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302章 愿者上钩(2)

    第302章 愿者上钩(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她摆好干柴支架才发现自己身上没火,犹豫了一下,走到容景面前,径自去他怀里掏去,容景看了她一眼,薄唇含笑,普善大师也看了她一眼,道:“小丫头,往鱼肚子里岛些酒,再塞进去些莲叶。 ”

        “好!”云浅月点头。这才发现普善大师放在地上的不止两坛酒,还有一大包香料。她想着容景身上可不像夜轻染一般带这些东西,果然是知道能引出普善大师。她搬起酒坛,将每个鱼里都倒了些酒,放了些莲叶,又在外围用匕首将鱼肉划开几道,撒上香料,将鱼用莲叶包裹好,放在了干柴上。之后用引火石将干柴点燃。

        不多时,噼里啪啦干柴燃起,酒香、鱼香、莲叶香、香料香味融合在一起。

        她也坐下身子,一边用树枝翻弄着烤鱼,一边看二人下棋。

        这一局棋不同于容景和她那日在这灵台寺南山与她下的玲珑棋局,而是今日上午她和南凌睿赛马到达东山,她虽然恍惚的扫了一眼,便知正是他与夜天逸所下的真龙棋局。

        真龙棋局,又称上古棋局。九九八十一开,天地眼,凤凰劫,包容万物。是纵横捭阖,大起大落的大棋局。寻常人别说领悟各中真谛,就算是摆上一局,也是万分艰难。

        云浅月猜测着容景到底所求什么?

        据普善大师说百年前他和荣王也下了这样一局棋,那么百年前的荣王所求什么?

        开始二人落子极快,渐渐的便慢了下来。容景面色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看不出心中所想。普善大师则是正好相反,一张鹤发童颜的脸上不时地呈现出各种情绪,当真是千百万化,可是因为情绪太过繁多多变,却一样让人看不出心中所想。

        云浅月调小干柴的烈火,让鱼慢慢烤熟,她移开目光看向前方。前方有僧人大约是闻到烤鱼的味道前来,当看清这边三人,都悄无声息返了回去,无人前来打扰。

        小半个时辰后,鱼烤熟,二人的棋局才下了一半。

        云浅月看了二人一眼,径自拿起一只鱼打算自己先吃。她刚到手里就被普善一把夺了过去,还教训道:“小丫头,要尊老爱幼!”话落,也不嫌烫一般,便大口大口咀嚼起来。

        云浅月笑了笑,想着这话说的好,尊老爱幼,他一个人又老有幼,可不占全了?又拿起一只烤熟的鱼看向容景,见容景正含笑看来,她将鱼递给他。此人动作优雅地吃起来。

        “嗯,小丫头以后可以当贤妻良母!这鱼烤得不错?!逼丈圃薜?。

        容景含笑点头,温柔地看了云浅月一眼,“大师说得极是!”

        “可是谁家的贤妻良母可就不一定了?!逼丈拼笫σ槐叱杂?,一边落下一子,又道。

        “我家的,一定!”容景语气不容置疑。

        云浅月刚拿起鱼咬了一口,闻言险些被鱼刺卡住。想着这个不脸红的!

        普善抬眼看了容景一眼,摇摇头,“不像!”

        “何为像?”容景挑眉看向普善。

        “像乃天定?!逼丈频?。

        “像由心生。我说像,就是像?!比菥八祷凹湟猜湎乱蛔?。

        “百年前荣王舍江山,只为一女子。奈何命运弄人?!逼丈拼笫Φ?。

        “我不是曾祖父。该我的就是我的,只有我不要,无人能抢去,苍天也不能?!比菥暗?。

        普善再次落下一子,抬眼看向天空,“景世子,你可看到中天的星云图了?”

        “看到如何?没看到又如何?”容景不抬头,也落下一子,挑眉。

        云浅月闻言抬头看天,繁星满天,银河被繁星点缀,远远看来极为华丽。北斗七星摇摇挂在天际。启明星极为璀璨夺目。每一颗星,即便是一颗极小的星都极为亮眼。

        “中兴乱,半壁江山将空。杀破狼,大煞之照?!逼丈频?。

        云浅月眨眨眼睛,她怎么没看出来?她看到的是碧空如洗,繁星华丽。各自在各自的轨道上。连方位都没错??醋耪庋囊箍?,让她心澄透明净。

        “大师原来看到的是这个,您可知我看到了什么吗?”容景依然不抬头,问道。

        “哦?景世子不妨说说!”普善收回视线。

        “天下倾,江山兴,锦绣华章千古盛世。大吉之兆?!比菥暗?。

        普善“呃”了一声,落下一子,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容景亦是莞尔一笑。

        云浅月觉得一个真和尚,一个假和尚,来来回回打哑谜让人真累!她从天空收回视线,默默吃鱼。

        “好一个锦绣华章千古盛世!从这一点上看,你曾祖父不及你。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逼丈菩Π?,大赞道:“星云图来自心中,不是来自天空。景世子悟道了!当年你曾祖父便没有悟道,才让荣王府百年挣扎?!?br />
        容景含笑不语,只是笑容忽然有些凉。

        “小丫头,再来一只鱼?!逼丈迫恿耸种械挠愎峭范栽魄吃抡惺?。

        云浅月立即拿了一只鱼给他。

        普善接过又吩咐,“酒!”

        云浅月直接将一坛酒扔给他。

        普善再次伸手接过,又对他道:“那一坛酒给景世子?!?br />
        云浅月皱眉,这一大坛酒喝下她估计得背他回去。她摇摇头,“不行!他不喝酒!”

        “小丫头,还没嫁给他就开始当家了?”普善挑眉。

        云浅月脸一红,心里愤了一句,哼道:“要喝也行,他若是醉了的话,你负责将他背着送回去,我反正不背?!?br />
        “原来是怕他醉了!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荣王府的男子除了才华冠盖倾天下外,还有一样不输于才华冠盖的本事,那就是酒量。千杯不醉,亦不为过。这才区区一坛酒,小丫头,你还是不了解他?!逼丈菩ψ诺?。

        云浅月皱眉,怀疑地看着容景。她可是亲眼见过他喝醉过的。难道假的不成?

        “我只对圣灵泉醉!”容景对上云浅月怀疑的眼神,眸光微闪,为她解惑。

        圣灵泉?夜天逸从北疆拿回来的酒?难道和她有什么联系不成?云浅月有些明白地点点头,将酒坛递给容景,“那你喝吧!”

        容景伸手接过,动作优雅。

        “我老和尚活了一百多年,难得遇到百年来一个称心的人,今日就交了你这个小娃娃为忘年交吧!”普善大师一手提着酒坛,一手拿着鱼,看着容景笑道。

        “容景之幸!”容景含笑点头。

        二人话落,两坛酒齐齐举起和对方一碰,瓷坛发出咚的一声响声,二人撤回,各自开饮。

        普善大师当得上牛饮,容景一如既往,温文尔雅。

        云浅月看着二人,她虽然平时爱酒,可是今日丝毫没有酒瘾。吃完了一条鱼之后又拿起一条,扫了一眼二人中间的棋盘,想着半壁江山将倾,这是要接近尾声了!

        灵隐大师咕咚咕咚一起喝完一坛酒,将酒坛一扔,一言不发开始吃鱼。

        云浅月这回不等他说话,将剩余的几条鱼都放在了他的面前。

        容景将空酒坛放下,不再动作,静静看着云浅月吃鱼。

        云浅月发现今日容景的眸子尤其亮,和碧空上的星辰有得一拼。她对他撇撇嘴。无声道:“酒鬼!”

        容景低笑。

        不多时,几条鱼被普善一扫而空,只见他摸摸肚皮,似乎颇为满足。用莲叶擦了一把手,对容景道:“小娃娃,落子不悔!还有最后一步,你可要想好了再走。输了的话我就将这个小丫头扣下给我烤鱼了!”

        “落子不悔!大师大约是赢不了?!比菥扒承?。

        “那可不一定。我最后这一招可是乾坤大定。你无回天之力,可是赢不了的?!逼丈拼笫奥?,将最后一颗黑子放在了棋盘上。

        云浅月转头看去,只见真龙棋局的真龙已成,白子再无落脚之地。她看向容景。

        只见容景淡淡一扬眉,月牙白的衣袖轻轻拂过棋盘,手中的白子已经落下。他衣袖拿开,普善大师看着棋盘目瞪口呆。云浅月眨眨眼睛,忽然笑了!

        偷梁换柱在人家眼皮子底下能做到这般炉火纯青的人,天下恐怕是只有容景一人了!只见白子成龙,黑子却是一盘散棋。真正可谓风云变化旦夕之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亦不为过。

        “老衲服了!”普善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容景浅笑,“大师既然输了,鱼也吃了,酒也喝了,是否该答应容景一求了?”

        “输棋不悔约,方为真君子。老衲自然应承,你说吧!”普善大师点头。

        容景忽然站起身,轻拂了拂衣摆,看了云浅月一眼,对普善深施一礼,温声开口,“我的要求就是请大师施以援手,恢复她的记忆!”

        云浅月一愣。

        普善大师老眼闪过一道光,“原来你所求是这个!”

        “是!天下间除了普善大师,无人能解开云王妃下的凤凰劫?!比菥拔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