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09章 咎由自取(1)

    第309章 咎由自取(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皇后说到这顿住,从冷贵妃身上收回视线,目光冷厉地扫了十几人一眼,十几人身子一颤,她威严地道:“便是蒙蔽皇上,后果你们当该清楚!皇上对不听话的妃嫔如今处置,想必你们心中都清楚的很!”

        十几人面色齐齐一白,恭敬地应声,“是!”

        她们心中清楚,这是皇后借皇上其实是在对她们警告。 若是她们不如实说,皇上即便不怪罪她们,皇后也会饶不了她们。这些年冷贵妃和皇后争锋,皇后虽然偶尔吃亏,但多数还是冷贵妃吃亏。而今她们中间就算有人是冷贵妃收买的人,如今冷贵妃这副样子等于被毁了容,要知道在皇宫的女人被毁了容可就等于毁了前程。就算皇后倒台,皇上也不可能封赐一个毁了仪容的女人为后。再加上冷贵妃平时趾高气扬,待人刻薄,所以,她们很快就权衡了利弊。一会儿文莱回来定然会实话实说。

        皇后对十几人的反应比较满意,话落,看向云浅月。眸光隐含担忧。毕竟打冷贵妃还是不同于打公主,那日是有景世子在场,皇上看在景世子面子上没处置她,今日皇上若是怪罪。她恐怕也不能保住她。

        云浅月打完人半丝悔意和害怕也无,拿着方镜照照自己,又照照地上的冷贵妃,想着这一张脸果然重要,她一定要?;ず米约赫庖徽帕?。对了,还有容景的那张脸。感觉到皇后的视线,她抬头对她吐吐舌头。

        皇后看着她俏皮的样子,想笑,却是怎么也笑不出来。

        不多时,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步履匆匆,显然是一群人向这边走来。众人温声齐齐转过头去,云浅月也转头看去。片刻,只见一群人露头,当前之人正是一身明黄身影的老皇帝。

        老皇帝步履匆匆而来,他身后跟着文莱等一众伺候的太监宫女仪仗队,仪仗队之后还跟着两人,一人是夜天煜,一人是摇着折扇风流无匹的南凌睿。

        云浅月看着老皇帝脚步匆匆,想着这老头不知道是真紧张冷贵妃,还是做足样子给众人看,其实心里打着要将她就势拿下问罪的鬼主意。

        “月儿,你过来!”皇后看着老皇帝,手中的帕子紧攥了一下,对她轻喊。

        云浅月收回视线看向皇后,见她抿着唇,似乎拿定主意要保她,她心下感动,对皇后浅浅一笑,摇摇头,“姑姑,我站在这里就好!”

        皇后蹙眉。

        云浅月用传音入密对她耳边道:“您放心,我不会有事儿,您不用往自己身上揽!”

        皇后清清楚楚听到了云浅月的话,讶异于她居然会传音之术。见她一脸无所谓,丝毫不紧张害怕,她想起她屡次都有惊无险,看起来莽撞,实则每件事情都站在理上,她的心安定了几分,微不可见地点点头。

        不多时,老皇帝来到,一眼就看到了荣华宫门口的情形,目光定在地上躺着的冷贵妃身上,老脸看着冷贵妃那张已经看不出样貌的脸有些不敢置信,须臾,他抬起头看向皇后,沉声问:“皇后,这是怎么回事儿?冷贵妃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云浅月闻言看向文莱,文莱看了云浅月一眼垂下头,她想着以老皇帝这么冷血无情冷静心思深沉的人不可能只听到冷贵妃被打伤就匆匆赶来,一定是问了前因后果。但来了直接找皇后问话,将她摘除,看来他是拿定主意要借此惩治皇后了!她想到此,不等皇后开口,立即道:“皇上姑父,冷贵妃是被我打的!”

        皇后刚要开口的话吞了回去!

        “哦?被你打的?月丫头,你刚刚进宫吧?刚进宫来就打朕的冷贵妃?你好大的胆子!”老皇帝勃然大怒,对皇后喝道:“皇后,在你的宫门口你在场居然还发生这种事情,朕看你越来越没用了!”

        “皇上,不是臣妾没用,您怎么不问问月儿为何打了冷贵妃?”皇后看着皇上。

        她昨日不明白月儿和景世子为何突然请旨赐婚,后来回宫后才得到皇上要借素素淫词艳曲宣淫后宫之事惩治她进而废后的消息。如今见皇上这般略过云浅月直接责难于她,更是明白皇上这是铁定想要将她废后了,她心中恼怒,这些年一直在宫中委曲求全,若是再落得个被废后的下场,那么她牵连云王府不说,又如何对得起自己陪了一生的幸福?昨日她坐了一夜,心死如灰,不想又听到皇上给云浅月宣旨要带在身边管教,还住进荣华宫。她本来已死的心死灰复燃。她就算被废后,也不能窝窝囊囊被他废了!更不能让她的侄女步她后尘。

        “不管是何原因,有你在场,如何能让月丫头以下犯上打了冷贵妃?你居然还推卸责任,朕对你实在是太失望,来人,将皇后……”老皇帝看着皇后,老眼满是怒意。

        皇后脸色也现出怒意,截住老皇帝的话,冷声道:“月儿纨绔不化,昨日您还在场呢!她还不是照样打了六公主?今日臣妾没拦住,也不能责怪于臣妾!”

        老皇帝被堵了个哑口无言,他没想到拿捏了一辈子规规矩矩对他不敢反抗的女人从昨日起居然伶牙利嘴对他敢明目张胆反抗了。他本来佯装的怒火腾地被挑起,喝怒道:“那如何能一样?冷贵妃是朕的贵妃!”

        “皇上这么说六公主不是您的亲生女儿了?”皇后挑眉。

        “你……你竟然敢对朕如此说话?”老皇帝一口气憋在胸口,额头冒出青筋。

        “皇上对臣妾如此说话,臣妾没办法对皇上好说话!谁天生下来也不是被冤枉的!即便您是皇上!”皇后无视老皇帝的怒意,身子站得笔直。

        “好!你说朕冤枉你!那么你就说说,月丫头为何打冷贵妃?”老皇帝老眼凌厉地看着皇后,怒道:“昨日是六儿激怒月丫头在先,再加之她们同龄,小女儿打个架是寻常之事。朕不能因为她是朕的公主便偏袒,又念在昨日乞巧节的份上,不怪罪月丫头。今日他打的是有品级的贵妃,以下犯上。你若不说出个理由来。朕饶不了你!”

        “好,臣妾就好好与皇上说明白,皇上可要听好了!”皇后袖中的帕子攥紧,也怒道。

        “朕听着,你说!”老皇帝背起手。

        “皇上姑父,姑姑,事情因我而起,人也是我打的。你们怎么抛开我这个正主自己说起来了?这让我打了人的人可是半丝成就感也无??!”皇后刚要开口,云浅月插进话,看着二人,心中冷笑。老皇帝玩的这个招数怕是不顶用。她想借冷贵妃怪罪皇后废后没门!

        皇后想起云浅月早先的话,住了口。

        “月丫头,你打贵妃,朕自然饶不了你。你先一边站着,朕要听皇后说!”老皇帝瞥了云浅月一眼。声音冷而沉。

        “还是我说吧!这件事情姑姑说不合适!”云浅月看着老皇帝,又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冷贵妃,不等老皇帝反对,径自开口,“冷贵妃说自古由皇上带在身边教导的人都变成了您的女人,就像丽嫔一样。说皇上姑父昏君想将我也变成您的女人,说以后姑侄共事一夫让天下人耻笑,说我癞蛤蟆也想要入住荣华宫,说以后这荣华宫该改名字了,最重要是……他说皇上姑父早就想要废了姑姑!还说……”

        “一派胡言!”老皇帝打断云浅月的话,老脸铁青。

        “皇上姑父,您也知道这是一派胡言对吧?所以,我就想着冷贵妃真是太欠揍了!就帮您出手教训了她!”云浅月住了口,看着老皇帝,“皇上姑父一直对我比我父王对我都好,对我纯粹如女儿一般爱护,可是冷贵妃这般说话侮辱您的名声不说,也质疑您的品行。这样的话要被传出去,天下如何看待皇上姑父您?您的一世英名可就被毁了!”

        “朕说的是你说的一派胡言!冷贵妃如何能公然说出这般话来?”老皇帝怒看着云浅月。

        “您不信??!不信您问问在场这些人!您后宫的妃子、宫女、太监、嬷嬷、还有文公公!除了一个去给冷贵妃请太医的人外可是谁都没走!”云浅月眼睛扫了一圈,目光淡淡地从那些自打老皇帝来了之后便战战兢兢的人们看了一眼。

        老皇帝闻言看向那些人,目光定在明妃脸上,“明妃,你说,月丫头说的是否是真的!别因为昨日六公主之事你便记恨月丫头。朕要听的是实话!”

        云浅月心中冷笑,这是故意提起六公主,告诉明妃对她记仇呢!可是即便明妃对她记仇。也不见得就会在此时反驳她,明面上得罪她。明妃在她看来能得老皇帝这么些年宠爱,是真有本事,生了三个公主都受宠爱,这个女人可不如表面上简单!简单的人在皇宫待不了。

        “回皇上,浅月小姐说的都是真的!没有半句谎言!”果然明妃上前一步,恭敬地回话。

        老皇帝老眼眯起,“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