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51章 温柔缠绵(2)

    第351章 温柔缠绵(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什么手艺?”云浅月问。

        “老人会做阳春面?!比菥靶Φ?。

        “你和着就看上人家的阳春面了才救的人家?”云浅月想着这个混蛋果然是无利不图。她就想着他还有这好心去救一位老人。

        “我救他时不知道他会做阳春面?!比菥耙惶?,伸手揉揉额头,似乎十分苦恼,“我在你心中就那么坏?”

        “你从来对我没做过好事!”云浅月哼了一声,转过头,继续看着院外。第一次见面才七岁就对五岁的她非礼的人,不是坏是什么?黑心黑肺没说错他。

        “看来我以后要对你多做些好事儿,你才能对我改观。否则以后我们的孩子也会被你影响,觉得我是坏人?!比菥按雍竺姹ё≡魄吃孪讼傅纳碜?,将头枕在她脖颈上,嗅着她身上淡淡的幽香,叹道。

        云浅月小脸又羞红,“你才几岁就想要孩子?豆芽子还没长齐呢!小豆芽也长不好?!?br />
        “长得好!”容景语气笃定,“我快及冠了,你快及笄了,我们已经成人了,可以要孩子了!”

        云浅月失语。她及笄才十五而已,他及冠才十八。这个令人忧伤的古代??!她刚想说话,见一个满头华发的老头佝偻着腰脚步蹒跚地向着房门走来,手里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面。她看向容景,这老头已经有八十了吧?是他所说的老人?

        “他叫张老,今年八十二?!比菥暗?。

        云浅月唏嘘一声,见那老头端着两碗面颤颤巍巍地走来,随时就要摔倒的样子,她推开容景想去迎接,容景抱着她不动,低声道:“张老别看年纪大,骨气最硬。只要是自己能干得动的活计从来不假手于人。你去了也无用,只会让他觉得你小瞧了他?!?br />
        云浅月立即停住了脚步。

        “这满院子的草药都是张老种植的,每日都给这些草药锄草驱虫。有一种草药连药老都种植不来,他却种植得很好?!比菥坝值蜕?。

        云浅月想着容景手底下何时见过无能的人?八十老人也不能小看。

        “公子,小老儿听说您来了,特意做了两碗阳春面给您送来?!闭馐闭爬献叩矫趴?,看着里面激动地道:“听说您将媳妇也带来了,我小老儿今日有眼福了,可以看看您的媳妇。我还以为这一辈子等我入骨也见不到您媳妇呢!”

        云浅月本来恢复几分的脸色又是一红。他想着这老头听谁说容景的媳妇?难道弦歌?

        容景轻笑,放开云浅月,对外面笑道:“是我想您老人家的阳春面味了,带媳妇过来吃一回。端进来吧!”

        云浅月红着脸瞪了容景一眼,低叱道:“别乱叫!”

        “那叫什么?”容景柔声问。

        云浅月红着脸不语。

        容景笑看着她,欣赏她红如烟霞的小脸,早先欲求不满的郁郁在她红透的脸色中消散了去。他轻咬了一下她的耳垂,柔声道:“既然你注定是我的,那么我就要提前行驶权利?!?br />
        云浅月耳朵传来的敏感让她身子一颤,她还是做不到容景的厚脸皮!推开他,红着脸低声道:“别闹,人进来了!”

        容景不舍地放开她。

        “公子是好长时间没来了!”张老笑呵呵地端着阳春面走了进来,将阳春面先放在桌子上,佝偻的身子直起,睁大看着云浅月,看了半响赞道:“这姑娘真好!水灵灵的。公子能娶到这样的媳妇,真有福气?!?br />
        云浅月垂下头,头一次被一个老人夸得害羞。

        “张老,我内腹受了些伤,你给我熬一碗药,你不用亲自送过来了,一会儿让弦歌端来就好?!比菥靶醋爬先说?。

        “好,小老儿这就去。公子这副身子骨实在太差。要好好调养。将来才能生个大胖小子?!背だ狭⒓醋?,一边说着一边笑呵呵地走了下去。

        “一定调养好!”容景笑容绽开。

        云浅月用胳膊肘子猛地撞了他一下腰,听到他闷哼一声,她才红着脸抬头,警告道:“我如今还姓云呢!别败坏本姑娘名声?!?br />
        “今日你险些就不姓云了?!比菥澳抗庠谠魄吃律砩仙艘蝗?,有些幽幽地道。

        “吃面!”云浅月红着脸走到桌前坐下。拿起筷子,扑鼻一阵面香,她吃了一口,面条不软不硬,筋骨正好,她赞了一句,“果然做得好!比北疆那家出名的阳春面馆做的味道还要好?!?br />
        容景正向桌前走来,闻言脚步一顿,又若无其事走到桌前坐下,拿起筷子,也吃了一口面,慢悠悠地道:“有张老在,北疆的那间阳春面馆只能排第二?!?br />
        “嗯!”云浅月认同地点点头。

        “所以,以后想吃阳春面别再去北疆了!找张老给你做!”容景又道。

        “张老都这么大岁数了,也不能做一辈子?!痹魄吃碌妥磐凡惶?,不是她饿了,是这阳春面做得的确很好吃。不过张老都八十二了,能做几年?

        “张老不能做一辈子我能!我知道某些人爱吃,所以,早就学会了?!比菥靶ψ诺?。

        云浅月忽然抬眼去看容景,见他含笑看着她,她眨了眨眼睛,垂下头,压制住心中的感动,哼道:“少用小恩小惠贿赂我。不管用?!?br />
        “我没有贿赂你,想着你爱吃的东西将来我们的孩子都会爱吃。所以就学了?!比菥澳抗饴湓谠魄吃挛⑽⑶岵慕廾?,笑意深了几分。

        云浅月无语,感动霎时而飞。她不再说话,想着有一种人就是有这个本事,前一刻能让你感动得泪流满面,下一刻就想拿砖头拍死他。容景就是这种人。

        容景见云浅月不再说话,也笑着吃面,不再说话。

        弦歌端了一个托盘走过来,托盘里盛着几盘菜,就见虽然桌子很大,能容纳下好几个人,但容景和云浅月紧挨着坐在一起,两人吃面的动作一致,虽然没说话,但屋中缭绕着面香,两人中间安静静谧,虽然看不见情意流转,但让人觉得他们似乎一直就是如此生活,从来未曾有世子大病十年,也从来未有浅月小姐追在太子殿下伪装那十年。

        云浅月见弦歌进来,抬眼看了他一眼,继续吃面。

        弦歌轻轻将菜放下,转身走了下去。不多时,他又端了一碗药进来,放在容景面前,容景皱了皱眉,他看了云浅月一眼,见云浅月头也没抬,他又走了下去。走到门口,才忍不住开口道:“浅月小姐,我家世子不爱喝药,您一定让他将药喝了。他往往喝一半倒一半?!?br />
        “嗯,我知道?!痹魄吃碌阃?,容景喝一半倒一半的这个臭毛病她自然知道,那是容王爷和荣王妃去的那一年,她眼见他遭的那一场大难,后来他缠绵病榻,每日要喝草药。有一日她偷偷溜进他府里去看看他在做什么,就发现他喝了一半药,将另一半药倒进了床前的花盆里。想起那一场大难,她脸色忽然沉了下来。手中的筷子不自觉被她用力,“咔”的一声一碎两断。

        容景一怔,抬头看向云浅月,“怎么了?”

        云浅月扔了手中断裂的筷子,重新拿起一双筷子道:“想起了一桩事!”

        容景看着她,“什么事儿?”

        “想起那年你中了催情引后被人暗杀,我当时看到了暗杀你的那个人?!痹魄吃旅蛄嗣虼?,声音低暗。

        容景神色一动,手中的筷子不由攥紧,“那一日原来竟是你躲在了暗处使了动静?”

        “嗯!”云浅月点头,“我毕竟五岁,还是一个孩子。知道不是他的对手,便使了动静。他第二掌没打下便立即逃开了,但我也没有走出去,因为我知道那个人虽然走了,但一定会没走太远,在暗中窥视着动静,想看看是被谁察觉了。我一出去,必死无疑?!?br />
        容景不说话,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看着眼前的阳春面忽然没了滋味。那一年,那个人,是容景饱受十年的创伤的开始。那一年,也让她感受到了渺小和无能为力。那是从眼睁睁看着娘亲离去后第二次无能为力?;厝ズ笏靡菥八腿チ艘豢糯蠡沟ず?,就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闭门练功,三日没出房门一步。她抬眼,见容景看着她,她扔开筷子,伸手将脖颈上的项圈解下,轻轻在项圈的末端一按,项圈“啪”地弹开一个小缝,从里面掉出一个小小的竹筒,她将竹筒递给容景,“这是那个人留下的,当时你那副样子,自保都难,何谈报仇,我就没将它交给你?!?br />
        容景放下筷子,伸手接过竹筒,仔细地看着。

        “你发现了什么吗?”云浅月看着他。

        “这是南疆的东西?!比菥暗?。

        “不错!是南疆用来施咒的木竹。我后来特意去了南疆一趟,这种木竹寻常百姓不会用来施咒,用它的人只有南疆王室。而且还是南疆王嫡系一脉?!痹魄吃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