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03章 两道圣旨(1)

    第303章 两道圣旨(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心思一动,看着容景。 他说云王妃?难道她失去记忆和她娘有关?凤凰劫?说的是她脑中的阻塞?普善大师看向云浅月,对她招手,“小丫头坐过来一些?!?br />
        云浅月眉头微皱。

        “大师让你坐过去。乖!”容景见云浅月坐着不动,柔声哄道。

        云浅月瞥了容景一眼,依言坐了过去。

        普善大师伸手给云浅月号脉。不出片刻就松开她的手,点点头,“的确是凤凰劫!”

        “什么叫做凤凰劫?”云浅月偏头问。

        “凤凰劫是克制凤凰真经的一种功法。劫,谓之天劫,地劫,人劫,鬼劫,魂劫,魄劫。绝七情,弃六欲。此称之为凤凰劫?!逼丈拼笫Φ?。

        云浅月不太懂地看着他。

        “就是摒除一切天地间万物,还于本元。就像如今,你应劫,封锁了脑中的一切记忆。你等于从零开始?!逼丈拼笫馐偷?。

        云浅月点点头。不明白她娘为何要给她下凤凰劫,他看向容景,“你怎么肯定是我娘给我下的凤凰劫?不能是别人?”

        “凤凰劫除了故去的云王妃外再无别人会!”容景道:“况且你体内曾经有两股真气,一股是来源于你自己,一股是与你体内的内力正好相反,是凤凰劫的功力。所以我推测是来源于云王妃。而且时间之长几乎与你身体同生同长,大约就是在云王妃故去之时传到你体内的。两股真气相互克制。一旦你修习到凤凰真经最后一重,另一股真气便会将你的功力锁住,让你不能修成最后一重。大约是你强行想要冲破封锁,两相碰撞之下,却是应了劫。让你封锁了记忆?!?br />
        云浅月皱眉,“我娘总不会害我吧!为何要给我下了凤凰劫!”

        “天下无害女儿的母亲。云王妃自然不会害你。但到底是何原因,便只有她自己知道了!”容景摇摇头,眸底深处却有一抹光华闪过。

        云浅月点点头。她娘给她留了红阁,自然不会害她!

        “也许老衲知晓云王妃的意思!”普善大师沉思片刻,缓缓出声。

        云浅月看向普善大师。

        “凤凰劫,劫过而生久。死即是生,生即是死。生死不过一线之间?!逼丈拼笫醋旁魄吃?,缓缓开口,“凤凰真经,真经化真身,真身艳天下。乾坤日月,大地万物,宇盖五内,莫不惊艳。但凤凰从来艳华落于天子之家。哪里有凤凰飞入寻常百姓家?”

        云浅月眯起眼睛,有些懂了!

        “多少人不能领悟。没想到云王妃到是领悟了!”普善大师话落,赞了一句,“老衲曾见过云王妃一面。当得是一名奇女子。只可惜芳华不久,红颜薄命。阿弥陀佛!”

        云浅月沉默不语。

        “小丫头,老衲现在就可以给你解开凤凰劫!让你恢复记忆?!逼丈粕焓秩牖?,掏出一颗赤红色药丸递给云浅月,“你先吃下这个,一个时辰后,老衲给你运功解除劫??!”

        云浅月看着普善手中的药丸,挑眉,“只要我吃下这个,就能恢复记忆?”

        “不错!老衲有两甲子功力,另外有景世子一甲子功力相助。你有天大的劫数,老衲和景世子合力都能给你解开!”普善大师道。

        云浅月忽然站起身,抬步向山下走去。普善大师一怔,看向容景,容景看向云浅月,只见她走了几步,忽然回头,对容景道:“我觉得这样很好,不解也罢!”

        她没想到容景今日带她来此是为了求普善大师帮她恢复记忆,也没想到自己的失忆竟是她娘在临死前给她下了凤凰劫。这两件事情来得太过突然。但即便再突然,她也能瞬间找准自己心中的想法。

        解开凤凰劫,恢复记忆,她不想!至少目前不想。

        “小丫头,你这是为何?”普善大师不解地看着云浅月,“不相信老衲能帮助你解开?”

        “不是!”云浅月摇头。

        “那是为何?你要知道,凤凰劫只有少林寺的无上真经可以破解。如今放眼天下,无上真经只老衲一人会。而我手里的这颗药是劫印丹,天下间也只此一颗。否则景世子这小娃娃从不求人,今日他能转着弯的诱惑我老道上钩下棋帮你解除劫???错过今日,你这封印再想解开,老衲可是不会轻易答应的!毕竟最少要折损老衲一半功力?!逼丈拼笫Φ?。

        “那就不解也罢!大师功力修习不容易?!痹魄吃绿燃峋?。

        “景世子,看来你白白浪费一番苦心了!”普善看向容景,笑道。

        “既然如此,那就不解。大师将药收起来吧!哪一日她愿意解开的时候再解开便是?!比菥盎夯赫酒鹕?,对普善淡淡一笑,抬步走向云浅月。

        “也罢!今日我老和尚算是赚了,喝了酒,吃了鱼。小丫头你要反悔的话,可得再拿出让我老和尚动心的理由来。否则我是不会给你解除的?!逼丈拼笫σ舱玖似鹄?,将药收进怀里。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不再说话,转身向前走去。

        容景对普善大师浅浅一个告辞礼,也不再说话,抬步跟上云浅月。

        二人一前一后,出了香泉山,向山下走去。没有施展轻功,两人的身影拉成一线。

        普善大师直到目送两人身影走远,才收回视线,对身后道:“七皇子,你也见了!你来求老衲,景世子也转着弯的来求老衲,可惜小丫头自己不解除凤凰劫。这就不是老衲不应承你们二人了!”

        普善大师话落,夜天逸身影从山后缓缓走出,目光看向容景和云浅月离开的方向,薄唇紧抿,并未言语。

        普善看着夜天逸,摇摇头,将两个空酒坛弯身捡起,提着向藏经阁走去。

        “我倒不知才只两个月而已,她便对容景已经如此。为了他都不愿意解除凤凰劫恢复记忆吗?那过去的十年,我在她心中算什么?”夜天逸收回视线,低头看着地上的烧烤痕迹,俊逸的容颜在灵台寺灯火掩映下忽幻忽灭。

        普善大师回头看了夜天逸一眼,又看了一眼天空。叹息一声,天意??!

        香泉山下,弦歌已经赶着马车等在那里。

        云浅月不回头,挑开车帘,径自上了车。容景也在她之后上了车。二人谁都没开口。

        弦歌有些不解,看浅月小姐和世子面色不像是吵架,可是太过安静,就有些不对劲。他也知道不是询问的时候,立即一挥马鞭,赶了马车离开香泉山。

        刚一上车,云浅月便扯过靠枕,身子一歪,躺在了车厢内闭上眼睛睡去。

        容景靠着车壁坐下,看着云浅月,伸手扯过车内的薄被给她盖上,自己并未躺下,而是闭上眼睛。他已经做好了准备让她记起一切,他能清楚地感受到她每次遇到事情对自己没有记忆的懊恼,他更知道她表面上云淡风轻奉行顺其自然,怕是心底深处怕是也想要恢复记忆不再被动。他想到了许多,包括她恢复记忆后记起和夜天逸那些纠葛牵扯时,她是否还能像此时一般对夜天逸绝情,对他心定如一??墒撬蓝烂幌氲剿岵唤夥锘私?。

        这世界上若是有一人是他永远都猜不透料不准的,那么就是她!

        她一直都让他出乎意料。

        他以为此生无望的时候,不想她给她治愈了寒毒。他以为夜天逸杨叶传书让她应承了他的时候她却拉住了他,他以为她今日在东山见到夜天逸后定然又对他极好,可是没有,她很绝情。他以为她今日会接受他的安排恢复记忆,可是一切全不如他心中所想。

        这种不如他心中所想,却是让他愉悦至极!

        容景忽然低低笑了起来,笑声从内而外透着愉悦。

        “你笑什么?”云浅月迷迷糊糊要睡着,被容景的笑吵醒。

        “为何不想恢复记忆?”容景收了笑,轻声问。

        “遵循我娘心愿呗!她给我设了凤凰劫必定有她的道理。我解了凤凰劫,岂不是破坏了她一番心意,在天之灵她会不高兴的?!痹魄吃旅悦院纳粲屑阜致痪?。

        容景低笑,忽然俯下身看着云浅月迷糊的小脸,“你确定?”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

        “我以为你是因为我?!比菥扒嵘?。

        云浅月长长的睫毛轻颤了一下,“少臭美!你当你是谁?”

        容景低头去吻云浅月眼睫毛,笑着道:“你的眼睛出卖了你,你在说谎!”

        “容公子,你还懂得读心术??!明日挂牌算卦得了!无数美人趋之若笃会找你算卦的,就算不做荣王,一无所有,你有这个本事也吃穿不愁了!”云浅月眼皮翻了翻,拉长音道。

        “嗯,你说得对。就算一无所有,我也是能养活得起我们两个人的?!比菥暗托?。

        云浅月被他太近的气息撩拨得睡不好,伸手推他,“躲开点儿,我困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