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19章 情深至此(2)

    第319章 情深至此(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忽然抬步走向六公主。

        老皇帝一时间没出声,老眼眯起看着六公主和走向六公主的云浅月。

        “你说你要嫁给容景?”云浅月来到六公主面前,蹲下身子,看着她。

        “是,我就要嫁给景世子!”六公主看着云浅月,愤恨地道:“云浅月,你何德何能?纨绔不化,大字不识,没有教养,不识礼数,又三心二意,和多少人牵扯不清?水性杨花,这样的女人根本就不配景世子!”

        “还有吗?继续说!”云浅月看着六公主,不恼不怒。

        “这些还不够吗?”六公主看着云浅月。

        “不够,你说的这些容景都喜欢!我纨绔不化、大字不识、没有教养、不懂礼数、三心二意、水性杨花……这些他都知道?!痹魄吃乱∫⊥?,面色没丝毫怒意,“你得找出他不喜欢我的事情来才管用!”

        “你不要脸!”六公主恼恨地瞪着她,“你用什么狐媚子的伎俩魅惑了我七哥又魅惑景世子,你简直就该侵猪笼,沉塘,五马分尸,不得好……啊……”

        云浅月忽然挥手,六公主身子直直飞出了太医院。

        “六儿!”老皇帝面色一变,沉声喝止,“月丫头住手!”

        云浅月放开手,蹲着的身子站起,对老皇帝笑着无辜地道:“皇上姑父,您怎么不早说,您说晚了,六公主被我扔出去了!”

        “天煜,还不快去看看!”老皇帝沉着脸看了云浅月一眼,连忙向外走去。

        夜天煜应声立即足尖轻点追了出去。

        众人都连忙跟在老皇帝身后,刚刚他们都看见六公主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这要是摔在地上还有好?众人不禁觉得浅月小姐实在大胆,若是六公主真被摔死的话,这浅月小姐皇上不处置也得处置了她!

        云浅月站着不动,皇帝的女儿又如何?皇帝的女儿想嫁谁就能嫁谁?她冷笑一声,是时候该让六公主长长记性了!昨日她下手太轻了,今日就让她尝尝滋味。

        “一人之重,全天下人之轻吗?”夜天逸忽然走过来,站在云浅月面前,看着她,“月儿,这五年信笺你只言片语都未曾谈及景世子。这才短短两个月,你便对他如此情深意重了?你真确定吗?你让我如何相信?我们十年情意,五年通信,不及十年大病卧床将养的景世子?”

        原来五年通信,她只言片语未提及容景吗?云浅月看着夜天逸,“喜欢不分先后!没有时间界限?!?br />
        “好一个喜欢不分先后!”夜天逸笑了一声,伸手去抓云浅月的手,“你跟我走!”

        “我跟你走就是,你不用拽着我!”云浅月躲开夜天逸的手。

        夜天逸看了她一眼,抬步向外走去,刚走了两步,他回头看向地上散落的信纸,走回来弯身捡起,将信纸叠好,放入信封里。继续向外走去。

        云浅月看着他手中的信纸,抿了抿唇,抬步跟上他。

        二人出了太医院的大门,只见老皇帝等人站在门口,六公主被挂在不远处一株桂树上,夜天煜正上树去救她。

        “月丫头,她可是朕的公主!你下手未免太重了!这若不是被桂树接住,她若是摔死,您叫朕还如何不处置你?”老皇帝看向出来的云浅月,脸色不好。

        “皇上姑父,您难道就没看出我已经看在您的面子上手下留情了?”云浅月看了一眼六公主,大约是吓得昏死了过去,她收回视线淡淡道:“她若是再说以后嫁给容景,就不止是挂在这株桂树上了!”

        “哦?”老皇帝眯起眼睛,“朕若是偏偏将她赐婚给景世子呢?”

        云浅月迎上老皇帝的视线,神色不变,没有丝毫惧意,淡淡吐出几个字,“那我只能将六公主杀了!”

        “云浅月,你好大的胆子!”老皇帝忽然暴喝一声。

        “皇上姑父,我胆子一向很大!您一直知道的!”云浅月忽然笑了,“你若不相信大可以试试。我真会杀了她的。对了,除非您先杀了我。不过我觉得您是不能杀我的。您若杀了我,这死的人恐怕就不是六公主一个,估计会很多?!?br />
        “放肆!朕是越来越纵容你了!让你居然敢对朕威胁了!”老皇帝怒瞪着云浅月。

        “容景首先会自杀殉情,容景一死,那么全天下爱慕容景的女人估计都跟着自杀。嗯,对了,还有冷小王爷没有容景行针也没救了,冷小王爷一死,孝亲王和孝亲老王爷大约也活不了了,还有我爷爷,对了,还有我姑姑,还有……”云浅月仿若未闻,如数家珍一般将所有牵连的人挨个数了个遍。

        “一派胡言!”老皇帝打断云浅月的话。

        云浅月住了口,看着老皇帝气怒的脸笑着道:“皇上姑父,是不是一派胡言不要紧,要紧的是您可不能将六公主赐婚给容景!您若是将她赐婚给容景,我就一定会杀了她?;褂?,在我喜欢容景之时,您都不能将谁赐婚给他。若是赐婚哪个,我就杀哪个!”

        “混账!”老皇帝将从夜天逸手中拿着没还给他的那株海棠花照着云浅月脸上砸过来。

        云浅月站在不动,想着这株海棠花留了多少年?是不是该毁了!

        海棠花刚要落在云浅月脸上,夜天逸伸手轻轻接住,海棠花完好无损,他看了云浅月一眼,忽然躬身对老皇帝恭敬地道:“父皇,儿臣想和父皇请一道旨意!”

        “什么旨意?说!”老皇帝沉着脸问。显然气得不轻,额头青筋直跳。

        “父皇日理万机,哪里有时间教导月儿?儿臣回京,理应为父皇分忧。月儿纨绔不化,儿臣这些年已经熟悉了她的脾性,从今日起,父皇就将她就交给儿臣教导吧!”夜天逸道。

        云浅月一怔,立即反驳,“不可能!”

        “月丫头,怎么就不可能?你实在太过顽劣,居然连朕都不放在眼里。朕就不信这天下还没人管得了你了?”老皇帝板下脸,对夜天逸道:“好!朕就准了你的奏请!”

        “儿臣就多谢父皇!”夜天逸立即谢恩。

        云浅月忽然扭头就走。

        “月丫头,你要上哪里去?”老皇帝沉声问。

        “我回府!既然皇上姑父不亲自教导我了,我还留在皇宫做什么?”云浅月头也不回。

        “不行!你就住在皇宫!从今日起,七皇子搬回宫中住?!崩匣实劭醋旁魄吃?,对夜天逸道,“还住你以前没搬出宫立府时的宫殿!”

        “是!”夜天逸应声。

        云浅月脚步顿住,回头看着老皇帝,“皇上姑父,你怎么就揪住我不放呢?您就不怕我将您儿子给毁了?我一个女人,也不求有什么大才大智大作为,也不想做轰天动地的大事业,我就想着将来嫁给容景,相夫教子,就算胡乱作为,无法无天,也是祸害他家,有他管着,我嫁过去之后估计连荣王府的紫竹林都爬不出,祸害不了别人,也更碍不着您的事情吧?您执掌天下,天圣万里河山,您奉着好好的山珍海味沉鱼落雁不享受,揪着我不放做什么?”

        “胡说八道!”老皇帝闻言立即喝斥,板下脸道:“云王府的女子哪个不是温婉端庄?你看看你上面的姑姑太姑姑们,都是母仪天下,尊贵无比,每一代的国母都被天下人人称颂贤德皇后,你再看看你,成什么话?半点儿女儿家的做派也没有?喜欢个人吵得天下皆知,还和朕的皇子们成日无所顾忌。说话行止也没有半丝女儿家的矜持。朕若是再由你这样下去,岂不是侮辱了你姑姑太姑姑们的贤德名声?”

        “照皇上姑父这样说的话,我的名声不好,就连累了我姑姑太姑姑连死去的太太姑姑也连累了,那您是天下百姓的帝王,有顾全天下百姓的责任,有一人作奸犯科,您的名声就也不好了呗?有一人杀人,那人就是您杀的?有一个放火,那火也是您放的?京中子弟玩射箭杀孩子的游戏也是您让他们干的?”云浅月挑眉。

        老皇帝被堵了个哑口无言,他刚想怒喝。

        云浅月不等他开口继续道:“您是不是又想说我一派胡言了?我劝您还是别说了!省省力气。我就是个扶不上墙的阿斗。没大志向,也不想跟我的姑姑太姑姑们一样,让天下人人称颂。我就想嫁给容景。替她洗衣做饭生孩子,皇上姑父就将我赐婚给容景不就得了?我保证嫁入荣王府后规规矩矩的!再不传出半丝不好的名声?!?br />
        “你……”老皇帝气怒,半响才吐出一句话,“我看你真该学学女戒!哪个女人像你一般,还没及笄,张口闭口就要嫁人,而且还什么相夫教子生孩子。你简直就是……朕都替你脸红丢人!”

        “哪有女人不嫁人不生孩子的?我自己都不脸红,皇上姑父脸红什么?”云浅月扫了一眼夜天煜已经将六公主救回来,她抱着不将老皇帝气吐血不甘休的架势,努努嘴道:“您的女儿六公主不就是一个吗?她也想嫁给容景,帮他生孩子呢!可惜人家不要!就要我?!?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