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75章 风飘雪月(2)

    第375章 风飘雪月(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压下心底的不舍,忽然弯身捡起地上的一根树枝,飞身加入了风烬的剑舞。她似乎听到彩莲等人惊呼一声,她淡淡一笑,和风烬一起比试起来。风烬因为云浅月的加入,整个人似乎都精神一震,剑影中似乎被注入了一抹新绿生机。

        只见两人衣袂纷飞,剑影如繁花,光艳绚丽夺目!

        赵妈妈、彩莲、听雪以及浅月阁的所有人都看着二人,一双双眼睛写满赞叹。她们从来不知道有一种用剑的舞居然这么好看,一时间人人屏息,看得痴迷。

        “啪啪啪”浅月阁门口忽然传来三声脆响。

        云浅月和风烬一惊,一收了树枝一收了宝剑,齐齐看向门口。只见老皇帝不知道何时站在了门口正看着他们。老皇帝身后跟着文莱,云孟站在文莱之后。

        云浅月心下一沉,她居然一时尽想着风烬明日要离开有些不舍,居然没有发现老皇帝什么时候来了云王府?而且还悄无声息地来了浅月阁。她眼角余光看了一眼风烬,风烬看着老皇帝,似乎不以为然。她定下心神,对老皇帝笑道:“皇上姑父,您怎么来了?”

        “月丫头!剑舞得不错!”老皇帝笑看着云浅月,目光定在风烬身上,细细打量,沉声询问,“这位就是云王妃的家人风公子?”

        云浅月笑着点头,扔了树枝,伸手一拉风烬,极为欢喜地向老皇帝走去,一边走一边道:“皇上姑父,你看,她和我娘亲长得像不像?”

        “样貌倒是极好!云王妃本来就是当年的天下第一美人?!崩匣实劭醋欧缃?。

        “这么些年终于有娘亲的家里人找来了!”云浅月显得极其欢喜,似乎想要和老皇帝分享这种喜悦,“他说母妃的家人如今都没了,就剩下他孤身一人四处漂泊。如今正路过京城,便来云王府看看我。我又多了一个哥哥?!?br />
        “哦?云王妃家人都没了?就只剩下这位公子孤身一人?”老皇帝挑眉,老眼深邃。

        “东海之外一年前发生了一场海变,仅我一人逃生?!狈缃?。

        “东海之外?”老皇帝老眼眯了眯。

        “皇上姑父,我娘亲所在的是东海之外的岛国?!痹魄吃陆馐?。

        “原来如此!朕说怎么一直不知道云王妃出身何方呢!原来是在东海之外仙岛?!崩匣实鄣懔说阃?,不知道是真信还是不信。他笑着赞道:“风公子一表人才!剑术刚柔相济,不显锋芒,也不偏弱。不知风公子可会在云王府长???”

        “在下明日就离开!”风烬道。

        “哦?风公子刚来就要离开?”老皇帝扬眉。

        “不错!我不过来京城看看姑姑的女儿,如今见她安好,我便也宽心了!”风烬道。

        “风公子看起来就甚有才华,朕向来爱惜人才,不知道风公子可愿意入朝为官?朕一定对你予以厚爱?!崩匣实坌ξ?。

        “在下喜欢四海为家,入朝为官太过拘束,我向来不喜,多谢皇上厚爱?!狈缃⊥?。

        “那可惜了!”老皇帝也不强求,点点头,看了浅月阁一眼,叹道:“当年这浅月阁居住了云王妃,人人都言月中仙子。如今一晃云王妃已经去了十几年了!”

        云浅月不说话,想着老皇帝今日来府中的用意。

        “朕听闻云王妃的家人来了,正巧无事,便过来看看。风公子明日就要走了!朕今日在宫中摆宴,好好款待风公子一番。风公子,你现在就随朕进宫吧!”老皇帝对风烬相邀,又对云浅月道:“月丫头,你也和风公子一起进宫相陪。当年朕甚为欣赏云王妃,如今她的家人来了,朕理当尽地主之谊?!?br />
        云浅月一愣。

        老皇帝转身出了浅月阁。

        “皇上!宫中摆宴太过隆重,风烬不过是个江湖浪子而已,担待不起皇上如此厚爱?!狈缃芫?。

        “唉,风公子哪里话。云王妃当年不仅容貌如仙子,才华也是非凡。你既然是云王妃的家人,就担待得起?!崩匣实鄄换赝?,摆摆手,“风公子不要拒绝了!”

        风烬看向云浅月,云浅月眼睛眯了眯,立即笑道:“皇上姑父!今日您既然来了我们府中,还回宫奔波做什么?不如就在府中摆宴吧!风烬主要是想吃我娘当年给他做的一道菜了,所以才来看我,我正好和娘亲学了也会做。宫中可是做不来的?!?br />
        “哦?云王妃当年做的是何菜?连朕的御膳房都做不出来?”老皇帝停住脚步。

        “牛排!”云浅月道。

        “这个朕还真未曾听说过!也好!那朕就在云王府叨扰一番了,也沾风公子的光尝尝你的手艺?!崩匣实厶袅颂裘?,颔首同意。

        “孟叔!吩咐府中厨娘摆宴!那一道牛排我就在小厨房做了!其它的都在大厨房去做!”云浅月对云孟吩咐。

        “是,浅月小姐!”云孟连忙应声。

        “皇上姑父,您是去前厅等着,还是去爷爷那里坐片刻?”云浅月对老皇帝问。不管老皇帝今日来云王府的目的是什么,是冲着风烬来也好,是冲着别的来也罢,她都要稳住他。

        “朕听说你摔了朕赐给凤老将军的鼻烟壶,将凤老将军气得昏过去了,将云老王爷也气病了?月丫头,可有此事?”老皇帝不答反问,“你个小丫头敢摔坏朕的御赐之物!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你可知道那对鼻烟壶是始祖皇帝时候喜爱之物?”

        “皇上姑父!是大姐姐要我摔的!这怎么能怪我?”云浅月不满地道。

        “云王府的大小姐据说也是吓得昏过去了!月丫头,你别糊弄朕,朕还是清楚你打的什么小心思的。你是不想要大小姐和孝亲王府的三公子联姻是不是?所以故意将凤老将军气走?”老皇帝背着手站在门口,语气虽然平和,但也不减帝王威严。

        云浅月眨眨眼睛,笑着道:“这件事情皇上姑父只知其一不知其二?!?br />
        “哦?你倒给朕说说,怎么个其一?又是怎么个其二?”老皇帝挑眉。

        “是大姐姐说让我摔那对鼻烟壶,我于是就将鼻烟壶扔了出去,大姐姐吓得昏死了过去,凤老将军也吓得昏了过去。我哪里知道他们这么不禁吓,其实我是和大姐姐开玩笑的。鼻烟壶并没有摔坏。就像皇上姑父您说的,那是您的御赐之物,更何况还是始祖皇帝时候的喜爱之物?我怎么敢摔了?”

        “哦?那对鼻烟壶没摔坏?”老皇帝扬眉。

        “当然没摔坏?!痹魄吃碌阃?。

        “那对鼻烟壶呢!你拿出来给朕看看!”老皇帝显然不信。

        “虽然没摔坏,但是我可拿不出来了!”云浅月一摊手,笑着道:“当时容爷爷正好来了云王府,我见他喜欢那对鼻烟壶,就被我送给荣王府的容爷爷了!”

        “嗯?送给容老王爷了?”老皇帝老眼闪过一丝光芒。

        “是??!反正那对鼻烟壶是凤老将军送给我爷爷的嘛!既然容爷爷喜欢,就送给他呗??銮曳锢辖蛭腋竿跏替墓叵岛驮仆醺且銮?,那么以后我和容景大婚,他和荣王府的关系就也不是外人?!痹魄吃滦ψ诺?。

        老皇帝脸色板了下来,“月丫头!你就那么想嫁给景世子?”

        “嗯,挺想的!”云浅月点头。

        “朕一直都想听听你为何想嫁给景世子?如今你便说说!别给朕说什么喜欢爱啊的。景世子大病十年,到如今出府不过两个月而已,就因为在皇宫救了你,你就喜欢上他爱上他了?朕不信这个?!崩匣实鄣?。

        “我说喜欢说爱皇上姑父不信,那我就说不出来别的了!”云浅月摇摇头。

        老皇帝哼了一声。

        云浅月认真地看着老皇帝道:“皇上姑父,你有没有很喜欢很喜欢一个女子?不像是对你的冷贵妃,明妃那样的喜欢。而是发自内心的,想要将全天下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她,想要得到她,对她一心一意,有没有那种感觉?”

        老皇帝一愣,老眼闪过一丝什么极快,随即一甩袖,怒道:“朕看也从你嘴里问不出什么来了!还没及笄就惦记着想要嫁人,这一点上你和你母妃差远了。更没将你的姑姑们太姑姑们的端庄矜持遗传一分?!被奥?,他对云孟道:“带路,朕去看看云老王爷!”

        “是,皇上请!”云孟连忙带路。

        老皇帝出了浅月阁。文莱跟在老皇帝身后离开,离开时是看了风烬一眼。

        云浅月冷笑一声,老皇帝原来心里也曾经有喜欢的人吗?那么冷血无情居然也有喜欢的人!她偏头看向风烬,低声询问,“你怎么看?”

        “他是奔着你娘亲来的!”风烬道。

        云浅月点点头,老皇帝不像是因为鼻烟壶之事来找她问罪的。因为他语气自始自终没有什么真正怒火和杀气。她想起关于她娘的事情,据说当年老皇帝出动了皇室隐卫遍布天下追查她娘的下落出身,都一无所获。是什么原因让老皇帝出动皇室隐卫天下寻找?只因为她娘出身神秘,这个天下不能没有皇帝掌控不了的人和事情吗?恐怕不是。什么才能让一个男人疯狂?除了感情也就是仇恨!她不认为他和她娘有仇恨,想到这里她皱眉,不愿意想下去。对风烬道:“明日你启程恐怕不太顺利,老皇帝也许会派隐卫追踪你?!?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