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37章 恢复记忆(2)

    第337章 恢复记忆(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你们两个说够了吧?说够了我开始了!”容景淡淡出声。

        “臭小子,滚一边去!”老道骂了容景一句,“豆芽子还没长齐,便敢来大言不惭要分开我二人。别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景世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个不小心,你连一丝衣服片可都不剩了!”普善大师看着容景,连忙出声提醒。

        “若是我能分开你二人,师傅说话可算数?帮她解除凤凰劫?”容景看着老道。

        老道哼了一声,没说话。

        “既然师傅同意,那我就出手了!”容景话音未落,已经出手?!白∈?!”云浅月忽然冲了进来,一把拽住容景的胳膊。

        容景被迫住手,偏头看着她。

        云浅月认真地看着容景,从他清淡的神色她读不出他心中所想。她冷静地道:“你不要命了吗?我不准!”

        容景不语,伸手推开她。

        “你听到了没有?我说我不准!”云浅月声音加大。他从来到这里就一句话没对她说,她早先说的那些话都是屁话吗?没进了他的耳朵?四甲子功力合在一起,他有几个脑袋够玩冒险的?

        容景依然不言语,甩开被她拽住的袖子。

        “容景!”云浅月恼怒地看着容景,沉沉地喊了一声,“你没听到吗?用不用我将你的耳朵扒开?看看里面是不是堵了什么?是不是堵了大粪?听不见我说的……”

        云浅月话音未落,容景忽然出手,一缕指风扫过,点住了她的哑穴。

        云浅月的声音戛然而止,身子霎时被定住,僵硬得一动不能动。她心底一沉,只见容景不再看她,衣袖轻轻一甩,她的身子轻飘飘飞出了门外,越过了夜天逸,轻飘飘落下,立在了慈云方丈身边,只听他淡淡道:“慈云大师,替景看好她可否?”

        慈云大师面色一变,急声道:“景世子,这可不是小事儿,你可不能拿生命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大师帮我看好人就行!”容景不再看外面。

        慈云大师看了一眼夜天逸,见夜天逸面无表情地看着禅房内,他转头看向云浅月,见云浅月脸色极其难看,一双眸子死死地盯着禅房内,他想着即便他进去,也拉不回景世子,无奈一叹,点点头,“好吧!景世子放心!老衲定然看好浅月小姐?!?br />
        “多谢大师!”容景吐出一句话,忽然对着普善大师和老道二人合在一起的双手出手。

        云浅月张口大喊,可是一丝声音也没发出。她想攥拳,从手臂到手掌到手心都是僵硬无比,似乎血液都冰冻住了一般,一动不能动。她只能睁大眼睛看着禅房内,目光死死地盯着那一抹白色的身影上,这一刻是怒是恼还是气愤或者无力,任何情感都苍白。

        “果然是有几分本事!不给我老道丢脸!”老道哼了一声,对容景出脚。

        容景并不理会老道的脚功,仿佛没见到对着他踹来的脚,凝聚内力灌注于双掌,一股强大的气流直直对准普善大师和老道黏贴的手掌。

        “你个死老道,他可是你徒弟,你真下得去手?”普善大师这回也顾不得踹翻不踹翻棋盘,出脚去挡老道踹向容景的脚。

        “你个秃和尚,看你如此维护他,他不是我的徒弟到像是你的徒弟!”老道一脚没踹到容景,反而踹到了普善大师挡来的脚上。

        桌子因为承受不了二人的动作,棋盘被打翻,棋子噼里啪啦落了一地。

        “我和景世子是忘年交。你个死老道有这样的徒弟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逼丈拼笫λ淙话ち艘唤?,但也不是吃亏的主,一个回旋倒勾,也踹了老道一脚。

        “我才没有这样的徒弟!他要做我的徒弟下辈子吧!”老道冷哼一声。见容景掌风对着他和普善大师贴在一起的双手袭来,他内力吸着普善大师的双掌连带着普善大师凌空而起,堪堪躲过了容景的掌风。

        “你个死老道,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古渥鋈思沂Ω?!”普善大师骂了一句。内力被老道牵制着凌空而起。

        二人身子虽然离开,但手脚却没闲着,双掌对贴在一起抽不出,双脚过起招来。

        容景一掌打空,看着二人,眸光一闪,忽然转回手腕,内力随着他撤回,他衣袖轻轻一拂,地上散落的棋子忽然尽数收于袖中,又顷刻间呈天女散花之势对着二人包拢而去。并未向夜天逸和云浅月一般只攻老道,而是包括普善大师在内,棋子尽数打向二人周身各处穴道。且每一颗棋子都倾注了他的内力。

        “好!”老道怪叫了一声。

        “好!”普善大师也赞了一句。

        二人身子在棋子包卷而来的空挡顷刻间交换了个方位,身体各处散出真气,围成一个真气圈,棋子还没靠近二人身子,便齐齐被真气圈都挡了回来。棋子受二人强大的真气灌注,此时却反过来打容景周身各处穴道。

        三人三股强大的真气汇聚,禅房颤了颤,禅房上的瓦片承受不住重力哗啦啦从房顶上滑下,霎时噼里啪啦的声响响彻在达摩堂后院。

        云浅月心刹那提到心口,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容景。

        只见棋子靠近三寸之处,容景身子忽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真气,自成一个光圈,棋子再不能前进一寸,围着他周身三寸之处形成了一黑一白两道光圈。黑白棋子将他包裹,月牙白的锦袍像是围了两个呼啦圈,可以清晰地看到青色的雾气在他周身各处游走。

        “居然还大成了!你个臭小子运气到不错!”老道看着容景,老眼现出称赞之色。

        “景世子天纵奇才!你个死老道。哪辈子修来的福气让人家喊你一声师傅!”普善大师也赞叹地开口。这种吸纳他二人功力不过须臾之间就为己用的功力天下间只有天地真经最后一重包罗万象才能做到。但也要有强大的内功做基础。景世子不到弱冠,有一甲子功力本身就是骇人听闻,何况居然还练成了天地真经的包罗万象,虽然才仅是初级,便已经足够令人骇然惊异的了!

        “两位小心了!”容景看了一眼二人,淡淡出声提醒,话落,围绕着他的黑白子形成的两道光圈忽然破出一个小口,他的身子冲破真气从这个小口闪了出去。他出去之后,衣袖轻轻一拂,看起来虽然轻,但一股排山倒海的压力灌注在两道光圈上,两道光圈受他力度驱使,快若闪电地向着普善大师和老道中间砸去。

        普善大师和老道一惊,即便两人加起来四甲子的功力,因为彼此牵制了一些,又被容景包罗万象化为己用借力打力了一些,所剩不过两甲子功力,明明可以应付容景一甲子的功力,但此时二人怎么也想象不到容景发出的威力也有两甲子的功力。两人住了打斗的脚,因为这排山倒海的威力来得太大,二人黏在一起,再想躲闪已经不及,只能齐齐用护体真气抵抗。

        只听“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重响,禅房承受不住大力轰然倒塌!

        云浅月只觉心跳在这一刻停止了,看向那禅房在她眼前顷刻间夷为平地。砖头瓦片、房梁拱柱,全部碎裂,整个灵台寺的山似乎都震了几震。她眸光聚成一线,暗夜下,似乎已经分不清什么是黑的,什么是白的。

        “普善师叔祖!”慈云方丈和几位长老面色大变,人人骇立在原地。

        “世子!”弦歌从暗处现身,一张俊脸惨白如纸地看着倒塌的禅房。

        几人喊声落,倒塌的房屋碎物下突然有两个人破土而出,二人出来后分别打了两个滚才站稳身子,一人身着道袍,一人身着僧袍,灰头土脸,虽然看不出摸样,但都知道是普善大师和老道无疑,二人粘着的双手分开了。

        “景世子!你怎么样?”普善大师刚站稳身形,便急急看向倒塌的房屋。

        “臭小子!想不到真有两下子!死了没有?”老道也看向倒塌的房屋。

        “世子!”弦歌惨白着脸向倒塌的房屋走去。

        “景世子!”慈云大师等人此时也连忙跟在弦歌之后走向倒塌的房屋。

        几人喊声落,倒塌的房屋里无人出来,也无人声传出。

        云浅月忽然闭上眼睛,她刚闭上眼睛,只听他身后传来一声温润的声音,“我在这里!”

        她闭着的眼睛瞬间睁开,想转过头去,却身子依然僵硬,一动不动。

        “世子?”弦歌惊喜地转身。

        慈云大师和灵台寺几位长老也齐齐转身,当看到容景完好无损地站在云浅月身后,人人面带喜色地看着他。所有人的目光刚刚都盯着倒塌的房屋,不知景世子是如何出现在众人的身后。但无论如何,只要没事儿就好。众人都齐齐松了一口气。

        “果然不愧是景世子!老衲佩服!”普善大师赞叹地看着容景。月牙白的锦袍连半丝灰尘都不曾染上,可见在房屋倒塌之前他已经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