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50章 心甘情愿(1)

    第250章 心甘情愿(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打开看看!”容景停住脚步。

        云浅月也跟着停住脚步,只见青泉手里的鸽子比一般鸽子体积小,通体白色,看到她看去的目光,那鸽子很是警醒地盯着她看,她想着古人都用飞鸽传信,比现代的通讯也慢不了多少,若不然为何京中发生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不出一日半日就天下皆知了?大概就是得益于这种飞鸽。

        青泉应了一声,立即将绑在鸽子腿上的信条取下打开。云浅月只看到一片空白,却听青泉道:“弦歌哥哥说他已经在百里外迎接到了七皇子,但七皇子说今日不回京,他要去看望一位故人,请世子不必迎接了?!?br />
        云浅月想着容景大概用了特殊记号用来传递消息,若是有人将鸽子打下来看到是一片空白也不会泄露秘密。她偏头看容景,“这么说你不必出城了?那我自己走了!”

        “皇上圣旨岂能违抗?那我就去百里外接七皇子吧!”容景对云浅月一笑,柔声道:“正好将你一路送出百里,你便不用自己奔波走去了!”

        “你还怕皇上圣旨?是七皇子不用你接的,皇上若是知道又不怪你。你何时这么热情了?”云浅月怀疑地看着容景。

        “七皇子回京,皇上特意令我去接,便已经是隆重之事。我如何能怠慢?”容景挑眉,又道:“况且京城通往云雾山百里之地都是山路,极为难行,有我在你免于骑马颠簸之苦,何乐而不为?”

        “这么说我还是沾了七皇子的光了?”云浅月看着容景,见他含笑点头,她面纱下的眸光快速地闪过一丝异色,笑了笑道:“那就走吧!”

        话落,她抬步向院外走去。

        容景同时举步,步履依然是一如既往地轻缓优雅。

        二人出了紫竹苑。

        青泉愣了半响,连忙在那张白纸上划了两下,又将那纸条重新绑在了鸽子腿上,放开鸽子连忙追上容景和云浅月。

        飞鸽飞上天空,向百里外飞去。

        容王府大门口早已经备好马车,只不过这回赶车的人从弦歌换成了青泉。

        容景和云浅月上了车后,青泉一挥马鞭,马车向北城门而去。

        上了车后,容景从书架拿出一本书问云浅月,“要看书吗?从此地去云雾山要两个时辰?!?br />
        “不看!”云浅月摇摇头。

        “或者你我下棋解闷?”容景问。

        “我什么也不想做,你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管我?!痹魄吃吕裂笱蟮氐?。

        “好!”容景不再说话,拿了书本径自看了起来。

        云浅月闭上眼睛,将身体全部重量都靠在车壁上,脑中却不受控制地想着七皇子是个什么样的人。那封杨叶传书的主人真的是他吗?若是他的话,他和她会是什么关系?能让容景那日看到那片金叶子上的字迹就对她失去克制恼怒,能今日明明可以不去云雾山却不惜奔波百里随她而去……

        容景低着的头忽然抬起看向云浅月,虽然有轻纱遮挡,但也依稀看到她眉头微皱,眉目间似乎有一团疑云化解不开。他薄唇紧紧抿了一下,低下头,并未开口??墒鞘种械氖槿词蔷镁貌环灰?。

        青泉赶车的技术很好,不次于弦歌。马车很快地来到北城门。

        北城守城见到是容景的马车,连忙惶恐地放行。马车一路畅通无阻地出了城。

        出了城外走了一段平坦的路之后,果然如容景所说,道路极为难走,崎岖不平,车厢左右摇摆晃动。

        云浅月的身子也跟着左右摇摆晃动,她却无所察觉一般,依然沉寂在自己的思绪里。直到感觉自己的身子被拽进一个清凉的怀抱,她温暖的身子被凉意打了个激灵才惊醒,抬头见容景抿着唇看着她,脸色晦暗,她一怔,问道:“怎么了?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怎么这么凉?”

        容景不开口,只是看着他,不止脸色晦暗不明,一双眸子也是雾霭沉沉。

        云浅月伸手去抚上他额头,额头传来的触感也是冰凉,她皱眉,伸手拉过他的手要给他把脉,容景扯开她头上的面纱,按住她的手,她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他俯身,低头吻了下来。

        “你……”云浅月刚一张口,唇就被吻住,他的唇此时也是清清凉凉。她睁大眼睛看着他,想着这个人又抽哪门子疯了。

        容景不给她开口的机会,加深这个吻。本来早上被他亲吻的红肿的唇瓣不出片刻便鲜红欲滴,他却不知嗜足一般,缠绕不离。

        云浅月不出片刻便被他吻得呼吸急促,娇喘不已,僵硬的身子也渐渐软在了他怀里。理智魂飞天外。她迷迷糊糊地想着不是她意志不坚,实在是受男色所惑,任谁也抵抗不了这不时袭来的风流阵仗,再这样下去容景真会将她煮熟了。

        直到云浅月只能依靠容景的气息才能喘息的时候,容景才缓缓放开她。

        云浅月躺在容景的怀里此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大口大口地喘气。

        “现在比喜欢深一些又多一些了吗?”容景嗓音暗哑,盯着云浅月问。眸中依然雾霭沉沉,他的喘息显然是经过刻意的压制才不至于向云浅月一般急促。

        云浅月看着容景无语。

        容景如玉的手放在云浅月腰间,指尖轻轻勾住她腰带的一端,又问,“嗯?”

        “别忘了你还受伤!又抽哪门子疯?”云浅月软软地打开容景的手,想从他怀里起身又没力气,只能继续躺在他怀里,对他嗔了一眼,“喜欢不是说出来的。难道我对你说比喜欢深一些又多一些就多一些了吗?”

        “你若对我说,我就信!”容景依然拽着云浅月腰间的丝带,她刚刚那轻轻软软的一打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你到现在也没有对我说喜欢呢!”云浅月白了容景一眼,打不开他的手只能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将他的手掰开,然后五指插入他手指缝隙,与他轻轻相扣,见容景眸光隐隐有什么流动,她无奈一叹,轻声道:“容景,你到底在怕什么?”

        容景身子微微一颤。

        “你也知道我失忆了不是?以前的我是以前的我,如今的我是如今的我。就算……就算给我杨叶传书的那个人是七皇子,我与他真有什么的话那也是以前,你如今这般样子是在介意我以前呢?还是害怕我见了他之后会立即投进他怀抱不喜欢你了?”云浅月觉得有必要将话说开。若是早先她还不能确定那个给她杨叶传书的人是七皇子,如今便百分之百确定了。

        可是那又如何呢?

        就像是爷爷说的,她心中要有一杆秤去衡量,自己做什么要自己清楚。她如今在做什么她清楚的很,她如今真真实实的感受是喜欢容景的,为他吃醋,为他受伤心疼,为他亲吻抚摸而心动有感觉。这就够了!此一时,彼一时。就算她以前也许和七皇子有什么,那也是以前,她如今连七皇子是谁,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容景依然沉默不语。

        “你那日明明知道给我杨叶传书的人是谁,却硬要生生地将我拉进你怀里。你既然那样做了,就应该料到会有今日。如今我不过是一团疑惑想了一下这中间的牵扯而已,你又醋什么?”云浅月看着容景,用尽量轻松的语气揶揄地笑道:“天下不是传扬你‘锦衣雪华玉颜色,回眸一笑天下倾’吗?难道你还比不过七皇子?怕他将我抢了去?”

        她想起那片金叶子上写的“不日将回京”几个字,由字观人,七皇子可见一斑。而今又令容景这般从来淡定从容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人如此模样,更可以窥见那人大约是风华不输于他的。

        “若是我当真是怕呢?你怎么办?”容景将云浅月的手指收紧,没有因为他的揶揄调笑而深色轻松,看着她的眼睛,低声道:“我就是醋了!这路都走了许久了,也没见你看我一眼。你说我还能对你置之不理?”

        云浅月好笑,原来是真的醋了!摇摇头,“我不知道怎么办?那你说怎么办?”

        “就这样办,让你更加不能见人一些……”容景再次吻了下来。

        云浅月无语。这是容景吗?那个初见就一派从容优雅风轻云淡仿佛站在云端的人?那个对谁都克制有礼冷淡疏离不让人靠近三尺的人?那个接了秦玉凝一下就泡在水里不出来的人?那个天下所有人眼里都将他仰望崇拜才华灌满的谦谦君子?她怎么好像看到了一只大灰狼?还是带着有色眼镜的。

        许久,容景放开云浅月,声音沙哑,“答应我,今日不准见他,如何?”

        云浅月想着不见就不见,再被他吻下去她就被煮熟了,还上什么云雾山??!点点头,虚软地应了一声,“好!只要你不抽疯,我什么都答应你!”

        容景满意一笑,眸中的雾霭沉沉褪去,光华流转,又在云浅月被吻得红肿的唇瓣轻啄了一下,温柔似水地道:“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