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40章 心之温暖(2)

    第340章 心之温暖(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普善眼眶有些酸,但还依旧故作洒脱地摆摆手,大踏步向前走去。

        老道走到达摩堂门口,忽然回头看了一眼容景,哼道:“臭小子!包罗万象乃包容众生万物,你心中却只装着一个女人,何谈大成?什么时候你能放下,你的天地真经才真正到了火候!”

        “那我宁愿一辈子不大成!”容景淡淡道。

        “没出息!”老道斥了一句,不再说话,足尖轻点,飘身向山下而去。

        “景世子,多多保重!”普善大师也回头看了容景一眼。

        “师傅和大师也保重!”容景点点头。

        普善大师叹息一声,也施展轻功跟在老皇帝身后向山下飘去。二人一前一后,转眼间走没了身影。

        容景看着二人身影消失,目光久久未动。

        “世子,您怎么不去追浅月小姐?”弦歌收回视线,看向容景。浅月小姐一句话没说就走了,而七皇子追去了,世子却是一言不发,从来到就没和浅月小姐说一句话,万一浅月小姐和七皇子……那如何是好?

        “走吧!我们回府!”容景抬步出了达摩堂,向山下走去。

        弦歌见容景真没有要追去的意思,也只能不再多言,跟在他身后。

        慈云方丈和几位长老依然保持跪地相送的姿势。人人想着普善师叔祖离开了,从今灵台寺少了很多趣味。这里的所有人入门几乎都是看着一个老顽童一般的和尚三更半夜时??居愫染频?,以前常常觉得师叔祖半丝和尚的样子也没有,如今再想三更半夜起来,也见不着人了!不由人人心头都不舍难受。

        人声散去,灵台寺恢复如常。

        容景出了灵台寺到半山处,忽然扶住道旁的一棵树,吐出一口血。

        “世子!”弦歌大惊失色,连忙伸手扶住容景,只见容景面色苍白,印堂沉暗,他面色一白,急急道:“世子,您受伤了?”话落,他去把容景的脉,手触到脉搏,身子猛地一颤,“您……您怎么会……这样……”

        “无碍!”容景摇摇头,如玉的手扶着树干,指节处都与往日颜色不符的苍白。

        “怎么会无碍?属下这就抱您回府!”弦歌连忙去抱容景,他都想象不到世子居然受如此重的伤,亏得他居然都没露出一丝半点儿,还站在浅月小姐身后无事人一般等了那么久,而且还只身走了这么远的路。更恼恨自己早先居然一丝也没看出来。

        “不用!我想走走!”容景摆摆手,挡住弦歌的手。

        “世子,您受伤极重,还是属下……”弦歌急急地道。

        “我说不用!”容景打住弦歌的话。

        弦歌立即住了口。

        容景扶着树干,静静凝视地上的一片血迹。须臾,他掏出娟帕,轻轻抹了抹嘴角,缓步继续向前走去。香泉山静静,他脚步轻轻浅浅。繁星和一弯月光以及灵台寺的灯火汇于一处,打在他的身上,将他身影笼罩在昏暗的光影中,月牙白的锦袍如点亮了这山间的夜色,夜风吹来,丝丝凉意洗礼,他身影看起来有着入骨的温凉。

        弦歌默默跟在容景身后,他想不明白世子是怎么想的,明明七皇子都已经答应去弑父了,他却阻止了七皇子,甘愿冒如此风险强行分开老道和普善大师,如今不仅受了重伤,功力还折损了尽半数还多。却不拦住浅月小姐,将机会让给了七皇子。

        二人一路沉默,下了香泉山。

        青泉早接到青啼的消息赶着马车等在山下,见容景来到,紧张地看着他,“世子……”

        “无事!”容景摇摇头,伸手挑开车帘,缓步上了车。

        青泉看向弦歌,弦歌对他摇摇头。青泉懂事儿一般地不再问,二人一同坐在车前,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香泉山向京城而去。

        马车内,容景靠着车壁闭上眼睛,如诗似画的容颜白得清透异常。

        一路静寂,无半丝人声,只听到车轱辘压着地面和马蹄前行发出踏踏有节奏的声响。

        云浅月轻功较之往日高出一倍,如化成了一股疾风,不出片刻便下了香泉山。香泉山下,夜天逸和她骑来的那两匹马依然在那里吃草,她脚步不停,飞身上了那匹白马,双腿一夹马腹,白赤凤四蹄扬起,离弦之箭一般地冲了出去。

        夜天逸慢一步来到,云浅月已经没了踪影,他翻身上马,沿着马蹄印的方向追了去。

        云浅月前行了一段路之后,她听见身后有隐隐的马蹄声,忽然在十字路口处弃了马,伸手一拍马屁股,白马向京城方向那条路而去,她则重新施展轻功向另一条路而去。她身形轻若云烟,半丝痕迹也未曾留下。

        夜天逸来到十字路口忽然停顿了一下,仔细倾听片刻,顺着马蹄声向京城追去。

        云浅月回头看了一眼,转回头,抿着唇向西而去。这一条路是通往西山。

        西山一般人迹来往稀少,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西山猎场,一般都是贵族子弟出没,平民百姓没有特殊原因不去踏足,另一个原因,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因为西山设有军机大营,寻常百姓更不可能靠近。

        云浅月一路施展轻功,脑中什么也不想,一个时辰后来到了西山。她停住身形,在西山山口站了片刻,绕过西山猎场,向军机大营后营走去。

        距离后营还有两里地左右,隐隐听到西山大营的广场上传来练兵声,其中夹杂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她脚步一顿,停住片刻,继续向后营走去。

        靠近后营一里地左右时,见到有两对巡逻士兵走来,她足尖轻点,无声无息从两队巡逻士兵头顶飞过,转眼间便进入了后营。后营是军机大营的食宿之地。谱一进入,整个军机大营都灯火明亮,即便如今已经深夜,后营巡逻更密,整个军机大营无人安寝。

        云浅月来到最后一处营房门前,那一间营房并未亮着灯,她挥手打开窗子,无声无息闪入那间房间。她刚一落地,只听一声低喝,“何人?”

        “铁老,是我!”云浅月轻声回话。

        “主子?”铁老一惊,躺着的身子从床上起来,“您怎么来了?”

        “我过来看看!”云浅月看了一眼老人,笑了一笑。

        “您有何事派人传一句话就行,怎么还亲自跑一趟?”铁老大约五十多岁,他披好衣带,话音一转道,“不过大家伙都想您了,您如今来了也好。今日白天浅碧和洛瑶还说您有两个月没书信传来了。是不是也该来了,如今不想今夜您就来了!果然不禁念叨?!?br />
        云浅月浅笑,“都还好吧?”

        “好!就是风烬前几日出了一桩事情,受了伤,不过如今无大碍了。我想着主子这些日子以来频频传出……传出和景世子的消息,想着主子大约是应对皇上……就没将这个消息报给主子?!碧嫌淘チ艘幌碌?。

        “风烬出了什么事情?”云浅月向北角的壁橱处走去,闻言回头看向铁老。

        “风家找到了他,要他回去。他不回去,和风家人打了起来,所以受了伤?!碧系?。

        “哦?你说风家人找到了风烬?如今风家人呢?”云浅月挑眉。

        “风烬摆脱了风家人。如今风家人依然在京城暗中寻找呢!风烬从受伤后再未曾出去?!碧咸鞠⒁簧?,“据说风家这一代本来既定的继承人在一年前得了重病不治身亡了。而一位小姐在十几年前又被人要走。如今遍布天下在寻找那年走失的风烬。已经找了一年,如今找到了。他是唯一嫡系的继承人,怎么会罢手?”

        “嗯!我们过去看看他们!”云浅月伸手在壁橱上一划,壁橱打开了一扇小门,她探身钻了进去。

        铁老向外看了一眼,见无人来这边,也钻了进去。

        随着二人进去,打开的暗门无声无息关上。

        暗门后是一处密道,密道能容得下两个人并排而走,每隔几米处镶嵌着一小颗夜明珠,大约走了一盏茶时间,云浅月转动了一下最后一颗夜明珠,一阵天旋地转,她伸手一拉身后的药老,二人顷刻间向下坠去。

        “这一条路也就主子和风烬敢走,每次我等都要走半个时辰的密道才能到后山崖谷?!碧匣奥?,又讶异地道:“主子武功似乎又高了!”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铁老总感觉今日云浅月情绪不对,不再说话。

        大约半柱香,云浅月忽然伸脚踢了一下左侧的壁角,壁角处无声无息打开一道门,她拉着铁老走了出去。眼前豁然开朗,是一处半山崖处,她驻足看了片刻,拉着铁老顺着绳索飞身而下,大约下了五十米处,她忽然伸手拽住崖壁的两根蔓藤,顺着蔓藤滑向崖底。

        一炷香后,来到谷底。

        西山大营最高的一座山峰西风崖崖底。距离西山大营其实隔了一座陡峭的山壁。大约五里,却是两个世界。寻常有武功之人人翻山越岭大约还需要半个时辰,而云浅月走的是捷径密道,仅需要两柱香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