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05章 两道圣旨(3)

    第305章 两道圣旨(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能!”容景道。

        “我想住在皇宫还能日日吃到芙蓉烧鱼。你能办得到不?办得到我就想着你?!痹魄吃录矍坝幸桓鍪?,用脚踢着它走。她的脚腕很有技术,石子随着它踢动一蹦好几个下,撞击地面发出叮叮的响声。

        “你若是日日想我,我就能办到?!比菥暗?。

        “好!那我决定日日想着你!”云浅月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容景,伸出手指,“拉钩!”

        容景轻笑,伸出手指,柔声道:“好,拉钩!”

        两人手指勾在一起,紧紧套住,指尖碰触的感觉似乎传到了心尖,令彼此心为之一颤。这像是一个约定,又像是心意相连。无论前方有何风雨,二人一起承担!

        云浅月嘴角弯起,警告道:“不准惹桃花!”

        “你也一样!”容景浅笑。

        云浅月翻了白眼,宫中一帮子女人,唯一的一个老男人就是老皇帝,再就有一帮子小萝卜头的皇子们,年长的都出宫立府了,她上哪里去惹桃花?撤回手指,拉长音,“容公子多虑了,皇宫没有桃花林,小女子想惹也惹不着?!?br />
        “那可不一定,你还是乖些为好!你不去就桃花,桃花也许来就你?!比菥耙渤坊厥?。

        云浅月抬头望天,碧空如洗,和昨日一般,连一片云都无,她不再说话,继续向前走去。

        容景步履轻缓优雅地跟在她身后,在云浅月看不见的地方,目光暗而冷,沉而静。

        二人再不说话,一前一后来到云老王爷的院子。

        玉镯早已经等在门口,见二人来到立即躬身一礼,“奴婢给景世子和浅月小姐见礼!老王爷吩咐了,景世子来了直接进去就可。浅月小姐就不必进去了,老王爷不想见您?!?br />
        云浅月一愣,看向主屋,没见到人影,她皱眉,“为什么不想见我?”

        玉镯不语,似乎不好开口。

        “糟老头子!不见我也得见!”云浅月抬步往里走。

        玉镯立即拦住她,“浅月小姐,老王爷没在屋子里,在后院的茶亭喝茶呢!说不想见您,若是您硬闯进去,奴婢以后就将奴婢乱棍打出府去。奴婢要是让您进去,饭碗可就没了!”

        云浅月停住脚步,有些怒,“我又哪里招了他嫌了?”

        玉镯向后院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走近云浅月一步,贴近她耳边低声道:“老王爷说您太窝囊了,喜欢了太子殿下十年没喜欢成,武状元大会请旨赐婚想嫁给容枫也没成,昨日乞巧节再请旨赐婚嫁给景世子还没成,说您折腾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将自己嫁出去,简直是丢他的老脸。他没你这样嫁不出去的孙女。您什么时候将自己嫁出去,什么时候再来见他?!?br />
        “靠!嫁不出去怪我??!”云浅月瞪眼。这糟老头子是故意寒碜她!

        “老王爷的确是这样说的!”玉镯声音极低。

        “那为什么他就能进去?”云浅月有些火,她回来主动见这糟老头子可不是找寒碜的!

        “老王爷说您这么个小废物景世子都愿意接收,实在勇气可嘉。他请景世子进去喝茶?;贡噶司葡?,准备好好犒劳景世子一番……”玉镯看了容景一眼,低声道。

        云浅月一口气险些没喘上来。什么破理论!

        容景低笑。

        “你得意吧你!记着每日的芙蓉烧鱼,见不到我跟你没完!”云浅月对容景恼怒地扔下一句话转身就走。糟老头子不见她拉倒。她还不想见他呢!她就怀疑了,这老头子是她亲爷爷吗?怎么半点儿亲爷爷的样子也没有?他是容景的亲爷爷吧?

        “好!”容景笑着应了一声,对玉镯道:“老烦姑娘带路!”

        “景世子客气了!您随奴婢来!”玉镯见云浅月气哼哼走出去,转身恭敬地给容景带路。

        容景跟着玉镯身后,脚步轻缓地向后院走去。

        云浅月走出一大断路停住脚步,想着糟老头子让容景进去故意拦住她到底闹什么幺蛾子,她明着进不去就暗着进去行不行?这样一想,她立即转身,还没挪动脚步,就见云暮寒向她走来,她脚步顿住,看着云暮寒。

        第一次见这个哥哥是在皇宫的御花园,夜天倾要拿下她问罪关入天牢,他始终置之不理。在夜轻染问到之时,他轻飘飘一句话却是厉害地将夜天倾驳了个哑口无言。后来接触最长的就是教她学习掌家,让她恨得牙痒痒。再后来就是香泉山灵台寺他拉着她硬要去找灵隐神棍卜一卦。之后就是她为容景挡了暗器受伤他对容景言辞犀利,极为抗拒,后来又几次见面,匆匆而过,再无接触……

        总体来说,对于这个哥哥,她有一种时?;嵬撬嬖诘母芯?!他出现在她面前,她会看见他才想起关于他的事儿,她看不见他,她就会忘了他的存在。是一个存在性不高的人!但却又不是真正的存在性不高,她发现每次见到,他都有一番变化!

        今日他脸色不太好,眉眼之间隐着几分沉郁,看向她的目光极深,深如一个无底洞。

        云浅月眉头不着痕迹地蹙了蹙,她脑中不由自主地想起南凌睿和他那把扇子。想起昨日赛马,因为容铃兰,她和南凌睿的赌约无疾而终。她想要探索那把扇子的秘密也无疾而终。不知道那把扇子的主人曾经是属于南凌?;故鞘粲谠颇汉?。若是本身就属于南凌睿的话,那么说明什么?

        无论是说明什么,她总有一种感觉,南凌睿和云暮寒之间,定是有某种牵扯不清的事情。

        眼前的阳光被挡住,云浅月抬头,见云暮寒已经站在她面前一步距离,他比她高了不止一头,正低着头看着她。她将一番心思压下,脸色不见任何情绪外泄,对他一笑,喊道:“哥哥!”

        云暮寒身子忽然细微地一颤。

        云浅月恍若不见,对云暮寒皱眉道:“怎么这副样子?昨日没睡好还是没睡?”

        云暮寒沉默不语。

        “皇上圣旨让我即刻入宫,你若没事我就进宫了!”云浅月原本打算去偷看糟老头子和容景到底干什么,如今云暮寒在这里,她自然没法前去了。遂打算进宫得了!

        “我也正好要进宫!和你一路吧!”云暮寒忽然转身,向前走去。

        云浅月一愣,看着云暮寒。见他头也不回,向前走去,她抿唇犹豫一下,抬步跟上他。

        云暮寒再未开口,头也不回,脚步不快,但也不慢。径自向大门口走去。

        云浅月跟在他身后,想着戏剧性无处不在。刚刚她和容景一前一后走来,如今和云暮寒一前一后走出去。但心中所想可是天差地别。云暮寒不语,她自然不言语。

        走了一段路,云王爷迎面走来,步履匆匆,见到云浅月和云暮寒在一起愣了一下,对云浅月道:“浅月,你怎么这么快就从你爷爷那里出来了?”

        “那糟老头子不见我!”云浅月提起这个就没好气!

        云王爷一愣,问道:“那景世子呢?”

        “被糟老头子请进去吃酒喝茶了!”云浅月更气。容景一定是糟老头子亲孙子!

        “哦!”云王爷点点头,看着云浅月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又住了嘴,对她摆摆手,“既然你爷爷不见你,那你就赶快进宫吧!文公公在门口等着呢!他从午夜子时就来了。一直等到现在!”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寒儿,你要去哪里?”云王爷看向云暮寒。

        “我送妹妹进宫!”云暮寒道。

        云浅月一怔,他不是说正好有事儿要进宫吗?怎么成了送她了?

        “也好!那你们快去吧!”云王爷点点头,再不说话抬步向老王爷的院子走去。

        云浅月见云王爷走远,看着云暮寒,云暮寒不看她,继续向门口走去。她也说话,跟在他身后。想着云暮寒如此定然有事!既然他不说,她也不问,要说的话,自然会说。

        二人一路无话走到门口。

        文莱等在大门口,见云浅月这么快就回来有几分讶异,见云暮寒来到直接向她来接云浅月的马车走去,他一怔,“云世子也要进宫?”

        “嗯!”云暮寒径自挑开帘幕上了车,惜字如金。

        文莱看向云浅月,见她不以为意,他也不再开口。

        “浅月小姐,老奴将您的衣物都让采莲等人收拾好了。如今都放在车里,本来采莲也要跟随您去侍候,但文公公说皇上圣旨只准您一人进宫??銮夜欣褚遣闪膊恢?,若是一个不小心出了事情也是受罪?!痹泼献吖炊栽魄吃碌蜕??;奥?,嘱咐道:“您要小心行事!万不可再触怒皇上,昨日您当着皇上的面打公主,这事儿太危险,若不是景世子,皇上定然会处置于您,以后您再不可做了!”

        “嗯,我晓得了!”云浅月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