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32章 高手对决(2)

    第332章 高手对决(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是皇上非要逼迫臣妾。 ”皇后寸步不让。

        “哪里也不准去!”老皇帝拉着皇后回身向床榻走去。刚走了两步,他看见殿内没收拾的空碗空盘,忽然问道:“朕听说你今日可是找御膳房要了两次午膳。你一个人能吃得了这么多?”

        “月儿早时候在臣妾这里来着!”皇后心里一紧,面不改色。

        “月丫头不是和天逸离开了?离开后你又要了一桌,如今这都是你吃的?”老皇帝心里开始怀疑?;屎蟛豢赡芙氲汲缘萌绱烁删?。这不是哪个大家闺秀能做出的,更不可能是当朝皇后能做出的。

        皇后心里咯噔一下,不知开口,就在这时屏风后忽然传出一声细微的动静,老皇帝立即松开了皇后的手向屏风后走去,皇后心刹那提到了嗓子眼,只见老皇帝一把挑开了屏风的帘幕,随着他挑开,一只猫嗖地对着他跑了过来。屏风后的情形一览无余,除了一只猫,再无别人?;屎笮乃布渎湎?,不管南凌睿哪里去了,只要不被皇上看到就成。

        “原来是一只猫!”老皇帝将屏风后看了个遍,没发现任何异常,他回转身看着皇后,“哪里来的猫?朕记得皇后不喜欢猫的!”

        “早先月儿来时这只猫跟着她来的。月儿走后没带它离开,臣妾怕月儿回来时候找臣妾再要猫,就没讲它赶出去?!被屎竺嫔蚨ㄏ吕?,“皇上不是问那些饭菜是谁吃的吗?就是这猫吃的。臣妾一个人哪里吃得来这许多?”

        “这只猫的肚子够肥,看起来是只母猫,怕是要下猫仔了,能吃也正常?!崩匣实劾涎塾执蛄苛艘蝗Φ钅?,也没见到任何异常,面色缓和下来。

        皇后不说话。

        老皇帝看着皇后,走过来握住她的手,皇后慢一步没躲开被他握住,只听他道:“手怎么这么凉?是不是病了?朕喊太医来给你看看?!?br />
        “不用了!皇上如今也进来,看也看过了,可以离开了!”皇后这时什么也不怕了!她发现循规蹈矩在皇宫里待了二十几年,她真的够了!此时是真再不应付。更何况他的侄子如今是南梁太子,她的侄女喜欢荣王府世子,她这个身为姑姑的天圣皇后早晚有一日会被他废了,即便不废,她也没期待有什么号下场过。也豁出去了。

        “你还真是要赶朕走?”老皇帝挑眉沉着脸看着皇后。

        “臣妾恭送皇上!”皇后甩开老皇帝的手,跪在地上。

        老皇帝看着皇后,老眼锋芒乍现?;屎蟠棺磐?,腰板挺得笔直,一动不动。须臾,老皇帝猛地转身大踏步向外走去,气怒地扔下一句话,“好,朕就如了你的意!”

        皇后再不多言。

        老皇帝踏出了门槛,对文莱怒声道:“摆驾!回圣阳殿?!?br />
        “是!皇上回宫!”文莱高喊一声。

        大皇帝一人当先,大步流星,显然是被气得够呛,他虽然想废除皇后,但未曾想到如今人没废除,倒反过来赶他了!他额头青筋直跳,走得极快。仪仗队跟随老皇帝身后,不出片刻就离开了荣华宫向圣阳殿而去。

        老皇帝离开后,孙嬷嬷立即跑了进来,连忙扶起跪在地上的皇后,“娘娘……”

        “关上门!”皇后吩咐。

        “是!”孙嬷嬷连忙转身去关门。

        皇后起身向屏风后走去,挑开屏风,屏风内空无一人。她四下看了一圈,依然没见到人,正心里疑惑之时,眼前一道红影一闪,从大殿顶端飞身落下一人,随着她落下,“砰”的一声重响,扔下一团重物,狠狠地砸到了地上。

        “叶公主?”皇后看到落下的人一惊,又见到被扔到地上的重物正是南凌睿。她脸色一白,连忙弯下身要看南凌睿,刚刚那么扔下来,摔伤了如何是好?

        “皇后娘娘放心,他睡得死着呢!本事也大得很,皮糙肉厚,摔不伤,也摔不死?!币顿黄沉艘谎鄣厣系哪狭桀?,对皇后道。

        皇后见南凌睿果然依然呼呼大睡,摔那一下似乎也不知道疼一般,她检查了一下他果然没被摔伤,直起身看着叶倩,“叶公主怎么会在本宫这里?”

        “本公主本来想来这里找云浅月有点儿事儿,刚刚来到就见皇上在砸门,于是顺手就救了这个家伙?!币顿坏?,“幸好我来得及时,否则他如今睡着脑袋就搬家了!果然是个蠢货!”

        “原来是这样!多谢叶公主救了睿太子?!被屎蟮阃返佬?。

        “皇后不必谢!本公主顺手而已。若是可以,本公主才不想救她?!币顿惶吡四狭桀R唤?,问道:“云浅月哪里去了?”

        “叶公主找月儿有何事?她如今不在本宫这里?!被屎罂醋乓顿?,她是知道一些叶公主和南梁太子的纠葛的,后来因为夜轻染,两人闹翻,分道扬镳。

        “她不是从今日起住在宫中吗?不在这里?那去了哪里?”叶倩看了一眼天色,见皇后只是看着她不答话,她道:“我只是想问问她知道夜轻染去了哪里吗?”

        “原来叶公主是找染小王爷。月儿大约是不知道的。她这两日一直和景世子在一起?!被屎蟛⑽赐嘎对魄吃氯チ肆樘ㄋ?。在她看来解除凤凰劫是大事儿,不能出了差错?;故窃缴偃酥涝胶?。否则都追去灵台寺的话人多繁杂,难免发生事情。

        “那夜轻染会去哪里?”叶倩皱眉。

        “叶公主要找染小王爷有急事儿?”皇后瞥了南凌睿一眼,问道。

        “也没有。就是从昨日晚上到现在一直没见到他,有些担心?!币顿灰∫⊥?。

        “染小王爷武功高强,出外历练七年都好好回来。不会出什么差错的。叶公主尽管放心?!被屎蟠耸币裁磺宄顿?、夜轻染、南凌睿的关系,只能劝慰道。

        “也是!”叶倩困倦地打了个哈欠,“本公主找了一日人,如今累死了。再也不想动了,皇后娘娘要不介意的话,本公主在你这里睡一觉?!?br />
        皇后一愣,见叶倩看起来和南凌睿一般,的确很困乏的样子,不知道从昨日到今日怎么折腾来着,困成这样,她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叶公主若是不嫌弃,在本宫这里住一晚也无不可?!?br />
        “多谢皇后娘娘!”叶倩见皇后答应,三两步就走到皇后的床上拖鞋上床,躺下盖上被子闭上眼睛,眨眼间就睡了过去。动作一气呵成。

        皇后有些愣愣待看着叶倩,见她很快就呼吸均匀,她又转头看向睡在地毯上的南凌睿,忽然有些好笑,回头见孙嬷嬷惊得睁大眼睛,她叹了口气道:“孙嬷嬷,你帮我将睿太子抬到软榻上吧!这样在地上睡一晚肯定染了凉气?!?br />
        “是,娘娘!”孙嬷嬷应声,走向南凌睿。

        二人合力将南凌睿抬到了软榻上,孙嬷嬷不用皇后再吩咐,拿过被子给南凌睿盖上。她想着这真是千古以来的一桩奇事儿,娘娘这荣华宫里成了收容所了。将南凌睿安顿好,她看向皇后,皇后对她摆摆手,“你下去休息吧!”

        孙嬷嬷将桌子上的空碗碟子都收了下去,关上门,退了出去。

        南凌睿和叶倩一在软榻一在床上,呼呼大睡,皇后却无丝毫困意,在窗前坐了下来,想着今日将皇上赶走,是她这二十年来最舒服的一日。她看着殿外的那株紫竹不由笑了起来。笑罢后又叹了口气,想着月儿和七皇子去灵台寺已经走了两个时辰了,不知道如何了。

        但说云浅月和夜天逸出了皇宫,一眼就见宫门外拴着两匹马,一白一黑。显而易见黑白马是一个品种,都是上好的宝马,不次于夜轻染送给她的那匹踏雪。

        “这是北疆产得极品宝马,名曰:赤凤。你以前跟我说过一直想要一匹这样的马,可是这马太过显眼,这五年来没办法送给你。这次回京我带回来了两匹?!币固煲莸?。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不知道说些什么,点点头,伸手解下白马的缰绳,翻身上马,看着夜天倾。夜天逸对她一笑,也解下马缰,翻身上马。

        二人不再说话,双腿一夹马腹,两匹马齐齐离开了宫门。一路无话,两匹马一前一后疾驰,很快就出了城,半个时辰后来到灵台寺山下。前面再无法前行,云浅月看向夜天逸。

        夜天逸翻身下马,对她笑道:“我们施展轻功上山吧!我已经给普善大师先一步传了信。普善大师会在达摩堂后院的禅院等着我们。就是我们上次去过的那座禅院?!?br />
        “好!”云浅月点头,也翻身下马。

        二人甩开马缰,夜天逸当先一步施展轻功向山上行去。云浅月看着夜天逸飘逸的身影,也跟在他身后向山上行去。

        不多时,二人来到山上,向达摩堂后院的禅院走去。

        走了一段路,云浅月便发现今日的灵台寺较之昨日和以往异常安静,上次来时,他们刚一上山便看到了看护在各个山口值岗的僧人,今日他们走了一段路居然未曾遇到一个僧人,也无人值岗。而且她和容景昨日离开时也并无异样,今日连整个灵台寺的气息都不同寻常,她眉头微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