅月脚步一顿。

        “是!文将军是太子侧妃娘舅。太子侧妃是……”云孟见云浅月蹙眉,连忙解释。

        “我知道文将军!”云浅月打断云孟,忽然转身往回走,对他道:“你去回话,就说风公子一声不响地离开了,我如今正派出人寻找,不去前厅用膳了?!?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