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45章 一室春光(1)

    第245章 一室春光(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算了!你们下去吧!让她多睡两日也没什么不好!”容景忽然一笑,对外面道。

        青泉的哭音霎时而至。

        药老试探地小声问:“世子,您为什么给浅月小姐用嗜睡散?”

        容景沉默。

        药老等了半响,没听到容景的回答,知道世子不说,问也问不出来。他伸手拍了伸长了脖子好奇地等着答案的青泉一下,青泉转头看他,他对他使了个眼色,青泉点点头,二人离开了房门口。

        走得远了,青泉压低声音问:“药老,你想出世子为什么给浅月小姐使用嗜睡散了吗?如今浅月小姐明显对咱们世子好了,世子这是为什么???若是浅月小姐醒来,估计会大怒?!?br />
        “我也疑惑着呢!”药老也是一头雾水。

        青泉耐不住好奇心,看到青裳从厨房走出来,端着饭菜篮子看起来要去给弦歌送吃的,他连忙快步跑到她身边,拦住她,低声问道:“姐姐,你知道世子为什么要给浅月小姐使用嗜睡散不?”

        “不知道!”青裳摇摇头。

        “真不知道?”青泉不信。他觉得跟随在世子身边他们几个人中最能猜出世子心思的不是长期跟在世子身边的弦歌哥哥,而是他这个心细如发的姐姐。她姐姐刚刚从世子房间出来面有忧色,她一定知道什么的。

        “知道什么管什么用?都是你将嗜睡散里面掺在了子夜散,坏了世子的事儿,世子不怪罪你,你居然不思悔过,还出来询问。今夜不准睡了,练武去!”青裳瞪了青泉一眼。

        青泉立即蔫了,小声道:“我哪里知道世子会给浅月小姐用嗜睡散……”

        青裳哼了一声,低喝道:“还不快去练功!”

        青泉点点头,垂着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走了下去。

        药老凑近青裳,悄声问,“青裳,你真知道?和我小老儿说说,我越来越摸不清楚世子的心思了。世子若想对浅月小姐那什么,也不至于用药迷昏她啊……”

        青裳看了一眼药老,又向着紧闭的房门看了一眼,透过窗子灯光,看到容景依然坐在桌前,一动不动,她收回视线,叹了口气,低声道:“明日七皇子回京!”

        药老一惊,随即疑惑道:“七皇子回京和世子对浅月小姐用嗜睡散有什么关系?”

        青裳叹了口气,压低声音道:“药老,难道您忘了,七皇子和浅月小姐……”

        药老面色一变。

        “明日浅月小姐要去云雾山,正是七皇子回京的必经之路。万一遇上……”青裳面露忧色,低低地道:“世子心里大约是怕的,毕竟这十多年里世子大病错过了很多机会……曾经还因为命不久矣一度放弃过……如今……”

        “这真是个难事儿!”药老老脸上也染上愁云,低声问,“皇上前些时候要召回七皇子,七皇子不是说不回京城拒绝了吗?怎么突然又回来了?还赶在这个时候?”

        “谁知道呢!大约是浅月小姐受伤的消息传去北疆了吧!所以七皇子不放心回京了。也或许是皇上又再次下诏,七皇子不能屡次拒绝圣意,只能回来了。毕竟七皇子离开京城五年了,而在北疆又屡次立有军功,如今北疆俨然全在七皇子掌控中。再说过几日就是乞巧节了,乞巧节过后就是皇上五十五大寿,七皇子这时候回京给皇上祝寿,也不奇怪?!鼻嗌训?。

        药老听罢点点头,叹道:“没有皇上恩准,七皇子是不会回京的?!?br />
        “是呢!”青裳点头。

        “世子恐怕要有的苦了,这人还没进京,世子就已经对浅月小姐用上了嗜睡散,这人若是进了京的话,世子还不得给浅月小姐用上生米煮成熟饭?”药老再次叹息。

        青裳想着若是生米煮成熟饭可行的话,世子刚刚在温泉池的时候估计就用了!

        “那七皇子当真是个人物?居然让咱们世子如此忌惮?”药老有些不敢置信。他一生钻研草药,未娶妻生子,孤身一人,从容景大病之后被请来荣王府,被容景和病魔抗争的风采折服,这些年就一直追随在他身侧,自然熟悉容景什么禀性,放眼天下,谁能让他看在眼里?不成想如今出了个七皇子,显然是让世子方寸大乱了。他很是好奇。

        “七皇子啊……那是不能拿他和世子比较的一个人?!鼻嗌严肓讼?,低声问。

        “怎么个不能比较法?他比世子好?”药老问。

        “不是他比世子好?!鼻嗌岩∫⊥?。

        “那就是没有世子好?那世子还怕什么?”药老就不明白了。

        “他也不是没有世子好!”青裳再次摇摇头。

        “青裳丫头,你快别卖关子了?!币├霞绷?,越发好奇起来。

        “他……似乎是在浅月小姐心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那种地位是世子不能比的?!鼻嗌阉坪踉谘八加么?,半响吐出一句这样的话,又补充道:“浅月小姐对待七皇子从来与别人不同的?!?br />
        “这样?怎么个不同法?”药老更加好奇了。

        “我也说不明白,等你见了七皇子就明白了。总之是不同的?!鼻嗌岩∫⊥?,“不过浅月小姐失忆了,到时候认不认得七皇子也是说不准的事儿?!?br />
        “你说得对,浅月小姐不是失忆了吗?估计不记得七皇子了呢!如今我看浅月小姐挺紧张世子的,世子还怕什么?”药老觉得他脑袋不够用,真想不明白世子的心思。

        “若是你曾经见过七皇子和浅月小姐相处的话,你就明白世子怕什么了!”青裳又向容景的房间看去,只见容景依然坐在桌前,她住了口,小声道:“药老,我们说得再多再担心也没有用,你快去休息吧,我去给弦歌送饭!”

        话落,青裳连忙向暗室走去。药老摇摇头,背着手向他的药园子走去。

        院中静了下来。

        房间内,容景看着二人身影离开,收回视线,看向门口躺着的云浅月,又低头看向自己受伤的手臂,苦笑了一下,起身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是怕吗?

        何时他也会怕?

        不怕吗?

        可是他偏偏给她用了嗜睡散,还是不想她见他的吧……

        夜天逸……

        一个让他能方寸大乱的人……

        终于回来了!

        走到门口,容景弯身,将云浅月轻轻抱起。她身子柔软轻盈得如一团棉花,可是只要将她抱在怀里,他就会觉得那满满的分量像是他的怀里被装满了一个五彩缤纷风景绚丽的世界,分量如此之轻,又如此之重。

        他轻轻叹息一声,低头在她唇瓣轻轻一吻,便不舍得离开。他从生下来至今,缠绵病榻十年,父母亲情早去,又早早就背负着荣王府的责任。他手中能抓住的东西从来都少之又少,有的是抓不住,有的是根本就不想去抓。而唯一一个例外就是怀中的这个人,即便抓不住,也要去抓。

        即便她醒来大怒,即便她会恨他,即便有朝一日天崩地裂,他会付出生命所不能承受之重,也……在所不惜!

        唇瓣缓缓离开她的唇,容景薄唇紧紧抿起,眸光坚定地抱着云浅月转身走回床前。

        这一夜,房间缭绕着一叶雪的酒香,云浅月睡得人事不省。

        容景躺在云浅月身边,亦是一夜好眠。

        第二日天色大亮,青裳在门口轻轻喊,“世子!”

        容景闭着眼睛缓缓睁开,第一时间看向身边,见云浅月依然睡熟,他出声询问,“何事?”

        “前面大管家传过来话,皇上口谕,今日七皇子回京,太子在丞相府看顾秦小姐无法迎接,四皇子处理昨日午门外施咒残留的后事,染小王爷在德亲王府看顾叶公主,为今只能请世子迎接七皇子?!鼻嗌亚嵘鞲?。

        “哦?”容景眼睛眯了眯。

        “皇上说如今七皇子在百里之外,让世子不必着急,天黑之前七皇子大约就会进城,世子不必出城迎接,只在城外迎接就成?!鼻嗌延值溃骸盎噬弦丫扇诵掭萘似呋首痈?,告知世子,说迎接到七皇子之后天色晚了,恩准七皇子不必急于进宫拜见他,先回府休息?!?br />
        “七皇子府?”容景声音听不出情绪。

        “是让七皇子先回府!”青裳声音忽然又小了很多,“七皇子府在云王府隔壁?!?br />
        容景不再出声。

        “世子,要不要奴婢去回了宫里的来人,就说您有伤在身,不便迎接七皇子?”青裳等了半响没听到容景说话,小心翼翼地询问。

        “不必!去告诉皇上,我会准时迎接七皇子!”容景声音平静。

        “是!”青裳应声,犹豫了一下又道:“刚刚云王府云老王爷派大管家给世子传来话,说知晓浅月小姐昨日宿在了荣王府,让世子记得提醒浅月小姐,别忘了今日有重要的事情要做?!?br />
        “嗯!”容景看了一眼熟睡的云浅月,同样听不出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