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33章 我爱容景(1)

    第333章 我爱容景(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前面的夜天逸似乎也发现了这种不寻常,他回头去握云浅月的手,云浅月躲开,他面色一黯,低声道:“你跟紧我!似乎不对劲。 ”

        “嗯!”云浅月点头。

        夜天逸脚步骤然放轻了些,云浅月脚步也跟着放轻。

        二人来到达摩堂,只见所有僧人都聚在达摩堂外院,人人手执棍棒,一副如临大敌的神情。见到二人到来,都齐齐看过来一眼,须臾,又转过头去,目光紧紧盯着达摩堂后院。那里正是普善大师的院落。

        夜天逸眸光扫了一圈,脚步不停,向里面走去。

        云浅月想着怪不得没在山口看到值岗的僧人,感情都聚集到达摩堂后院来了!这副阵仗任谁也不会怀疑灵台寺似乎出了大事儿。她见夜天逸向里面走去,便也跟着他向里面走去。

        数千名僧人虽然见到了二人,但不知是早先得知了二人要上山的消息还是有人吩咐过了。,总之无人拦阻。二人一路顺畅走向后院。

        来到后院,就见灵台寺的掌门方丈慈云大师和几位住寺的长老站在门口。人人面色凝重地看着里面主禅房。听到脚步声来到,慈云方丈和几位长老齐齐转过头。慈云方丈看着夜天逸当先开口,“七皇子,恐怕今日普善大师不能应您的约了。您还是改日再来吧!阿弥陀佛!”

        “发生了何事?或者是寺中来了何人?”夜天逸停住脚步,问慈云大师。

        云浅月也停住脚步,看向禅房。只见房门紧闭,看不到情形,也没有任何声音传出。但凭她武功可以感受到里面此时正释放出强大的气息,好像是两大高手在对决。二人武功大约是到了登峰绝顶的地步,所以都控制在禅房内,不曾波及禅房之外。但禅房上的砖瓦还是发出细微的颤动。其中一人是普善大师无疑。另外一人她未曾接触过,不知是何人。但普善大师的身手登峰绝顶,她昨日是领教过他的千里传音秘术的,普天之下能找出和普善大师一较高下的人,凭她这两个月对这个世界的微薄了解,还真想不出来。

        “是普善大师没入本寺前的一桩俗事!哎……”慈云大师叹息一声,有些悲悯地道:“本寺如今就这一位普字辈的师叔祖元老了。难不成今日也要折损不成?”

        “原来是普善大师的仇家找来了!”夜天逸点点头,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想着普善大师的仇家吗?看此情形今日普善大师即便不死也是重伤,还如何能给她解除凤凰劫?她也看向夜天逸,夜天逸抿了抿唇,忽然抬步向主禅房门口走去。

        “七皇子请留步!”慈云大师一惊,连忙拦住夜天逸,“普善师叔祖吩咐过了,任何人不得靠近禅房一步?!?br />
        “我不是寺中人,不必守普善大师的规矩,大师放心,我有分寸?!逼呋首涌聪虼仍拼笫?。慈云大师也看着夜天逸,想到七皇子武功高深,也许能有办法化解里面两位较量的人化解寺中?;膊灰欢?。他点点头,让开了路。

        夜天逸继续向禅房走去,云浅月跟在夜天逸身后,她也想知道里面和普善大师较量的是何人。她刚走了两步,夜天逸忽然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她,柔声开口:“月儿,你就在外面等我,不必进去!”

        云浅月一怔,停住脚步看着夜天逸。

        “看起来里面普善大师正在和人比拼内力,伤到你就不好了?!币固煲萁馐?。

        “那你去就不伤着?”云浅月蹙眉,如今强大的气场在院外就能感知到,更何况进去里面,她摇摇头,“我和你一起进去!”

        “我会小心一些的,你就等在这里!”夜天逸摇摇头,对慈云大师等人道:“大师,你等帮我看好月儿,别让她靠近禅房?!?br />
        “浅月小姐,你还是别进去了!若是伤到就不好了?!贝仍拼笫Φ愕阃?,对云浅月道。

        云浅月皱眉,“我不是小孩子!”

        “我知道你不是小孩子,但是你武功如今不及我,我自己进去轻便,若是还要分心照顾你的话,武功就打了折扣?!币固煲萑嵘溃骸霸谡饫锏茸?,而且若是化解出慈云大师来,你还要恢复记忆,耗费功力和精力,这个时候你最不能出事儿,若是出了丝毫差错,就麻烦了?!?br />
        “好,那你进去吧!”云浅月点头,夜天逸说得也对,她武功的确不及他。

        夜天逸见云浅月答应,转身继续向禅房走去。

        云浅月看着他的背影,想着夜天逸该是何等坚韧的一个人,如今这等情形,还打消不了他想她恢复记忆的念头,他心中的执念该是中得有多深?她唇瓣紧紧抿起。

        只见夜天逸本来轻松的脚步在接近禅房时忽然沉重了几分。他停住脚步,站在禅房门口向内看了片刻,忽然伸手去推门,门开始只露一个小缝,随着夜天逸用力,门渐渐被他一寸寸推开。

        “小子,滚远点儿!”禅房内忽然传出一个苍老却不失洪亮的声音。

        这声音陌生,云浅月想着这大概就是和普善大师较量的人了,她顺着夜天逸推开的缝隙看去,隐约看到里面隔着桌子对坐着两个人,两人中间是一局棋盘,棋盘上的棋子看起来像是下了一半,而两人的双掌对贴在一起,其中一人是她见过的普善大师,穿着僧袍,一人是一个和普善大师看起来差不多年岁的老道,相比于普善大师的矮小,那老道身材高大,面宽目正,两人额头上都冒着青色的烟雾。显然是纯在比拼内力。刚刚说话的人是那个老道。

        夜天逸听到里面传出的声音手一顿,但却并未停下动作。

        “小子,你想进来?不想要小命了?”那老道似乎向门口扫来一眼,对着夜天逸又道。

        “道长功力高深,在下佩服!不过可否请你罢手,是在下先和普善大师有约的。等普善大师助在下解除了一桩事情,再和道长较量不迟?!币固煲菔窒虏煌?,猛地一用力,将房门大敞而开。

        “小子,这和尚应了我老道二十年前的约定,你那时候比我老道还早不成?”老道眉毛竖起,越过门口的夜天逸似乎看了云浅月一眼,他老眼微不可见地眨了一下。

        夜天逸一怔。

        “不错!老衲是二十年前就和这死老道有约定,七皇子,你晚来了一步,老衲答应你的事情怕是今日是不成了!”普善大师也此时开口。

        “不论是二十年前,还是今日,应人之约,如何能作废?大师,在下已经带人来了,总不能辛苦跑这一趟!”夜天逸一边说着,一边抬步向里面走去。

        普善大师也看到了院外的云浅月,面色露出为难之色。

        “小子,你再往前多走一步,我老道就废了你的双腿?!崩系谰娴乜戳艘固煲菀谎?。

        “即便道长废了我的腿我也要进来。此事普善大师若不帮忙,普天之下再无可解之人?!币固煲菁绦锩孀呃?,忽然对老道出掌,“道长,在下得罪了!”

        “好小子,居然敢对我老道出手!”老道盘着的腿忽然伸开向夜天逸踹去。

        夜天逸即便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但还是承受不住老道散出的泰山压顶的大力,胸口重重挨了一掌,身子直直退后了数步,“砰”的一声撞到了敞开的门框上,但他刚站稳身形,却再次向老道欺身而去,又打出一掌。

        “好小子,能受得住我老道一掌,也算是有几分本事!”老道又伸出腿,不见他有何动作,只见他的腿左右摆了一下,夜天逸的掌风还没打到他,便再次被他踢了出去。

        夜天逸身子再次撞到了门框上,发出“砰”的一声响动,“噗”地吐了一口鲜血。

        云浅月面色微变,脚步不由自主地向前走了一步。

        “浅月小姐,七皇子交待老衲看顾好你,你如今不能过去!”慈云大师拦住云浅月,忧心地看着夜天逸,“七皇子,您快出来吧!等普善师叔祖解决了事情再应你的约。这样你受伤也于事无补?!?br />
        夜天逸恍若未闻,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又向臭老道欺身而去。

        “果然是夜氏的种,到有一股子执劲!”老道哼了一声,“臭小子,你确定你还能再承受我老道一脚?”

        “若是我能承受道长一脚,道长是不是会罢手,让普善大师应在下的约?”夜天逸问。

        “你没有和我老道讨价还价的余地?!崩系篮吡艘簧?,不看夜天逸,“今日普善老儿不败在我老道手下,誓不罢休!”

        “那道长就别怪晚辈失礼了!”夜天逸再次凝聚内力,对老道出掌。

        “七皇子快住手!”普善没想到夜天逸不知难而退,他大喝了一声。

        夜天逸却仿若不闻,并不收手。前面两次他已经基本摸清了老道出脚的方位,这回变换了手法。双掌齐出,去击老道面门。

        “好小子,这么快就摸清了我老道的门路,但你还差得远?!崩系涝俅味宰乓固煲莩鼋?,也变幻了方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