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34章 温柔谅解(2)

    第234章 温柔谅解(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玉凝!”秦丞相大呼一声,急急跑下监斩席。

        “怎么回事儿!快去看看!”老皇帝也从座位上惊得站起,急急下了监斩席,步履如风地向监斩台走去。

        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等人闻言立即跟在老皇帝身后。

        南凌睿足尖轻点,飞身而起,较之众人都快了一步。

        转眼间,监斩席上只剩下容景和云浅月。云浅月眯着眼睛看着监斩台片刻,回身看向容景,容景对她温声道:“我们也去看看!”

        “嗯!”云浅月点点头。

        二人一起下了监斩席。

        这时候夜轻染和夜天倾已经抱着叶倩和秦玉凝下了监斩台。南凌睿也同一时间到达,拦在了夜轻染面前,一句话不说就给叶倩把脉。

        “王太医,你快过来给玉凝把脉!”夜天倾见老皇帝等人来到,急急对王太医喊。

        “是!太子殿下!”王太医快一步越过老皇帝来到夜天倾身边,将手搭在了秦玉凝的手上。

        “就知道祸害遗千年!”南凌睿放下手,吐出一句话。

        云浅月听到南凌睿的话,松了一口气。想着叶倩没事就好!

        “睿太子,叶公主的脉象如何?可有性命危险?”老皇帝急声问道。叶倩是南疆王唯一的女儿,若是叶倩在天圣出事,他自然难以向南疆王交待。

        “大约会昏迷七八天,没什么事儿,死不了?!蹦狭桀5?。

        “这么严重?”老皇帝一惊。

        “伤及肺腑,精血反噬。能保住一条命就不错了?;杳云甙颂焖闶裁??若她所用的不是万咒之王,此时必死无疑?!蹦狭桀5?。

        老皇帝再次一惊,道了一句,“万幸”,之后看向正在给秦玉凝把脉的王太医问道:“王太医,秦丫头怎么样?”

        “回皇上,秦小姐只是失血过多而昏迷,无性命危险?!蓖跆剿煽值溃骸安还笤家惨杳约溉??!?br />
        “那就好!”老皇帝松了一口气。

        云浅月脚步一顿,叶倩重伤,险些性命不保,南疆的万咒之王被毁,可谓惨重,秦玉凝才仅仅是失血过多昏迷?

        “叶公主伤得如此重,按理说秦小姐比她更重才是。为何她仅是失血过多?”云浅月刚想到,夜天煜就已经问了出来。

        众人都心神一醒,也齐齐疑惑。

        “老天保佑,幸好小女无恙!”秦丞相此时大舒了一口气,对夜天煜道:“小女不过是为血引而已,叶公主是施咒之人,咒术没利用好而反噬施咒之人才导致重伤,这很正常。难道四皇子想小女丢了性命不成?”

        众人闻言都赞同地点点头。

        老皇帝也点点头,对夜轻染和夜天倾吩咐,“轻染,你快带着叶公主回德亲王府养伤,用最好的药,一定要将叶公主的伤养好。天倾,你送秦丫头回府?!?br />
        “是,皇伯伯!”夜轻染点头。

        “是父皇!”夜天倾应声。

        话落,二人再不耽误,抱着叶倩和秦玉凝连忙离开。

        老皇帝看向监斩台,只见此时监斩台已经火光冲天,尸体的燃烧气息和血腥味扑鼻而来,令人作呕,他转头看向容景出声询问,“景世子,今日之事你如何看?”

        “查找不到凶手也没关系,以后慢慢查找就是!只要叶公主和秦小姐无恙就好!”容景目光落在燃烧的尸体上,这么片刻功夫那些尸体就已经烧焦。他淡淡出声。

        “只能如此了!若叶公主出了事,朕难以向南疆王交待,如今既然叶公主无性命之忧,也算万幸?!崩匣实鄣愕阃?,看着眼前的情形皱眉,对夜天煜吩咐,“天煜,你负责将这里处理了!”

        “是,父皇!”夜天煜躬身应声。

        “今日天色已晚,众卿都散了吧!”老皇帝对身后众人摆摆手。

        “恭送皇上!”众人立即跪地相送。

        老皇帝当先抬步,仪仗队紧随其后,一行人烘托着明黄的身影浩浩汤汤走向皇宫。

        云浅月并没有跪拜,而是走到不远处将叶倩那个装蟾蜍的圆罐捡起来揣进了袖口里。夜天煜送完老皇帝直起身正看到云浅月的动作,问道:“小丫头,你捡她做什么?”

        “这是叶倩的东西,我怕她醒来找,先帮她收起来?!痹魄吃碌?。

        夜天煜点点头。

        容景看了云浅月袖口一眼,温声道:“走吧!这里有四皇子打扫场地?!?br />
        云浅月点点头,想着那只蟾蜍大约是爆破了,尸骨无存,她看了一眼监斩台,抬步跟上容景。

        弦歌一直候在马车旁,见容景和云浅月来到,立即焦急地询问,“世子,您的胳膊怎么样?属下若是跟着世子过去就好了,也用不到世子出手去救那秦小姐?!?br />
        云浅月脚步一顿,这才想起容景的胳膊还受着伤,她目光落在他伤的地方,只见被他简单包裹的娟帕此时已经被血染湿一片,她想起当时容景救秦玉凝的情形,脸色顿时不好。

        “骨头错位了,你上车帮我板正可好?”容景不答弦歌的话,而是回头温声对云浅月询问,那语气和神色似乎带着小心翼翼,“若不及时处理,我这只胳膊就会废了!”

        弦歌大惊失色,“世子,怎么会如此严重?属下帮您……”

        容景淡淡看了弦歌一眼,弦歌立即住了口。

        “你不是无碍吗?不是小事一桩吗?如今不板正就废了?”云浅月冷冷瞥了容景一眼,忽然转身,向不远处停着的云王爷的马车走去,丢下一句话,“为了救谁伤的让谁帮你板正去!别找我!”

        想起他是为了救秦玉凝伤的,她心中就说不出的不舒服,尤其是秦玉凝当时还躺在他胳膊上,这让她恨不得砍掉他抱着秦玉凝的这只胳膊,还给他板正?做梦去吧!

        “你若是不给我板正,我就不处理,就让这只胳膊废了得了,反正也没人心疼?!痹魄吃赂找宦醪?,就被容景伸手拉住,他声音极轻地道。

        云浅月脚步一顿,回头看着容景,冷笑地挑眉,“哦?我不给你板正,你就等着废了?是这样?”

        容景点头,“是!”

        “那你就废了得了!”云浅月毫不客气地拍掉他拉着她胳膊的手,抬步向前走去。

        容景感觉手背一痛,但依然紧紧拽住云浅月的胳膊,跟着她走了一步,温润的声音含了一丝软意和急迫的解释道:“当时救她是迫不得己,若是但分有一分可能,我便不会出手。你也知道当时的情形,我若不救她,她必死无疑。她若是死了的话,这天圣还有何人能让夜天倾想放弃你而娶,皇上如何肯轻易废除祖训。我……”

        “先上车!”云浅月忽然打断容景的话转身。

        容景点点头,抓着云浅月的胳膊依然不松。

        云浅月白了他一眼,她心中清楚明白,当时情况夜天倾没捞住秦玉凝之后,夜轻染、夜天煜、南凌睿、叶倩等武功高强的几人都无人出手去救秦玉凝。老皇帝的侍卫在那等危急关头想救人也没那等本事。若是容景不出手,秦玉凝的确必死无疑。若是秦玉凝死了,那么也就没有接下来这些事情了。更何况若不是容景,换做一个人救秦玉凝的话,那么估计也不会逼迫的夜天倾下了决心请旨赐婚,也就不会有她历经生死让老皇帝废除祖训了。她虽然心中不舒服,但也不是不讲理之人。

        “世子,浅月小姐请!”弦歌见二人闹翻,心都提起来了,上次世子和浅月小姐闹翻,从云王府回府后整整一日没开口说一句话,让他终于知道浅月小姐在世子心中的地位何其重要。如今见云浅月回来,他一喜,连忙伸手挑开车帘。

        云浅月当先跳上了车,见容景拉着她的手站在车前不动,她回头没好气地道:“还拽着我做什么?赶紧上车!”

        “你拉我一把,我如今没力气!”容景道。

        “我很给你脸是不是?”云浅月挑眉看着容景。

        弦歌脸色顿时难看,什么时候有人敢这么对他家世子说话?他看向容景。见容景半丝也不恼,反而对云浅月一笑,似乎有几分讨好地道:“我是真的没有力气?!?br />
        弦歌垂下头,他家世子魔怔了!中了浅月小姐的毒。

        云浅月皱眉,打量容景,见他额头有细密的汗溢出,不像做假。她用力一拽,将容景拽上了车,帘幕紧跟着落下,遮住了外面的光线,她第一时间把上容景的脉搏,手刚放在上面,面色一变,怒道:“你功力才恢复一成就敢跳下去救人?你想死是不是?”

        她就奇怪他和她明明一同功力尽失,怎么会他比她武功提前恢复了呢!感情就一成功力就敢下去救人。她放下手,恨恨地骂道:“怎么不摔死你?骨头断了是轻的。你肺腑没被震酥了是你的命大!”

        “我是有把握的,若是没把握我自然不会跳下去?!比菥翱醋旁魄吃履蘸薜牧?,温柔地道:“如今不是无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