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224章 千钧一发(1)

    第224章 千钧一发(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区区性命而已,容景只怪自己医术不精。 皇上毋庸为容景操神?!比菥暗恍?,怅惘之色尽褪,“父王和母妃在天之灵保佑容景多活这许多年,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容王兄和容王妃去得太早了,累了景世子了!”老皇帝再次一叹,似乎有些伤怀,“朕曾经得荣王兄救命之恩,却没能在他去后照料好他唯一独子,着实有些惭愧?!?br />
        容景不再说话,沉默不语。

        “景世子生了大病后朕一直没有办法,幸好灵隐大师救回了景世子一命。如今十年卧病休养后终于可以踏出府门,也算是一件可喜可贺之事?!崩匣实劭醋湃菥?,又道:“景世子如今已近及冠,是该考虑婚姻大事了。不知你喜欢谁家的小姐,告诉朕,朕为你赐婚。也让容王兄和容王妃在天之灵安心。为容王府留后?!?br />
        赐婚??!云浅月心思一动,却没有看容景。

        叶倩却立即睁大眼睛看向容景,还瞟了云浅月和夜轻染一眼。

        夜轻染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看了云浅月一眼,见她事不关己,仿若未闻,他心下稍宽,看向容景。

        容景面不改色,淡淡一笑,“容景还不曾有喜欢的人,等有了定然请皇上做主!”

        叶倩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容景,又看向云浅月,见云浅月依然虚虚弱弱地站在那里,没有半丝表情。她本来认定的想法,如今忽然对二人的关系有些疑惑和不确定了。

        夜轻染面色微微一松,但看着容景,眸底深处又藏了一丝了然。

        “哦?景世子还不曾有喜欢的人??!朕见你对月丫头不同,还以为你喜欢月丫头。若是你喜欢月丫头,朕废除祖训,为你们赐婚也未尝不可。原来不是!”老皇帝老眼深邃地在容景脸上探寻了一遍,没看出容景任何想法,又瞥了云浅月一眼,见云浅月虚虚弱弱站在那里似乎要支持不住,他眸光也闪过一丝疑惑。若是景世子幽深难测也就罢了,但云浅月这个毫无心机的小丫头不以为意恍若不闻就不太对。难道是那小丫头真对容景没意思。二人的传言不过是传言罢了?

        “景是喜欢浅月小姐真性情,也因为当年我大病之时云爷爷赠了一味圣药,才让灵隐大师保住了我性命。所以云爷爷托我照料她我便应了下来??墒撬翟阪换萌送诽?。我可不想娶她这样的妻子,岂不是以后都会日日不得安宁?皇上的确是误解了。若不是她身体一直不好,我又懂医术的话,我当真不想再管她的?!比菥拔弈慰嘈?。

        云浅月心里嗤了一声,这个披着羊皮的狼!嫌弃她还吻她?他就装吧!不过她也不相信老皇帝的话,若是容景敢说喜欢她,请老皇帝赐婚的话,老皇帝估计又该拿出祖训来说事儿了,没准还治她们个明明有始祖爷的祖训在,她的身份按规定是要入宫的,却藐视皇权私通定情的罪,容景也会身败名裂。那么云王府和荣王府正好被他一窝端了!

        “哈哈,原来是这样!”老皇帝畅怀大笑起来,“这小丫头的确是让人头疼!”

        容景亦是面含笑意,只是那笑意不达眼底。

        云浅月听到老皇帝的笑声,嘴角扯了扯,同样笑意不达眼底。

        叶倩似乎明白了老皇帝的意思,怜悯地看了云浅月一眼,凑近她,悄声道:“以前没见过你之前听到你嚣张纨绔随性而为的事迹每每羡慕,如今却觉得你真是太可怜了!摊上这么个破身份,有你受的?!?br />
        云浅月嘴角扯开,对叶倩虚弱地笑了笑,不小心又触动了唇角的伤口,她疼得咝了一声,立即收起笑意,没好气地道:“有什么好可怜的,这破身份也不是谁都好命托生的?!?br />
        叶倩一愣,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说得对!”

        “朕还不知道叶公主何时和月丫头如此交好了?”老皇帝看向凑近的叶倩和云浅月,笑着开口,“朕若没记错叶公主可是第一次来天圣京城吧?”

        “回天圣吾皇,我的确第一次来天圣京城?!币顿煌死朐魄吃滦?,对上首的老皇帝笑道:“我这个人好说话,和谁都很交好的。尤其是昨日碰到了文大将军家的小姐,也很是投脾性的?!?br />
        “哦?文大将军家的小姐?哪个小姐?”老皇帝感兴趣地问。

        “叫什么文如燕的?!币顿坏?。

        “那是文大将军最疼宠的幺女,也是太子侧妃的表妹,和太子侧妃关系也不错。嗯,是个知书达理的孩子?!崩匣实坌ψ诺阃返?。

        “天圣皇上说得对,那文小姐的确是个知书达理的呢!而且还很好客,拉着我在荣王府大门口说了许久的话。我很喜欢她?!币顿恍ψ鸥胶?,一派纯真,看表情似乎当真喜欢文如燕一般。

        “怎么会在荣王府大门口?”老皇帝笑问。

        “这就要从我来天圣的原因说起了。我从南疆启程时候可是半个月前,那时候可不知道来天圣居然出了有人用我们南疆咒术祸乱的人,我来正好是帮助天圣吾皇您干活来了?!币顿豢醋爬匣实?,在他含笑询问的眼神下继续道:“我来天圣就为三件事?!?br />
        “哦?哪三件事?叶公主说来朕听听。你来这天圣京城有几日了,朕都没摸着你的影,还是今日早上才见到了你?!崩匣实厶裘?。

        “第一件事就是想看看景世子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币顿坏?。

        “哦?”老皇帝看向容景,见容景面色淡然,他笑问,“此话怎讲?”

        “景世子被誉为天圣第一奇才,而天下第一高层灵隐大师曾说景世子之才何止天圣,而是冠盖天下!所以,我想看看这么神通的人,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嘛!”叶倩道。

        “原来是这样!”老皇帝一笑,“那第二件事呢?”

        “第二件事就是看看云浅月到底长了一颗什么样的榆木脑袋,居然连大字都不识一个,据说她还倒拿书本,不通文墨,这就算了,连女子礼数都不懂,据说就会些花拳绣腿,我想看看这样一个小废物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币顿坏?。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心里暗骂,这个女人!

        “小丫头比你强多了!”夜轻染不满地瞪着叶倩。有这么说话不给人面子的吗?

        叶倩对夜轻染吐吐舌头,那神色说不出的俏皮。

        老皇帝目光在夜轻染和叶倩中间转了一圈,就转到了虚虚弱弱站在那里的云浅月身上,顿了顿,又移开视线,笑问,“哦?那如今看到月丫头了。你觉得她如何?”

        “传言果然诚不欺我!”叶倩道。

        “哈哈哈……”老皇帝大笑起来,笑罢道:“月丫头虽然不通文墨,但性情真,这天圣京城的大家小姐就这一点上还没人比得过她的,而且她和景世子学子月余,已经不是大字不识,如今又执掌云王府的家业??刹皇谴运档哪敲匆晃奘谴?!”

        叶倩用手挠挠头,“目前我还没发现!”

        老皇帝又笑问,“那第三件事呢?”

        “第三件事据说天圣京城的乞巧节很是热闹,我们南疆乞巧节看得多了没意思了,就来这天圣看看乞巧节!”叶倩道。

        云浅月心思微动,这才想起明日是阴历七月初一,乞巧节就是那个世界所说的七夕,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的确没几日了。叶倩若是不说,她是想不起的。

        “嗯,是还有几日就到七巧节了,叶公主如今来了正好玩闹一番!”老皇帝笑着点点头,又笑问:“就这三点?再没了?”

        “没了!其它都是小事儿,不值一提!”叶倩道。

        “朕可是听说叶公主喜欢这小魔王的。朕还以为你是来看这小魔王!原来他还算不值一提?”老皇帝笑着对叶倩挑眉。

        “皇伯伯,纯属传言!”夜轻染脸色不好地看着老皇帝。

        云浅月发现这天圣上下也就只有两个人敢给老皇帝甩脸色,一个就是夜轻染,另一个虽然不甩脸色,但也会让老皇帝礼让三分的容景。

        “谁说传言?你不用不好意思不承认,我喜欢你的事情天下皆知,天圣皇上知道有什么可害羞的?!币顿唤苦亮艘骨崛疽谎?,对老皇帝笑呵呵地道:“他在害羞而已。昨日我对云浅月好奇,住进了云王府,他追着我也住进了云王府。明明也喜欢我,还不好意思承认?!?br />
        “你胡说,我是为了……”夜轻染大怒。

        “看看,恼羞成怒了!”叶倩指着夜轻染,拦住他的话。

        “谁恼羞成怒了,你个臭女人!”夜轻染更是大怒。

        老皇帝看着二人,大笑了起来。

        “皇伯伯,你别听她胡说!我可不喜欢这么阴毒的女人!”夜轻染额头青筋直跳,看那状态叶倩若是再多说一句,他就会将她拍死。

        “真是一物降一物??!”老皇帝笑罢看着夜轻染道:“我天圣人人治不住的小魔王终于有人治得住了,真是可喜可贺!”顿了顿,他有对叶倩笑道:“叶公主如今年岁几何?可是及笄了?”