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65章 千娇百媚(3)

    第365章 千娇百媚(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中,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痹魄吃律碜诱镜帽手?,看着三公子的侧脸,将《孟子》的(战国)一字一句背了出来。

        三公子身子忽然一震,却并未回头。

        “既然你不同意和我走,那么自己好自为之吧!”云浅月忽然转身,抬步向外走去。她脚步不快,等着三公子喊等等,可惜她走到了院子,也没听到他的喊声,想着有些人自己既然扶不上墙,那么你抢回他的性命又如何?她不再等,足尖轻点,飞身离开。

        “我跟你走!”她身形刚飞起,屋中传出三公子的声音。

        云浅月停住脚步,看向屋内。

        “我跟你走,然后如何?”三公子又问。

        “你若是能活!我便许你一个锦绣前程大展抱负的机会,也许有朝一日,你的身份会高于孝亲王,你若是不能活,该如何就如何!”云浅月清声道。

        “好!”三公子从屋内走了出来,看着云浅月吐出一个字。

        “那就走吧!跟在我身后就可以!”云浅月足尖轻点,飞身而起。她的娘亲之死,荣王爷之死,叶倩那只万咒之王的死,都离不开紫草之毒。当年她娘抵抗不过死了,她就不信世界上没有药物能解了这个毒,更何况她也想知道他如何中了这紫草的毒,还有三公子这个人,能在她眼皮子底下男扮女装,唯妙唯俏,且在火烧望春楼时她将他救出来却在她眼皮子底下溜走的人,天下没有几人,这等人才,死了可惜!

        三公子点点头,足尖轻点,飞身而起,依言跟在云浅月身后。

        云浅月并没有回云王府,而是直接向荣王府而去。三公子见云浅月前去的是容王府的方向,看了她一眼,并未出声。

        二人一前一后,大约一盏茶时间来到了荣王府。

        云浅月身形不停,绕过荣王府的层层防护直接飞向紫竹林,来到紫竹林,她身轻如燕地飞跃紫竹林的顶端,三公子咬了咬牙,身形拔高,却轻功还是不及云浅月,只能踩着紫竹林顶端的竹梢而过。

        二人飘身而落,十八隐卫被惊动,顷刻间出现,当看见是云浅月,齐齐又退了下去。

        云浅月抬步向院内走去,三公子抬步跟在她身后。

        “浅月小姐,您怎么来了?”青裳迎了出来,见到云浅月一怔,又看到了她身后跟着的三公子一惊,“望春楼的娇娇?”

        云浅月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三公子,见他面无表情,她对青裳笑了一下,“你也认识他?”

        “浅月小姐,她……他……怎么会?”青裳看着三公子,难得镇定的小丫头也会惊异,对云浅月道:“我虽然没去过望春楼,但是以前到处都流传着娇娇的画像的,奴婢自然识得!”

        “原来是这样!”云浅月点点头,问道:“你家世子呢?”

        “世子和风公子正在书房?!鼻嗌训?。

        “嗯!我去找他?!痹魄吃绿Р较蚴榉孔呷?。她走了两步,见三公子站在原地不动,她道:“跟上!”

        “景世子的书房我能进入?”三公子低声问。

        “能!我说过,人无贵贱之分。容景不让人近身三尺,但不等于他会看不起谁。无论是在我的眼里,还是在他的眼里,天下人都是一样?;实刍蛘咂蜇?,在我们的面前都一样是人看待?!痹魄吃驴醋湃?,认真地道。

        “是我愚了!多谢浅月小姐!”三公子忽然一笑,这一笑却是真了几分。

        云浅月也是一笑,转过头继续向前走去。

        三公子抬步跟在她身后也向容景的书房走去。

        青裳看着三公子的背影,有些愣愣的。这个人面容长得像是娇娇,可是哪里千娇百媚了?明明就是一个男子。她有些疑惑不解。

        来到容景的书房,云浅月还没走近,就听到风烬的怒吼,“容景,你别太过分!”

        她脚步一顿,想着容景又欺负人了!

        “风公子,我并不觉得过分!有得必有失!鱼与熊掌哪里能兼得?不过是要选择一样而已?!比菥奥朴频纳舸永锩娲?,和风烬恼怒的声音形成强烈的对比。

        “让我答应这个条件你做梦!不可能!”风烬显然气急。

        “我不着急,风公子慢慢考虑,什么时候你觉得同意,我们再谈也不迟!”容景又道。

        “我什么时候都不会同意!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风烬忽然打开门,怒气冲冲走出来,他刚打开门就见云浅月站在门外,他脚步一顿,看了她一眼,怒意不消,刚想说什么,就见到了她身后的三公子,一愣,眯起眼睛问道:“他是谁?”

        “你不认识他?”云浅月挑眉。

        “娇娇?”风烬看着三公子,有些讶异,“你居然是男子!”

        “风公子,幸会!”三公子对风烬点了点头。

        风烬看向云浅月,似乎有些不解她怎么带了他来了这里。但并没有问,而是对云浅月恼怒地道:“告诉你,他想将我赶离你身边不可能!”

        云浅月眨眨眼睛,看向书房内,只见容景正坐在窗前的靠椅上向外看来。见她看他,对她笑了笑,又看向她身后的三公子挑了挑眉,温声道:“三公子光临寒舍,请进!”

        云浅月眸光微闪,容景居然知道她带来的是孝亲王府的三公子!

        三公子没从容景脸上看到任何看低的表情,只见他神情温和,面容温润,他淡到极致的声音忽然有了丝情绪,“多谢景世子!”

        云浅月想着人比人气死人,这就是容景的魅力!她辛苦一趟废了不少唇舌将这个人带来,他一直都鲜少有情绪,容景一句话就让他有了情绪。她眼皮翻了翻,对风烬道:“你见到风家主了吗?”“没有!”风烬摇头,脸色不好。

        云浅月想着他和她一起离开云王府的,到如今没多少时间,到这里来估计先和容景来了这个书房,没见到风家主也正常,她对容景道:“让他先见见风家主!”

        “青裳!带风公子去见风家主!”容景对外吩咐了一句。

        “是,世子!”青裳连忙应声,对风烬一礼,“风公子请随奴婢来!”

        “不见!”风烬丢出一句话,足尖轻点,要飞身离开。

        云浅月伸手一把拽住风烬,对他道:“见见而已!你放心,我不答应,没有人能让你离开!”话落,她看了容景一眼,对风烬强调,“他也不行!”

        风烬面色暖了下来。

        “去吧!”云浅月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其实风烬别看脾气最暴躁,其实最好哄。他曾经受过的灾难太大,让他没有安全感,心极其脆弱,生怕她丢开他。

        风烬忽然对容景哼了一声,容景眉梢挑了挑,并未言语。他对青裳道:“带路吧!”

        青裳连忙带路,风烬跟在她的身后向药园走去。

        云浅月抬步进了书房,走到容景身边,皱眉看了他一眼,“你又欺负风烬了!”

        “没有!”容景摇摇头。

        “没有?没有他能气成那个样子?”云浅月挑眉。

        容景伸手将她一揽,抱在了怀里,对他正经八百地道:“他像是个离不开娘的孩子,我在教他长大?!?br />
        云浅月闻言顿时好气,用胳膊猛地撞了他一下,容景闷哼了一声,她顿时觉得自己撞得重了,连忙伸手给他去揉,容景伸手抓住她的手,对她轻笑道:“撞我一下你都舍不得我疼,难道忍心我日日吃醋酸得牙疼?”

        云浅月闻言好笑地身后推开他,嗔了他一眼,“我拿风烬当家人,风烬也拿我当家人!你醋什么?况且你急什么?风烬他早晚会回风家的!只不过风家不拿出最大的代价来,我不会放人罢了!他不可能总跟在我身边!”

        “嗯,那我暂时忍忍他吧!”容景顺势放开云浅月,笑着道。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看向三公子,对容景正色道:“三公子也中了紫草之毒!你看看他能救吗?有没有办法救他?”

        容景闻言笑意顿收。

        云浅月知道容景和她一样,紫草之毒都是他们心中的痛,恨之极致!

        “三公子,请坐!”容景站起身,淡淡一拂衣袖,对三公子指了指他坐过的软榻。

        三公子看了一眼那软榻,又看了一眼容景,依言走过来坐下。

        容景伸手去给三公子把脉,三公子一躲,容景看着他,他低声道:“景世子,我知道你有不让人近身三尺之距的规矩,你……用别的方法给我把脉就行,我不过是污浊之身,脏了你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