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61章 鸳鸯戏水(2)

    第261章 鸳鸯戏水(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可不没做错吗?你家世子认为没做错的事情就没做错。 云浅月不再说话,脸色阴郁地看着容景。她才不相信青裳的话。容景若是不吩咐,青裳这个小丫头精细谨慎着了,才不会突然给她拿了一大堆这么繁琐的衣裙。

        “出来!我给你穿!”容景似乎没看见云浅月阴郁的脸,温声道。

        “不要,你告诉我怎么穿,我自己穿!”云浅月想着若是以后天天这么假手他人,她以后的日子还怎么混?

        “你不饿吗?我在宫中没怎么用膳,却是喝了不少酒。如今胃里空着呢!你若是学会穿这个衣服怎么也要小半个时辰。你确定现在就学?”容景挑眉。

        云浅月蹙眉。

        “还害羞?”容景笑问。

        “谁害羞了?是你不君子!”云浅月叱了一句,想着反正也被他看过了,站起身出了温泉池,一把扯过他手里的衣服先遮住春光,才对他红着脸道:“你快些起来帮我穿?!?br />
        “好!”容景轻笑了一声,站起身,伸手去拉云浅月的衣服,见她紧紧攥着,他笑着挑眉,“你这样我怎么给你穿?”

        云浅月缓缓松手,容景却没有再去拉住她衣服,衣服顺着她身上滑落,本来遮住的春光在夜明珠照耀下一览无余。她立即瞪眼,怒道:“容景,你故意的?”

        容景不说话,弯身将衣服捡起,轻轻抖了抖,目不斜视地给云浅月披在身上,摇摇头,温柔地道:“你不说一声就松手,这不怪我?!?br />
        云浅月哼了一声,看着他慢悠悠的动作催促道:“快点儿!”

        “好!”容景口中虽然答应,但手中动作却不见快。指尖划过云浅月温滑的肌肤,带着丝丝清凉,衣带间缠绕扯动,他气息缭绕在云浅月耳边,如雪似莲的清香掺杂着浓浓酒香,伴着他微微熏然的脸色,说不出的令人迷醉。

        云浅月本来的抑郁散去,看着容景,他玉颜如画,动作优雅,当真当得起“锦衣雪华玉颜色,回眸一笑天下倾?!?,她忽然有一种冲动,但这冲动刚升起,就被她狠狠压下,忽然一把打开容景的手,裹着衣服向暗门外走去。

        容景一怔,看着云浅月疾走的身影有些莫名,“怎么了?衣服还没穿好!”

        “饿了!”云浅月头也不回,声音有些发哑。

        “呵……原来是饿了!”容景轻笑,抬步跟上云浅月,见她好几处丝带在身后凌乱的飘摆,他笑道:“反正也天黑了。穿了衣服还要再脱,不穿也罢!那就吃饭吧!”

        云浅月脚步一顿,回头瞥了容景一眼,忽然恶声恶气地道:“你先别出去,在这里等着,等我喊你再出去!”

        容景停住脚步,挑眉看着云浅月,“为何?”

        “让你等在这里就等在这里,哪里那么多废话!”云浅月看着他。大有你不听话就要你好看的架势。

        容景笑着摇摇头,神色颇有几分无奈。但当真停住脚步点头,“好!”

        云浅月满意地出了暗门,房中萦绕着饭菜香味,她走出屏风,青裳早已经退了出去,屋中空无一人。她向桌子上看了一眼,脚步不停走到青裳早先从那里给她拿出衣服的衣柜,打开柜门,她的衣服整整齐齐叠在那里,足足有十几套,都是崭新的。她翻了翻,一件件都和她身上这件衣物同样繁琐不堪,她罢手,看向容景的那些衣服,一系列的月牙白锦袍整齐地叠放在那里,她伸手也在那堆衣物上翻了翻,又罢手,转向里侧角落,那里有同样的月牙白软稠整齐地叠放着。

        她记得她昨日早上醒来时穿的就是这个,她又扫了两眼,里面再无其他衣物。犹豫了一下,伸手拿出一件容景的软稠里衣,回头看向屏风后,暗室的门开着,容景听话地等在里面,她立即脱了身上披着的衣服,三两下将容景那件软稠里衣穿在身上,虽然有些大,但还勉强可以穿,她将袖子动作麻利的挽起,走到镜子前看了一眼,还较为满意,于是对里面喊,“好了,你出来吧!”

        容景应声从暗门走出来,出了屏风,看到云浅月身上套着他的里衣眸光快速地闪过一丝光华,瞥了一眼打开的衣柜和被她翻的乱七八糟的衣服,笑道:“怪不得让我等着,原来是这样!”

        “明天你让青裳给我弄些简单的衣服来!”云浅月对上他看来的目光,脸有些红。

        “那柜子里的那些衣服呢?”容景问?!胺凑也淮?!”云浅月摇头。这么繁琐的衣服,穿着让她难受。

        “都是按照你的尺寸量身定做的,若你不穿的话,那些衣服可就浪费了!”容景道。

        “量身定做的?”云浅月眯着眼睛看着容景。想着果然有预谋。她没猜错。

        “嗯!”容景直认不讳,“否则你以为会有那么现成的衣服卖给你?青裳去了就能拿来?”

        “那就浪费呗!”云浅月想着就让你知道有预谋的后果!不以为然地道:“反正你有的是钱!”

        “这些都是拿变卖你院子里那小金库的银两买的,可不是我的银子?!比菥靶ψ乓∫⊥?,见云浅月一怔,他走过来坐在桌前,动作优雅地拿起茶壶斟了一杯茶水,品了一口,慢悠悠地问,“你知道你那一件衣服多少银两吗?”

        “我怎么知道!”云浅月看着那些衣服,里外几层的丝锦轻绸,外罩好基层软烟罗的轻纱,且环佩都是上等的玉坠,十多条丝带如轻雪,还有一条手臂挽着的用蓝月珠穿线的薄丝,光华点点,这样的衣服定然价值不菲,她猜不出价值。

        “一件五百两!”容景道。

        五百两??!那也差不多。蓝月珠就很值钱的,更别说这种上等丝锦了,云浅月想着。

        “是五百两黄金!”容景又道。

        “什么?”云浅月手一抖。

        “你算算,柜里那些衣物多少金子?你若是不穿的话,浪费多少金子?”容景挑眉。

        云浅月暗暗计算,十五套,一件五百两金子,那就是七千五百两金子!金子??!她脸色发黑地看着容景,“你这是烧钱,你知道吗?”

        “嗯,知道!但花的都是你的钱,我不心疼?!比菥暗阃?,对她浅笑。

        “容景!你不心疼我心疼!”云浅月的脸已经黑成锅底了,恼怒地瞪着他,一件衣服就五百两金子,也亏他敢去找人订做?还量身订做?怎么量的身?她上辈子赚了那么多钱也没穿过五百两金子的衣服。

        “嗯,我知道你心疼。所以,你最好别浪费了!”容景忠恳地建议。

        “拿去退了!”云浅月语气硬邦邦地对容景吩咐。钱不是这么个花法,她有用处的。

        “退不了?!比菥耙∫⊥?,“你也知道这些都是量身订做的衣服,尤其是仙品阁出品,茵娘子的手艺,茵娘子可是比你还爱钱的钱篓子,进她囊中的银两是一个子也吐不出来?!?br />
        茵娘子……

        云浅月听过彩莲等人和她聊天时候说过一段打油诗,其中有一句是关于茵娘子的。记得那首打油诗是这样说的,“天下有七宝,一宝荣华冠盖倾天下,二宝纨绔不化没人夸,三宝混世魔王人人怕,四宝癞蛤蟆也能伴红花,五宝毒瘴之地白花花,六宝墨红一动风云震,七宝钱篓子嫁个穷叫花?!?br />
        云浅月当时听到这首打油诗的时候觉得自己很光荣地荣登其中一宝多么强大,可是如今她再想起这句打油诗,真是半点儿也感觉不到光荣了,只感觉到钱篓子的荷包又鼓了,她的荷包又扁了。

        “知道了?”容景看着云浅月,笑问,“你还想着要退?”

        云浅月气恼地看着容景,进了钱篓子腰包的银两据说那是天王老子都要不出来的。她走近他,居高临下霸道地道:“我不管,反正你不能花我的钱,要花也得花你的!”

        “哎……”容景一叹,放下茶盏,轻轻将云浅月的腰揽住,对她温柔地道:“我的你的又何必要分得如此清楚?就算如今花你的,你将来嫁给了我,花的还不就是我的?”

        云浅月蹙眉,账能这么算吗?那岂不是还是她吃亏?

        “还有,你将来若是嫁给我,我的钱还不就是你的?那你如今花这些岂不都是算到我的账上?”容景又反过来说道。

        云浅月想想也是!可是花这么些银子,不,金子,她还是肉疼??!

        “只要你穿了,不就不浪费了?”容景给出建议,见云浅月蹙眉不语,继续柔声诱惑道:“你不穿,这些衣服也退不回去,七千五百两金子就打水漂。要知道你那小库房里面的东西大约也就变卖了这么些钱?!?br />
        云浅月终于受不住,妥协道:“我穿,算你账上!”

        容景抱着云浅月低低闷笑,点点头,“好!”

        云浅月听见他闷笑,用胳膊撞了他胸膛一下,颇有几分咬牙切齿地意味,“今夜我睡床,你睡软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