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46章 一室春光(2)

    第246章 一室春光(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世子有什么吩咐吗?”青裳又问。

        “弦歌可是从暗室出来了?”容景问。

        “已经出来了!”青裳道。

        “令他去百里外接应七皇子,随七皇子一起进城。告诉七皇子,就说我在城外候着他?!比菥胺愿?。

        “是!”青裳点头。

        “再无事了,你下去吧!”容景重新闭上眼睛。

        青裳悄声退了下去。暗暗想着百里外是云雾山,七皇子如今在百里外大约是等候浅月小姐,而如今浅月小姐中了子夜散人事不省,偏偏世子又将弦歌派了出去迎接七皇子,这样下来,七皇子等不到浅月小姐,又看到世子派去的弦歌,只能提前回京了。她暗暗叹了一口气,也难为世子了。

        房间内,容景闭着眼睛睁开,偏头看向云浅月,她唇瓣的伤口已经好了,一夜好眠让她脸色莹润剔透,中了子夜散让她睡觉极为老实,不再手打脚踢,也不乱踹被子,无比乖巧,他笑了笑,忽然翻身而起,身子覆在了她的身上,低头,含住了她的唇瓣。

        身下的娇躯柔软若无骨,虽然睡了一夜,唇瓣依然泛着淡淡一叶雪的酒香,令他心神一荡,伸手扯开了她的衣带。

        如玉的手触上温滑的肌肤,在纤腰上来回流连,最后手指灵巧的一勾,她肚兜挑开,两团清雪碎然弹出,他指尖带着微微颤意在雪中流连回旋,须臾,他放开她的唇瓣,低头将唇印在了她的锁骨上……

        白皙如凝脂的肌肤不出片刻便有一处处红梅盛开,娇艳夺目……

        骄阳透过帘幕照进房间,一室春光。

        许久,容景忽然翻身而下,用被子将云浅月裹住,微带喘息地喃喃自语,有些懊恼还有些叹息,“真想继续……可惜不能……”

        又过了许久,容景推开被子起身,披衣下床,穿戴妥当走出房门。

        外面早已经是日色高悬,艳阳高照。

        他站在门口,微仰着脸看向天空,万里无云,风和日丽。金色的阳光打在他脸上身上,浓浓暖意将他覆盖,他收回视线,忽然一笑,“果然是魔怔了!”

        “世子?您……您笑什么?”青泉练了一夜功,此时困倦地走回来,就看到容景站在门口径自笑,他困意顿时,顿时睁大眼睛,疑惑地看着他。

        “药老呢?”容景笑着询问。

        “药老在药园呢?世子您找他?我这就去将药老喊来?”青泉被容景的笑容蛊惑,想着没想到世子也会这样笑。

        “嗯!将他找来!”容景点头。

        青泉应了一声,连忙撒开腿向药园跑去。

        不多时药老从药园跑来,见容景站在门口,嘴角含笑,似乎极是愉悦,他疑惑地看着容景,“世子,您找小老儿何事?”

        七皇子都要进京了,世子还这般开心?难道和浅月小姐生米煮成熟饭不担心了?不怪他这样想,实在是容景此时和昨日大不相同,昨日心思莫定,整个人都有些阴郁,而今日温润如玉,暖如骄阳。一夜之间就这么大的变化,让他不得不往那方面想。

        “将你的解灵丹给我一颗!”容景道。

        “???”药老一惊,“世子,您不会是要给浅月小姐用解灵丹吧?”

        “嗯!”容景点头。

        “那药一旦用上,她可是就会立即醒来了?!币├锨康?。

        “醒来就醒来了!”容景笑了一下。

        “您……您难道真的……生米煮成熟饭了?”所以不怕了?药老怪异地看着容景。

        容景伸手抚额,摇摇头,似乎有几分回答的艰难,“没有!”

        “那您还……”药老失望,他觉得这么大好机会,世子就偏偏错过,多么可惜?浅月小姐明明对世子也有情意,若不然不会那么紧张他的伤。等七皇子回京,若是再想这样,依照青裳的说法来看,再想煮熟饭就难了!

        “不用说了!将药给我!”容景伸出手。

        “世子,您再好好想想?!币├险咀挪欢?,做最后挣扎。

        容景轻笑,“想好了!有些事情,有些人,不是用这个就能管用的。将药给我?!?br />
        药老似懂非懂,伸手入怀,掏出一个瓶子递给容景。

        容景伸手接过,转身走回了房间。

        药老叹了口气,转身出了院子向药园走去。

        回到房间,容景走到窗前,伸手打开瓶塞,倒出一颗药丸,放在云浅月唇边一寸,柔声道:“来,吃了!”

        云浅月一动不动。

        “既然你自己不吃,那我喂你吧!”容景撤回手,将药含在自己口中,俯身,低头,含住了云浅月的唇瓣。

        药在两个人唇间散开,极苦,容景却像不知道苦一般,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云浅月眉头却是皱了起来,无意识地躲闪容景的吻。

        无论她怎么躲闪,容景的唇都不离她,最后,那颗药丸终于被云浅月吞了下去。她小脸已经皱成了苦瓜,揪成一团。

        容景不再亲吻,而是将唇贴在她唇瓣处,看着云浅月苦巴巴的小脸,低低笑了起来。笑声飘荡在房间,极是清润愉悦。

        过了半响,云浅月悠悠醒转,砸吧砸吧嘴,眉头打成一个结,“好苦……”

        容景退离她的身子,坐在床头笑看着她,并未出声。

        “苦死了,容景,你给我吃了什么?”云浅月费力地睁开眼睛,朦朦胧胧间见容景坐在床头,她难受地吐了吐,什么也没吐出来,皱眉问。

        容景依然不出声。

        “你哑巴了?”云浅月伸手抚在额头上,有些今夕不知何夕之感。

        容景仿若未闻,继续看着她。

        云浅月不再开口,脑中记忆回旋,忽然定格在她昏倒前的那一刻,她猛地睁大眼睛,彻底清醒过来,腾地坐起身,恼怒地瞪着容景,“你给我在酒中下了什么东西?”

        容景依然沉默。

        “说!到底在酒中给我下了什么东西?今天是第几日了?”云浅月欺身上前,一把掐住容景的脖子,并没有发现自己衣带尽解,春光外泄,怒道:“你有何目的?”

        “你这样子让我如何说?”容景忽然呼吸一窒,撇开脸。

        云浅月手松了一分,死死地瞪着容景,警告道:“你最好给我说出个理由来!否则我今日定不饶了你?!?br />
        “咳咳,你……”容景脸色微红,声音微哑。

        “你什么你?快说!”云浅月心中被怒火填满。她怎么就没防着他?

        “你……你先将衣服穿上,我再慢慢说给你听?!比菥安豢丛魄吃?,柔声道。

        云浅月一愣,低头,这才发现她衣带尽解,面色一变,立即松开了容景的手,伸手拉过被子包裹住自己,脸色发白地看着容景,颤着音怒道:“你对我怎么了?”

        她眼神还没差劲到看不见身上的斑斑类似吻痕的东西……

        容景看着云浅月发白的脸色,无奈一叹,“我没将你如何!”

        “你还敢说没将我如何?那我……我身上的吻痕是怎么回事儿?”云浅月恼怒,看着容景衣冠楚楚坐在床头,她则这副样子,小脸红白交加,骂道:“你无耻,你敢对我……”

        “嘘,我真没对你怎样!”容景伸手捂住云浅月的嘴,眉眼温柔,带着三分不自然低声道:“就是吻了吻你,抱了抱你,嗯,又摸了摸你……”

        这还叫没对她怎么样?云浅月又羞又怒,挥手打掉容景的手,伸手指着他,你了半响才找回声音,怒道:“你是容景吗?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说的是你吗?你还天圣第一奇才呢?云端高阳呢?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呢?就对我做这等无耻的事儿?”

        “嗯?我有你说得这么好?”容景笑着挑眉。

        云浅月顿时一噎。

        容景凑过身子,隔着被子伸手将她抱住,柔声道:“我虽然很想对你如何,但是真没对你如何。若是想对你如何的话,昨日我泡在水里时,你来找我,我就会对你如何了,可是不是没有对你如何?”

        “那……那我身上……你……”云浅月想想也是,她身体并没有任何腰酸背痛的异样,他应该是没有发生什么,但是她身上有吻痕,他一定趁她昏迷,行不君子行为。

        “你躺在我身边,我也不是柳下惠。自然会对你……其实我现在还想……”容景唇瓣凑近云浅月的唇,声音暗哑。

        云浅月身子一颤,心通通跳了两下,本来发白的小脸听到这样的话一红到底,她伸手打开容景,又气又恼,又羞又愤,“你躲开,先把话说清楚!说你为什么给我下药,若不说清楚,你休想再碰我一下!”

        她听他刚刚说昨日,抬眼看了一眼天色,如今艳阳高照,也就是说没耽误她要去云雾山给她娘拜祭的事儿了!她放下心来。

        容景乖乖松手,放开云浅月,笑着道:“那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