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78章 一起乞巧(2)

    第278章 一起乞巧(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笑了一声,“没谁!”

        “没谁?”夜轻染怀疑地看着云浅月,哼道:“是不是那个弱美人欺负了你?”

        “没有!”云浅月坐下身,重新拿起筷子问,“你吃饭了吗?没吃的话一起吃!”

        “没吃!我刚从皇宫里回来,没回府,直接就上你这来了。 ”夜轻染摇摇头,不客气地坐下身,仔细地看了云浅月有些沉郁的脸色一眼,问道:“到底发生了何情?我可是从来还没见过你发脾气。你确定不是弱美人欺负了你?”

        “他在荣王府,哪里能欺负得了我?”云浅月白了夜轻染一眼,拿了一副碗筷放在他面前,问道:“叶倩呢?”

        “在我府中呢!”夜轻染拿起筷子,品味着刚刚他刚来到时云浅月发怒的话语,一时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便不再探究。

        “她伤势如何了?能下床了吗?”云浅月问。

        “何止能下床?都活蹦乱跳的了。南凌睿有一句话算是说对了,祸害遗千年,那女人就是一个祸害,命硬着呢!”夜轻染哼了一声,“大半夜就闹着要乞巧,将我府中人都折腾了起来,如今估计还在府中折腾呢!”

        “万咒之王毁了,她醒来没伤心?”云浅月有些讶异。万咒之王爆破的那一刻她可是听到她凄厉的喊声。如今还闹着乞巧?

        夜轻染筷子一顿,哼道:“那女人心思深着呢!醒来只言片语不说万咒之王的事儿?;什タ此?,她只说是自己咒术不精。我不是瞎子,可是清清楚楚看到万咒之王爆破前那一刻变成紫色的,明明就是紫草之毒?!?br />
        云浅月心思一动,叶倩只言片语不谈万咒之王的事情,想必是知道一些事情的。她的万咒之王,她是施咒的当事人,当时的情形到底怎么发生的估计谁也没有她最清楚。当时在台上的就她,夜轻染,秦玉凝,夜天倾四人。都是身份非比寻常,这种事情要讲究证据,没有证据的话自然不能抛开来说。如今她昏迷几日,就算有证据也被大火烧没。叶倩什么都不说也无可厚非。

        “若是被我知道放毒的那个人是谁,我定然要他好看?!币骨崛玖成行┏?,抬头见云浅月没有丝毫讶异之色,不由讶异地问,“小丫头,难道你知道紫草?也看清了当时情形?”

        “我不知道,容景说的!他在台上当时看清楚了?!痹魄吃乱∫⊥?。

        “果然是弱美人!”夜轻染愤了一句。

        云浅月不再开口,沉默地吃着饭。想着有些事情早晚总会浮出水面的。

        夜轻染看着云浅月,见她较之往日有些不同,太过沉静,而且坐姿端正。和以往没骨头一般趴在桌子上相比怎么看怎么像个大家闺秀,他蹙了蹙眉,也未再说话。

        房间静下来,二人沉默地吃着饭。

        饭后,夜轻染向窗外看了一眼,窗外彩莲等人正在用乞巧之物布置院子,他对云浅月轻声问:“小丫头,今日你有什么事情要做吗?”

        “没有!”云浅月摇摇头。

        “那我们一起去乞巧如何?”夜轻染问。

        云浅月一愣,看着夜轻染,想着男人也乞巧?

        夜轻染脸一红,有些不自然,声音也低了几分,“那个……我是想陪你一起乞巧。我们先去赛马,然后在城外的月亮河放灯?!?br />
        “赛马?放灯?”云浅月偏头看着夜轻染。

        夜轻染点点头,“你说怎么样?”

        “这个……”云浅月看着夜轻染,“我今日没打算乞巧!”

        “你没打算乞巧?这天圣上下女子可都要在这一日乞巧的。男子也是跟着凑热闹的?!币骨崛究醋旁魄吃?,“你怎么不想乞巧?”

        “觉得也没多大意思,就没打算!”云浅月摇摇头。

        “怎么会没意思呢?乞巧节可是堪比上元节的。上元节是看花灯,今日可是看星缘灯的。各种各样的星缘灯,小丫头,你扎了星缘灯没有?”夜轻染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摇摇头,星缘灯是什么样的灯,她都不知道,别说扎了。

        “你每年是怎么乞巧的?怎么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夜轻染疑惑地看着云浅月,“难道你每年也都不乞巧?”

        “嗯!”云浅月应了一声。她如今没有记忆,也不知道每年怎样过的。

        “怎么可能?”夜轻染像是看外来人一样看着云浅月。

        “以前我喜欢夜天倾。他不陪我乞巧,我还乞巧什么?”云浅月想着这个最合理。

        “也是!”夜轻染点头,眼睛忽然有些亮,小声道:“我们先去赛马,然后再去扎星缘灯去月亮河放。你没扎过我教你,我的手艺可是很好的。今日这么热闹,你在府中闷着有什么意思?”

        云浅月舒散一下筋骨,想着从灵台寺回来之后一直闷着,活动一下也不错,遂有些动心,“那就去玩玩?”

        “当然要去玩玩!而且今日天色多好,我们就去西山赛马,西山也有湖水,我再给你烤鱼吃,怎么样?”夜轻染问。

        “好!”云浅月点头,话落又问,“那叶倩呢?也去吗?”

        “她不去!就我们两个人去!”夜轻染摇头。

        “扔下她不好吧!”云浅月总感觉这样不对劲。她和夜轻染去乞巧?男女一起乞巧可是代表着互许心意的,她和他又没有什么心意,她看着夜轻染,又有些犹豫。

        “怎么不好?那个女人太烦人。我看着她心情就不好,带着她还怎么玩得好?”夜轻染似乎看出云浅月神色,清亮的眸光微黯了一瞬,笑着道:“而且她才去了七分病还剩三分,怎么能去赛马?她在我府里和一帮子小丫头们玩的正欢,你放心,闷不着她的?!?br />
        “可是……”云浅月依然犹豫。

        “可是什么?我还吃了你不成?不过是去玩玩而已。你个小丫头怎么这么犹犹豫豫磨磨唧唧?一点儿也不爽快。那日我回京在皇宫看到那个和我赛马得意飞扬的人哪里去了?如今这副样子像个标标准准的大家闺秀??醋乓坏愣膊凰逞??!币骨崛咎诘卣酒鹕?,有些不高兴,“你若是不去拉倒,我自己去?!?br />
        话落,他抬步向外走去。

        “等等,我又没说不去?”云浅月连忙喊住夜轻染。想着玩玩而已,何必太认真。乞巧节的寓意虽然是男女一起乞巧幸福,但是谁说朋友就不能结伴乞巧了?这样一想,她心底的顾虑被排除,决定去。

        “那就是去了?”夜轻染回身看着云浅月。

        “去!”云浅月点头。

        “这就对了!”夜轻染顿时一乐,伸手拉住云浅月,“我们现在就走吧!”

        “就这样?不用准备?”云浅月挑眉。

        “我早就准备好了!知道你一准同意,所以来时就将马匹都拴在门口了。你只要跟着我走就行。我们现在就出城?!币骨崛拘Φ?。

        “原来是早有预谋!居然还给我整甩脸子的事儿!”云浅月好笑地看着夜轻染。

        “我若是不给你甩脸子你还和我磨叽呢!”夜轻染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拉着云浅月向外走去,“带你去看看我送给你的马,虽然不及汗血宝马,但是比你自己的那匹马可是矫健多了?!?br />
        “你送我马?”云浅月跟在夜轻染抬步向外走去。

        “嗯!前两日得了一匹好马,就想着你定是喜爱,今日就送与你?!币骨崛镜阃?。

        “什么样的好马?”云浅月兴趣顿时浓了一些,跟着夜轻染的脚步也轻快了一分。她自己的那匹骤风被她爷爷给送在别院马场养着去了,如今若是再有了好马,她这回定要看好了不让那老头子给她弄没。

        “就在云王府门口拴着呢,等你见了就知道了?!币骨崛韭艄刈?。

        云浅月笑笑,不再问。

        “小姐,您这是要和染小王爷去哪里?”彩莲见云浅月和夜轻染拉着手离开,小心地出声询问。在她心里总是认为景世子最好,小姐这样和别人的亲密被景世子知道太不好。

        “我和他去赛马,顺便乞巧。你们今日就随便活动吧!”云浅月头也不回。

        “小姐,您……您就这么和染小王爷去乞巧是不是……”彩莲一把拉住云浅月,低声紧张地提醒,“若是被……”

        “哪里那么多废话!”云浅月甩开彩莲的手,板着脸道:“别再多话了!否则你今日就在府中待着,哪里也不准去!”

        彩莲立即住了嘴。

        夜轻染回头瞥了彩莲一眼,漫不经心地道:“小丫头,你的贴身婢女不是据说半年一换吗?怎么这回这个还没换掉?碎嘴碎舌,唧唧咋咋,咋咋呼呼,我怎么看不出她哪里好让你舍不得换?”

        彩莲小脸一白。

        “你怎么也跟夜天煜似的,关心起我的婢女来了!”云浅月嗔了夜轻染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