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81章 赛马交锋(2)

    第281章 赛马交锋(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夜天倾看着云浅月和南凌睿打马消失的方向,并未说话。

        “太子殿下,月姐姐,睿太子、叶公主和染小王爷都离开了,我们还去西山赛马吗?”秦玉凝伸手拉拉夜天倾的衣袖,柔声问。

        “自然要去!你在府中闷了数日,本来就想带你出来散散心,想着人多才热闹。不过如今少了四人也没什么。我们照样可以去!”夜天倾收回视线,对秦玉凝温柔一笑。

        秦玉凝笑着点点头。

        “你们去吧!我要去皇宫看看小魔王和叶公主请婚的盛况,这样的喜事儿可不能错过?!币固祆虾鋈蝗酉乱痪浠?,打马去追夜轻染和叶倩。

        “四皇子!”赵可菡忽然喊住夜天煜。

        夜天煜勒住马缰回头看向赵可菡,笑问:“赵小姐喊我何事?”

        “今日可是乞巧节??奢罩浪幕首勇硎跫?,想邀四皇子一起赛马,您……您若去了皇宫,我……”赵可菡看着夜天煜,一改对夜轻染说话时的爽快利落,有些紧张。最后一句话没出口,意思却不言而喻。

        夜轻染眨了眨眼睛,看着赵可菡,眸光快速地闪过一丝什么,并未立即答话。

        “四弟!赵小姐知道你也会来,今日可是专门来此等你的?!币固烨闫沉艘谎壅钥奢?,对夜天煜道。

        “这样??!那我到真不好辜负赵小姐心意了!”夜天煜打马转了回来,爽快应道:“好,本皇子不去看热闹也罢,也正好领教一下赵小姐的马术??纯唇磬蝗眯朊家彩且患焓露?,反正那小魔王和叶公主的事儿是早晚的事儿,也不新鲜,不看也罢?!?br />
        赵可菡一喜,脸色有些红,“多谢四皇子赏脸!”“赵小姐客气!”夜天煜笑了笑,看向赵可菡的目光有些玩味。

        夜天倾看着夜天煜和赵可菡,凤目深邃,须臾,他转向云暮寒,问道:“云世子,你和清婉妹妹有何打算?可是还一起去赛马?”

        云暮寒不答话,目光看着云浅月和南凌睿离开的方向,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自然要赛马,暮寒,你陪我赛马好不好?”清婉公主伸手拽住云暮寒衣袖,小声央求,“我想要赛马,你答应我的,不能反悔……”

        云暮寒转头看清婉公主,沉默半响,缓缓点头,“好!陪你赛马!”

        清婉公主立即欢快地叫了起来,高兴得像个小孩子。

        夜天倾似乎不忍再看清婉公主,转过头看向六公主、容铃兰、冷疏离、文如燕等人,“六妹妹和容二小姐、冷小郡主、文小姐呢?可是还一同去赛马?”

        “自然要去的!”冷疏离立即回话。她一直的心愿就是加入太子府。即便秦玉凝是准太子妃了又如何?也不代表她没有机会??銮仪赜衲不兜氖蔷笆雷?,别以为她不知道。

        “我就不去了!”容铃兰摇摇头。她对夜天倾已经不再有想法,自然不会再与冷疏离争夺。目光看向云浅月和南凌睿离去的方向,犹豫了一下,忽然打马向那个方向离去。

        冷疏离一愣,当初在太子府她和容铃兰大打出手,没想到如今容铃兰到放弃了。她看向夜天倾。

        夜天倾看着容铃兰离开,没有什么表情。

        “我也不去了!”六公主也摇头。她今日的目的本来就是想见景世子,想着景世子对云浅月如此在意,知道染小王爷邀云浅月赛马他定然会来,却没有想到根本没有来。这说明他对云浅月是不是没有心思?若是有心思的话如何不想和她一起乞巧?她心里有些暗喜,想着要回去想想办法,看看今日如何才能邀景世子一同乞巧。既然景世子对云浅月没有这种心思,她就有机会?;奥?,她打马向荣王府而去。

        “我也不去了!”文如燕也摇头。她本来以为今日云浅月和染小王爷来赛马容枫肯定会来的,没想到没见到容枫,这样看来容枫也不是多在意云浅月,那日在荣王府大门口扔下她离开送云浅月回府大概也是因为云浅月在武状元大会闹的那一出,她也心中暗喜,打算再去荣王府找他。见六公主向荣王府的方向而去,她也打马追了去。

        几名女子先后带着各自的想法离开,本来刚刚还占据了半个西城门的人去了一半,霎时就剩下夜天倾、秦玉凝、夜天煜、赵可菡、云暮寒、清婉公主、冷疏离七人?;褂衅呷烁娴囊恢谒娲?。

        “六公主喜欢景世子,文小姐喜欢容枫公子,容二小姐似乎喜欢南梁的睿太子?!鼻赜衲醋湃死肟?,对夜天倾笑着道:“若在今日乞巧节真都能成全美好,也不失为一段佳话?!?br />
        “嗯!”夜天倾看着三人身影消失,不知道想些什么,须臾,他转过头,看向剩余的几人,“天色不早了,我们出城吧!”

        几人同时点点头,一行人出了西城门向西山而去。

        云浅月并未打马返回云王府,而是转过了一条街之后转道向东城门而去。南凌睿见到云浅月转道,也打马跟随着她向东城门而去。

        两匹马一前一后,很快便出了东城门。

        出了城门后,云浅月勒住马鞭,回头看向南凌睿,“难道今日你想代替夜轻染和我赛马不成?”

        “有何不可?我的马术可不比夜轻染差?!蹦狭桀?醋旁魄吃?,笑着扬眉。

        “要赛马,就要有赌注。你确定你输得起?”云浅月挑眉。刚刚她听夜轻染说东山宽阔,也适合骑马。今日既然出来,虽然不能和夜轻染赛马,但有人陪着她赛马也不错,南凌睿就刚刚从西城门到东城门的距离看来,马术丝毫不差于夜轻染。

        “只要你输得起,我就输得起!”南凌睿道。

        “好!我们以东山的烟雨亭为终点?!痹魄吃碌溃骸澳阆人刀淖?!”

        “你若输了,随我去南梁!”南凌睿道。

        云浅月闻言眸光微闪,“去南梁做什么?做你的太子妃还是太子侧妃?”

        “都差不多!”南凌睿道。

        “好!”云浅月点头。

        “小丫头!输了你别后悔!我是不会让着你的!”南凌睿提醒云浅月,“而且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一诺千金,赌场可不言交情。输了的话,到时候你不去南梁都不成?!?br />
        “后悔我随你姓!”云浅月不认为她会输。

        “哈哈!好!”南凌睿大笑,“说你的赌注吧!”

        “你若输了,将你手中的扇子给我!”云浅月看向南凌睿手中的扇子。

        南凌睿一愣,看着云浅月,笑问:“那日我在醉香楼要给你这把扇子,你可是不要的,如今怎么又要了?”

        “你确定你那日在醉香楼给我的是和你手中的这把扇子一样的扇子?”云浅月挑眉。

        “你怎么看出不是一把扇子的?”南凌睿嘴角微勾。

        “我眼睛还不瞎!”云浅月看着南凌睿手中的扇子。她发现一个细微之处,就是南凌睿每次只要打着折扇的时候,都是仕女图的扇面朝外,那么扇面的里边是什么?她觉得大约能从中找到她想要的答案。

        南凌睿眸光微闪,点头,“好!应你!”

        “我数一二,我们一起数三。就开始!”云浅月不再看南凌睿,端正坐姿。

        “好!”南凌睿应允。

        云浅月做好准备,清声开口,“一,二……”

        “三!”

        二人齐齐出声,两匹马瞬间向东山冲去。

        南凌睿的坐骑丝毫不次于夜轻染送给云浅月的踏雪,两匹马并排冲出,并排前行。马蹄的抬起和落地的距离都是一模一样。风驰电掣,所过之处一阵烟尘滚滚,疾风呼啸。

        云浅月心下暗赞,想着南凌睿这个太子开始看就是一个花心大萝卜,随着往深里接触却发现这人每次都令人意外。她本来有几分漫不经心收起,开始认真地看着前方。排除脑中的一切想法,眼中只有一个目的地。随着骏马奔腾,整个人似乎也随着骏马奔跑的速度飞腾起来,早先压抑的情绪被抛诸于九霄云外。一人一马,看起来轻盈无比。

        南凌睿不见与平时有任何不同,依然风流邪魅,肆意张扬,一身华丽的锦袍随风摆动,一人一马,看起来英姿飒飒,同样轻松无比。

        二人很快就行出十里路,依然并排前行不分上下。

        云浅月偏头看了南凌睿一眼,南凌睿对她挑了挑眉。云浅月收回视线,不再理会他,端坐在马上的身子忽然凌空飞起,轻飘飘站在了马鞍上。将全身重量提于一点,身下的踏雪瞬间快了一步。她想着有轻功就是好。

        南凌??吹皆魄吃碌亩黜夂鋈簧亮松?,也凌空飞起,足尖站在了马鞍上,与云浅月几乎同时落脚,他身下的骏马也瞬间快了一步。

        二人动作后,两匹骏马依然并排前行。

        云浅月偏头看了南凌睿一眼,南凌睿对她得意地挑了挑眉,她唇瓣微抿,忽然手腕一甩,手臂挽着的轻纱直直冲着南凌睿飞出。因为她如今身怀内力武功,轻纱虽轻,但被她灌注了内力,便如一把轻盈的剑。紫色的光芒一闪,直击南凌睿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