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28章 阴差阳错(1)

    第328章 阴差阳错(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皇后皱眉看着南凌睿,面容威严,提醒道:“睿太子,这是本宫寝宫!睿太子在这里未免有失礼数,传扬出去不仅对本宫声名不好,也会对睿太子名声有损。 ”

        “那为何他在这里?”南凌睿一指容景。

        “景世子与睿太子自然不同!”皇后看了一眼容景。

        “怎么就不同了?因为他是容景?还是因为他是您侄女喜欢的人?”南凌睿挑眉,瞥了一眼容景,将手中的扇子“啪”地扔给他,“一口一个姑姑,景世子叫得到顺口!想要知道这把扇子是怎么来的?自己看!”

        容景伸手接过扇子,缓缓打开,当看到里侧手握扇柄处的字迹面色一动。

        “皇后娘娘,本太子饿着呢!你要是不吩咐,本太子可对外面喊了!”南凌睿不再看容景,看向皇后。见皇后不动,他对外面张口就喊,“来……”

        “睿太子!”皇宫薄怒,出言喝止。

        “姑姑,吩咐人再备一桌膳食吧!”容景抬起头,见皇后面色不虞地看着南凌睿,他将手中的扇子递给她,温声道,“姑姑看了便知!”

        皇后疑惑地接过扇子,当看到里侧扇柄处的字迹一怔,猛地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南凌睿。

        南凌睿忽然笑了,对皇后眨眨眼睛,“皇后娘娘,您确定连一顿膳食也不管本太子?”

        皇后看着南凌睿,一时间似乎失了所有言语。

        “那本太子可就自己喊了!”南凌??醋呕屎?,毫无顾忌地对外面张口就喊,“来……”

        “住口!”皇后惊醒,伸手捂住南凌睿的嘴,看着他眼睛眨了眨,她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对外面喊,“孙嬷嬷!”

        “娘娘有什么吩咐?”孙嬷嬷在外面应声。

        “吩咐御膳房再备一桌饭菜来,刚刚本宫没胃口,都被月儿吃了!如今本宫想吃了!”皇后对外面吩咐。

        “是!”孙嬷嬷立即应声,走了下去。

        皇后松开捂着南凌睿的手,面色威仪地看着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给本宫从实说来!你怎么会有这把扇子?”

        “没吃饭呢!没力气!”南凌睿身子没骨头一般地趴在桌子上。

        皇后皱眉,将扇子打开,递到南凌睿面前,指着扇子上的一行字迹问,“你怎么让本宫相信这扇子不是你偷来抢来的?”

        “我说了我没吃饭呢,没力气!”南凌睿气虚地闭上眼睛,懒洋洋地道。

        “你……”皇后眉头竖起,见南凌睿一副不吃饭打定主意不说的样子没办法,看向容景。

        容景伸手从皇后手中拿过扇子,目光静静地看着那一行字迹,片刻,温声开口,“十年前南梁太子和云王府世子都不约而同去了北疆,不想一同惹了一桩祸事儿,两人险些命丧北疆。幸得灵隐大师当时也在北疆,所以施以援手救了你们。后来,阴差阳错,云王府世子成了南梁太子,南梁太子成了云王府世子。睿太子,景说得对也不对?”

        “景世子如此神机妙算,不去算命岂不是屈才了?”南凌睿瞥了容景一眼。

        皇后惊异地转头看着南凌睿。

        “不过有一桩奇事儿,那时睿太子和云世子虽然都是小儿,但也已经八岁,容貌没有十分张开,但也有七分张开了。据说当时灵隐大师救下你二人可都未曾毁容,不可能分得错样貌,不知为何却弄错了身份?”容景看着南凌睿挑眉。

        “本太子说了,我饿着呢!没力气说话!”南凌睿不买账。

        “景原来一直奇怪云王妃出身何处,原来是出自南梁?!比菥盎夯旱?。

        南凌睿忽然转头,眯起眼睛看着容景,警告道:“景世子说话可要小心些,这里风虽然不大,但也容易闪了舌头!”

        皇后已经惊得站起身,不敢置信地看着南凌睿。

        “皇后娘娘也发现了对不对?睿太子细看之下,还是与云世子有几分相像的!”容景道。

        “这……这怎么会……”皇后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是惊的,还是骇的。

        “云王妃出身神秘,天下无人知晓其身份,就连当今皇上当年下了莫大的力度也没能查出她的身份来。除了本身聪明绝顶屡次躲过了皇上的追查外,还有南梁在背后牵扯,多方抹掉了她的身份。否则试问天下间还有何人能躲得过当今圣上遍布皇室隐卫的追查?”容景无视南凌睿的警告淡淡扬眉。

        南凌睿眯着眼睛看着容景不语。

        “云王妃出身南梁王室,云世子和睿太子有几分相像这才说得过去。不管是灵隐大师弄错,还是南梁王室当先找去时弄错了身份,总之,一换就是十年。南梁太子在南梁混得风生水起,得南梁王宠爱,有求必应。云王府世子在天圣深居简出,恪守己身,虽然有才华,但不轻易外泄。虽然如此低调处事,但偏偏还是得了清婉公主厚爱,一追就是数年?!比菥盎奥?,淡淡一笑,“睿太子,景说得可对?”

        “对又如何?不对又如何?”南凌睿忽然无所谓地转回头,继续没骨头一般趴在桌子上。

        “不如何!多知道一些总是好的!”容景如玉的手摆弄着扇子,忽然轻笑道:“我竟然还不知道她喜欢的是这个!仕女图画得如此传神,想必睿太子南梁太子府三千佳丽也得益于这副扇子的功劳?!?br />
        “你不知道的多了!”南凌睿哼了一声。

        “我不知道的的确是多了,但我只知道一样就好。睿太子这柄扇子该毁了!”容景忽然出手,去毁手里的扇子。

        南凌睿一惊,猛地出手去拦,同时怒道:“容景,你敢!”

        “既然换了十年,和换了一辈子没有二样。如今普天之下只知南凌睿是南梁太子,云暮寒是云王府世子。如今容貌各异,想换也换不回来了!”容景看着南凌睿,清泉的眸光染上一抹黑色,淡淡挑眉,“这把扇子若是落在别人的手有什么后果你当该清楚!难道睿太子想要云王妃的身份大白于天下?想要云王府背上欺君调换子嗣和南梁背地里勾结的大罪?”

        “本太子自然会好好?;ふ獍焉茸?!”南凌睿冷冷道。

        “就怕睿太子保不??!”容景衣袖轻轻一甩,一股强大的气息从他体内散出,南凌睿挡着的手刹那被弹开,手中完好的扇子顷刻间化为碎屑,他声音淡而冷,“七皇子可不是当今皇上,他要是发现这把扇子的秘密,那么睿太子是否想过后果?景就知道睿太子不忍,代劳替你毁去!”

        “容景!”南凌睿勃然大怒,一双眸子喷火地看着容景。

        容景面色不变,颜色淡淡,无视南凌睿的怒意,他如玉的手轻轻抖了抖,玉扇的碎屑顺着他手指缝散落到地上,他衣袖轻轻一拂,窗子无声打开,碎屑便顺着他这一拂中飘出了窗外,窗外一阵风吹来,化于无形。

        南凌??醋庞裆鹊乃樾妓娣缙?,屋中半丝痕迹也无,他忽然对容景出掌,掌风凌厉,容景坐着的身子不动,如玉的手夹起一只筷子,淡淡地看着南凌睿道:“睿太子,你若是不想被再点住穴道的话,最好住手。否则荣王府的点穴之道,我若是不给你解,天下便无人能解开。第一次轻而易举给你解开,第二次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容景话落,南凌睿立即住手,满面怒意地瞪着容景。

        容景不再看南凌睿,放下筷子,从怀里掏出娟帕轻轻擦拭了一下手,起身站起来,对皇后道:“姑姑,时间不早了,我先告辞了!”

        皇后看着二人,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毁了我的扇子就想走?”南凌睿怒气不散。

        “难道睿太子还能拦得住我不成?”容景挑眉。

        南凌睿瞪着容景,看着他淡然自诺的脸忽然笑了,“小丫头马上就恢复记忆了!你是不是心理很紧张?很没底?生怕小丫头对七皇子和以前一样?你如今这是想追去灵台寺?”

        容景静静地看着南凌睿,并不言语。

        南凌睿不再看容景,重新坐下身子,拿起一只筷子在手里把玩,“就算本太子换不回身份,背着一辈子南梁太子的身份又如何?血浓于水。本太子身体里流着的血可是和小丫头一样的。我是她的哥哥,她是我的妹妹,这一点改变不了。容景,告诉你,今日你得罪本太子了。从今日起,本太子偏偏就要帮着七皇子。你想做我的妹夫,门也没有!”

        “哦?”容景扬眉,“睿太子要帮着七皇子?”

        “自然!本太子看七皇子比你强多了!对小丫头也好!这些年每年都会在春夏秋冬四季换季之时将北疆应季的水果给小丫头送回来。而且一旦有好东西,都会第一时间传递给小丫头。北疆如今富硕,万顷良田,荒山也变成了宝地。更有毒瘴峰无数奇珍异宝,本太子若能和七皇子合作的话,可是比你做我的妹夫有利多了?!蹦狭桀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