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85章 喜欢可好(3)

    第285章 喜欢可好(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而夜天逸容貌虽好,可是不及容景的如诗似画,但他贵在气质尊华,他就这样端坐在马上,雪青色锦袍,腰束玉带。整个人在青山葱翠绿草辉映间有一种低调的奢华。他的气质已经超脱了他皇子的身份,即便他落于尘埃,也不会真正掩入尘埃。

        云浅月收回视线,点点头,轻声道:“是灵台寺!”

        “记得还是我离开京城那日你带我来了这里,如今一晃已经五年了!”夜天逸叹息一声,“不过那日走得是南山后山,如今我们是从北山后山?!?br />
        云浅月沉默,据说七皇子五年前他母妃获罪,被饮毒赐死,母族全部被牵连被杀,他被放逐北疆。那是怎样的一场血雨腥风。她又在中间扮演了什么角色?她压下心中的沉暗,甩开马缰,翻身下马,对她道:“今日是乞巧节,山上估计很热闹,我们上山去看看吧!”

        “好!”夜天逸点头,也甩开马缰,翻身下马。

        云浅月抬步向山上走去。山势陡峭,怪石嶙峋,荆棘密布,只有一条羊肠小道,但羊肠小道也被两边爬出的荆棘封死,看起来寸步难行。她却恍如不见,抬步走上那条小道。

        夜天逸也恍如不见,抬步跟在她身后。

        二人向山顶走去。

        走到半山腰,前方已经没路,云浅月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夜天逸,见他即便走在荆棘中,也是气质卓然,她忽然一笑,问道:“我最喜欢吃的是什么菜?”

        夜天逸脚步一顿,也笑着回道:“芙蓉烧鱼!”

        “你会做吗?”云浅月问。

        “会!”夜天逸点头。

        “我最喜欢吃的瓜果是什么?”云浅月又问。

        “葡萄!”夜天逸答。

        “我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云浅月再问。

        “睡觉!”夜天逸又道。

        “我最喜欢的乐器是什么?”云浅月依然问。

        “风琴!”夜天逸道。

        “我最讨厌吃的菜是什么?”云浅月偏着头看着夜天逸,转了音调再问。

        “清水白菜!”

        “我最讨厌的瓜果是什么?”云浅月还问。

        “蜜瓜!”

        “我最讨厌的人是谁?”云浅月再问。

        “太子皇兄!”

        “我最讨厌做的事情是什么?”云浅月又问。

        “背书!”

        “我最不喜欢的乐器是什么?”云浅月还问。

        “笛子!”

        云浅月住了口,认真地看着夜天逸,对上他琥珀色的眸子,一字一句地道:“你若反过来问我的话,我都知道你的这些喜好和讨厌吗?”

        夜天逸一怔,点点头,“知道!”

        “也许我知道,但那是以前的我。你若是如今问我的话,我一无所知?!痹魄吃乱瓶酉?,看向天空,声音清澈如水,纯净不带半丝杂色,“我失忆了!”

        夜天逸面色一变,凤眸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

        “也许你不信,我的确是失忆了!”云浅月道。

        “什么……时候?”夜天逸和缓的声音忽然有些哑。

        “大约两个月前吧!火烧望春楼第二日!”云浅月收回视线,看着夜天逸,平静地道:“当时在皇宫鸳鸯池醒来之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夜天倾要拿下我入刑部大牢,是容景和夜轻染合力保出了我?!?br />
        夜天逸身子一震。

        云浅月看着他不再说话。她以前对他不同,大约也是因为小七吧!她不知道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前世今生,是不是真的有宿命轮回。但她心中清楚地知道一点,就是小七在她心里是特殊的存在。谁也代替不了。

        “你……怎么会……”夜天逸看着云浅月,脸色有些白。

        “我也不知道!”云浅月摇摇头。

        夜天逸上前一步,忽然伸手拉住云浅月的手,把上她的脉搏,云浅月站着不动,任他把脉。从刚刚容铃兰衰落马下他接住给她把脉来看,他自然是懂得医术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夜天逸半响松开手,低声问。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我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怪不得我许久未收到你的信……怪不得……原来你是失忆了……”夜天逸哑着嗓子道:“我还以为是因为……你才对我避而不见……”

        “因为容景吗?”云浅月挑眉,清声道:“我的确是因为他对你避而不见?!?br />
        夜天逸一惊,低着的头抬起,直直看着云浅月,“你对他……”

        “我喜欢他!”云浅月抿了抿唇,还是决定据实以告。

        不管是因为他长得太过像小七她没失忆前与他揪扯甚深,还是因为他本身这个人她与她才揪扯甚深,无论如何,她如今喜欢容景,并且今日发现想收回也收不回来这种喜欢,看到容景受伤她会心疼,会对着他那张风轻云淡无所谓的脸恼怒,明明知道他是故意这般施为让她在意,可是她还是会控制不住情绪外泄忍不住不去在意他。

        夜天逸沉默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

        沉默在两个人中间蔓延。

        许久,夜天逸忽然上前一步,伸手一揽云浅月的腰,身子凌空飞起,踩着荆棘直直向山上飞去。云浅月一怔,却并没有阻止,任凭夜天逸带着他上了香泉山。

        上了山顶,夜天逸松开云浅月的腰,伸手拉住她的手,不发一言向达摩堂走去。

        云浅月跟在夜天逸身后,依然未开口阻止。

        走了一段路之后,有僧人看到有人上山刚要拦阻,但见到夜天逸的腰牌和云浅月的脸便住了口,打了声佛号让开了路。

        夜天逸拉着云浅月来到达摩堂。

        达摩堂今日香火鼎盛,比祈福节不遑多让。

        夜天逸绕过前堂,轻车熟路向达摩堂内院走去。

        云浅月亦步亦趋地被夜天逸拉着,脑中想法来回徘徊,一时间摸不清夜天逸的心思。

        不出片刻便来到内院的一座佛堂,相比于前院人声鼎沸,内院清幽静寂。里面有木鱼声传出,谱一进来,就令人心灵澄静。

        堂前有一个小沙弥安静地立在那里,见夜天逸和云浅月来到,似乎认得二人,双手合十打了个佛偈,恭敬地道:“施主请!大师正在等候两位施主!”

        “我们就不进去了!你进去将五年前我们放在大师这里保存的信拿来就可?!币固煲萃W〗挪?,对小沙弥吩咐。

        “是!”那小沙弥应了一声,走了进去。

        里面的木鱼声在小沙弥进去之后停顿了一下,之后木鱼声再次响起,小沙弥从里面走出来,拿着两封泛黄的信封递给夜天逸,恭敬地道:“大师说了,这两封信封自两位施主五年前交给大师保管之后,再无人打开过,也无人知道。如此原封不动物归原主?!?br />
        “多谢大师!”夜天逸松开云浅月的手,对里面双手合十拜了一拜。

        “七皇子客气了!”里面传出极为苍老的声音。

        云浅月听着这样的声音比灵隐大师还要老,大约百岁以上。她疑惑地看着夜天逸手中的信封。信封两面都未灌注名姓或者任何字迹。想着这是她和夜天逸一起保存的?

        “来,你打开看!”夜天逸将信封递给云浅月。

        云浅月接过信封,却没有立即打开,而是看着夜天逸。

        夜天逸静静看着云浅月,目光平静,什么也看不出。

        云浅月抿唇,犹豫了片刻,忽然伸手将信封划开。两张信封内齐齐掉出一张薄薄的金叶,她看向两片金叶,身子瞬间僵硬。

        只见一张纸上写着,“五年后,你喜欢我可好?”

        另一张纸上写着,“好!”

        云浅月看着手中的两片金叶,两片金叶上的字迹她都熟悉无比,一张金叶上的字迹是和那日杨叶传书那片金叶上的字迹一样,一张金叶上的字迹则是她不伪装时自己原本的字迹。她从失去记忆以来再未曾用过这样的笔迹。

        信封陈旧,从金叶上的字迹痕迹来辨别的确是五年的模样!

        也就是说,她五年前答应了夜天逸五年后喜欢他,可是偏偏她失去了记忆忘了他!

        云浅月看着两片金叶,一时间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一种感情。只觉得上天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将她置身于两难之境。

        面前的人偏偏长得像小七,她偏偏在失忆这段时间喜欢上了容景。

        云浅月唇瓣紧紧抿着,看着两片金叶上的字迹久久不语。

        夜天逸也不言语,同样看着云浅月手里的字迹薄唇微抿,不发一言,不知道想些什么。阳光透过身前的一株老榕树打在他雪青色的锦袍上,斑斑点点。他身影在斑驳的阳光下,呈现出一抹沉郁的颜色。

        “你为什么不早些回来?”云浅月许久后轻声开口,“哪怕早半个月!”

        “我本来是打算早一些回来的,可是北疆出了些事情,很是复杂……”夜天逸抬头看着云浅月,轻声道:“我处理完事情,快马加鞭,赶在你上云雾山那日回来,不成想你对我避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