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36章 喜欢之重(1)

    第236章 喜欢之重(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原来是这样!”云浅月点头,“这紫草除了剧毒外,还有什么特性?比如说人要在什么情况下才能中毒?”

        “沾草即毒!中毒即死!”容景道。

        云浅月一惊,想着这种毒果然霸道,她看着容景,“那岂不是就是说那只蟾蜍就是在爆破前的那一刻才沾染了紫草的毒了?那么就说明不是秦玉凝的血有毒,而是血蟾蜍碰了紫草了?”

        “嗯!”容景点头,面色看不出情绪。

        “走,我们下车,再去那里看看?!痹魄吃潞鋈簧焓掷∪菥熬鸵鲁?。

        当时监斩台上除了那些死尸外就只有夜天倾、夜轻染、叶倩、秦玉凝四人。别人靠近不了那只蟾蜍。这么说这四人肯定有一个人身上是带着紫草的。她首先就排除了叶倩和夜轻染,叶倩既然手里有万咒之王,万咒之王最怕紫草,她身上不可能带有紫草。而夜轻染凭借这么长时间相处,她相信不是他,他虽然嘴里厌烦叶倩,但他对叶倩极好,不可能用紫草害她的咒王。那么就仅剩下夜天倾和秦玉凝了。

        秦玉凝病得太是时候推脱不来,来了之后又站不稳跌下监斩席,这些举动不得不令人怀疑,而夜天倾那种人为了太子之位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若是背后刺杀容景和她的人是夜天倾的话,不想叶倩找出凶手,便动用紫草爆破了万咒之王,让叶倩进行不下去也有可能。

        只要有人动手,就有痕迹留下,所以,她一定要去看看。

        “不会有痕迹的,你忘了监斩台此时都是火,就算有痕迹也烧没了?!比菥白挪欢?,对云浅月提醒。

        云浅月身子生生顿住。是??!她忘了,当时在万咒之王爆破的那一刻监斩台上那些尸体就烧着了。此时马车已经走了这么久,已经是一片灰烬了。她只觉心中怒意翻滚,冷笑道:“好算计,好筹谋,好本事??!居然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玩了一手漂亮的招数。我倒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了。有这么好的算计和心计?!?br />
        夜天倾看起来精明,可他每次的行为都是如此愚蠢,会是他?

        若是早先还怀疑是他,如今她倒觉得不是夜天倾了!

        那么就仅剩一个人!秦玉凝!

        她想起南凌睿给她的那根丝线,心底发沉,那个对容景和她暗中放暗器的人会是秦玉凝吗?若是她的话,岂不是说明秦玉凝有武功?

        “此时那里已经是一片灰烬,就算我们去找痕迹也找不出来了,反而还会打草惊蛇。另外就算你知道紫草,就算那只咒王爆破之时也被你识破的话,你难道会冲出去?即便想冲出去也会很快就压制下的,就像我当时就压制下了。大火虽然烧没了痕迹,但也不是真无??裳?,有些是烧不没的。比如夜轻染、叶倩、秦玉凝、夜天倾这四个人,他们不是还都在吗?只要他们在,行事总有踪迹,动手的那个人是谁早晚都会被我们知道?!比菥坝媚侵煌旰玫氖直郾ё≡魄吃?,语气温柔,“乖,不气了,我们有的是时间去查明?!?br />
        云浅月点点头,赞同容景的话,如今去的话发现不了什么还会打草惊蛇。她急迫的心瞬间镇定下来,听到容景后半句话脸一黑,打开他的手,没好气地道:“你哄小孩子那!”

        她多少年没被人用过乖字哄过了!这个男人!

        容景低低一笑,低头去吻云浅月的唇,闻到粉味又生生顿住,有些恼意地道:“回去后赶紧将你这一身粉洗了去!”

        “不洗!”云浅月觉得这粉真是个好东西,从今以后她就日日用了??梢苑览?。

        “不洗?”容景挑眉。

        “不洗!”云浅月点头。

        容景看着云浅月,将她算计的得意神色看入眼底,忽然他放开她,从车中拿出一个水壶,拧开壶塞,在云浅月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将壶中的水尽数倒在了她的脸上。

        水是温的,但任谁被这么泼了一脸也不好受。

        云浅月顿时大怒,“容景,你做什么?”

        容景慢悠悠放下空壶,拿过一块娟帕轻柔地在云浅月脸上擦了擦,脂粉被洗净擦掉,露出她一张干净无半点脂粉的小脸,他迎上云浅月恼怒的小脸,温声道:“我帮你洗!”

        “谁用你给我洗了?”云浅月怒,这是洗脸吗?她如今脖子里面都是水,衣服全湿透了。

        “以后你若是再用粉,我就这样给你洗,你用一次,我给你洗一次?!比菥靶醋旁魄吃屡獾男×?,伸手扳过她的身子,低头吻上她的唇瓣。

        “混蛋!”云浅月恼恨地骂了一句,察觉容景的意图,她挥手去打他,“你滚开!别碰我?!?br />
        “你刚刚将我的胳膊给我包扎好,难道真想它废了?”容景将那只受伤的胳膊递到云浅月面前,成功地见云浅月住了手,他笑了一下,将唇印在了她的唇上。

        云浅月想着占便宜没够吗?她什么时候惯了他这个臭毛??!不能打下去,只伸手去推他,“你还有完没完,我的伤口如今还破着呢!你再来一次,我不用见人了!”

        容景唇瓣刚贴上云浅月的唇瓣,闻言只能离开,他看着她唇角被他咬破的地方,眸光含了一丝恼意,“不是上了药了吗?怎么还不好?早知道就不咬了?!?br />
        云浅月无语,“你的药是灵丹妙药吗?这才多大会儿功夫我就能好了?”

        “那再上一次药吧!”容景道。

        云浅月哼了一声。

        容景放开她,从怀中取出那只玉瓶打开,用指尖沾了药轻轻抹在云浅月嘴角伤口处。他动作轻柔,指腹流连间能让她清楚地感受到怜惜之意,云浅月被泼了一身水的恼意退去,看着他如画的眉眼,认真的神色,心忽然有着前所未有的温暖。

        她想着这就是喜欢了吗?

        喜欢一个人心会变得如三月的阳春水,很暖很暖……

        喜欢一个人不抗拒他的一切行为,比如对她拥抱,亲吻,抚摸……

        喜欢一个人目光不由自主地追随他,会为他救别人受伤而心里吃醋不舒服?

        喜欢一个人……

        她想起容景的那句说了一半的话,“喜欢还是太轻了……”

        可是为何她觉得喜欢是一件是重的事情?重到她只要想着她喜欢容景,就会连心尖都在颤……

        “想什么呢?”容景停下手,见云浅月脸色不对,出声询问。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没什么!”

        容景深深看了云浅月一眼,将手中的白玉瓶塞进她手里,温声道:“回去后洗个热水澡,免得染了凉气?!?br />
        云浅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没好气道:“还不是你泼我水,少假好心!”

        “若不然你不长记性,下次还给我用粉?!比菥八亢敛痪醯米约鹤龃砹?。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下次她还敢吗?这么浑身是水的一点儿都不舒服。她刚要说什么,马车忽然停下,外面传来弦歌的声音,“世子,云王府到了!”

        云浅月看向容景,容景对她点点头,她看了一眼他的胳膊,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明日我去荣王府给你换药吧!”

        容景唇瓣勾起,应道:“好!”

        云浅月伸手挑开帘子,轻轻一跃,跳下了车,她脚刚落地,只听容景在车内嘟囔了一句什么,她没听清,问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记得明日给我来换药!”容景嘱咐道。

        “知道啦!”云浅月觉得那话一定不是什么好话,不过她也懒得再问,看了弦歌一眼,见弦歌冷峻的脸上神情愉悦,她想着他的主子泼了她一身水他定是心中高兴呢!又想起昨日他居然对她扔鞋发脾气,上前一步,凑近他,笑眯眯地道:“昨日你扔鞋那一手武功不错嘛!”

        弦歌脸色一僵。

        “等哪日教教我,如何?”云浅月笑问。

        弦歌立即垂下头认错,“弦歌知错,请浅月小姐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属下吧!”

        “我就是让你教教我武功而已,你认错什么?”云浅月挑眉,对车内容景道:“容景,你这个侍卫莫不是个呆子?听不懂我说的话?”

        弦歌脸一黑,他没想到浅月小姐居然这么记仇!

        “嗯!改日你空闲了调教调教他就不呆了!”容景轻笑。

        “好!”云浅月很是痛快地答应,瞥了弦歌再不见一丝愉悦的神情黑着的脸一眼,她心情愉悦地转身,抬步向府内走去。

        弦歌瞪着云浅月的背影,觉得果然有一句话说得对,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宁可得罪小人,不可得罪女人!偏偏他得罪了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还是主子极为珍重的女人!

        “弦歌,看什么呢?难道还真想等着她调教你?还不赶车回府!”容景笑着吩咐。

        “是!世子!”弦歌一挥马鞭,马车离开了云王府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