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75章 倾覆天(1)

    第275章 倾覆天(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皇后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怒道:“你就是这般与我说话的?”

        “那姑姑要我如何说?或者您觉得我一句话也不说?”云浅月挑眉。

        “你……”皇后气怒失语,一双凤眸死死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淡淡看着她,任她看来。她自然知道皇后为何这么大的火气,当然是因为容景和她之事。若没有前一阵子在皇宫御花园她偷听了她和明妃的谈话,此时她才没有心情应付她的怒火。

        “你过来!”半响,皇后压制住胸中的怒火,缓缓坐下身。

        云浅月抬步走进皇后,在桌子的另一边坐下身。

        “我问你,你和景世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皇后看着云浅月,“我要听实话!”

        “他喜欢我,我喜欢他。就是这么回事儿!”云浅月也不拐弯抹角。

        皇后面色一变,刚压制上的怒火又袭上脸庞,怒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云浅月不答话,她自然知道她在做什么,就因为太知道,所以才清醒地看着她自己沉入泥潭。以至于到如今这般两难境地。

        “荣王府和云王府自百年至今就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不得联姻。你知道这条规矩的由来吗?”皇后看着云浅月,似乎怒其不争。

        云浅月想着云王府和荣王府那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似乎与贞婧皇后有关。但具体如何她并不知道。她看着皇后摇摇头,“姑姑愿意说的话就让我知道知道也行!”

        皇后凌厉地看了云浅月一眼,对外面喊,“孙嬷嬷,守住门,任何人不准踏入!”

        “是,皇后娘娘!”孙嬷嬷立即过来将房门紧紧关上,守在门口。

        “当年贞婧皇后喜欢的是荣王府的荣王!”皇后压低声音怒道。

        云浅月一惊,不敢置信地看着皇后。

        皇后冷哼一声,“意外了?”

        云浅月眼中的惊异散去,笑了笑,“有些意外!”

        “荣王喜欢的也是贞婧皇后!”皇后缓缓开口,声音极低,“荣王荣华冠盖,贞婧皇后才貌双全,当年谁人都说那是一对璧人。珠联璧合??墒鞘甲嬉恢节?,贞婧皇后入了宫。自此天下传扬始祖皇帝和贞婧皇后情比金坚,无人再言论一句荣王。当年之事几句话说来简单,但这背后你能想到会有多少血雨腥风?荣王府嫡出子女入宫为后的遗诏是怎样留下的?你以为真是始祖皇帝对贞婧皇后深情不悔?”

        云浅月沉默,想着当年荣王和始祖皇帝怕是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较量。最后荣王输了。

        “贞婧皇后之下,菱华皇后同样喜欢的是荣王世子。始祖皇帝亲自赐婚,菱华皇后嫁给当时太子。且弥留之际,留下祖训,云王府历代子女入宫为后,太子必须迎娶云王府女子为后。其他王公大臣女儿为妃?!被屎笥锲芭?,“偏偏还美其名曰对贞婧皇后深情不悔??墒怯屑溉酥廊倩锖煅兆隹莨?,日日对长灯?荣王府里有人对月到天明?”

        云浅月心中忽然有些凄凉之感。

        “也就奇怪了!百年来,云王府的女儿都不想去皇宫做凤凰,偏偏就喜欢荣王府后院的紫竹林?!被屎蠛鋈黄嗥嘁恍?,“一个个还至死不悔!”

        云浅月抬眼,讶异地看着皇后,“姑姑喜欢的人也是……”荣王?容景的父王?

        皇后此时气怒尽退,不摇头,也不点头,“我本以为你是个例外!这些年你一直追在太子身后,一副非太子不嫁的样子。未成想却还是走上了这一条不归路?!?br />
        是不归路吗?云浅月不置可否。百年来云王府的女儿都喜欢上荣王府的世子,这的确有些戏剧性。她看着皇后,想着那日她和明妃的对话,“姑姑,当年不是因为喜欢皇上而一头扎进皇宫的吗?”

        “喜欢?”皇后忽然冷笑一声,“我是不得不嫁!”

        云浅月看着皇后的神色不像作假。那么她和明妃那日说的话就是三分真七分假了。不过想想也是,皇宫里的女人,哪里有真正交心的。她又问,“荣王也喜欢姑姑?”

        “他喜欢的不是我,我没有姑姑们的本事让他像历代荣王一样心心念念。但他喜欢的人也不是他的王妃。那也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女人而已?!被屎笠∫⊥?,似乎不愿意就此事多说。

        云浅月想着容景父王母妃的传言,伉俪情深原来也不过是和始祖皇帝和贞婧皇后一样的蒙蔽世人而已。她暗叹一声。

        “他们夜氏的男人一个个都心机深沉。即便不喜欢,不爱,骨子里也是冷血无情,不会让别人如意。尤其是荣王府的男人?!被屎笫掌鹄湫τ值溃骸八?,如今皇上虽然废除祖训,但你认为你就安然无恙了?那是不可能的!”

        “荣王府不是陪始祖爷打江山而封王?有什么大的砝码让皇氏的历代君王对荣王府如此忌惮?”云浅月挑眉。这一点他从容景的身上就已经看出来了,皇上对他礼让三分,但也是忌惮三分。

        “这就要从荣王府的封号由来说起了?!被屎罂醋旁魄吃?,“你认为景世子容貌如何?才华如何?行止如何?气度如何?”

        这还用说!云浅月沉默。

        “历代荣王都貌比天人,才华冠盖,即便身穿布衣也是行止若王侯,气度雍容堪比一国之君。男子见之敬仰敬畏,女子见之芳心暗许?!被屎蠹魄吃虏豢?,缓缓道:“尤其是云王府的女儿,见者均对其一见倾心?!?br />
        一见倾心……

        云浅月想起她初见容景,不由笑了笑,的确是一见倾心。

        “荣,不止是尊荣的意思,还是荣华的意思。故始祖爷封号荣王。哪一个君主愿意日日看到这样的人存在?高于帝王,威望凌驾于帝王之上?”皇后看着云浅月,“如今景世子威望更是空前,超越历代荣王?!跻卵┗裱丈?,回眸一笑天下倾?!?,好一个天下倾?;噬隙云淅袢萌?,那是因为景世子从未做出错事。历代荣王府的男儿都不做错事,历代帝王寻不到把柄而已。若是说这个世界上有谁想荣王府倾塌,那么就是皇上!”

        云浅月继续沉默。

        “你可知道,始祖爷打天下靠的不是兵马筹谋,靠的是遍布天下的皇室隐卫。景世子再如何才华冠盖,又如何以一府一人之力倾夜氏江山百万雄兵和遍布天下的皇室隐卫?若不是如今国库空虚,需要仰仗景世子,皇上早已经动手了。另外,你废除祖训不但不轻松,实则上是将云王府和你自己推上了风口浪尖,若不是皇上这几日一直忧心南疆公主病体之事,你以为你还能好好地住在荣王府逍遥?”皇后看着云浅月,用极其无奈叹息又苦口婆心的语气道:“姑姑这一生算是毁了,不想你再步入历代云王府女儿的后尘。月儿,你能明白吗?”

        云浅月看向皇后,站在她的立场讲,她是有些明白她的感触的。点点头,问道:“姑姑今日与我说这一番话,到底想要告诉我什么?您的意思是要我不喜欢容景?”

        “姑姑知道这很难,但是你喜欢了夜天倾十年,为了她什么疯狂的事情都做过。如今还不是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你再收回对景世子的喜欢也未必太难?!被屎蟮愕阃返溃骸澳悴皇窍不度莘隳侨障爰薷莘懵??容枫虽然姓容,但是早已经脱离了荣王府另立门户,她属于皇上亲封的文伯候府的人。也不算荣氏的人了。你若是喜欢她,姑姑也不反对?!?br />
        “我喜欢夜天倾是假的!伪装的!”云浅月如实以告。

        皇后一惊,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什么?你说你喜欢夜天倾是假的?”

        “姑姑没听错!”云浅月点头,补充道:“我喜欢容景才是真的!”

        皇后面色一变。

        “不过姑姑放心!我只是喜欢他而已,并不是……”云浅月深吸一口气,早先的莫名情绪再次涌上胸口,让她有些喘不过起来,抿了抿唇,压下心底的莫名情绪,淡淡道:“也并不是非喜欢不可!”

        “什么意思?”皇后盯着云浅月。

        “就是这种喜欢并不是收不回来?!痹魄吃碌?。

        皇后闻言面色稍缓,仔细地看了云浅月脸色一眼,低声道:“能收回来最好。你知道皇上是绝对不允许你嫁入荣王府的。自始祖皇帝和太宗皇帝之后,夜氏皇室的帝王和荣王府的荣王对于云王府女儿迎娶之事都是心照不宣。云王府嫡女因为祖训,避免出现争锋之乱,所以,无论庶出多少,但历代嫡系子女只准控制在一人。而这一人,只准嫁入天家?!?br />
        云浅月沉默。

        “景世子即便与先祖父辈不同,云端高阳,但也是枉然。所以,如今即便废除祖训,你也不能妄想景世子,妄想嫁入荣王府。我们云王府的女儿嫁得起天家,嫁不起荣王府?!被屎蠹绦溃骸霸缦染笆雷哟悴煌?,我便有所察觉。后来前几日你在午门外拼死废除祖训,后来又以养身体客居荣王府,我便猜出你们之间定然有事。果不其然。你想想我都能看出你们之间有纠葛,皇上焉能看不出来?景世子明明聪明的一个人,我就不明白了,为何偏偏如此公然和你在一起,不怕流言蜚语?他如何能不知道荣王府和云王府不能联姻?如何能不知道皇上绝对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难道他想反了皇上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