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88章 春暖花开(3)

    第288章 春暖花开(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可以出来了!”过了片刻,容景柔声道。

        云浅月从水中钻出,身子凌空而起,轻飘飘站回地面,虽然一身清爽,可是浑身湿透,而且衣服黏在身上,她没好气地对容景问,“如今怎么办?你就这么让我湿着跟你去烤鱼?”

        容景看着云浅月曲线玲珑的身子,温柔的眸光微凝,一时并未说话。

        “问你话呢!小心眼睛长针眼!”云浅月掏出怀里的帕子仍在容景脸上。

        容景低声一笑,将帕子缓缓拿开,“你不是武功恢复了吗?运功将衣服烘干吧!”

        云浅月闻言立即运功,随着她意念而动,真气顺着经脉而走,一圈之后果然衣服被蒸干,她看着容景,上前一步,将他手中的娟帕拿过来,将他袖子挽起,用娟帕将他肘弯四周的血迹擦干,将手轻轻覆在他红肿的肘弯去,试着按了两下,之后运行真气到他肘弯处,按照灵台寺地下佛堂给他运功疗伤心脉的方法在他肘弯处反复摩挲。

        容景温柔地看着她,一动不动。

        筋骨在同一处被这伤两次,细微探视下,云浅月发现比她想象的伤势要重。果然如他所说,若是不及时治愈,从内部化脓,他即便能保住这条胳膊,以后也会落下伤疤,落下伤疤还是轻的,以后即便功力恢复,也是肘弯无力,影响灵便。

        云浅月想着这人真是自虐,换句话说就是疯了!和一个疯子较什么真!她也懒得再说话,体内的真气暖而柔,不出片刻,容景手腕上的红肿褪去,早先的药液贴在他伤口处已经干化,呈现透明色,她拿起娟帕给他将伤口裹住,系上蝴蝶结,然后给他落下袖子,伸手拉上他就走,“这里的这些死人怎么办?”

        “弦歌,将这些人烧了!”容景吩咐。

        “是,世子!”弦歌从暗处现出身子。

        “今日我也遇到了十几个黑衣人?!痹魄吃驴戳讼腋枰谎?,见弦歌胸前有一片血迹,显然受伤了。

        “不奇怪!这个人是想我们两个最好都死了!不过可惜,他小看了你?!比菥暗?。

        云浅月眼睛眯起,想他们两个都死的人可是不多。夜天倾照如今看来应该是不会想要她死的,她即便对感情白痴,也不会看不明白他眼睛里挣扎的情愫。而秦玉凝对容景痴恋了多年,也是不会想要他死的。

        夜轻染、南凌睿、叶倩、夜天煜、夜天逸,云老王爷、云王爷、德老王爷、德王爷、孝亲老王爷、孝亲王、还有荣老王爷和老皇帝。放眼整个天下,能在天圣京城翻云覆雨,能有能力动用这些死士杀手的人,可是寥寥无几,屈指可数也就这些!

        夜轻染七年不在京中,南凌睿是南梁太子,即便有些暗桩在天圣,这么多耳目监视下他也施展不开,叶倩一样,夜天煜小手段可以,这样的大手段,他还驾驭不了。夜天逸不会杀她,云老王爷、云王爷更不可能。德亲老王爷、德亲王据说为人清正秉直,算是鲜有的清正派人物,大智大谋,不会动用这样的邪术,孝亲老王爷和孝亲王若是有这样的人的话,估计早就给她用上了,等不到今日。而荣老王爷不会害自己的孙子,荣王府唯一的继承人。

        所以,只剩下一人,老皇帝!

        百年前南疆大乱,天圣皇室一统江山。若说南疆有人没被天圣皇室收买,打死她也不信。而那日她和容景出了皇宫后就被百名死士光天化日之下刺杀。明面上是挑衅了皇权,可是事有两面性。谁会想到皇上在背后动的手?

        连她都想不到!

        想到此,她周身顿时冷寒起来,冷笑道:“好一招背后黑手,他是否太急了!小看了我也就罢了,可是才动用这七八十人,也小看了你不是?”

        “据说他最近身体不大好,已经动用了钦天监练的长生丹?!比菥耙∫⊥?,“他是小看了你没错,或者说,他是想要借你给一个人震慑。天圣的皇帝,从来不要儿女情长。他没有小看我,他没想要我的命,想要的不过是我重新卧病在床而已。荣王府的金库他一日得不到手,一日不会对我真正痛下杀手?!?br />
        给一个人震慑?她今日是和夜天逸在一起,看来他是老皇帝选定的继承人了!怪不得如此急迫,原来是已经油尽灯枯了!

        云浅月冷哼一声,“他倒是打得好主意,可是事实往往不是靠着人的意愿发展的?!?br />
        容景淡淡一笑,不再开口。

        二人说话间来到踏雪跟前,踏雪警惕地看着容景,云浅月摸摸踏雪的头,抛去脑中的想法对容景嘲笑道:“连马都不待见你!”

        “一会儿去了香泉山之后将它烤着吃了,我有好久没吃到马肉了!尤其是夜轻染送的马的马肉,尤其好吃?!比菥翱醋盘ぱ?,慢悠悠地道。

        踏雪一惊,忽然急速倒退,不舍地看了云浅月一眼,调转头四蹄扬起向远处跑去。

        云浅月一怔,只见不过眨眼之间踏雪已经跑了个没影,她收回视线对容景瞪眼,“你将它吓跑了!我们骑什么去香泉山?”

        容景认真地看着云浅月,温声道:“不是吓,是我真想吃了它!”

        云浅月无语,看着容景认真的脸,半响,才恨恨地挖了他一眼,“你个肉食动物!”

        容景莞尔一笑,很诚以为然地点点头,“你说得对!的确是这样!所以,以后别再让我见到你骑夜轻染送的这匹马,否则保不准哪日就被我吃了!”

        “你……”云浅月瞪着容景,怒道:“那我骑什么?你给我找一匹比踏雪还好的马来,我就不骑!若是找不来的话,我偏要骑,你若是敢给我将它吃了,我就将你吃了!”

        “嗯?你要将我吃了?”容景凑近云浅月。

        “你滚开!”云浅月推开容景,后退了一步,板着脸看着他,“听重点!”

        “我听到的重点就是这个!”容景笑看着云浅月。

        “我搭理你才是有??!”云浅月转身就走。世界上有卖后悔药的吗?有的话,她打死都不回来找这个容混蛋。简直就是和自己过不去!

        容景轻笑,不再说话,抬步跟上云浅月。

        云浅月走了一段路,回头看容景亦步亦趋地跟着,瞪着他,“你跟着我干嘛?”

        容景神色无辜,“车停在前面!”

        “我不坐车!就要骑马!”云浅月看向前方,果然见他的马车停在道上。故意道:“你现在就将踏雪给我找回来,要不就找一匹比踏雪还要好的马,否则我跟你没完!”

        “天下最好的马是玉雪飞龙,踏雪虽好,不及玉雪飞龙一分。玉雪飞龙我正好有一匹,藏在某处,不过玉雪飞龙是皇上都得不到的万里挑一的宝马,你若是骑着它穿街过巷的话,你觉得皇上会如何?”容景挑眉。

        云浅月皱眉,“将老皇帝气死了正好!”

        “等你及笄之日,我送你可好?”容景语气温柔下来,强调道:“夜轻染辛苦得了一匹好马,不给叶倩,反而给你,那岂不是将他的心思昭然若揭?你猜皇上会如何?就算我不吃踏雪的马肉,你也不能真要了这匹马。你还嫌麻烦不够吗?”

        云浅月觉得也有理,可是她是真的喜欢踏雪,不过据典籍上说玉雪飞龙可以在雪山上飞腾,跨越山涧,这平常的山坳道路更是如履平地。没了踏雪他赔她个玉雪飞龙也不错。而且她的确麻烦够多的了,不能再多舔麻烦了。她气恼顿消,看着容景,“这可是你说的??!我及笄那日一定要看到玉雪飞龙?!?br />
        距离及笄还有半年,到时候怕是早就乾坤变幻,老皇帝想有意见也有不起来了,指不定早就埋入黄土了呢!她骑玉雪飞龙还怕什么?

        “嗯,我说的!我答应了你的事情何时没有做到过?”容景点头,漫不经心地道:“可是你答应我的事情就失信于我?!?br />
        “我答应你什么……”云浅月刚要反驳,忽然想起那个绣了一半的香囊,底气顿失,有些郁闷地道:“还不是因为你对我发脾气,赶我走。否则早就绣完了!”

        “我那日不赶你走,你指不定说出什么让我吐血的话呢!”容景瞥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理亏,那日若他没有发现她的意图,她的确是打算和他一刀两断的。她扯了扯嘴角,伸手拉住容景的手,“我们现在回程,我将那个香囊给你绣完了如何?”

        “现在我最想的是吃你亲手给我烤的鱼?!比菥暗?。

        “那香囊呢?吃烤鱼的话你今日就佩戴不上了!”云浅月看了一眼天色,此时已经过了响午。他们若是奔波去香泉山的话,再烤鱼回程,她再回府绣香囊时间来不及。

        “那就改在我及冠之日,你送给我,如何?”容景道。

        “那也行!”云浅月痛快地答应。他及冠和她及笄是一日?;乖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