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79章 一起乞巧(3)

    第279章 一起乞巧(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谁跟那个胆小鬼一样!”夜轻染哼了一声。

        云浅月笑笑,揭过了这茬后便不再说话。夜轻染也不再说话,二人很快出了浅月阁。

        云王府各处都早已经布置好了乞巧之物,彩绸、绳结、丝线、香囊等等,有的悬挂在枝头,有的悬挂在房檐,有的悬挂在凉亭,有的悬挂在假山。所过之处均被装饰的五彩缤纷,极为绚丽。

        云浅月看着那些挂得到处都是的乞巧之物有些无语,想着古代没有西方的圣诞节,和着乞巧节就是圣诞节了!

        云王府的仆从婢女看到夜轻染和云浅月拉着手一起出来,都惊讶得睁大眼睛。夜轻染大踏步走着,一副无知无觉的样子,云浅月这才想起被他拉着的手,连忙撤出来。夜轻染转头看了云浅月一眼,没说话。

        二人一路无话,来到云王府大门口。

        云浅月一眼就见到拴在大门口的两匹马,一匹通体油黑的高头大马正是夜轻染的坐骑,另一匹则是通体雪白的白马,皮毛锃亮,在太阳光下闪闪发光,一双马眼极其有神,她立即就喜欢上了这匹马,偏头问道:“你说的就是这匹白马?送给我的?”

        “嗯,怎么样?你喜欢不?”夜轻染笑着问。

        “喜欢!”云浅月上前一步,伸手去摸那匹马,那匹马偏头看着她,并没有躲开,她又将手去摸了摸它的头,那匹马用头蹭了蹭云浅月的手。她顿时笑逐颜开,转头对夜轻染道:“它喜欢我!”

        “嗯,看起来是喜欢你!当初我训了一日才将它驯服?!币骨崛究吹皆魄吃麓空娴男ρ?,如突破云雾绽开的莲花,他心神一晃,点点头。

        “它有名字吗?”云浅月问。

        “踏雪!”夜轻染道。

        “踏雪??!符合它这一身好皮毛?!痹魄吃吕椿孛盘ぱ┑钠っ?,笑着点头??吹剿砩系穆戆昂团涫魏鸵骨崛镜哪瞧ヂ硪谎?,又问:“你那匹马叫什么名字?”

        “黑夜!”夜轻染道。

        云浅月点点头,看着两匹马,显然这两匹马一样高大,一个品种。一黑一白,像是天生的一对。她解开马缰,足尖轻轻一点,人已经端坐在了马上。对着夜轻染挑眉。

        “小丫头,你武功恢复了?”夜轻染讶异地问。

        “嗯!”云浅月点头。

        “那正好!我这回可不让着你了!”夜轻染解开马缰,足尖也轻轻一点,一个利落地翻身上马。对云浅月扬眉,“走?”

        “谁用你让着了?走!”云浅月也扬眉。

        二人话落,齐齐双腿一夹马腹,两匹骏马离开了云王府大门口。

        云浅月虽然没了记忆,但此时也不比那日从皇宫回来一切迷蒙无知。她在容景的书房看那些书时特意将这天圣国土地图多看了一遍,尤其是天圣京城。西山她虽然没去过。也知道大致方向。所以,这回也不再顾忌,纵马疾驰,与夜轻染并列冲向西城门。

        七皇子府的烫金牌匾一晃而过,云浅月心思一动,猛地回头,看着坐落在云王府西侧隔壁的七皇子府有些不敢置信。她怎么也没想到七皇子府就在云王府隔壁,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回头问夜轻染,“七皇子府在云王府隔壁?”

        “是??!”夜轻染打马不停,闻声点头,见云浅月一眼惊异,他奇怪地道:“小丫头,你不会不知道吧?七皇子府可是在好些年前就赐给七皇子了的?!?br />
        “不知道,没注意!”云浅月摇头。

        “不对啊,当时皇伯伯给太子殿下、四皇子、七皇子等一众皇子赐府邸的时候当时你也在场的。太子殿下选了丞相府旁边,四皇子选了我王府旁边,七皇子选了云王府旁边。你当时还非闹着要太子殿下和七皇子换了。太子殿下死活不同意,你才作罢?!币骨崛纠兆÷礴?,纵马疾驰说话必定不方便。

        “这样?”云浅月也勒住马缰,蹙眉,“什么时候的事儿?我不记得了!”

        “你记性真不好!”夜轻染想了一下,“十年前吧!”

        “十年前?”云浅月想着十年前看来发生了不少事儿,怎么每一件事情都发生在十年前呢!她对夜天倾喜欢似乎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伪装的。

        “嗯,就是十年前?!币骨崛究隙ǖ氐?。

        “太久远了,我不记得也不奇怪!”云浅月想着夜轻染还不知道她失忆。她失忆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我就不明白了,当初你怎么就看上夜天倾的?难道就因为他是太子?你因为始祖爷的祖训要嫁给他,所以才追着他不放?”夜轻染看着云浅月,一副不得其解的神色。

        “看走眼了!”云浅月抛出几个字。

        夜轻染有些无语。

        “后来我吵着闹着要太子殿下和七皇子换府邸,七皇子当时有没有说什么?”云浅月想起夜天倾就厌恶,她想知道七皇子当初的态度,那时候她就认识七皇子了吗?

        “你当时那么难看,又哭又闹,简直就像个哭吧精,将太子哭闹得厌烦不已,七皇子嘛!当时似乎一句话也没说,不过我觉得估计也是厌烦的。那时候看着你那副样子我就想着这小丫头太烦人?!币骨崛鞠肓讼?,似乎不堪回首。

        云浅月嘴角扯了一下,“我当时有那么烦人吗?”

        “怎么没有?”夜轻染白了云浅月一眼,“那时候正值皇伯伯四十五寿辰。你是第一次进宫,五岁吧!我当时第一次见你,你和秦玉凝坐在一起,两个小丫头看起来都像小大人一样,安安静静,身板坐得笔直。我想着将来这又是一个皇后娘娘,没想到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当知道太子选了丞相府之时又哭又闹,抓着太子让他和七皇子换,鼻涕眼泪当时还蹭到了太子的身上,太子又气又怒,发作不得,皇伯伯看着你居然也不制止,任你胡闹。最后还是皇后看不过去将你治住了?!?br />
        “是吗?估计夜天倾就从那会儿开始厌恶我的?!痹魄吃滦Φ?。

        “嗯!差不多!”夜轻染点头,笑着道:“后来从那之后他见你就躲??墒悄憔拖衲д艘话?,见到他就粘着。几乎他走到哪里你就粘到哪里,将他粘得不厌其烦。别人都入不了你的眼了?!?br />
        “往事不堪回首??!”云浅月佯装叹息一声。

        夜轻染哈哈大笑,“夜天倾估计如今悔得肠子都青了,哪里知道你这个小丫头如今这么可爱。秦玉凝那一板一眼的像个木偶,就算有些才华也是无趣,哪里及得上你?”

        “你就夸我吧!我才及不上人家秦小姐!夜天倾可是请旨赐婚呢!”云浅月道。

        “哼,还不是弱美人搞的鬼,若他不说‘秦小姐大才,堪当国母?!幕?,我看打死他也不会选了秦玉凝而弃了你?!币骨崛纠浜咭簧?。

        云浅月听夜轻染提到容景有片刻沉默,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十年前皇上寿辰时候容景也在场吗?”

        “你个小丫头记性怎么这么不好?真是忘得彻底!”夜轻染看了云浅月一眼,哼道:“那样的日子怎么可能少得了他!天圣奇才的桂冠也就是那时候皇伯伯封赐的。不过筵席后不知道那弱美人怎么得罪了你,你居然将他推下了鸳鸯池,差点儿给淹死了?;固焓サ谝黄娌拍?!居然是个旱鸭子?!?br />
        “嗯?”云浅月挑眉?;褂姓庋怀??

        “若不是本小王好心,告诉你他不会水,你下去将他救了上来。他如今早就魂归天外投胎去了,如今哪里还能让他这么逍遥?早知道那个家伙黑心,本小王才不告诉你他不会水?!币骨崛净匾淦鸬笔鼻樾?,一副追悔莫及的神情。

        云浅月沉默,想着她果然是早就认识容景的。那么她那日因为七皇子杨叶传书来时被容景怒火之下强吻脑中乍现的情形定然是真实的。就是她身体的记忆??上е徊还桓鲂⌒∑味?。

        “救上来之后你居然还吻了他!”夜轻染声音有些恼恨。

        “嗯?”云浅月一惊。

        “你是不记得了!不过弱美人估计记得清清楚楚!”夜轻染横了云浅月一眼。

        “他当时是不是昏过去了?”云浅月想着她不是吻,大约是在做人工呼吸吧!五岁的孩子和一个比他大三岁的孩子怎么会吻?

        “嗯!”夜轻染点头。

        云浅月想着往事果然不堪回首。不过那该是怎样的一段童年岁月呢!定然也是热闹的??上Ф急凰缃穹馑思且?。

        二人说话间来到了西城门。

        刚来到西城门,云浅月就被眼前的情形愣住了。只见城门口全都是她熟悉的人,人人骑着马等在那里,见她和夜轻染到来,十几双眼睛看来,看起来像是专门在等他们。她偏头看夜轻染,夜轻染的脸色已经晴转多云。她想着今日大约会很热闹!

        云浅月正想着,夜轻染忽然伸手一拉她马缰,两匹骏马齐齐调转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